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六十四章 笼中金雀

生于望族 Loeva 4132 2011.11.21 19:53

    云妮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碗新蒸好的蛋羹,走进了华丽的房间。她嘴角含笑,正要抬头说话,动作忽然僵住了。

  一个十二三岁、容色俏丽的少女坐在朱嘉逸身边,言笑晏晏地劝他吃一碗燕窝,还说:“这是南海进贡宫里的上品血燕,途经咱们康城时,叫总管截了些许下来,就这么一点,外头可以卖到上千两呢!我特地叫王府里最好的厨子,用最清最纯的山泉水为底,添上安南出产的雪花糖,炖了足足一天,才炖出这一盅来。我怕小王爷吃不香甜,还叫他们添了些椰子汁儿,小王爷觉得可还中吃?”

  朱嘉逸正狼吞苦咽,也没耐心仔细品味:“好是好的,就是太稀了些,全都是水,不如我以前吃过的桂花圆子好。”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轻蔑,面上却仍旧带笑:“小王爷,这燕窝就是这样的,虽然稀了些,但极补身子,一般富贵人家还未必能吃得上呢,桂花圆子如何能与它相比?”

  她抬头向云妮看来,仿佛才发现后者似的:“哟,云妮姑娘怎么来了?小王爷饿了,你怎么没在跟前侍候?若是饿坏了小王爷怎么办?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王总管!”

  云妮抿抿嘴,有些赌气地道:“我就是给公……小王爷做吃的去了,你这些燕窝什么的,哪里能吃饱肚子?而且我从没听说燕窝还要炖上一天的,那不是都成水了?他年纪小不知道这些,你就别哄他了,况且这东西也不是他吃的!”

  少女沉了脸色,她不懂厨艺,但却不甘心叫人驳了自个儿的脸面,便扫了云妮手里一眼,冷冷地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云妮不理她,径自走上前来,将蛋羹放到朱嘉逸面前:“方才你不是吵着要吃这个?我多添了香油,又放了葱花,正热乎呢,你……”

  话未说完,那少女已经掩口笑出声来:“我还道是什么呢,原来是这种东西。云妮,小王爷的身份尊贵,怎能吃这等低贱食物?没得叫人看轻了去。你是不是在外头过了太久穷日子,如今进了王府享着天大的福气,也仍旧改不了穷酸气呀?”

  云妮红了脸,瞪着她道:“你少笑话人,这是小王爷吩咐我去做的!”

  朱嘉逸却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少女的话仿佛一根刺似的刺痛了他的心。他虽顽劣任性,但在康王府住了这么久,也开始知道爱惜脸面了。他如今是这华丽的王府里最尊贵的小主人,怎能叫人笑话是穷酸?想到这里,他便朝云妮斥道:“我几时说要吃这东西来着?分明是你硬要做给我吃的,蛋羹这种东西,配得上我的身份么?还不给我滚出去?!”说罢一挥手,热乎乎、香喷喷的蛋羹便摔落地面,溅了一地,也溅污了云妮的裙子。

  云妮满肚子委屈,忍不住红了眼圈,捂脸哭了起来。少女得意地看着她的狼狈样,漫不经心地道:“哭什么?小王爷的吩咐,你没听见么?我在王府里长了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样不懂规矩的奴婢!”

  朱嘉逸本有些讪讪地,听了那少女的话,忙骂道:“是啊,云妮,你没听见我的吩咐么?赶紧滚出去!”

  屋里的声响惊动了屋外的人,秦寡妇闻讯赶来,正好听见朱嘉逸斥退云妮的声音,她不知究里,就按照平时的习惯先骂了云妮:“小王爷吩咐了,你怎么不听话?还不快出去?!”云妮哭着冲了出去。秦寡妇又笑着回头哄朱嘉逸:“你姐姐素来不机灵,你别怪她,她下回还是这样,你就告诉我,我教训她去!”

  朱嘉逸厌烦地撇撇嘴:“知道了!”那少女却仍旧坐在一旁,用一种轻蔑中带着几分嘲讽的目光看着秦寡妇。

  秦寡妇见她动也不动,脸色沉了沉,再瞧见地上的狼籍,便冷笑道:“这是谁打的碗?这屋里的丫环就这么干站着,也不把地给扫了,真不象话!我得跟王总管说一声,把人都给换了才成!”

  少女直起身子,眉梢一挑:“婶娘用不着这般含沙射影的,碗是云妮送进来,小王爷摔的,云妮不收拾,我怎么好代劳?王总管日理万机,有多少事要忙,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亏得婶娘有脸拿去烦他。你要是看不顺眼,怎的不自个儿收拾了?反正你也是做惯这种事的不是?”

  秦寡妇心下大怒:“好你个不懂规矩不识礼数的臭丫头,你算哪根葱?居然敢在我面前摆架子?!你父母不过是王府的家生子,蒙王爷恩典,夫妻俩被放出去经营点小产业,论身份跟我们没什么两样,都是奴婢。我好歹还是小王爷的姨妈呢,怎么也比你尊贵几分。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千金小姐?!惹恼了小王爷,拉出去一顿板子敲死,看你爹娘敢不敢吭一声!”

  少女猛地站起身来瞪视:“少把我跟你相提并论!你算小王爷哪门子的姨妈?小王爷是王爷的血脉,父亲是已故的王爷,母亲便是早逝的王妃娘娘,他的姨妈还在中州呢,世家名门,诰命夫人,尊贵得很,这会子又哪里冒出个你这样的姨妈来?但凡是关心小王爷的,都知道他身份有多尊贵,盼着别人都能敬着他,也就只有你,仗着曾经养过小王爷几年,便倚老卖老的,整天嚷嚷自己是他姨妈,生怕别人不小看了他似的。我再不好,也是王爷亲信管事的闺女,你算什么东西?若不是王总管宽容大量,你一个罪奴,把王爷的儿子拐出去这么多年,回府的那一日就该一顿板子敲死了,还有脸冲我发脾气!”

  “你……”秦寡妇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拽过朱嘉逸,“这丫头要造反了,小王爷,咱们去找王总管说理去!若是他不把这丫头处置了,咱们就跟他没完!”

  她拉着朱嘉逸要出门,后者却皱着眉紧紧巴着桌沿不肯走:“我不去,也不准你去,别人会笑话我的!”秦寡妇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呀?小王爷,是这丫头在笑话我们,她看不起你,难道你就这样忍了?”

  朱嘉逸只觉得难堪无比:“我才不去呢!你也别闹了,绣云是王总管特地选中来侍候我的,她知道很多东西,身份也不是一般的丫头可比。你不要再骂她了,也别再跟人说你是我姨妈。我是这康王府的小王爷,你只是一个卑贱的仆妇。叫人知道你是我姨妈,别人会笑话我的!”

  秦寡妇只觉得眼前发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什么:“小王爷……你在说什么呀?!是不是……是不是这小娼妇在你面前说了什么话?你怎么……连姨妈都不认了?!”

  绣云寒声道:“秦寡妇,你少胡乱编排人了,小王爷既有吩咐,你做下人的怎么不听从?难道你觉得小王爷的命令无须遵守么?再这样不知尊卑,我可就要回王总管去,叫他换了你了!”

  秦寡妇浑浑噩噩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见女儿云妮正坐在床边哭泣,顿时怒从中来,上前揪着她的耳朵大骂:“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小王爷怎会帮着绣云说话?一定是你做错事了!”

  云妮哭道:“我没有……娘,我真没有!小王爷想吃蛋羹,我去蒸了,结果送过去时,绣云却送了燕窝给小王爷吃,还说蛋羹是低贱的食物,配不上小王爷,小王爷便把碗摔了。我真没有做坏事……”

  秦寡妇知道女儿素来老实,断不会欺瞒自己,既然她没做错事,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一定是绣云那小贱人在捣鬼!她娘从前就是个骚货,整天在王爷面前晃,王妃恼了,才把她娘许给她爹,又赶出府的,说派他们去经营王府的产业,不过是面上好听罢了。王总管若不是急着用人,也不会把他们一家找回来。绣云进府就是当丫头来的,结果她还把自己当小姐了!”骂到这里,又骂云妮:“都是你没用!我早说过了,小王爷从小就是你照顾着长大的,与你有情份,只要你侍候得好,将来少不了一个侧妃的头衔。偏你扭手扭脚的,总是端着姐姐的款儿,那小贱人才来几日?便把小王爷哄得晕头转向的,若是将来真叫她攀上了小王爷,哪里还有我们娘儿俩的立足之地?!”

  云妮猛地涨红了脸,支唔道:“娘,我比弟弟大八岁呢,怎能……怎能做他的侧妃?等他成人,我都老了……”

  秦寡妇不以为然:“瞎说,也就是几年的功夫,用不了多久小王爷就要找屋里侍候的人了,那时候你正是生养的好时节,只要你抢在别人前头生下他的长子,就算将来老了,他也亏待不了你!听娘的总没错!”

  云妮还要再说话,秦寡妇却已经没耐心了:“不行,不能让那小贱人继续留在小王爷身边,我得找王总管说说去,小王爷年纪还小呢,怎么能叫狐媚子弄坏了身体……”

  看着母亲越走越远,云妮只觉得满心凄然。她知道弟弟已经不再是弟弟了,是小王爷,小主人,但在她心里,那还是弟弟啊!她怎么能做弟弟的小妾呢?为什么娘不能好好听她说?

  云妮又想起了曾经劝说过自己的文怡,忍不住叹了口气。两个多月了,大小姐什么时候才会给她回信呢?不是说,大小姐的姑爷要到康城来做官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妮擦干了脸上的泪痕,慢慢地走出房门,迎面来了一个婆子:“秦云妮?你怎么还在这里?绣云姑娘说,小王爷要你回家去面壁思过呢,你赶紧走吧!不然一会儿叫她看见你还在这里,我们又要挨骂了。”

  云妮咬了咬唇,四周张望,想要寻找秦寡妇,那婆子便道:“想找你娘?别想了,你娘叫王总管骂了一顿,已经回家去了。”

  云妮心里又是一阵委屈:娘回家去,怎么不叫人通知她一声?

  她扭头就往府后走,穿过长长的过道,从后门出了康王府,来到了王府后街。这里住的大多数是王府旧仆,秦家的旧宅就位于这里。虽然年久失修,但除却斑驳的粉墙、漏雨的屋瓦与砖隙的杂草以外,这座方正的一进四合院也显露出几分曾经的体面。十年前,秦家还是康王府里一房体面的家人,三代同堂,两代执事,祖母还曾经是先代王妃的陪房,姑姑们都是上房的大丫头,别说有多体面了。而那时候的绣云家人,只不过是门房上的小仆役而已。

  屋里一片昏暗,寂静无声。云妮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没发现母亲的身影,心下不由得疑惑。不是说她娘已经回家了么?又到哪里去了?

  正疑惑间,云妮忽然听得门外有人在叫自己:“秦家的云妮儿可是住这里么?”她忙出门一瞧,却是上回在京郊码头见过一面的润心,不由得一喜:“原来是姐姐,可是大小姐来了?!”

  润心笑道:“大奶奶已经到了,只是不知道你住哪儿,到处托人打听呢,今儿才收到了老家送来的信,知道你如今住在这儿。大奶奶不方便出门,便叫我来看看你,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若是你方便,不妨到我们那儿去坐坐。”

  云妮先是一喜,又有些迟疑:“这……我娘不在家……我不敢出门。大小姐住在哪儿呢?”

  “就在书院街,走大道不过是一刻钟的功夫。”润心道,“我方才看见一个象是你娘的人往街尾去了,好象跟几家人聚在一处不知商量些什么呢,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你即便出去转转,也不要紧。大奶奶很想念你呢。”

  云妮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我不敢……今儿回家了,我要做饭,不然一会儿娘回来见没饭吃会骂我的……不如你告诉我大小姐住在哪儿,等明儿我得了空,便过去找她?”

  润心便笑道:“就怕你不认得路,这样吧,明日一早,我便带人驾着车到街口等着,你得了闲就过来,到我们那儿去耍一日。大奶奶说,要请你吃饭呢,也让你见见我们大爷。”

  云妮脸上露出几分欢喜来:“好啊好啊,我明儿不用上差,一定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