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六十六章 云妮的委屈

生于望族 Loeva 4437 2011.11.23 19:47

    当云妮把自己这些时日以来所受到的一切委屈全都说出来以后,她觉得好受了许多,心里再也没有了往日那种堵着闷着却无法排解的感觉,便擦干了面上的泪痕,抬头冲文怡笑笑:“大小姐,我把话都说出来了,心里真舒服,多谢大小姐。”

  文怡眼中闪过一丝怜惜,微笑着,温言劝她吃些茶点:“你哭了这半日,想必也累了吧?”

  云妮一听,便感到自己的肚子饥饿难耐,果然已是饿了,发出了响亮的“咕噜”声,她顿时面色大红,讪讪地笑说:“大小姐……”

  文怡不以为意,只是笑着给她添了一杯茶,又高声命令外头侍候的丫头:“问问厨房,今儿的饭菜可得了?若做好了便送过来。”然后对云妮笑说:“你别跟我客气,咱们又不是外人。先吃了饭,等你有力气了,咱们再慢慢说。你有什么委屈,凡是在家里不敢说出来的话,都尽管告诉我,我担保这些话绝不会传出这间屋子。有时候,人心里压了太多的事,就得找地方倾诉,不然憋久了,便是没病,也要憋出病来的。”

  云妮红了眼圈:“大小姐,自打那年在村子里见到您,我娘要卖了我筹路费,好带弟弟上京寻亲,您不但劝我娘不要卖我,还花大钱买了我们家的房子,让我们有足够的钱上路,我那时候就知道,您是个好人……”

  文怡笑道:“不过是件小事罢了,你怎就认定了我是好人?”

  “您就是好人!”云妮坚定地说,“我知道我不聪明,可是谁对我好,我心里清楚。”顿了顿,“翠花也是这么说的。她比我聪明多了,她也说您是好人,那您就一定是好人!”

  文怡呵呵笑道:“你与翠花的感情倒好,这么多年没见了,她说什么,你还这般信她。”

  “是真的!”云妮睁大了眼,“我不是因为跟翠花要好才这么说的。她看人特别准!县城里那些名声很好的太太奶奶们,每逢初一十五总是在自家后门开粥摊施舍穷人,谁不说她们是好人?可翠花却说,那并不是真的好心,因为她们派来施粥的下人狗眼看人低,嘴里说的是好话,却时时要人记得她们家太太奶奶的善心,应得略慢一些,便要骂人!而且这些太太奶奶们家里时不时还会有丫头小子被打死打伤了扔出来。相比之下,县城南街口卖包子的张大娘,虽然是出了名的恶妇,但每天卖剩的包子,有些穷人家的小子去偷,她看见了,也会当没看见,顶多就是骂两句,从来不打人,骂完了还会塞两个包子过去。翠花说,张大娘这才是好人呢!”

  文怡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默了一默,润心来报说:“大奶奶,饭菜好了,是不是这就送上来?”她忙道:“这就送上来吧。”重新展开笑颜,拉起云妮:“咱们吃了饭再说。”

  文怡胃口平平,心里又有事,只是陪着略吃了几箸便了事。云妮才哭了半日,腹中饥饿,又刚刚吐了大半苦水,心中正是轻快的时候,倒将饭菜吃了大半去,瞥见文怡停了筷,她心中虽有些不舍,但还是立刻放下了筷子。

  文怡见状忙笑着挟了几筷子菜进她的碗里:“怎么不吃了?来,别跟我客气。这是那年你教我的腌酱菜的法子,我家厨子后来又改了几样材料,味儿倒比先前的好些,你尝尝比你自家做的如何?”

  云妮忙笑着重新提筷吃起来,边吃边夸,直吃得肚子完全饱了,方才停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大小姐别笑话我,昨儿我挨了娘的骂,晚饭没吃,早上又只喝了一碗井水,就出来了,所以觉得饿。我平时可不会这样!”

  文怡心里有些酸楚,忙道:“没事,饿就多吃些,这都是特地给你做的。”

  “我已经不饿了,很饱呢!”云妮满足地笑眯了眼,“我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么饱了。在王府里,只要吃得多一些,就有人笑话我是母猪投胎的。我原本是当作没听见,照样吃的,不然哪有力气做活?可娘和弟……不,是小王爷,都说我要斯文些,别叫人笑话是村姑,连累了他们,所以我这一个多月都只敢吃个半饱。”

  文怡心中一阵愤怒,好不容易忍住气,命人将饭菜撤下去,又重新上了热茶,继续先前的谈话。

  云妮吐了半日苦水,心里早就已经不如刚来时那般委屈了,脸上的笑意也多了些:“要说的都说完了,我也没什么好委屈的。其实现在的日子比起以前确实是好很多了。在西山村时,我做的活比如今要多得多呢,还是粗活,吃得也没那么好,春天还要挨饿;在京城的时候,我们不能随意出门,天天都有人看着,吃穿虽然不差,但是弟弟可顽皮了,闹得我头疼;现在……我虽然在王府里做丫头,不能再认弟弟,可我不用做粗活,也有肉吃,有好衣裳穿,弟弟……小王爷没以前那么闹腾了,绣云叫他乖乖做着看书练字,他就乖乖坐着,可省了我好大的功夫!细想想,我其实已经是享福了,娘就算打我骂我,那也是因为心疼小王爷,是应该的。”

  文怡皱眉道:“你这丫头,未免太老实了些。我虽与你娘不熟悉,却也看得清清楚楚,她心里就只有那个小王爷,何曾将你放在心上?为了带小王爷上京寻亲,她可以把自家的房子留下做人情,却将你卖了筹路费。明知道小王爷比你小那么多岁,还要逼你给他做妾!你在王府里受了别人的委屈,她不替你出头就算了,还帮着别人打你骂你!你居然一点都不怨她,还说这是应该的?!”

  云妮缩了缩脖子,嚅嚅地说:“可是……娘要顾着小王爷啊……他跟我不一样,身份尊贵,又是姨娘唯一的骨肉……”

  文怡心中冷笑,什么姨娘唯一的骨肉,秦寡妇对自己与丈夫唯一的骨肉尚且如此无情,又怎会对妹妹留下的血脉如此看重?不过是为了一个康王亲子的名头罢了。不然她何须一听说康王去世,便抛下不愁温饱、有房有地的安稳生活,卖女筹钱上京寻“亲”?她寻的是什么亲?既非夫家亲人,更不是朱嘉逸的亲兄长朱景深,而是寻康王府旧人为朱嘉逸正名,好挣一个宗室王孙的名分!她此番瞒着朝廷随王永泰南下返回康城,也是为了给朱嘉逸挣一个王府少主的虚名而已,她逼云妮嫁朱嘉逸又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母以子贵,飞上枝头么?她与她那位身为康王私宠的妹妹没什么两样,为了向上爬,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文怡抬眼看了看云妮,心中暗下决心:康王府参与郑王谋逆,绝不会有好下场的,云妮无辜,绝不能让她被母弟连累,日后惨遭身死的噩运!

  想到这里,文怡挤出一个亲切的笑容:“云妮,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你总归是你娘的亲生骨肉,她这般待你,你当真不委屈么?如今你在小王爷面前受那绣云排挤,怕是没法继续当差了,若是被发配到偏远之处,不得见小王爷的面,你娘奈何不了绣云,只怕又会把气撒在你身上。你难道就甘心这样下去?”

  云妮红了眼圈:“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是王府的家生子,要听王总管之命行事的。我娘整天跟绣云吵架,王总管早就不待见她了,娘还看不明白,仗着养过小王爷几年,非要跟绣云对着干。我一劝她,她就骂我,她是我娘,我又不能骂回去……”她委屈地扁扁嘴,“其实我不想在小王爷跟前侍候的……绣云就做得很好,将来也可以给他做小妾,我却不能。他可是……可是我的弟弟啊!”

  文怡柔声劝她:“既然是这样,你就索性别再王府当差了。我想康王府如今的规矩也不如以前那么大了,家生的奴婢要在别处做营生,想必王府是不会拦着的?”

  云妮有些不解地抬头看她:“若是在王府里头没有差事的,那当然要自找营生了,不然哪里有钱养活一家子?可是我不在王府里当差,又能去哪里呢?”顿了顿,忽然想起文怡先前说过的话,不由得眼中一亮:“大小姐是要留我在你身边当差么?还是要我去新买的庄子做活?我都会做的!大小姐……”笑容忽地一顿,很快便黯淡下来:“不行的……娘一定不会答应……“

  文怡笑着按住她的手:“只要你愿意,你娘又能拿你怎么办?你细想想,那个绣云把你排挤出来了,难道还能让你再回小王爷跟前去?若是换了别处的差事,又辛苦,又没法见到小王爷,说不定还要受别人的欺负,有什么意思?我身边虽不缺人,但新买的庄子也好,西山的庄子也好,都需要有可靠的人替我管着。若你能帮忙,自然比外头找的人强。你不必马上答复我,且回去细想想,等有了决定,便来这里找我。至于你娘,你也别把实话跟她说,只是略试探一下,看她愿不愿意你在外头找差事。若她不答应,你也别跟她吵,省得她把你拘在王府里出不来。等你在外头做上几个月,手里攒了些银子,再买几样她喜欢的东西回去看她。那时候她心里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看到你在外头过得好,还知道买东西孝顺她,想必只是骂你几句就完了,不会再拦着你。”

  云妮听得有几分心动:“真的可以么?我若就这么走了,娘会不会……”

  文怡笑道:“刚开始她一定会很生气,可她又不能去找你,更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你有什么可怕的?你几个月不在她身边,母女心性,她怎会不想你念你呢?到时候她就知道你的好处了。”

  云妮闻言更是心动:“娘真的会挂念我?”但她又开始犹豫,“可是娘那么喜欢小王爷,如果我走了,小王爷身边没人,绣云一定会更嚣张。等她成了小王爷的小妾,娘一定会埋怨我的……”

  文怡轻笑:“你弟弟才多大?便是那绣云再得他的喜欢,几个月功夫也成不了他的小妾,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如今你娘在康王府内孤掌难鸣,只有你一个女儿衷心为她,她还不知珍惜,你离开她几个月,她就知道个中滋味了。小王爷再好,又如何能与亲生女儿相比?”顿了顿,添上一句,“若你实在不放心,那就别走那么远,只在附近的田庄落脚,我再替你留意你娘的消息,若有不好,立时召你回来,也误不了什么事。”

  云妮深吸一口气:“那我……我回去好好想一想,说不定娘会答应呢!如果她不答应,我再给您送信?您派人去接我?”

  文怡笑着点了点头。

  云妮离开的时候,文怡特地让她捎上了一包平阳特产的点心,又塞了个荷包,里头装着些碎银子,以备万一。云妮心中感激,再三谢过,方才出门登车。马车拉着她在康城的大街小恭里转了几圈,方才回到康王府后街街口停下。

  回到家,云妮欢欢喜喜地进了正房,发现母亲已经回来了,正黑着脸坐在上座,不由得心下一慌,收了笑容,规规矩矩地站好行礼:“娘,您回来了?”

  秦寡妇板着脸问:“死哪儿去了?!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不进府当差?!”

  云妮有些委屈:“昨儿绣云叫人跟我说,小王爷着我回家面壁思过……”

  “那你怎么不留在家里思过?!”秦寡妇大力拍打桌面,“你明知道那小贱人就等着抓你的把柄呢,你倒好,没心没肺地跑出去玩,生怕她不撵你出府似的,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糊涂丫头?!”她随手从身手抽出一根藤条来,“你是太久没挨打,皮痒了是不是?!”

  云妮慌了,忙道:“我不是跑出去玩了,我是去见……”忽然想起文怡说过不能将实话告诉母亲的,忙改口:“我是去见以前在西山村认识的人了!是……是翠花!翠花嫁了人,刚好到康城来办事,我们就见面说了说话……”

  秦寡妇闻言不但没消气,反而更生气几分:“早跟你说了,别再跟以前认识的人混在一起,你怎么不听?!我们如今身份不比以往,是康王府的人!你跟个村姑说什么话?没得叫人笑话你是穷酸!”手里高举藤条,唰地便打下来了。

  

  云妮吃痛,哭道:“娘!娘!翠花说可以给我介绍差事,我给别家做活一样能挣钱的。娘,弟弟如今已经变了,他不乐意亲近咱们,咱们在王府里也没少受气,不如回西山村去吧,就象以前那样,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

  秦寡妇气得脸都歪了,打得更加用力:“胡说些什么?!你真是昏了头了,有福不享,跑回去受穷?!你自甘下贱,你娘我可没犯糊涂!你这话要是传出去,绣云那小贱人还不笑话死我?!”

  “娘……”云妮哭着躲避母亲的藤条,心中凄凉。为什么……母亲就不能认认真真地听她说话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