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零三章 今非昔比

生于望族 Loeva 4199 2011.09.19 19:44

    柳东宁原本一直在悄悄打量着文慧发呆,闻言忽地脸色一变,回头去瞪妻子,低声轻斥:“少胡说!”

  文娴眼圈一红,反倒犯了倔,抿抿嘴,深吸一口气,道:“我没有胡说!家里人不是都在议论么?便是京城内外,也有人拿这个来说嘴,指责我们柳家教养不力的。柳顾两家世代书香,子弟从来都是最重品行,九妹妹已经进了门,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十妹妹却还前程未定。我这也是为了亲妹妹好,担心她会受委屈罢了。”

  这话说得在场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柳东宁更是气得脸都白了,慌忙转头去看文怡的脸色,又要扯住文娴的袖子拦着不让她继续说。

  文怡怒极反笑,镇定下来:“五姐姐这话我是越听越不明白了,这么说,你方才说的少年英雄品行不好,性情残暴,原来还真是在说我家相公?我还道自己是听错了呢。还请五姐姐多指教,我家相公如何品行不好,性情残暴了?!”

  文娴察觉到娘家长辈们看向自己的目光都不如先前亲切了,心里也有些发怵,然而话已经说出口了,她若此时退让,别人只会越发看轻了她,于是她心一横,重重叹息一声,道:“九妹妹这几日都没出门,因此不知道吧?九妹夫这回在北疆立的大功里头,其中一件,便是在一个叫什么放马坡的地方烧死了两千多人。那可是活活烧死的呀!连骨头都找不到了,山谷都被骨灰填平了,听说连军中老兵见了,也觉得心里发寒呢!征北的将士里头,就数他杀的人最多,手段也最残酷了。甚至有人说,九妹夫年纪轻轻的,就如此心狠手辣,堪称屠夫!”

  文怡猛地站起身来,两眼盯着文娴,目光凌厉。

  文娴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强自道:“我这都是从别处听来的,可不是胡言乱语,家里也都在议论呢。为了九妹夫,我们家也受了连累,公公也被人非议了。九妹妹,你从小儿就是念经敬佛的人,跟着六叔祖母,没少去清莲庵还有平阳城内外各大寺庙施灯油钱,你该不会说出这两千多条人命也算不得什么的话来吧?”

  文怡飞快地扫了柳东宁一眼,见他脸上露出了尴尬惭愧之色,便知道他家里确实有过这种议论,不由得有些好笑,望回文娴,面露讥讽之色,道:“五姐姐,我没听错吧?你觉得我家相公不该杀敌兵?兴许你是不知道详情,道听途说,便把人家以讹传讹的话当真了。这场大战我知道,是敌军在放马坡设伏,意图烧死我军三千将士,幸好相公及时发现了,将计就计,反把敌军拖进了他们自己设的陷阱。打仗的事我不懂,不过既然是两国交兵,自然是敌军将士被烧死,要比我们朝廷大军的将士被烧死强了。难不成依五姐姐的意思,我们朝廷大军三千士兵的性命不算什么,只有敌军这两千多人的性命才值得怜惜?!”

  看到文娴的脸色又难看起来,文怡不由得笑了几声,淡淡地道:“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虽说我从小跟着祖母拜佛,时时谨记行事要心存善念,但也不代表要对行恶之人姑息养奸。姑息了恶人,只会让恶人有机会害更多的人,怜惜敌军的性命,只会让我军牺牲更多将士,若是真让他们突破边疆南下,不要说京城了,就算是我们平阳,也不会有太平日子过。五姐姐真有此善心,不如多为我们自家的将士着想吧,这次大战,可不是我们逼着敌军来犯才打起来的。”

  文娴的脸涨得通红,想要再开口说话,柳东宁却死死拽了她一把,怒斥道:“你不懂就少混说了!这种话也是你能说的?!”文娴喘了两口气,眼圈红红地看他:“我如何不能说了?家里……”

  “住口!”柳东宁不等她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语,眼角飞快地扫向文怡,有些尴尬地赔笑道,“大嫂子,你弟妹不懂事,说话不知轻重,你别放在心上。大哥是真英雄,那起子胡乱说嘴的小人,不过是妒忌大哥如此年轻便立下大功罢了,不值一提。”

  文怡笑笑:“说起来弟妹也是抬举了,那二千敌军,怎么可能是你大哥一个人杀的?不是还有三千将士么?他不过就是个领头的罢了,功劳理当归属这三千将士。不过……”她顿了一顿,意味深长地看向柳东宁,“有些话,寻常人家能说得,二弟与弟妹却说不得,尤其是在这种时候。今儿在场的都是自家人,倒也罢了,若是当了外人的面,弟妹说的话有一句不妥,传扬出去,二叔可就不仅仅是被人非议这么简单了,二弟你说是不是?”

  柳东宁低下头:“多谢嫂嫂提醒,我回去后,会好好教导她的。”

  文怡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罢了,都是自家人,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弟妹不明白这些,你慢慢告诉她就是了,也不必恼火。”一派长嫂风范。柳东宁只有低头应是的份。

  文娴看得越发憋屈了,自己明明是长姐,如今却被妹妹这般压在头上,想要反驳回去,丈夫却又拽得紧,眼泪汪汪地转向祖母求助,却发现于老夫人正神色不善地盯着自己,连伯母蒋氏也都面露怒色,继母段氏更是索性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有些迟疑:难道她真的说错话了?可是……凭什么?!就算柳东行真的今非昔比,前途看好,那也不能跟当朝大学士相比呀!为什么娘家亲人都要看柳东行与文怡夫妻的脸色呢?

  文慧忽地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引得众人都朝她望去。她却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淡淡地道:“五姐姐是在平阳住得久了,说话做事都照那边的习惯来,还没弄清楚京城行事的规矩吧?南边大户人家的女儿,咋一听闻打仗时有这么多人死了,死得还挺惨的,叹一声可怜,外人听了,只会说这家小姐心地良善,是个好心肠的姑娘。谁还会追究别的呀?只是在京城里,说这种话,未免要被人笑话缺心眼儿了,尤其是……说这话的若还是官宦人家的女眷,更会叫人笑话,万一有那黑心肝的小人听见,还不知会怎么编排呢!他们会说什么?厚道些的,会说这家人是跟皇上与军队过不去,是求和派,是原本就不赞成出兵的,因此朝廷打了胜战还在那里说风凉话;若是刻薄些的……啧啧,说不定连通敌的话都说出来了呢!”

  文娴听得脸色由红转白,总算露出几分惊惶失措了。她颤颤地转头去看丈夫,柳东宁转开了头,深深地看了文慧一眼:“多谢六表妹提醒了,你姐姐她……她不如你那么明白,不懂这些个。”文娴身体晃了一晃,紧紧咬住了下唇。

  文慧神色淡淡地:“我也不想麻烦惹上身呢,若真叫外人知道了,说不定连我们家都要编排上。柳表哥,这是你妻子,劳驾你看好了,别让她四处乱说话。从前在家时,她可没出过这种纰漏!”

  柳东宁脸一红,眼中痛苦之色一闪而过,低头轻轻应了一声。

  场面有些僵,众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文怡坐得气闷,心里越发觉得没意思了,便起身问蒋氏:“大伯母,说起来我们也坐好一会儿了,不知宴席什么时候开始?今儿还有外客么?”

  蒋氏惊醒过来,忙笑道:“今日本是家宴,也就是我们自家人,连你姐妹们几个一道聚一聚,倒是外头宴席上有几位外客,也都是亲朋故交,想必都已经到了吧?”回头吩咐儿媳葛氏:“贤哥儿媳妇快去瞧瞧,看他们都预备得怎么样了。若是外头的客人都来齐了,便吩咐厨房开宴吧。”

  葛氏忙应声一礼而去。蒋氏又笑着与卢老夫人说些今日宴席上的安排,还把文慧与文娟都拉上了,文慧虽是懒懒的,有一句没一句地,不大热络,但文娟却是孩子心性,不一会儿便又笑逐颜开,娇声软语,哄得于老夫人重新笑了起来。柳东宁心中气闷,低低叮嘱了妙露几句话,便趁机告退,往前院去了,将妙露留在了文娴身边。

  文娴独自坐在一旁,身边除了妙露与侍琴,便再没别人了,连这屋里侍候的丫头,除了倒茶之外都远着她走。她见状不由得红了眼圈,咬着唇,露出委屈之色。妙露见状神色不动,直直侍立在后,侍琴暗暗瞪她一眼,低头凑过去安抚文娴。

  文怡非常端正地坐在她们对面,脸色淡淡的,既不见多少笑容,也没露出怒色,但方才那一幕人人都看在眼里,自然知道她心中着恼,倒也不敢象先前那般对她谈笑无忌了。段氏很是谨慎地起了个话头,与她说些家常。文怡有些爱理不理地,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不想说话时,索性闭上嘴,端着茶碗看茶水里的叶子。

  段氏见状倒没怪她什么,只是悄悄瞪了文娴一眼,觉得文怡会改变态度,都是因为文娴说话莽撞之故,被她这么一闹,之后想要再提什么好话,都说不出口了!再想到秋水传回来的密信,段氏心下一冷,面色也阴沉下来。

  于老夫人听着媳妇孙女们说笑,却寻了个空,招了段氏过去,沉着脸低声训斥:“五丫头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倒把九丫头两口子给得罪了!她今儿到底是回娘家过节,还是回娘家添堵来的?!你做母亲的也不知道好好教导!”

  段氏暗暗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红着眼圈道:“婆婆明鉴,如今我们姑奶奶的架子大了,我也不敢说她什么。先前她在家时,我特地为她挑的丫头,婆婆还特地吩咐她带着陪嫁过去的,结果前儿来信,说是姑奶奶做主,许给那边府里一个粗使的小厮了。婆婆,陪嫁的大丫头,哪能这么糟贱呢?若是嫁给管事的倒也罢了,可一个粗使的小厮……能派什么用场?!”她叹了口气,“那丫头当时哭得跟什么似的,我瞧着都可怜,可又不好拦着,只能赏了她一副好嫁妆,好说歹说,才安抚下去了,打发她回自己家待着,安心等着出嫁。可是姑奶奶这么做,以后还怎么收服底下人的心呢?我派了婆子送信过去,跟姑奶奶说这个事儿,她却叫人回我,说这是她的丫头,自有她做主,用不着我多管闲事!婆婆您听听,这是什么话?再看方才姑奶奶进门时的情形,对我不过是尽个礼数罢了,哪里有将我当成是母亲的样子?我还能教导她什么呢?”

  于老夫人听得哑然,过了一会儿才说:“你说的可是秋水那丫头?我见她陪嫁过去的四个丫头里,就数这秋水最稳重能干,怎的就这么草草发嫁了?!若是人没犯错就这么打发了,其他几人以后还怎么安心为五丫头办事呢?五丫头实在是糊涂!不行,我得叫她来问清楚,好不容易给她找了门最好不过的亲事,可别叫她糊里糊涂的得罪了!”

  段氏反劝她说:“婆婆,还是算了吧,如今她已经是学士府的少夫人了,仔细论起来比我都体面,跟她以前在家做女儿时可不能比。若是教训得多了,未免伤了她的体面。她父亲的官职,说来还要靠她公爹打点呢。”

  于老夫人骂道:“胡说!她再体面也是我们顾家的女儿!她若是忘了本,柳家也容不得她!”遂命双喜去叫文娴过来。

  文怡看着文娴被于老夫人训得抬不起头来的模样,心下冷笑,只觉得这长房行事也太马后炮了,早干什么去了?不过她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也好,至少有了这个缘故,日后跟长房就不必太过亲近了,省得纠缠不清。文娴可是长房的女儿呢!

  她起身往外走,到了廊下,看看院中的花草,只觉得这初秋的天气凉爽宜人,心情也好了许多。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回头一看,却是文慧。

  文慧仍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走到她身边,与她一同看那花草,静静地,忽然冒出一句话:“九妹妹,你其实不必顾虑太多的,不想来,就别来。你对他们再恭顺,他们也不可能满意的,既如此,倒不如随自己高兴。”

  文怡怔了怔,转头去看她:“六姐姐,你这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