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四十九章 好戏连场

生于望族 Loeva 4379 2011.11.06 19:31

    十一月的柳街格外热闹。先是有小一辈的柳东行衣锦还乡,告祭父母祖宗,修坟、扫墓、助学、寻访旧仆等等,接下来又有全族最显赫的成员柳复辞官归故里,其嫡长子柳东宁还未带着新婚妻子拜祠堂呢,便先后纳了两房美妾,叫族人非议不休,还闹出了其母强行给侄儿送妾以挽回名声的笑话。

  但所有的这些事,都比不上接下来发生的另一件事引人嘱目。

  被赶出家门多年的一名长房丫环,在外头生下了柳复的儿子,事隔十多年后,孩子上门认祖归宗了!

  就在柳复夫妻带着东宁与文娴小夫妻俩去拜祠堂的那一天,柳四太爷领着这名少年出现在同一个场合,向全族族人宣布了这件事。看着那少年肖似柳复的眉眼,加上他把当年的细节说得清清楚楚,从母亲的名字、担任的职司、柳复的生活习惯到白姨娘等一众妾室通房的名字、年纪,全都分毫不差,他甚至还拿出了母亲当年被卖时穿戴的衣裳首饰,无论是柳复还是族里记性好的人,都确认了它们的真实性。这样一来,无论柳顾氏的态度如何歇斯底理,都无人能质疑这名少年不是柳复所生了。

  柳复看着那少年,显得有些激动,但也有几分尴尬。激动,是因为他的儿子太少了,东宁软弱不成材,东乔身体不好天赋有限,只有一个东俊还算合他心意,如今又添了一个儿子,不能说不是一件喜事。可是他也觉得很难为情,因为这孩子的母亲在当年并非他名正言顺的通房,不过是因为他有几分喜欢,就收房了,却没来得及过明路,事隔多年后,被一向看不惯自己的长辈当着全族人的面揭破旧事,实在有些丢脸。其实他绝非好色风流不讲规矩的人,若是他早些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必然能做出更妥善的安排。

  不过,看着这个眉清目秀、颇肖似自己年轻时候的儿子,柳复还是心软了。他尽可能用温和的语气问对方:“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这么多年了,怎的不早些来找我?”

  那少年文质彬彬,又带点儿拘谨地回答道:“孩儿名叫白矢,这是随的义父的姓,今年十四了,是六月初十生的。先母早年也曾想过托人去京城给父亲送信,只是……”他小心地打量柳顾氏一眼,迅速低下了头,“这事儿让外人知道,未免于父亲声名有碍,她不敢轻举妄动。加上那时候义父刚刚去世,只留下孤儿寡母,无人支撑家业。先母感念义父大恩,便留下来照料他的妻儿,帮义母撑起家业,却对孩儿的身世不发一言。原想着报完了恩,再去找父亲也不迟,没想到这一耽搁,便是十几年,去年春天先母病倒了,觉得不好,怕自己去了,孩儿便再难认祖归宗,这才将当年的事告诉了义母、义兄和孩儿,让孩儿想办法找到父亲。”

  柳复心下算了算,确认这孩子的确是自己的种,只是他母亲在寒冬时节被赶出家门,委实太可怜了些。他心中又添了几分怜惜:“方才四叔说,你在你义兄家读过两年书?可有功名?”

  白矢有些羞涩地笑了笑:“没有,义兄倒想让我多读点书呢,他说我是正经书香人家的孩子,比不得他们是行商的人家,只要会写会算又懂得礼仪道理就行了,多读点书总有好处,也不枉费了我功课比别的同窗都强些。可是……义兄家里一直不怎么富裕,也就是这两年生意有了起色,方才好些,我在他家长了这么大,能帮上忙了,怎么好再吃白饭呢?读书写字,自己在家也可以学的。”

  说完这番话后,他用孺慕的目光看向柳复:“孩儿深知父亲位高权重,非常人可比,只要能见父亲一面,能得父亲一声承认,便心满意足了。至少,日后再有不知实情的人笑话孩儿是野种,孩儿也知道自己不是,不会再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孩儿不敢给父亲添麻烦,若叫外人知道了孩儿的身世,岂不是有损父亲的清名?孩儿今日便回去了,父亲尽管放心。”

  柳复有些感动,多乖巧的孩子啊!懂得上进,还不给亲长添麻烦!

  只是不等他开口,柳四太爷便先斥道:“胡说!你既是我们柳家的血脉,从前我们不知道便罢了,既知道了,万没有任由你流落在外的道理!你姓柳,不姓白!你是我们恒安柳氏的子弟!从前委屈你在商人之家长大,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怎能再让你继续回去操卑贱之业?!你义兄也说过,你从前的功课很好,就此荒废了岂不可惜?正该重拾书本,正正经经考个功名回来才是!”

  接着柳四太爷又瞪向柳复:“老二,这是你儿子,人证物证都齐全的,你发个话吧,若是你顾着自己的面子,不肯认他,那就在族里找一家没有儿子的,把孩子收养过去,也省得他流落在外,还要叫别人做爹,甚至叫人笑话是没爹的野孩子!我们柳家的子弟,怎能去做商人的营生?!”他冷冷地瞥了柳顾氏一眼:“当年你没把家里人管好,致使柳家血脉流落,甚至还有柳家血脉未及出生就死得不明不白,也就罢了,如今孩子千辛万苦地找上门来,你若还要再推他出去,还是不是男人?!”

  柳顾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四太爷这话糊涂!我们柳家是什么人家?只凭一个乳臭未干的半大小子随口说两句话,便要我们认他做儿子,凭什么?!谁知道他娘当初都勾搭了什么人,才生下了这么个野种?!他若真是老爷的骨肉,为何这么多年都不上门订亲?这分明就是心里有鬼呢!老爷,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

  柳复不满地看了妻子一眼,白矢的样貌分明就跟他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妻子还睁眼说瞎话。他有些冷淡地道:“我自有分寸,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你少说两句吧!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柳顾氏却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还在那里恼怒:“老爷!就算你认了他,我也是不认的!若他娘是在咱们家生的孩子也就罢了,不知打哪儿来的野种,认回家里,我如何见人?!我娘家好歹也是名门望族,我哥哥还……”

  “住口!”柳复被她戳中痛处,恼羞成怒,“你当我们恒安柳氏是什么人家?!会因为你娘家有些许权势,便置自家血脉于不顾么?!你当年几乎害了他母子性命,如今正是该弥补的时候,也好为你和宁哥儿积点阴德,若你还敢在此大放厥词,就别怪我不顾夫妻情份了!这是我们柳家的宗族事务,妇人之家少插话!”

  柳顾氏被骂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只觉得全体族人男女都在盯着自己,暗地里笑话。她气得浑身发抖,想要再说些什么,喉咙却仿佛被堵住了似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时那白矢还急急上前扶住柳复劝道:“父亲熄怒,千万别跟太太生气。您与太太几十年的夫妻情份,何等深厚?万不可为了孩儿,便伤了夫妻之情。”

  柳复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委实太傻了些。这是名分,不是小事,你难道就不希望正式认祖归宗?在外头被人笑话是野孩子,你也不在意么?”

  白矢羞涩地笑了笑:“孩儿知道自己不是就行了。至于别人会怎么议论,孩儿顾不了那么多,只盼着父亲能好好的,便心满意足了,就算受些委屈又有什么要紧?横竖孩儿都已经委屈了这么多年。”

  柳复心下暗叫一声惭愧,头一次真心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孩子认回来。

  柳东宁不知几时从人群里挤了出来,上前扶住了母亲,也制住了她再次出丑:“母亲,别再闹了,全族人都在这里,他们不会看着您把柳家的骨肉赶出去的。”

  柳顾氏要挣扎,柳东宁皱着眉再次制住了母亲的手臂:“母亲,就当是为了孩儿,请您消停些吧!今儿不比当年,这里可都是柳家的人啊!就算舅舅在朝中任官,到底鞭长莫及,您又何苦跟父亲对着干呢?到头来,为难的却是儿子!”

  柳顾氏僵住了,过了一会儿,方才颤抖着深吸一口气,甩袖而去。柳东宁回头低声嘱咐文娴:“快侍候母亲回家。”文娴愣了一愣,方才急急跟了上去。柳东宁便微笑着回头对柳复道:“父亲,今儿正是吉日,既然您要认回弟弟,不如就趁今日让弟弟拜了祠堂吧?也省得再麻烦了。”

  柳复有些犹豫,拜了祠堂,便真的把事情作实了,这名声还真不大好听。柳四太爷却正眼看了看柳东宁,微微点头道:“你这孩子倒还明白事理,不象你娘那么糊涂!”

  柳东宁苦笑了下,没有吭声。忽然间又添了个庶弟,他心里怎会好受?只是方才堂兄柳东行叫了他去,替他分析过了。他本就有两个庶弟,多一个也没什么关系,虽说这位新庶弟与他母亲有旧怨,但是他母亲在家的处境本就不好了,添一个庶子,也不会变得更坏。只要她外有娘家撑腰,亲生儿子又争气,他父亲便是再厌恶母亲,也不会动摇她的正室之位。相反,多了一个上进又懂事的庶子,他父亲对东俊东乔的宠爱自然会有所消减,白姨娘那样的人,又怎会对此坐视不理呢?庶子之间的争斗,不会影响他嫡长子的地位,他正好趁机喘口气,努力用功,为自己挣一个功名回来。

  柳东宁相信堂兄的话,才会出面劝住了母亲。他现在对这嫡庶之争已经毫不在乎了,一心只想着要靠自己的本事给母亲挣脸,给自己挣脸。

  于是,白矢就在柳四太爷的主持与生父柳复的许可之下,在这一天拜了柳氏祠堂,改名为柳东矢。一论序齿,他居然比柳东俊还要大半个月,于是柳氏全族的子弟都重新排了次序,哪怕是在长房,柳二爷的名号也不再归柳东俊所有了。

  这一日过后,很多人都觉得十分满足。

  柳四太爷很满足,因为他在族中的威望又竖起来了,不但柳东行恢复了过去的恭敬与亲近,他还得到了族人们的一致赞扬,因为他把流落在外的柳氏血脉给找回来了,维护了恒安柳氏的尊严。

  柳复也很满足,他找回了一个不错的儿子,通诗书,明礼仪,虽然读书少了些,但是很有天分,甚至比东俊还要有天分,字也写得不错,一点都不象是在商人家长大的孩子,真不愧是他的种!他对柳家日后的前程更有信心了。至于外头的闲言闲语,他虽然觉得尴尬,但他相信,认子之事是利大于弊的。

  柳东矢也很满足,他期盼已久的认亲大计顺利完成了,应该感谢谁,他心里有数,进了柳家后该干什么,他也心里有数。其实,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一点小恩小怨他还真不在乎。他知道谁才是他要对付的人。

  柳东行也很满足,他成功而又掩人耳目地在二叔家中插了一支利箭,不但教训了柳顾氏,替妻子出了一口气,也为白姨娘母子等人埋下了隐患。他们再也没有空闲给他添堵了。

  当然,还有很多人为此而生气恼怒的。东行与文怡待在客院,也能听说白姨娘在得到消息后头一回摔了杯子;东乔要寻新兄长的晦气,却不小心被父亲撞了个正着,在中毒病倒后头一回挨了父亲的训斥;东矢一再劝说父亲别为了自己跟家人生气,反而越发得到父亲的偏爱;东俊想要替胞弟向庶兄赔礼,同时表达交好之意,却不知为何用茶烫伤了东矢,遭到父亲猜忌,以为他是故作大方,实际上同样不待见新兄长……

  与此相反的是,柳顾氏虽然对东矢没有好脸色,也不乐意见他,但却没有再骂过一句话,动过他一根手指头,甚至在东矢遵守礼节晨昏定省的时候,还吩咐管家给他做新衣裳,预备过年。她表现得如此大度,与平日的言行相差太远了,柳复起初也曾起过疑心,只是后来问了管家,才知道是东宁劝说的功劳,不由得对这个长子稍稍有了几分改观。虽然长子性情软弱,但至少懂得孝悌不是?

  看在长子还算懂事的份上,柳复决定对柳顾氏稍稍和气些,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又叫他失望了。

  柳顾氏赏给柳东行与文怡的两名丫头,其中那个叫云儿的,不知用什么法子买通了门房,悄悄潜回宅中,向柳顾氏哭求要回长房当差。柳顾氏气得半死,当即便打了人四十板子,丢出大门去了。柳顾氏暴虐狠毒之名再次传遍柳街上下。

  柳东行听完了外头的消息,满意地拍了拍手,回头对文怡笑道:“娘子,别家这样热闹,好戏唱完一场又一场,咱们若太冷淡了,是不是不太好?不如也来唱一出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