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九十六章 团圆饭

生于望族 Loeva 4432 2011.09.12 18:50

    屋中众人听了都是一愣。卢老夫人收了笑,低头捧起茶盏轻啜一口。文怡则看着柳东行,扁了扁嘴。

  这人才刚回到家,连顿团圆饭都还没吃,学士府就要把人叫走。柳东行又不是没有家,还用得着族人替他庆功?也不知道打什么主意呢。文怡心里是一千一百个不愿意。

  柳东行只是冲妻子安抚地笑了笑,便随口下令:“派的是谁?叫他进来。”

  来的是学士府一个管事,文怡记得名字是叫齐安,在外院当差的,似乎颇得柳复重用。他长相倒是平常,圆圆脸,细眉细眼,身材略矮,敦敦实实的,穿戴也朴素,低眉顺眼的,给人以老实头的感觉。

  他进了院子,却没进屋,在门外便磕了一个头,恭恭敬敬地道:“小的齐安,见过亲家老夫人,见过行大爷、行大奶奶。我们老爷听说行大爷回来了,十分欢喜,又闻行大爷随上官大将军与阮将军上朝晋见去了,便特地派人在宫外候着,谁知一直没等见人,后来才听说行大爷从别的门走了,这才派了小的过来相请。行大爷在北疆立下军功,圣上不日就要封赏了,眼见着行大爷前程似锦,我们老爷、夫人也为行大爷高兴。老爷说了,这是咱们柳家的大喜事,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摆上三日酒,好生乐一乐才行。因想着行大爷家里地方小,不好大摆宴席请客,我们老爷、夫人便替行大爷操办了。如今家里已经备好了帖子,预备将满京城的亲朋故旧都请过来呢,只是详细的章程,还要请行大爷过去商议定夺,故儿让小的前来请行大爷与行大奶奶过府一聚。”

  柳东行轻轻笑了笑,道:“老齐,你也瞧见了,我家里已经备好了酒菜,正要吃一顿团圆饭呢,这会子过什么府?没得叨挠了二叔二婶。回去跟你们二老爷说,就说他老人家的心意,我做晚辈的心领了。我不过是个小小武将,听从上司号令,与同袍们一起在北疆打了几场胜仗,便是有些微末功劳,也不敢满世界嚷嚷。庆功什么的,就不必了,圣上的旨意一日未下,我哪敢厚着脸皮提封赏呀?”

  文怡心下一松,却觉得有几分好笑。柳东行这番话,明面上看来好象十分恭敬,其实字字句句都含沙射影,在讽刺柳二叔一家呢。

  那齐安倒还是那一脸的老实巴交:“行大爷,您的功劳,满京城的人都知道,您又何必谦虚?自家人不讲那些俗礼。您若是不想太过张扬了,小的不敢挡了老爷的兴头,还请行大爷您自个儿去跟老爷说。老爷夫人也是因为晚辈争气,只盼着知道的人多些,好叫外头人都晓得柳家子孙有出息呢!不过您要是真不想办,老爷夫人也会谅解的,庆功宴什么的都好说,今晚先请行大爷过去吃了这顿团圆饭吧。老爷夫人半年没见行大爷了,十分想念。说来都是小的不是,老爷夫人原是吩咐小的早些过来的,偏小的腿脚慢,到这会子才到,结果耽误了时辰。老爷说了,要请亲家老夫人、行大爷与行大奶奶一道过去吃饭呢。府里人多,少爷少奶奶小姐们都在等着,一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地吃顿饭,岂不比您这里只有三个人热闹?府里夫人和大少奶奶、大小姐也许久不见行大奶奶了,都盼着见一面呢。”

  文怡微微笑了笑,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二婶娘要在家里设宴请我们一家过去吃酒,怎么也不事先打声招呼?我们都没料到呢,只想着相公回到自个儿家里,自然是要在家中吃团圆饭的。二叔二婶固然是一片好意,不过这时间真的太晚了,等吃过饭,就差不多是宵禁的时辰了,若是我们过了府,回不来怎么办?总不能打搅了二叔二婶吧?相公刚从北疆回来,自然是要回自个儿家里的,都是分了家的人了,怎么还能厚着脸皮占用叔叔婶婶的地方?齐管事还是回去吧,回头我们打听得二叔得闲,自然会上门请安的。”

  柳东行笑了,也接着道:“正是这话。我毕竟是分了家的人了,怎么好处处麻烦叔叔婶婶?设宴请客的事就真的不必了。我在战场上受了些伤,还未好全呢,这几日讨了假,正要在家里好生休养休养。等我养好了,自然会出门向几家长辈问安的。”说罢就命舒伯送客。

  齐安还要再说,无奈舒伯已经走过来,好声好气地劝他离开了,他被半拉半推地下了台阶,眼看着就要被轰出二门,只来得及大喊:“行大爷!行大爷!府里都等着您呢!吃不吃酒您也该亲自跟老爷夫人说一声啊!老爷夫人就是想你了,想见见晚辈,没别的意思,您怎能连这个脸面都不给呢?您对亲家老夫人都如此恭敬,怎的对自家亲叔叔反倒这般冷淡?行大爷,行大爷……”一路叫着被拉出去了。

  文怡听得恼火,便问柳东行:“这人是怎么回事?看模样长得倒老实,怎的说话这般可恶?!”

  卢老夫人冷笑:“这种人就叫憨面刁,长着一张老实脸,其实说话行事最是刁钻不过了,不知道的人没提防,都要叫他暗算一把。你们年轻,不知道厉害,也该想得到了。若他真是个老实人,柳姑爷能派他过来传话么?!”

  柳东行笑笑:“这人我知道,他确实是个心恨手辣的精明货色,只一张脸骗人。但凭他再精明,我说不去,他还能如何?别管他了,咱们自个儿吃团圆饭。厨房都备好酒菜了么?赶紧上菜吧,我都饿了,有话等吃完了再说。”

  文怡听到他这么说,偷偷看了卢老夫人一眼,便轻轻推了他一把,小声说:“祖母还在上面呢,你怎么这样说话?”在齐安来之前,卢老夫人本来是要跟他说话的。

  柳东行轻描淡写地道:“你的祖母就跟我亲祖母是一样的,自家人何必讲究这么多?在咱们自个儿家里,自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又不是在那边府里,处处都管着限着,忒不自在。”

  卢老夫人笑呵呵地道:“这话是正理,就这么着,九丫头,你别拦着他,好不容易回了家,自家人讲究那么多俗礼做甚?!”

  文怡只得闭了嘴,嗔了柳东行一眼。柳东行挑挑眉,得意地笑了笑。文怡咬咬唇,扭头不理他,起身去扶祖母。

  卢老夫人一手扶她,一手扶着石楠,起身往正屋的方向移,还说:“团圆饭自然要在正屋里吃。”文怡忙道:“不敢劳动祖母,还是在这屋里吃吧?我已经叫丫头们备好巾箸了。”卢老夫人只是摆手:“胡说,就算是自家人,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

  柳东行道:“还是别去了,我正饿着呢,这一耽搁,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祖母就当疼我了。”

  卢老夫人有些为难,但想了想,还是应了。赵嬷嬷在门外看见,忙拉了舒嬷嬷一把,一齐到厨房传饭去。

  文怡侍候着祖母在饭桌上位坐下,回头冲柳东行瞪了一眼,小声道:“都是你,如今祖母都不疼我了!”柳东行却笑眯眯地悄悄拉过她的小手,也压低了声音:“不要紧,我疼你就行了。”文怡面色大红,偷偷看了不远处的卢老夫人一眼,见她一脸淡定地微笑着跟石楠说话,羞得挣开了他的手,跑到另一边坐下。柳东行却只是笑着,在她对面位置坐了。

  不一会儿,酒菜都送上来了,三人开开心心地用起饭来。卢老夫人素来有食不言的规矩,今晚却没那么多讲究,不但时时劝柳东行多吃一些,还让文怡挟菜给他。柳东行在北疆待了半年,平日多数跟将士们一道用饭,自然没什么礼数可言的,他已习惯了,行动间便带了几分出来,动作粗鲁了许多,所幸礼数还记得,倒也没把桌面弄得汤汤水水的狼狈不堪。文怡心疼他在北疆受苦,也没再劝他,只是不停地给他挟菜,又叫他少喝点。

  柳东行吃了个半饱,动作便慢了下来,笑说:“祖母别笑话东行,在北边跟一群大老粗们一道吃饭,动作若慢了一丁点儿,好菜就都叫别人给抢了。若有失礼的地方,还请您老人家多担待。”

  卢老夫人笑道:“我难道是那等只讲究规矩不懂变通的老古板么?边疆苦地,自然不如在家里舒服,你只管拣爱吃的吃,这是在自个儿家里呢,都不是外人。”又笑着对文怡道:“我原想着他年轻,又一向斯文,在将士们跟前,说不定就是一愣头青,底下人还不知服不服他呢。今儿他一回来,我见了,倒觉得他比出去时老成多了,有了这脸胡子,再加上这做派,整个人就大了十岁。谁说他不象个将军,我就跟谁急!”

  文怡却是知道柳东行留胡子的内幕的,自然又是悄悄嗔了他一眼。柳东行却笑嘻嘻地道:“还真叫祖母您老人家说着了,我留这胡子,就是为了镇场子的!当初我刚到北疆时,手下都是兵油子,打仗打熟了的,我脸上光溜溜的,一出去,别人就知道我是生瓜蛋子。别看他们当了面,都小柳将军、小柳将军地叫,背地里,就没一个瞧得起我的,我吩咐什么话,都拖三拖四地不肯办,若我恼了,他们便有无数的理由辩解,若是闹到上头去,上司一问,数落一番,回头还要骂我无能,不能服众!但凡有些心气的,谁能受得了?于是我便沉住气,看准了时机收拾他们!后来我打了两场胜仗,有了些功劳,人家也看得起我了,我再留了这胡子,见了手下的人,笑都不笑,板着脸唬人,还别说,他们都说我气势十足呢……”

  文怡与卢老夫人听得好笑,后者点点头:“是这个道理,领兵的人太年轻,人家心里自然是没底的,你留了胡子,倒显得英武不凡,索性往后就别剃了,不过得略修剪修剪,别象如今这样,吃菜喝酒,汤汤水水的沾了一脸。”

  文怡又扑哧一声笑了,朝柳东行眨眨眼:“祖母这话说的是正理,可听见了?回头我就给你剃了去!”柳东行笑笑,也没再坚持。

  一顿饭下来,人人都吃得称心。文怡又让人上热茶,命丫头婆子们都下去用饭,不必在跟前侍候了,祖孙三人要在一处说私房话。赵嬷嬷乐呵呵地带着丫头媳妇们下去了,舒嬷嬷本来要说什么,叫舒伯扯了一把,润心又上来扶住她,也只好离开了。荷香笑眯眯地点了屋里的熏炉,让暖香之气缓缓散发出来,驱走屋中的寒气,秋果则在所有人都退出去后,反手关上了门,守在门边。

  屋中,卢老夫人先开了口:“方才你们二叔派人过来相请,你们不去是正理。东行才回来,自然是要回自个儿家中。只是他到底是你们长辈,明儿东行还是带着九丫头过去请个安吧,别叫外人说闲话。”

  文怡抿了抿嘴,心里有些不情愿,但也明白这是礼数,便没说什么。

  柳东行却轻描淡写地道:“我们不去。别人爱说闲话,就让他们说去。我是以养伤为由,才从上官大将军那里多讨了几日假的。既要养伤,自然不能到处跑了。”

  卢老夫人有些吃惊:“这……若是你二叔二婶恼了,在外头败坏你的名声……这又何必?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你还年轻,往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柳东行笑了笑:“我虽才回京城,对京里发生的事知道得不多,但也明白二叔从一部尚书升为大学士,根本是明升暗降。以他的圣眷,会落得这么个结果,定是做错了什么,惹恼了圣上,不然以他的官职地位,何必巴巴儿地讨我一个五品武将的好?说不定是想利用我做些什么呢。我何苦被他利用了?若他真要败坏我的名声,就叫他败坏去,我好歹也是柳家子孙,前程又正好,他真敢败坏,族里必定要怪他的。更何况,他既然正不得圣眷,我与他翻了脸,岂不是歪打正着?我拿自个儿性命打下的前程,凭什么叫他连累了?”

  卢老夫人哑然,想想也有些道理,不过名声到底不大好听,只能说:“你多想一想再做决定吧,前程是你自己的,名声却是根本,可别因为一时之气,就不管不顾起来。”又悄悄给文怡做了个眼色。

  文怡犹豫了,想了想,笑道:“相公要养伤,自然不好上门。改日得了闲,我去跟二叔二婶打声招呼吧?再说,相公若是得了圣上封赏,总要回老家祭祖的,二叔既是一族之长,咱们也该跟他打声招呼。还有,二婶当日还跟我提过,柳家新媳妇过门,三月之内必要拜祠堂,不然就算不得柳家媳妇。如今五姐姐过门也超过三个月了,若我们回去,是不是问问他们,要不要一道上路?”

  柳东行笑了:“这话说得好,这种事,自然是要跟二叔说一声的。”他挤了挤眼睛。文怡会意地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