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百二十章 丽人有约

生于望族 Loeva 3323 2012.01.16 19:45

    朱景深也知道自己说话有些唐突,只是他忍了许久,实在按捺不住,况且他觉得自己也不是有什么坏心,不过就是道个歉,赔个礼,同时试探一下顾文怡的想法罢了,他还是通过顾文怡的夫婿去做的,自然不必担心会坏了她的名声。

  柳东行却又是另一个想法。

  他知道这位少年国公对自家妻子曾有过爱慕之心,甚至还为此暗中使手段将自己送上战场,好坏了这桩姻缘,若不是妻子文怡一心一意,坚持要在他出征前嫁给自己,只怕对方还不肯死心。不过他现在夫妻恩爱,仕途顺利,朱景深却相反地如履薄冰,几乎要到绝境了,虽然侥幸逃出生天,但从方才两人间的对话可以看出,对方已经懂事了许多,不再是当初那个莽撞胡闹的少年了,既如此,他又何必跟小孩子计较呢?

  然而朱景深的请求却让他再度引起了警惕:莫非这厮还不肯死心?

  柳东行就这样看着朱景深,看得后者身上发冷,心中打鼓,开始自问:“莫非我这话说错了?”可话既然已经说出了口,再遮掩倒显得心虚了。朱景深自问并无歹意,索性心一横:“我是真的知错了,以前……仗着宫里皇上、太子仁慈,太后娘娘与皇后娘娘宠爱,行事无所拘束,事事都由得自己的性子来,不知闯了多少祸,连累了多少无辜之人。如今回过头想想,便忍不住冒一身冷汗。当初尊夫人见我受伤,怜我孤苦,曾有赠药送食之恩,我却不知好歹,戏弄于她,也……也对将军有所不敬。尊夫人心地良善,不与我计较,见我旧仆蒙难,还愿意伸出援手。我听说这事后,实在是惭愧不已。若不能亲口对尊夫人说一句对不住,我心下难安。只是尊夫人出身名门,恪守妇道,若我贸然上门拜见,只怕会引来不知情的外人揣测非议,那岂不是害了她?故而请求将军代为转达,还请将军明了我心,千万别有误会才是。”

  柳东行自然不会误会,他深知文怡真心,只是有些拿不准朱景深的用意,便慢慢地道:“国公爷言重了,昔日之事,我曾听拙荆提起过,不过是件小事罢了,她早就不放在心上了。雇用王府旧仆,也不过是巧合,因陈四等人与一个姓秦的王府婢女相熟,而这婢女小时候曾在拙荆娘家庄子上住过几年,与拙荆早就相识,她不忍见陈四等人流落街头,请拙荆代为照应,拙荆便答应了,当时其实并没有……”他看了看朱景深,“并没有想得太多。”事实上根本就没想起过对方!

  朱景深脸色有些苍白,讪讪地露出一个勉强地笑:“原来如此……我也听陈四家的说过,只是……帮了就是帮了,无论尊夫人是应何人所请出手,总是帮了我的旧仆,我理当向她致谢的。”

  柳东行微微笑了笑:“国公爷言重,末将回家后会将国公爷的话转达给拙荆的。国公爷也不必将这等小事放在心上。朝廷对国公爷寄望甚深,国公爷想必会非常忙碌吧?”

  朱景深的脸色更苍白了,他开始意识到,柳东行并不乐意他再与自己的妻子有所接触,最好连话都不要传。他心里有些难受,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低头轻咳几声:“是……是啊,确实会很忙,千头万绪的……”顿了顿,“许多老家人都心下不安,为前途担忧,我既要安抚他们,又要安排他们的出路,确实很忙。只怕……未必有时间登门拜访将军,还请将军勿怪我失礼。”

  “怎么会呢?”柳东行继续微笑,“国公爷是在为朝廷分忧,末将又怎会如此不知好歹?”

  “那就好……”朱景深的头垂得越来越低,忽然想起一件事,猛地抬起头来,眼中带着几分讨好,“那个……姓秦的丫头,如今在京城国公府里侍候我那庶出的小兄弟呢,圣上说我小兄弟年纪老大却不明事理,要他在家好生读几年书,还给他派了老师。那丫头是个又忠心又能干的,这些年真是多亏她照顾我兄弟了,我是不会亏待她的,日后也必然会为她安排一个好前程。”

  柳东行从来就没把秦云妮放在心上过,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文怡听了这个消息大概会很高兴,便放缓了神色:“国公爷宽和仁厚,是那丫头的福气。”

  朱景深重新打起了精神,笑道:“我虽是个糊涂的,小时候也曾办了不少错事,但谁对我好,谁不怀好意,我心里清楚着呢,对我好的,我会记她一辈子的恩情,护她一辈子平安喜乐,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绝不会让人伤害了她。”

  柳东行心下一动,视线转向窗外:“今儿倒是个好天气,国公爷不出门走走么?您离开康城也有好几年了,难道不想念家乡?虽说朝廷有差使让您回来办,但是……总有一天是要离开的。”

  朱景深神色一黯,勉强笑了笑:“将军说得是。我是该……珍惜还在这里的日子,把该做的事都做好了,免得回了京城,不好见圣上与太子殿下。”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继续也无益了。柳东行很快就找了个借口告辞离开,朱景深笑着送他出门,回头看着寂静无人的庭院,深深地叹了口气。

  柳东行正往驿馆后面走,他要去找罗明敏,先将自己方才试探到的消息告诉对方,再问问朱景深近日都做了些什么。再怎么说,让前康王世子回康城安抚王府旧人的主意是他与胡金全合力上奏的,成果如何,与他并非毫无干系。若是真有康王府旧人不知好歹,他自然要好生敲打敲打。

  “柳将军请留步!”

  他刚走到半路,便听得有女声叫唤自己,不由得眉头一皱,循声望去,发现是个身穿绿色罗裙的十六七岁丫头,相貌只是有几分清秀,个子瘦瘦小小,咋一看上去不大显眼。

  柳东行眉头又是一皱,穿着这种罗裙的丫环,显然不是一般人家能使唤的,而康城驿馆里眼下只有两家住客,罗明敏独自上任,顶多是带个小厮,丫头肯定没有,这丫环不用说也知道是康国公家的了。他刚刚才从康国公那里出来,后者又有什么事么?

  那丫头走上前来,道了个万福,笑吟吟地道:“请问是康南的柳将军么?奴婢奉我家夫人之命,前来请将军借一步说话,有件要事想告知将军。”

  夫人?柳东行从没听说过康国公有夫人,心下生疑:“胡说,我是外客,焉能与内眷相见?”一甩袖便要走人。

  那丫头心急,忙道:“是与尊夫人有关的!”

  柳东行脚下一顿,回头厉声喝斥:“休要胡言乱语!我的夫人如何认得你家的女眷?!”

  “将军过去一听便知。”那丫头颤声道,“夫人说,事关将军的前程,请将军移步。”

  柳东行心下冷笑,挑了挑眉:“那就带路吧。”他倒想知道这所谓的夫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倘若于妻子文怡有碍,他可不介意仗势逼迫朱景深杀人灭口。

  他们并未走远,那丫头在前头领路,引他穿过一条夹巷,进了一个偏僻的小侧门。柳东行留意到,那小侧门是通向后门的,理应有人把守才是,但这时候却没有人在,而且门只是轻轻带上,并未上锁。丫头鬼鬼祟祟的,四周张望,好象担心会被人看见。

  柳东行眉头一挑,仔细记住行走路线,并且迅速观察环境,确定了最直接的退路。他不担心这个是圈套,有罗明敏住在这里,还能叫康国公府的人设下圈套陷害自己,罗明敏本身却一无所知,通政司的兄弟就该自尽谢罪了,而且康国公府没有理由这么做。

  他最后随那丫头穿过那扇侧门进了一个小院子,看起来似乎有些冷清,院中没有什么人,只一个穿着同款紫色罗裙的丫头在门边守着,见他们来了,顿了顿,便向房中报说:“姨娘,柳将军到了,请姨娘出来吧。”

  柳东行心中一动,朝那丫头看了两眼。

  门帘掀起,一名宫装丽人走了出来,手执纨扇,遮挡在面前,在门前台阶上微微弯腰施礼:“柳将军勿怪,奴家为夫家体面,不敢直面拜见。”

  装模作样!

  柳东行心中冷笑,并未行礼,只是转身背对丽人,昂起了头:“姨娘有何指教?本将军听着呢!”

  夏姨娘见他无礼,心下着恼,咬了咬唇,恨不得转头就回屋去,只是想到自己的计划,方才勉强忍了这口气,给那穿绿的丫头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退到小院门口守着去了,她又接着给那穿紫的丫头递眼色,丫头犹豫了一下,退到两丈外的廊下,却没走远。

  夏姨娘这方对柳东行道:“柳将军请恕奴家失礼,实在是关系重大,奴家怕传扬出去,对将军名声有碍,方才行此下策,还望将军勿怪。”

  柳东行开门见山:“姨娘有什么话就说吧,我还有公务在身,不便久留。”

  夏姨娘又是一阵气恼。她原想请人进屋说话的,谁知那紫潆丫头平日机灵,今日不知为何忽然蠢钝起来,居然让她出屋与客人说话,也不想想,这光天化日的,院子里又开阔,万一走漏了风声,叫旁人听了去可怎么好?

  她瞪了紫潆一眼,有些扭捏地道:“将军可否略走近些?奴家所言之事关系重大……”

  柳东行抬脚就走:“告辞了!”

  “柳将军留步!”夏姨娘急了,“将军可知道我们国公爷对尊夫人一往情深?此等丑事若叫外人得知,岂不是连累了将军清名?”

  柳东行停下脚步,猛地回头看她,眼中射出冷冷的光,良久,方才翘起嘴角,淡淡笑道:“哦?姨娘是如何得知的?又打算怎么做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