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喵客信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新书试读

喵客信条 半步炼狱 2195 2019.06.11 08:09

  新书,蒸汽朋克+小贩+克苏鲁的背景观。

  ++++++++++

  墙上的猫头鹰钟正在咕咕的叫,马林从床上坐了起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与纱照亮了这个小小的阁楼。

  十四岁的少年听着街道上的喧闹,这是卡特堡市南城特有的喧闹,市井小民们为了几毛钱而讨价,马车从街道上穿过,溅起的污水时不时换来昂扬顿挫的咒骂声。

  少年拍了拍脸,下了床,脱下睡袍,换上便装。

  卡特堡市正处在夏天,一年中最热的季节,如果不是要上课,马林更希望自己能够钻进市立图书馆,三块钱换来的借书证能够让他一整个月都不用担心如火的骄阳,毕竟图书馆有着控温法阵而小阁楼并没有。

  只可惜理想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

  为什么要上课啊,在这个没有微积分,九年级数学还在教加减乘除的世界里……算了,知识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廉价,公立学校能教这些不错了,那些公式与法阵只有在私人学院里才有。

  知识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昂贵之物。

  推开房门,走下楼梯,马林注意到了坐在长桌前的父亲。

  当然,是便宜父亲,虽然都快已经忘记了自己父母的模样,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独眼的苍老年人。

  但却也是一个真金白银都换不来的亲人。

  “父亲。”马林走到一旁,端起水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早安,马林,生日快乐。”便宜老父微笑着说道,因为早年的一次战斗,他的声带受损,所以听起来就像是夜枭一般。

  笑也好,骂也罢,都是令人头痛的存在。

  “谢谢。”马林扭头,看到自己便宜父亲从他的包里拿出两件物品。

  一把转轮枪,一支文明棍。

  “来,小子,做为一个狩魔人的后代,我觉得你需要这个。”便宜父亲扬了扬眉头,他看着马林脸上的惊讶与激动,还有那满意的笑容,最终咧开了嘴:“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我都已经有四个漂亮妞了,别给我丢脸,知道吗。”

  “但是学校里的那些歪瓜裂枣真的让人提不起兴趣。”放下手里的杯子与水壶,马林走到床前,他拿起转轮枪:“真漂亮,是南式1422型转轮枪,父亲,这可不便宜,真的是送给我的吗。”

  “是的,这是狩魔人的基本操作,只有会赚钱的狩魔人才能够活下来,剩下来的不是退出了就是饿死了。”自己的便宜老父如此回答道:“我听玛雅说你喜欢这把枪,所以我帮你订了一支。”

  “谢谢你,父亲。”马林转了一下弹巢,然后将它推出:“没子弹?”

  “学会自己赚钱买子弹是成为男人的第一步,小子。”面对马林的问题,他的便宜老爷这么回答道。

  “看起来我需要去送报纸了,父亲。”马林笑着放下手里的转轮枪,然后看着自己的便宜老父将那支文明棍递了过来。

  “用它,我让你送报纸是为了培养你的独立性,而不是为了让你用每天赚来的两毛钱买十五块一发的祝福弹。”

  马林接过了文明棍,然后他注意到了棍头的小小按钮:“这是……”他按下了按钮,于是文明棍‘裂’开了,从中弹出了刃体倒映着马林灰色的瞳孔与惊讶。

  “从小我就教你怎么用它,现在,是你活学活用的时候了,需要我帮你挑对手吗。”

  “不需要,海燕需要学会自己与暴风雨搏击。”并回杖剑的保险销,马林笑着用它支撑着自己:“怎么样,像一个绅士吗。”

  “更像一个小混蛋,收好你的枪,我要出一次远门。”身为狩魔人,出远门是再正常不过的行动。

  马林点了点头:“玛雅呢。”

  “她还小,我出门可不是为了去见识这个世界,所以她和你一起生活更好,照顾好她,知道吗。”中年男人站起身,他看着自己的养子,而马林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

  “男人之间的承诺,是吗。”

  “是的,男人之间的承诺。”

  ………………

  滴答。

  有水落在石板上。

  站在路灯下的马林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在没有被街灯照亮的黑暗之中似乎有红色的点在游动。

  少年抽了抽鼻子,卡特堡市做为临海的城市,常年可以感受到大海的味道,但这一次,少年感觉自己离大海有些过于近了。

  手中的文明棍点了点脚下组成街道的石板。

  有低沉的喘息在巷子里回响。

  少年从怀里掏出怀表,这是自己的妹妹玛雅为她的哥哥选的生日礼物,昂贵的银链与仔细打磨掉家徽的银制表壳,还有妹妹亲手在上它铭刻的文字。

  献于兄长。

  真是兄友妹恭的象征……至于失主,还是忘了的好。

  喘息声更响,也更近了。

  转身,让过触手的突刺,持棍的马林以手中的文明象征重重抽打在扑面而来的恶意身上,在尖叫声中,他侧身迈步,左手持棍体,右手按下按钮,由渗银的奥理尔钢千锤百炼而成的杖剑从中抽出。

  触手漫卷,而马林以杖体为盾,卷住了触手的同时,右手的剑体已经刺入了眼前非人的头颅。

  “你挑错了对手,猎物。”

  在这有着触手的非人怪物耳边低语之后,马林从触手中抽出杖体,以杖轻点非人生物的头颅,将它推开的同时,也将剑体从它的头颅中拔出。

  退后两步,甩掉剑体上的黑血,马林低头,用剑从尸体的头颅上挑下一只耳朵。

  这是一枚值十块钱的耳朵。

  然后他低下身子,从非人者的衣袋里掏出了一个钱包。

  这是一个值二十块的真皮钱包。

  里面还有两张十块与一张五块,还有六枚五角的硬币。

  它腰间的挎包被拉开,两本诗集被马林拿了出来。

  翻了翻,满篇的情与爱,灵与欲,泪与分离。

  中产阶级,小布尔乔亚无病那啥,艺术,真是再标准不过的被邪神低语所腐化的对象。

  不过,以这位在他自己身上所展现出艺术灵感,还真是白瞎了那位对他的改造。

  丢邪的玩意儿。

  站起身,马林重新拄着手杖走进路灯与路灯之间的黑暗中。

  黑暗中有银光闪过,有精怪哀号,更有转轮枪沉闷的发射声。

  当马林再一次出现在路灯的范围中时,手里已经多了一颗非人的头颅。

  看着城北方向烧亮的夜空,马林瘪了瘪嘴,今夜的卡特堡,看来是无人能眠了。

  他要早点回家,因为妹妹玛雅,还在家里呢。

  但问题是,总有不请自来的客人想要挡住这位主人的归家之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