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百二十五章 时移世易(大结局)

生于望族 Loeva 4993 2012.01.21 21:50

    文怡完全愣住了,那个刚刚还在张牙舞爪的女子,转眼就躺在地上成了一具尸首,又是被朱景深一剑毙命的,看着这个情形,她脑中顿时浮现出一副久远的画面。

  在前世那个寒冷的晚上,她也是这样被一剑刺死在大护国寺后方的树林子边上。

  文怡还在发愣,但丫头婆子们的尖叫声却让柳东行很快反应了过来。他立刻搂住妻子,将她往身后推了推,挡住她的视线,同时抬头看向朱景深,神色有些严肃:“国公爷,这……”

  朱景深的心情已经镇定下来了,他方才确实是一时情急,但事情已经做下,人也已经死了,他反倒下了决心,便淡淡地对柳东行道:“叫柳将军与夫人见笑了,这是我一个侍妾,素来不规矩得很,性情又暴虐,我碍着她是宫里出来的,不与她一般见识,不想她越发嚣张了,竟敢冲着我大嚷大叫,目无尊卑,更口出狂悖之语,实在是不能留了。”

  柳东行挑挑眉:“原来如此,既然是这女子犯错在先,国公爷自然可以随意处置,末将也不敢干涉国公爷的家事,只是……她既是宫里出来的,国公爷怕是还要跟宫里报备一声才好。”

  朱景深随意点点头:“这是自然。”便命丫头婆子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人抬走,清洗地面,省得脏了驿站的地方!”

  几个丫头婆子们战战兢兢地应了声,却没几个敢上前动手的。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穿着紫色衣裳的丫头走了出去,叫来几个身材高大有力气的粗使婆子,低着头,闷声不吭地将夏姨娘抬走了,接着那丫头又亲自打了一盆水来,冲洗地面上的血迹,然后跪在地上迅速擦试混了血色的水迹。

  朱景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忙活,回过头来对柳东行道:“今日是我失礼了,我送将军和夫人出去吧?”

  柳东行客气地微笑着点点头,回手搀着妻子往外走。他觉得文怡大概是从没见过杀人的场面,一时被吓着了,心里其实也有几分恼怒,但想到朱景深痛下杀手,也是为了阻止那夏姨娘口出恶言,损及文怡名声,又不免生出几分感激。

  朱景深一直送他们出了驿站的大门,一路上遇到不少听到风声跑来看热闹的驿站差役与下人,见了他都在暗中指指点点的,但他的神情却一直十分平静,平静到连柳东行都觉得有些诡异了。

  到了大门前,柳东行再次向朱景深辞别,犹豫了一下,还是出言安慰道:“国公爷不必担心,我听说那位夏姨娘原是极得国公爷宠爱的,只是宫里最近正打算为国公爷娶亲,她便有些不安分了,言行间难免会有不当之处。国公爷对她严惩,也是为了维护宫里的体面,想必宫里知道了,也不会责怪国公爷的。”

  朱景深轻轻一笑,眼中却隐隐显露出一丝绝望:“多谢柳将军的好意,这里头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兴许这就是天意,但做了就是做了,我不会后悔。”他深深看了文怡一眼,转向柳东行:“柳将军,你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我从前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但你没怪我,还帮了我不少忙,我心里感激。希望你能跟尊夫人好好过日子,一生平安康泰,白头到老。”

  柳东行皱了皱眉,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多谢国公爷吉言了。”

  朱景深笑了笑,又再看了文怡一眼,便收回视线,双手合揖一礼,顿了顿,便转身返回门中去了。

  文怡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咬了咬唇,看向柳东行。柳东行笑了笑:“还害怕么?别怕,他也是为了我们好。”

  文怡有些犹豫:“他刚才是怎么了?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他杀了那个女子,会有很大麻烦么?”

  柳东行搀着她往马车方向走:“毕竟是宫里赐下来的人,听说还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宫人出身,他如今的处境不佳,大概会觉得有后患吧?不过你也别为他担心了,先前咱们不是商议过这事儿么?他是个活招牌,杀一个小小的侍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也就是训斥几句。只是他看得不如我们清楚,所以才心思重了些。”柳东行心知肚明,依罗明敏的说法,朱景深大概是误将夏姨娘视为朝廷的耳目了,所以才会觉得自己闯了大祸,但实际上,真正的耳目还在呢,而且已经在他身边站稳了脚跟,事情的后果根本就算不上严重。

  柳东行扶着文怡在车里坐下,便道:“你在车上略等等,我去找罗大哥,给他打招声呼,今晚他必有事要忙了,怕是没法陪我喝这顿酒。”

  文怡点点头:“你去吧,替我向罗大哥问候一声,还有……”她顿了顿,“康国公这件事……”

  她还没说完,柳东行便笑了:“我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便下车去了。

  文怡听了他的话后怔了一怔,才反应过来。是啊,朱景深杀那女子,本就是为了阻止她说出污言秽语,伤及自己的名声,可以说,他是为了自己才杀了那女子的,于情于理,自己夫妻都该拉他一把。可不知为什么,文怡的心情有些复杂。

  前世那一晚,也是这般,只因为她开口叫了文慧一声,朱景深便反手一剑要了她的性命,叫她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如今回想起来,想必是他正与文慧做什么不能见人的勾挡,怕她走露了风声,伤及文慧名声?

  文怡苦笑,自己那时压根儿就不知道文慧与朱景深在做什么,只当他们是在深夜里赶路,本也没打算出面的,若不是一时不慎弄出了声响,朱景深喝令自己现身,她只会静静躲在一边看着他们离开。她也害怕自己碍了他们的事,会大祸临头,方才叫了文慧一声,想着好歹也是一族的姐妹,文慧应该不会随便处置自己吧?没想到那一剑仍旧刺了过来。

  她为此记恨了数年,心中对文慧与朱景深都无法原谅,只是事过境迁,文慧一再遇挫,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别说成为高官大户的少奶奶、与皇后姐妹相称、背靠数位皇亲国戚了,就连眼下一桩再普通不过的亲事,也要费尽心思去争取;而朱景深,既无权无势,也无财无人,若不是自己丈夫及时阻止了康王府的逆谋,只怕眼下已是死人了。前世他杀了一个路过的尼姑,眼睛都不眨一下,完全没放在心上,今世他杀了一个侍妾,却仿佛闯了大祸般,旁人要想尽办法为他弥补。世事变幻,莫过于此。

  只是,前世朱景深因文慧而杀她,今生朱景深因她而杀人,这种变化怎么就叫人心里不是滋味呢?

  柳东行很快就回来了,脸上还带着轻松的笑意:“老罗果然要忙活了,不过他说过明天忙完了就到咱们家去吃酒,到时候你叫厨房准备几样好菜吧。”

  文怡有些疑惑:“明天?这么快就能忙完?”

  “那是当然。”柳东行笑了,“你以为事情有多复杂?不就是个小小的侍妾么?通政司的人探到她平日言行多有悖礼之处,便是报到皇后娘娘跟前,也讨不了好。如今她既然惹恼了朱景深,死了也就死了,康国公年轻气盛,受几句训斥就行了,要紧的是把差事办好。”

  文怡抿抿唇,瞪着他道:“合着在你们这些大人物眼中,几条人命就是这么轻巧的事?什么死了就死了……”她嘟囔着,有些抱怨,但也渐渐生出几分不安:柳东行会不会觉得她这话有些不知好歹?

  柳东行又笑了,搂着她道:“好娘子,你当我还是从前那样么?从前我眼里就没别人,在北疆的时候,砍几百个人我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几条人命在我眼里又算得了什么?但如今我娶了你,知道你看不惯这些,自然不会犯你的忌讳,你瞧我对付驻军所里那几个刺头何曾下过辣手?能怀柔的都怀柔了。但手段再仁慈,我也是有底线的。康国公府的几个丫头我管不了,那是朱景深自个儿的事,但那个夏姨娘平白无故惹到你头上,就是找死了!若不是碍着她是朱景深的人,早在她跟我说那番胡话的时候,我就一刀砍了她!依我的主意,朱景深还是心慈手软了,只是把人关起来,安个疯病的名头,不过是顾忌着她是皇后娘娘的人罢了,年轻小辈办事就是不周到,若早早弄死了,哪里有这许多麻烦?”

  文怡又瞪他:“你还说呢!若依我的主意,你们男人但凡把自己的心思管得严实些,哪里有这许多麻烦?!”

  “是是是,对不住。”柳东行乖乖受教,“别气了,我的好娘子,你心里也明白的,若朱景深不刺那一剑,麻烦的事多着呢,在场有那么多丫头婆子,焉知她们事后不会走漏了风声?难道到时候还要一个个灭口不成?那夏姨娘心存恶念,想要害人夫妻,也算是恶有恶报了。”

  文怡沉默片刻,不得不承认柳东行的话也有道理,终究叹了口气:“罢了,我看那朱景深也算受了教训,他现在还不知道呢,怕是要担惊受怕一阵子。他虽是个恶人,但我却是不好怪他的。”

  柳东行笑着哄她:“既如此,就别再理会他的事了,横竖他没有大碍。告诉你个好消息,方才罗大哥收到京里来的最新消息,说是太子妃所生嫡长子,已命名为廷,圣上下旨要在五月祭拜太庙,禀告列祖列宗呢。”

  文怡听得一喜:“真的?先前只听说太子妃提前生下了小皇孙,所幸母子均安。我还在担心呢。既然要告祭太庙了,那意思就是说……皇太孙的地位稳当了?”关键是太子妃的地位也稳当了。

  柳东行笑道:“不但皇太孙稳当了,太子殿下也更稳当了。先前郑王在京中上蹿下跳,有一样自认比太子殿下强的,就是他有嫡长子,如今太子殿下也有嫡长子了,又得圣上护持,还有谁能动摇他的地位?想必象数十年前今上继位时那样的动荡,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文怡心中一定,她深知太子的地位是稳固的,如今又有了嫡子,后继有人,形势更不用说。柳东行已成为太子亲信,本身又有才干,日后前程必然看好。

  这么一想,她又把先前那点郁闷的情绪抛开了。她重生至今,命运已经完全改变了。祖母健在,六房有了嗣子,又与族人交好,家境更是富足,她嫁得良人,夫婿前程似锦,夫妻恩爱。再看别人,长房势头渐衰,柳家败落,文慧亲事虽然即将说成,却与前世不可同日而语,朱景深彻底成了没落王孙,过着兢兢战战的日子。时移世易,前世的那点怨恨,她就忘却了吧,过好今生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她抬头看向丈夫,眉眼温柔,嘴角含笑:“相公,过些日子就是我十六岁生辰,那一日你在家陪我好不好?我与你做你爱吃的菜呀?”

  柳东行温柔一笑:“好啊,咱们成亲也快一整年了,正该好好庆祝一番呢!”

  六年后,京城大护国寺。

  文怡抬头看着前方的佛像,心中默默祈祷。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昏了什么头,非要在今天来到这个地方,但她就是来了。上一世,她就是在今天的半夜里,被人杀死在大护国寺后方的树林子里。她想知道,这一世又会发生什么事?重生后的这段时光,会不会只是一个虚幻的泡影?她有些害怕,这几年她过得太幸福了,幸福得象是假的一样。

  “太太?时候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跟随在她身后的冬葵轻声细问。她如今还是未嫁女子的打扮,一心想在文怡身边侍奉,不肯嫁人,文怡也不好逼她。

  文怡听了她的问话,只是摇摇头:“我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不是已经要了一间静室么?就跟家里说,我今儿要在这里住一晚上。”

  冬葵皱了皱眉头,轻声应了,退出佛堂去,跟迎面而来的莲心低声交谈了几句。莲心此时已经嫁给了舒平,梳着妇人发式,主管文怡出门事宜。听了冬葵的话,她也皱了皱眉头,接着又点头表示知道了,转身离开。

  文怡就这样在寺后的庵堂借住下来。她如今是正三品武将的夫人,夫君又新近调入京中,主掌一营军务,称得上是军中冉冉升起的两大少将军之一,大护国寺怎敢怠慢?更别说是附庸的小庵堂了,不但主持亲自相迎,还正正经经收拾出一个小院子来招待,一应吃食用具,皆是精心备就,与当年过路挂单的小尼姑受到的待遇不可同日而语。

  文怡就这么跪在佛前,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上渐渐发冷,双腿也麻了,她却还在回忆着这几年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心中越发柔软。她真的舍不得,若这一切都是假的,她还要如何活下去?她诚心向佛祖祈祷,若佛祖垂怜,就让她继续这段人生吧,哪怕是折寿她也乐意。

  重重的脚步声传来,她蓦然惊醒,认出了来的是谁,连忙回过头去。

  柳东行毫不客气地大踏步走进来,声音哄亮:“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呢?说好了只是在这里住一夜的,你就在佛堂里跪了一夜?也不怕吹了风、着了凉!”

  文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我只是想跟佛祖多说几句话罢了,就一会儿……”她看了看外头的天色,有些讶异:“天亮了?”

  “少说废话!天当然亮了!”柳东行一把将她捞起,握了握手,便皱起眉头,“手都冰成这样了,再待下去,一定要生病的!赶紧随我回去,若是祖母知道我由得你这般胡闹,一定要生气了!”

  文怡想起祖母,也有些心虚:“你别告诉她老人家,我这就随你回去。”

  “你不说是怎么回事,非要跑来庵里住一夜,家里还有客人呢。韩兄带着你六姐姐到了京城,说了提前几个月在京中备考。你明明说过要好好招待的,回头却把客人丢下,自个儿跑来礼佛,回头你六姐姐笑话,你可别怪我不帮你说话。”

  文怡想起文慧那张嘴,抿了抿唇,轻哼一声:“她要笑话就随她笑去,我还要笑话她呢,谁怕谁?!”

  柳东行笑了:“好吧,我不提她。你只想想孩子们,他们一天没见你,心里挂念得紧呢。”

  文怡想起一双儿女,心中不由得一软:“是我错了。我们这就回去吧。”

  柳东行拉着她的手走出了庵堂,东边的天空透出了明亮的阳光,照得她忍不住眯了眯眼,但很快便露出了笑意,低头瞧了瞧与丈夫紧握的双手,心中满是欣喜。

  (全书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