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二十七章 母爱如山

生于望族 Loeva 4492 2011.10.14 19:40

    蒋氏的话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已。柳东行立即转头去问文安:“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家里又给你姐姐说亲了?”

  文安摇摇头:“家里人不是要给姐姐说亲,而是不愿为她说亲,反而把主意打到十妹和十一妹头上了。”

  东行与文怡听得又是一怔,若只是这样,那蒋氏为何要如此激动?

  只得得蒋氏上气不接下气地哭道:“哪有这样便宜?!他们就是看不得你好!前儿有位太太从南边回来,她以前在京里时,就与我交好的,也很喜欢慧儿,她正好有个儿子,今年十七岁了,先前订下的未婚妻因病没了,眼下正要再寻好亲事。我们两家彼此是知根知底的,他家儿子品性又好,我便想起了慧儿,想给她订下……”

  不等她说完,文慧便叹息道:“娘,您这又是何必?!我早就说过了,我不嫁,情愿一辈子敲经念佛。”

  “胡说!”蒋氏道,“你当我说的是谁?是叶家的求思!你们小时候不是一块儿玩来着?他是个好脾气的,今年又刚中了秀才,叶家官位虽低些,但也有从四品,日后还有再往上升的时候。若你跟他能成,我也就放心了……”只是说到这里,她眼圈便一红,“谁知老太太不肯,说你已是坏了名声的人,若是亲事不成,反倒跟人结仇了,叶家的求思既然是个好的,不如定给十一丫头,横竖求思年纪也不算大,又有心求功名,过两年他中了举,十一丫头年纪也差不多了,正好完婚……”她咬咬牙,“我呸!凭什么?!叶太太是我出嫁前的手帕至交,他夫妻俩都出身大家,儿子再没出息,也轮不到十一丫头去肖想!”

  文慧皱了皱眉头,转去看文安。文安叹了口气,点点头:“母亲本有心为姐姐说亲,只是总要跟祖母打声招呼,不料祖母却说出那样的话来。母亲不肯,祖母便逼着她点头,还特地用母亲的名帖去请叶伯母过府。母亲便装病躲过,一个字也没跟叶伯母提。祖母知道就恼了,不许母亲出门,连家务也交到二婶手里。”顿了顿,“连父亲也在责怪母亲。他说叶伯父这次回京可能就要进六部了,前程看好,若能结下亲事,对家里也有好处。如今朝中不太平,柳姑父又辞官了,我们家正该多结援手才是。”

  文怡与柳东行面面相觑,若说先前于老夫人与顾大老爷会对文慧如此无情,是因为文慧有错在先的话,那此时他们对待蒋氏的态度,也未免太过分了。一直以来,蒋氏可是从来没有违逆过他们的意思!再说了,叶家的儿子都已经十七了,文雅却刚满十二岁,这岁数也差太远了吧?后者还是庶出,既然叶家前程无量,为何非要屈就一个庶女?

  文慧叹了口气,对蒋氏道:“母亲何必如此?就顺着他们的意思去说又如何?叶家是什么人家?叶伯母断不会应的。至于我……”她自嘲地笑笑,“我早就已经死了嫁人的心了,先前不是都说好了么?娘也答应了,如今还操这心做什么?求思我是认得,但他小时候都是跟小七他们一起玩耍的,对我来说就跟弟弟似的,怎么可能嫁给他?”

  蒋氏却道:“怎么嫁不得?求思不过就是小你几个月而已。从前我以为你找不到好人家了,才会答应由得你去,但叶家跟别家不同。他们是真正的好人家,你叶伯母又一直把你当女儿一样疼爱,只要我拉下脸求她,事情有六成的把握,就算不成,不过是我丢脸罢了,他们不会嚷嚷出去的。可你若是再错过叶家,就真要要被逼出家了!”

  文慧无奈地看着母亲,想要再劝,却又无言。

  卢老夫人从后面走过来,皱眉道:“且不管这个,大侄子媳妇,你既知道十一丫头不可能定下这门亲事,那你又何必跟你婆婆顶着干呢?等叶家回绝就是了。你不但跟你婆婆闹翻,如今还要负气出走,这真是……”

  蒋氏眼圈一红:“我不能开那个口,叶家当然是会回绝的,可我以后就再也没法开第二次口了……”说到这里,她又低头哭起来。

  文怡忙上前去劝,又见码头这里人来人往的,虽然有仆役们隔开了闲杂人等,到底不方便说话,便劝道:“咱们有话上船再说吧?这里风大得很,站久了要着凉的。”又担心地看了祖母一眼。

  文慧默默地扶着蒋氏回船舱,卢老夫人叹息一声,也叫上文怡一起去了。赵嬷嬷与冬葵连忙招呼蒋氏带来的丫头婆子,并安放行李。

  柳东行叫住文安,走到船尾避人的地方,压低声音问:“你家里闹成这样,你兄弟俩就没说什么?你哥哥呢?!”

  这话的语气已经带了几分凌厉。要知道,文贤与文安都是蒋氏所出的嫡子,尤其是前者,已经是做了官的人了,对亲身母亲的遭遇就一句话都没说?!

  文安摇了摇头:“哥哥与我也不是没有劝过,父亲原本能听得进去,但自从柳姑父辞官的消息传来,他就慌了手脚,无论我和哥哥怎么安慰,他都定不下心来。祖母跟他说要多结强援,免得失去柳姑父的助力后,会被其他人算计,父亲就依了她老人家的意思。叶伯父跟他本也相交多年,从前玩笑时,也曾说过要做儿女亲家,但谁也没当真,我也没想到父亲居然会把主意打到十一妹头上。母亲闹时,因为有大嫂在,父亲不好闹大,可挡不住祖母那边直接派人插手。祖母发了话,大嫂也只有闭嘴的份了。”

  柳东行皱了皱眉:“按理说……这不可能呀?你们家又不是只剩下你十一妹一人了,为何非要拿她来联姻?你呢?你是正室嫡出,份量可比你弟妹们重!”

  文安苦笑:“行哥,我也不瞒你,他们哪里是没打过我的主意?早就打过了!那还是二叔出的馊主意,说让我求娶柳国公夫人那个娘家侄女。京里谁不知道他家那侄女是个破落货?人长得丑,脾气又坏。二叔偏说他家有钱有势,我横竖没出息,倒不如娶了这个老婆回来,得了柳国公府的助力,日后的前程也不用愁了,还说什么贤妻美妾,老婆要漂亮的做什么?前程要紧,大不了日后多纳几房美妾就是了。母亲一听这话几乎没晕过去,又闹了一场,也被祖母骂了。还是父亲不许,方才没成。”

  柳东行一挑眉:“哦?令尊不许?看来顾大人还不曾糊涂。”

  文安冷笑一声:“哪里?是因为柳国公府势力大不如前,而那女的又不是国公府的正经小姐,能得的助力有限。再说我已得了李伯父首肯,明年就要去考禁军侍卫了。只要我能考上,过两年熬出了头,便有机会迎娶出身更高的将门千金,岂不是比娶一个破落货强?他们连哪位将军家有年纪比我小几岁的小姐都打听过了呢!”言罢又是一阵黯然,“若不是有这件事在先,母亲也不会因为叶家的亲事伤透了心,宁可陪姐姐一同回乡了。”

  他朝东行勉强笑笑:“这还是哥哥出的主意,因为母亲被禁足,身边又有祖母的人在,轻易出不了门,趁今儿柳姑父来访,父亲要与他说话,大哥去书房绊住他们,我把那几个婆子捆了,立时护送母亲出门,直奔码头。等父亲发现时,母亲已经离开京城老远了。”

  柳东行愣了一愣,倒有些佩服了:“你们兄弟倒是果断。只是令堂便是回乡了,又能如何?令祖母与令尊该做的还是会去做的。”

  文安笑着摇摇头:“不是母亲亲自开口,叶伯母断不可能答应亲事。而祖母和父亲便是要给我说亲,没有母亲在场,但凡是象样的人家,都不可能应的。母亲不在,二婶又无诰命在身,就没法跟别的官宦人家交际,祖母身体又不好,总不能天天出门……哥哥的意思是,若能借此机会,让父亲少些动作就好了。因为担心会惹事,这些天连大嫂他都不让回娘家了,省得让祖母他们有机可趁。”

  柳东行啼笑皆非,摇了摇头。他也没想到,因为自己哄得二叔柳复辞了官,居然会引发顾家长房这么大的反应,按理说顾大老爷原先也不象是这么糊涂的人,怎的如今也昏了头呢?

  他对文安道:“朝廷上的事,我跟你也说不清楚,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那就是外头的传言多数都是假的,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令尊只要自己身上干净了,没犯什么错,老老实实做官,就比四下串联来得强。这种时候,谁先沉不住气,谁就先倒霉,结亲也好,交朋友走人情也罢,都不急在这一时。再怎么说,你们家还有个翰林在呢!”

  文安沉默着点点头,又有些好奇地问:“行哥,别人都说柳姑父辞官是皇上的意思,但听你这话,难道不是?那究竟是为什么呀?”

  柳东行笑了笑:“二叔的想法,我怎么会知道?你若好奇,他今日不是去你家了么?你回去后问一问吧?”

  文安猛地摇头:“我可没那胆子。今天我去书房打探情况时,亲耳听见二叔奚落柳姑父,还说柳姑父已经不是官了,不能再对顾家的事指手划脚。说得那样嚣张,柳姑父那样有涵养的人,脸都黑得能拧出墨汁儿来。我若再惹恼了他,谁能救我?”又说:“眼下送走了母亲,我也不回去了,昨儿我就悄悄收拾了几件衣裳,送到冬哥儿那里,离了码头,我就投奔他去。若是家里人来找,我就说是要向他请教武艺,为了明年的考试,不回家了!”

  柳东行听得好笑,拍拍他的肩膀:“好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有这胆子!既然你真有心,缺什么兵器盔甲,或是兵法军略之类的,都只管跟我说!”

  文安喜出望外,连连答谢,还笑道:“若是在李家还躲不过去,说不定还要到你家去躲呢。好行哥,你若是要走,能不能留个别人不知道的地儿给我躲躲?”

  柳东行笑了,点头道:“行啊,只要你是真心诚意地要考禁卫,这点小忙我还是帮得起的!”接着又有些不解:“你二叔如今似乎越来越糊涂了啊,在京里这么久了,都谋不到缺,但凡是有点眼色的,都知道不对了吧?怎的还硬赖着不肯走呢?我二叔就算辞了官,圣眷威望都还在呢,不是寻常人能招惹的,他居然敢当面奚落?是不是有了倚仗?”

  文安撇撇嘴:“什么倚仗?柳姑父辞官那日,姑姑哭着跑回娘家来了,骂了柳姑父半天,只不过柳姑父派了个小厮送了封信来,她又乖乖回去了,再不敢骂半个字。二叔这是在给姑姑出气呢!可笑的是,他还当自个儿认识了什么新朋友,身份从此不一般了,还哄祖母说,他马上就能得官,把祖母的私房银子都弄了几千两去。”他面带讥讽,似笑非笑:“我倒要看看,二叔能得个什么了不起的官职!从前父亲也不是没给他谋过缺,他嫌这个嫌那个,父亲都懒得理他!如今他在京城混了几个月,倒比从前还要不堪几分,我看他就跟那些死皮赖脸四处钻营求官的暴发户二流子没两样!在外头见到了,我都不好意思说他是我叔叔!”

  柳东行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管他如何?靠别人求官,终究是没前途的,想要站稳脚跟,还是要靠自己。你能得到李伯父的提携,万不可松懈,要把握好这个机会!”

  文安笑了,郑重点了点头:“放心,行哥,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你就睁大眼睛看着吧,我会有出息的!我不但会有出息,将来还会护着母亲,护着姐姐,再不让她们受人欺负!”

  没多久,文怡再次离船登岸,送走祖母一行人,这一回,船上又多了蒋氏与一众丫头婆子。因为蒋氏是匆匆收拾了行李赶来的,御寒的衣物不足,文怡特地把自己的斗篷与车上带的手炉与炭都给了她,柳东行也嘱咐船家,到了宿头后,找当地的罗家商行采买几件冬衣,以备万一。

  看着船渐渐远去,文怡只觉得心头闷闷的。柳东行低头问她:“怎么?是不是因为顾家长房做的事,心里不舒服?”

  文怡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六姐姐能有这样一位母亲,实在是太好了。”为了女儿,抛下丈夫,抛下儿子,抛下婆婆,抛下一切家业,甚至冒着被夫家厌弃的风险,蒋氏此举何等决然?哪怕她从前曾经一再软弱,又奉了婆母丈夫之命做过许多不厚道的事,此时此刻的她,就是一位好母亲!

  柳东行心中也有几分黯然,他同样是个没有母亲的人,看到蒋氏,他心里不是不羡慕的……

  文怡察觉到他的沉默,忙道:“咱们回去吧,站在这里,风太大了。”

  柳东行笑了笑,拉开自己的斗篷环住文怡,挡去了刺骨的寒风:“我陪你一起坐车回去。”

  夫妻俩刚走了几步,柳东行便看见了一个熟人,停下脚步,文怡疑惑地抬头,目光穿过他颌下,却发现斜对面的客店底下站着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让她不敢置信:“云妮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