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百零八章 弟弟弟媳

生于望族 Loeva 3285 2012.01.04 19:55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文怡与文慧齐齐发了一会儿呆,方才反应过来。文慧的脸色直接白了,但马上就转过头去,瞧着窗外头的花枝,并没出声。

  文怡问:“现在到哪儿了?不是早就派人在城门口候着的么?怎么先时不见有消息传回来?”

  润心忙道:“就是刚进了城门,这时候已经往家里来了,底下人怕家里不知道,特地派了小厮先行一步,回来报给大奶奶知道。”

  文怡还没说话,文慧便忽然回头冷笑道:“这么说马上就要到了?那倒正好,我已经有许久不见他们了,大家伙儿聚一聚,岂不是难得的热闹?”

  恐怕会太过热闹了!

  文怡腹诽一句,没理她,径自对润心说:“你赶紧出去跟舒平说,让他将二爷二奶奶迎到那边宅子去,省得来了这里,又再转去,太过麻烦。我略收拾一下,也要过去的。”

  润心忙应声退出去了。文慧瞥了文怡一眼:“你这是做什么?怕我给你惹麻烦?放心,只要文娴不招惹我,我也不会招惹她,不过……她若招惹了我,你也别指望我会忍气吞声!”

  文怡没好气地哂道:“这里是我给娘家人置办的地方,柳家人来做什么?那边宅子里里外外都收拾好了,他们一到就能住下,岂不省事?六姐姐就别添乱了,若真叫你们两家同住在一处,我夹在中间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她转身欲走,到了门边又停下,犹豫片刻,还是回身劝文慧:“大伯母在佛堂里伤心呢,她虽应对不得法,对你却是一片真心爱护的,你何必让她难过?快去赔个礼,认个不是,平心静气地跟她说你心里的想法,她那般疼你,怎会胡乱把你嫁出去?不过是跟你似的,都被京城来的信给吓懵了,才会乱了章法罢了。”

  文慧眼圈微红,抿了抿嘴:“我知道她是慌了神,其实我也慌了神……可是,她耳根子太软了,明明从京城回来的路上,我跟她都说好了的,回来后听别的婶娘说几句闲话,她又变了卦。不但要我嫁人,还要给我寻好的,有家世,有功名,人才也要好……就算看中了哪个不错的人选,可一着急起来,就没了耐性,宁可找别的人去……她这样能给我寻到什么好人家?将来我吃了亏,她一样难过。我就是生气她这点,别人说什么她都听,可我说的她却……”她咬了咬唇,眼中隐隐带着委屈。

  文怡心中暗叹,道:“大伯母是什么性子,你不知道?你既然嫌她耳根子软,容易听信人言,那就想办法让她听你的。你还是她亲骨肉呢!难道别人的话份量反倒比你重了?一定是你性子浮躁,一急起来,便不肯好好说话,她只当你还是小孩子脾气使性子呢!若你肯细细将道理跟她说明白,她怎会不听?”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责怪文慧:“其实这件事你自己就没拿准主意,也怪不得大伯母不肯应你。你到底想要怎样,自己得先想清楚了,若是真的打定主意一辈子不嫁人,那就正正经经做出个修行人的模样来,大伯母要给你说亲,你也明言拒绝;若你舍不下俗世的荣华富贵,受不了出家人的清苦日子,仍旧想着嫁个称心如意的人家做少奶奶的,就把现在这副倔性子给收敛些,也就是大伯母疼你,才会处处纵容你,换了别人,岂容你这般自在?将来吃了亏,还不是让大伯母难受?!”

  文慧扁扁嘴:“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嫌我优柔寡断是不是?我也承认!若刚回来时就进了清莲庵,也就没这许多事了。可你知不知道清莲庵里的人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庵主明明也是我们顾家的女儿,但为了多讨些钱粮,就能对族里的弟媳妇、侄儿媳妇们赔笑讨好,随便一个旁系末枝的庶出媳妇,也敢给她脸色瞧,她连吱一声都不敢!凭什么?!要我过这样的日子,我真是宁可死了算了!”

  文怡哂道:“庵主要主持庵中事务,自然不能象你一般随心所欲,但你也别想得她太没用了,若族里的女眷太过分,她也不会死忍的。你不想过仰人鼻息的日子,也不难,大伯母的嫁妆里头若有陪嫁庄子,划一处给你,专供你日常用度,你就算落发出家,日子略清苦些,也可维持生计。不过我料想你是不会这么做的,你之所以优柔寡断,不外乎一个原因,既舍不得母亲兄弟,又舍不得尘世繁华,却更舍不得自己的自在日子,但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你究竟更喜欢哪一样,总得有所取舍才是,若只是一味装憨卖傻,得过且过,我就当白认得你了!”说罢抬脚就出了房间,回房换了出门的衣裳,便领着几个丫头婆子坐车往新宅子去了。

  文慧独自留在屋中,若有所思。

  文怡到了新宅子,才下车进了前厅,吩咐家人烧水泡茶,前头门房就有人来报说二爷二奶奶到了。她忙带人迎了出去,果然看见舒平迎着柳东宁与文娴进了前院。她先上前笑着问了好,又道:“一路上辛苦了,你哥哥这几日在任所忙练兵,不得抽身,便让我留在城里帮着你们料理。等过几日你哥哥休沐,再让他来陪你说话。”

  柳东宁恭谨地道:“谢过嫂嫂了。哥哥如今是朝廷命官,不比往日清闲,自然是以公务为先的。我们夫妻过来是求学,要长住康城,有的是时间与哥哥相见,倒也不急于一时。”又谢文怡为他们安排了好住处:“方才粗略看了一圈,清雅干净,实在是读书的好所在,劳嫂嫂费心了。”

  文怡笑着回了几句客气话,又命人奉了热茶上来:“我也不知道你们带了多少人,怕地方不够住,便特地买了这处宅子。原主人姓韩,也是康城书院出身,与相公是旧日同窗,颇为相熟。相公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改日让他带你去书院逛逛,认几个人。相公说,今年马上就要开课,怕是来不及正式入学了,先认识几位博学鸿儒,请教上几个月,把功课理一理也是好的。再有,就是等天气转暖后,学点骑射剑法,不求专精,只要会就好。康城书院一向文武并济,又要求学生修习君子六艺,若是有哪一样不擅长,直接进了书院上课,怕是要跟不上的。”

  柳东宁一喜:“哥哥想得周到,我在来之前也打听过了,心里正担忧呢,别的倒还好,琴棋书画我都是学过的,骑术也练过,只是剑艺上却是一窍不通,数术、周易这两样也只学过些粗浅东西。若能在进学前,先找一两位好先生修习一番,将来进了书院,也不怕会丢脸了。”

  文怡笑笑:“既如此,叔叔就放心安顿下来吧,等相公回来了,让他给你寻好先生去。再者,城里除了书院,也有几处好馆,先生都是极有学问的,也不拘外人来求教。叔叔若功课上有不明白的地方,只管拿了去问,不需太过拘紧。”

  柳东宁应了,脸上浅浅地露出几分喜意。他虽然清楚自己并不是真的为了求学才南下康城的,但若能在这里长长学问,对自己将来也大有好处。他郑重向文怡再行了一个大礼:“今后就请哥哥嫂嫂多多照应了。”

  文怡回了一礼:“叔叔客气了。”起身后,便转头去看文娴。文娴脸色有些不自在,犹犹豫豫地跟着行了一礼,声音低低地说:“请……嫂嫂多多照应……”

  文怡微微一笑:“弟妹旅途劳累了吧?我已经叫人烧水去了,你们不如先回屋去梳洗歇息一番,一会儿吃饭时再说话?”

  柳东宁早就累了,忙道:“那我就先失陪了,嫂嫂别笑话我失礼。”正要转身,忽然顿住,看了妻子一眼,踌躇片刻:“你陪嫂嫂说一会儿话吧。”总不能夫妻俩都走了,留嫂嫂一个在这里替他们忙活家务吧?

  文娴低声应了,他便转身离去,只是他才走,文娴便立刻直起身,幽幽地看了文怡一眼。

  文怡心里拿不准她的想法,便照礼数行事:“弟妹坐吧,一路上可顺利?我收到你们的信时,只当你们没几天便要到了,却没想到今日才见你们来。”

  文娴款款在她对面椅子上坐下,有些漫不经心:“到了平东时,我身上有些不好,便耽搁了一两日。”顿了顿,开始沉不住气了:“我听说六妹妹也在你这里住着?今日怎么不见她来?”

  文怡眨眨眼:“她不住这边,这里是相公与我特地买下来给你们夫妻住的。若弟妹想念她,改日到我那边见吧?方才我来的时候,还听见她说想念你了呢。”

  文娴脸色一变,十分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恐怕不大方便……家里有年轻男子,六妹妹总要避嫌的。我听说她住在你那里的时候,还吃了一惊呢,没想到她吃了这么大的亏,到今日还不知悔改,后来听说她已经觅了房子要搬出去,还当她懂事了,不料她这会子还在你那儿住着……”

  文怡挑挑眉:“她怎么就不能在我那儿住着了?大伯母跟她一起住的,难道我买的宅子,就不能让娘家人住?”

  文娴忙道:“怎么会?妹妹……嫂嫂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她犹豫了一下,“不是我多心,嫂嫂,我们柳家正值多事之秋,家里已经是一团乱麻了,这时候可万万不能再出岔子!”

  “弟妹提起这事儿,我正好要问你呢。”文怡盯着她的双眼,“老家究竟出了什么事?你与宁弟怎么忽然就南下了呢?”

  文娴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