首页 诸天无限 无限 废土西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章

废土西游 海带酒 7793 2021.04.01 22:18

  “看得出这里是哪吗?”

  [大门被完全推开,照进午后的阳光。凌乱的旧厂房内弥漫着飞扬的尘埃,大部分器材都已被搬走,其余的也都被简略打包堆在一旁]

  [场地中央是一片巨大的假山模型,大量残骸堆积在悬崖底部,依昔可以分辨出它们原本的柱状外形]

  主持人:“毁坏后的两界谷?”

  “看来你采访前还是做了点功课,至少可以期待你不会问出一些很蠢的问题来。上次那个记者还问我‘为什么你们剧里的玄奘不骑白龙马’,我只好告诉他因为他[哔]被[哔哔]了。”

  [白胧走到两界谷的微缩模型前,捡起一块断掉的山石]

  “这里明天就要拆除,你们过来拍,正好省了我们剧组自己做这部分的花絮纪录。”

  主持人:“两界谷的部分都是模型拍摄的?”

  白胧:“除了近景都是,因为当年没钱做大场面CG特效。用特摄的手法在某些时候效果其实比CG更好。不过很多镜头只能一遍过,有些戏份过后模型基本无法复原。就算复原也容易穿帮,尤其是去年我们补拍的时候,虽然留了足够的备份资料,但还是很难完全还原五年前的两界谷布景。”

  主持人:“大家都说你们是故意做出这种风格,一点不像是资金限制造成的。”

  白胧:“我们确实是很用心,虽然穷,但道具师和特效化妆请的都是当时国内顶级的。钱基本都花在外景和道具上。”

  [插播画面:天蓬的猪妖形态化妆过程;长安避难所布景制作细节;悟空的金属化特效造型设计,毛发细节]

  主持人:“据说悟空的造型每次都要做四小时。”

  白胧:“没错,而且那个妆特别热,我们的外景又基本都是在沙漠,孙老师的敬业令人十分敬佩。当然主要原因是我饰演的白龙花掉了八成的后期预算,所以其他角色能用化妆的都用化妆。”

  主持人:“有人说这是您在利用导演特权给自己加戏,您对此如何评价?”

  白胧:“首先我要纠正这个观点,不是加戏,是加特效。其次,是的,这就是导演特权,基本上整个剧集都是为了让我耍帅拍的,当初能够立项就是因为投资人折服于我的个人魅力。”

  主持人:“真的吗?我不信。哈哈哈哈哈哈……”

  白胧(发出奇怪的单频笑声):“呵呵呵呵呵呵……”

  [笑声逐渐变调,画面扭曲,镜头被遮住,画外音:“……快进广告,放标题,快!”]

  ————————————————————————

  [播放30秒广告]

  [“阈值,跟我念,阈——值!”“阀——”“CNMNMSL!”小刘AI课,念不对戳爆你肚脐眼哦!]

  ————————————————————————

  [标题切入:后启示录人造神话——《囗土囗游》幕后制作特辑]

  主持人(另一个)(匆忙擦掉冷汗):“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刚才大家看到的是在科幻剧集《囗土囗游》2号摄影棚现场的情况。那么现在我们已经回到演播室了,坐在我身边的就是《囗土囗游》的导演,同时也是女主角的扮演者——白胧。掌声欢迎。”

  白胧:“嗨小朋友们大家好。还记得我是谁吗?对了!我就是为玄奘配音的演员白胧姐姐。”

  主持人:“突然就说出了不得了的秘密!”

  白胧:“没错,大家可能一直不知道陈玄的本音是什么样子。”

  [播放陈玄在拍摄第一季最后一集的NG花絮]

  [“也就是无限的……”“卡!节奏不对,重来。”]

  [“也就是……”“卡!从这句开头重来。”]

  [“乖离率越小的测定值……(中略)也就是,无限的可能性。”“你那什么烂表情?拜托这个镜头是特写啊。克制,要克制,不要什么情绪都往外放,生怕别人以为你没演技?再来最后一遍!”]

  白胧:“听到了吧,像喝醉的老头子,和玄奘这个形象差太远,没办法只好由我来配音。”

  主持人:“真的吗?我不……哈哈真是没想到,您竟然真的在用玄奘的声线说话,看来《囗土囗游》还有很多有趣的幕后故事等着我们去发掘。那么刚才聊了不少,其实啊我们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囗土囗游》第二季在五年前为什么突然停播了呢?对此五年来观众们有过不少猜测,而官方一直没有给出正式回应,也不接受任何采访,不知白胧小姐今天可否借此难得的机会为我们进行解答?”

  白胧:“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五年前我们剧组把钱花光了,穷得实在拍不下去,就停播了。”

  主持人:“冒昧问一下,是因为第二季的收视不如预期吗?”

  白胧:“和那个没关系。本来做这部剧就不赚钱,是独立剧集,全靠我自己拉一些私人投资。主要是当时突然有一笔超出预算的大额支出,具体情况不便透露,总之后来虽然摆平了,却延误了拍摄时机。而且我们其实一直是亏钱在做这部剧,这一波遭重下来有些难以为继,剧组不得已暂时解散。这几年原核心团队是靠接外包才苟下来,大家都挺忙,几个主演又都发达了,没什么机会重组。”

  主持人:“为什么当时不选择发起众筹?”

  白胧:“严格来说都是私事,搞众筹不合适。我提这个不是向追我们这部剧的粉哭穷,除了钱还有很多麻烦事……不过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找到了金主,啊不,新的投资方,剧组已经重组完成,别管当年那堆破事了。”

  主持人:“这可真是好消息啊!听说你们要重拍第二季?”

  白胧:“对,我们把整个第二季推倒重来了。五年前为了赶档期,大幅压缩了第二季的制作周期,导致质量下滑严重,而且剧情走向也偏离了我们的初衷。重启的第二季将废除大部分旧版设定,删掉所有基地建设相关的拖沓剧情,回归第一季的公路片风格,以冒险为主线,我知道你们爱看这个。但我这么做不是因为你们爱看,而是本来就打算这么拍,只不过当初做了愚蠢的决定。当然了,这么大规模的重拍必然耗时很长,所以正式复播大概还要等三个月,为了多赚钱安排在暑假档上。”

  主持人:“我想这对于我们观众是件好事,虽然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白胧:“反正都等五年了,再等几个月也是一样等。”

  主持人:“啊哈哈……白胧小姐说得倒是轻巧,我们很多忠实粉丝可是已经等得……”

  现场观众1:“我读中学时就看你们这部剧,现在我都工作了!”

  现场观众2:“我看第一季的时候还单身,现在女儿都上幼儿园了!”

  白胧:“关我屁事。”

  现场观众3:“我妹妹患了绝症,本来生命只剩下三个月已经打算放弃治疗,去年偶然间看到了这部剧,又听到有重启的消息,一直坚持等到现在……”

  白胧:“好,这就安排剧组把全剧后续粗剪片段全部给她送到病房!没拍到的部分让诸葛猎亲自给她朗读剧本。”

  现场观众3:“不,我的意思是……”

  白胧:“你是怕她看完就撑不下去了吗?也对,那就算了。”

  现场观众3:“不,其实她是想……”

  白胧:“你们怎么安排观众发言的?(走到观众席边缘,画面上有模糊的银白色物体扫过)这段掐了。”

  ————————————————————————

  白胧:“好的刚才无事发生。顺便再通知一下,复播是从第一季开始播。怪我没用,发行公司要求的。我们本来还想卖给网飞,整季整季地放出来,不过那样就没广告收入了,要恰饭的嘛。但第一季本来就很好看,这次又补拍了很多新镜头,你们重看一遍也不亏是不是?”

  主持人:“第一季的确非常经典,以至于很多人说第二季像是换了制作团队,有不少失望的声音。所以我想大家现在都很关心的是,重拍的第二季能否延续第一季的水准?”

  白胧:“恐怕做不到。”

  主持人:“没想到是如此自暴自弃的回答……”

  白胧:“第一季有情怀加成,剧情安排上也采取了相对商业化的方式,而大部分观众其实只要情绪被戳到了他就会说好。但客观来说,新的第二季制作水平肯定是高于第一季,因为特效技术进步了,演员经过这几年历炼也更成熟了,我们得以挑战更深入的世界设定与角色刻画。问题在于,第二季的定位是承上启下的一季,情绪上注定无法做到上一季那么饱满,并且承担了相当的理清剧情线的任务,因此已经可以预计到观众反馈会和第一季不太一样。”

  主持人:“在旧版反馈不太乐观的情况下,您以这样的第二季来重启《囗土囗游》是否过于冒险?”

  白胧:“虽然早就有人我建议不要弄得太复杂,谁都知道越是清晰明了又能调动情感的东西越能赢得市场,但我不希望《囗土囗游》止步于独立网剧,几乎每一集都在尽量往电影级制作上靠。当然我们还是要赚钱,该有的好康场面都不会少。”

  主持人:“十分令人期待。可以透露一下新的第二季将会有哪些变化吗?”

  白胧:“除了前面说过的回归公路片以外,我们修改了很多旧的角色设定,并引入众多富有魅力的新角色。”

  [前瞻画面切入]

  [一只手将兽骨面具戴到画面之外的脸上,黄色的风衣下摆掠过屏幕,露出许多断裂的疯人院束缚带]

  [满天火光中,男孩的逆光剪影出现在一座燃烧的佛像头顶,宽大的红披风随风扬起]

  [一高一矮两个戴斗笠的身影在暴雨中前行,雨越下越慢,最后所有雨滴静止在半空。闪电划过,照亮了对面衣着前卫的白发少年]

  白胧:“……以及更多酷到爆的场景。”

  [蛮荒的歌谣声中,十多米高的战象走过不停膜拜的人群,背后的板车上戴着被分割的巨大狼尸]

  [破败的庭院内,一棵生命力旺盛的大树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根须遍地,挤塌周边建筑,树上结满了大脑形状的果实]

  [从虚空中构建的航天飞机残骸一架接一架坠向地面,尾部的推进器旋转化作盛放的机械莲花]

  白胧:“而这些远远不是正片中最精彩的部分。不仅如此,本季的剧情也绝对出乎意料,比旧版高到不知哪里去了。如果说第一季是在经典名著的基础上进行改编,那么第二季则完全是在这个独特的世界观上推演而来。总的来说如果将第一季称作‘序’,那么第二季可称之为‘破’。”

  主持人:“所以还有‘Q’和‘终’,一共是四部曲对吗?”

  白胧:“你要这么想,那我也没有办法。”

  主持人:“能再多谈些第二季的内容吗?”

  白胧:“差不多得了。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一句无可奉告。”

  ————————————————————————

  [小标题切入:废土行者今何在——《囗土囗游》各主演访谈]

  主持人:“好的在听到关于第二季的振奋人心的消息之后,我们一起进入下一个环节。相信大家对《囗土囗游》几位主演的拍摄经历都特别好奇,那么虽然他们没能来到现场,但我们节目已经对每个人都做了采访。一起来看大屏幕吧。

  [播放采访画面]

  [扎着双马尾的元气少女在镜头前招手示意摄像跟上,自己小跑几步蹦到一副装甲前,一脸自豪]

  巫镜:“嗒嗒!这就是天狼星动力装甲的实物,怎么样?很帅吧!这些装甲全都是可以动的哦。”

  白胧(画外音):“啊啊啊小镜还是这么可爱!好想她!”

  [和戏里不一样,扮演净琉璃的巫镜意外的开朗活泼,一直带主持人参观各种道具]

  场外主持:“听说你为了这个角色专门到军营里进行过为期半年的训练。”

  巫镜:“是的呢,主要是学习战术动作和枪械使用,因为我的角色需要演出标准的军事化风格。当时我还刷新了新兵营的三枪射击纪录,厉害吧?剧里所有动作戏也都是我自己完成的哦!”

  场外主持:“了不起!拍摄一定很辛苦吧?”

  巫镜:“不比憋着不说话辛苦(捂嘴笑),不过演净琉璃也是我给自己的挑战啦,想尝试一下性格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

  场外主持:“最喜欢的剧情是哪一段?”

  巫镜:“和白胧姐姐第一次见面那段。姐姐给我讲戏的时候特别温柔,手把手教我完成了好多动作,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也很棒。其实只要是和白胧姐姐的对手戏都很开心啦。”

  白胧(画外音):“诶嘿嘿……”

  [穿西装的帅气男子走过红毯,给每一位伸出手的粉丝耐心签名。周围的人海狂热地不停叫着:“猎哥哥好帅!”“小猎!小猎娶我!!!”“啊啊啊!他看我了我死了!”]

  场外主持:“现在你是当之无愧的顶流偶像,而五年前可以说你正是因为饰演了天蓬这个角色出道即走上巅峰,可以谈一谈当初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接下这个角色的吗?”

  诸葛猎:“那时候白小姐骗我说只需要我到剧里刷个脸,钱就来了。但其实我看过剧本之后发现天蓬并不算一个花瓶角色,说实话很多镜头难度还挺高的。当时有很多偶像剧看过选秀之后找到我,但我觉得那种戏演下来学不到什么,还是《囗土囗游》这边更有价值。我还是求了导演好几次才争取到这个角色呢。”

  白胧(画外音):“事实上我选他确实是为了饭圈市场。不过他人意外挺好的,很踏实,年轻偶像里非常难得,就是他的粉实在太烦了。哟嚯,你看,SLS上已经对我开骂了,行行行民那我是你们去世的爸爸,现在他复活了我死了满意了吧。”

  [“消音怎么还不跟上!唉已经晚了,算了就这样吧。”]

  场外主持:“然而一些专业影评认为,天蓬这个角色缺乏深度,没有人物弧光,相对于你后来出演的几个优秀角色,在这部剧里你的演技也并没有得到体现。”

  诸葛猎:“毕竟我是新人演员,可能一些细节的把控还有很大欠缺,导致表现力不足。天蓬在他的个人剧情之后确实有点表现平平,但我想作为配角应该是要把舞台让给主角的,而且导演和编剧他们有自己的考虑。其实我是被天蓬在后期的角色转变所吸引的,不过涉及到严重剧透,就此打住吧。”

  场外主持:“那么问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为什么最初那版预告中你演奏管风琴的画面没有在正片出现?”

  诸葛猎:“预告片画面不在正片中出现应该是常识了吧(笑)[现场粉丝狂叫],但那一段我确实是有拍摄并被采用到正片里,只是其他剧情还没跟到那部分。”

  白胧(画外音):“选角的时候我问他有什么才艺,他说他只会一个乐器就是管风琴,你能想象有多扯吗?他才二十出头,居然学过管风琴,还是有认证的专业乐师!”

  主持人(画外音):“不愧是人间宝藏,爱了!”

  白胧(画外音):“[哔]的我想跳过他这段。”

  [“照她说的做。”]

  [留着过耳碎发、黑眼圈浓重的男人端来几瓶可乐,看了懒人沙发上的猫一眼,把旁边地板上的康布拉牌扫开,席地而坐]

  陈玄:“家里比较乱,不好意思。”

  场外主持:“没关系,正好我们观众有机会看到您生活中难得一见的样子。”

  陈玄:“我其实很讨厌你们来家里拍摄,但最近太累出不了门,于是就算了。”

  场外主持:“……实在是打扰了。话说回来,陈老师在戏外的发型和声音都让人好不习惯啊哈哈……”

  陈玄:“你们可以后期去掉头发,找白胧配音,反正给她钱她就愿意干。”

  白胧(画外音):“[哔]你。”

  场外主持:“还是聊一聊《囗土囗游》的事吧。作为《囗土囗游》的主角,在剧集停播的这五年里您一直没接其他戏,请问是什么原因呢?”

  陈玄:“拍《囗土囗游》太累了,难得被腰斩[画外音小声纠正:“不是腰斩。”]啊?哦没有腰斩,难得太监了[画外音:“行吧……”],我当然要休息一阵。”

  场外主持:“这几年就一直在休息?”

  陈玄:“对,随便接触一些新事物,就当积累素材。你知道五年这么长的时间,除了这破剧可以停滞不前,其他东西都发生了很大变化。N队神七从辉煌到四散,当初每个人青涩而努力的样子还历历在目。《Sense8》这么[哔]爆的好剧被砍,可是好歹坚持出了最终话,某部剧真该学学。五年前《死亡搁浅》才刚刚发布第一个宣传片,现在PC版都快发售一年了。《Rick and Morty》从哈[哔]一般schwifty的嗨剧变成个家庭伦理剧,不过也算所有美剧的归宿。但《For the damaged coda》由无人听闻变成[哔]音的热门配乐实在是[哔]翻我了。总的来说这些都不重要,我最关心的还是曾老师过得好不好。”

  场外主持:“……(接不上话,转移话题)那么此次剧集重启,您依然选择回归出演玄奘一角,是出于与白胧导演的友谊吗?”

  陈玄:“她还扣着我的片酬没结呢。我除了接着演这剧先把本赚回来没别的办法。”

  场外主持:“……呃我们还是聊回剧集本身吧。请问您对于本剧与经典名著《西游记》在主旨上的区别有怎样的见解?”

  陈玄:“我只是一个照剧本演戏的,有个屁见解啊。”

  场外主持:“陈老师说笑了,如果没有足够深的积淀和独到的解读,您是不可能将这个角色演绎得如此深入人心的。”

  陈玄:“这只能说明我的确比较擅长骗人。”

  场外主持:“……能谈一谈抵抗军的过去吗?目前大家几乎一致认为金蝉子是不可能赢的,但他至今仍未放弃,那么背景设定中他是经历了怎样一个过程,让他在那么多次失败之后还能坚持信念?”

  陈玄:“那些白胧自己都还没编出来,我也就随便演演。说不定看你们脑补得好了直接拿来用,反正这部剧一开始就是抄袭剧嘛。你们还有多久才问完,猫都醒了。”

  场外主持:“……时间不早了,要不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吧,辛苦陈老师。”

  陈玄:“走的时候麻烦帮扔一下垃圾,装好袋放在门边了。”

  场外主持:“好、好的……”

  ————————————————————————

  [画面回到演播室]

  主持人:“生活中的陈老师还真是令人意外呀……”

  白胧:“也就这么贱的人能演主角了,我选角还是有一手。”

  主持人:“啊哈哈……关于主要演员的采访,很遗憾我们还是没有邀请到孙老师,他目前正在冰岛观赏野生独角鲸,并且一如既往拒绝了远程连线,孙老师不接受媒体访问的铁则至今还是没能打破啊。白胧导演能否从您的角度谈一谈孙老师呢?”

  白胧:“不能谈多,只能谈一点点。孙老师其实某些层面上和陈玄是一类人,不过修养高到不知哪里去了。他虽然年事已高,身体状态却保持得惊人的好,从来不用替身,演技也无可挑剔基本都是一条过。但在戏外他很少和剧组成员交流,并不是冷漠,他很好说话,但不太喜欢社交,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哪怕一起拍了这么久的戏,我对孙老师也并不是非常了解。”

  主持人:“孙老师在第一季的表演实在是精彩绝伦,但旧版第二季播出一段时间后,网上出现不少质疑的声音,观众们纷纷表示观感低于预期,认为悟空这个角色被毁了,对此您如何评价?”

  白胧:“这个怪我,说起来真的愧对孙老师。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旧版第二季由于决策上的失误,很多方面都做得不尽如人意,悟空这个角色的处理可以说是最大的遗憾。其实我一直都在思考他的定位,表面上看,他和超人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有着无敌的战力和不属于人类的天然立场,都是绝望中能撑起崩塌天穹的英雄。但悟空存在一点微妙的不同,他最为大众喜爱的反抗强权的精神,其实更多的是观者一厢情愿加到他身上,同时投射于他们自身的。和耶稣一般的超人不同,从悟空的角度而言他其实始终是那块石头,而不是一个救世英雄。我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本质。在重启的第二季中,大家将会看到一个与以往所有形象都完全不一样的悟空,保证是前所未有的惊喜。”

  主持人:“可以稍微透露一下是怎样的改变吗?”

  白胧:“不可以。”

  主持人:“好的我们已经习惯了。那接下来我要代替本剧粉丝向白胧导演提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希望您保持冷静。”

  白胧:“哼,我倒要领教领教。”

  主持人:“《囗土囗游》对《西游记》的再创作无可厚非,因为长期以来都有各种《西游记》的同人作品产出,但它与另一部名著《光明王》之间过于相似的设定仍颇有争议,以至于不少科幻迷表示反感,认为存在过度借鉴甚至抄袭的嫌疑。请问您怎么看?”

  白胧:“真正看过《光明王》的人绝对说不出抄袭二字。此外虽然业界一直有打着借鉴的名号抄袭的行径,但抄袭、借鉴、玩梗和致敬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你们还是要学习一个。明显的复刻场景,生怕别人不知道出处而反复暗示,这还叫抄袭那我只能回一句‘你说的都对’。”

  主持人:“《囗土囗游》开场是建立在典型的后启示录背景上,但后期废土元素逐渐缺失,令不少爱好者失望,认为创作方向走偏。对他们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白胧:“我想标题已经很明确告诉大家,这个故事就是缝合怪,不是废土,也不是西游记,更不是光明王,而是所有这些杂交产下的怪胎。你们到底抱有怎样错误的期待?”

  主持人:“去年年初就有消息称,官方亲自透露《囗土囗游》将于去年下半年复播,但后来再次跳票,请问……”

  白胧:“刀片我都已经收到挂[哔]鱼了。后期在做了,做完就播,你白姐姐有骗过你吗?你们还有多少个这种[哔哔]问题?”

  [画面不稳定]

  主持人(按住耳机,神情凝重):“(恢复微笑)好的那我们的节目就到这里,让我们期待暑期《囗土囗游》的复播。白胧导演,最后再给观众们说几句吧。”

  白胧:“今年下半年,中略,文体两开花,谢谢。”

  [噪音]

  [雪花屏]

  ————————————————————————

  屏幕发出的微光映在其他四人面无表情的脸上,闪烁着关闭。玄奘长叹一声:“为什么要拿我们当素材拍这种不知所云的换脸视频?”

  “找点乐子呗。”白龙双手一摊,“都已经这样了。”

  在她身后,巨大的月球残骸缓缓旋转,无数颗卫星向着地面坠落。

  更深远的漆黑天幕中,某种东西翻了个身,宇宙辐射背景开始沸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