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八十八章 请人理由

生于望族 Loeva 4287 2011.09.04 19:59

    罗明敏从未想过,说话时还要提防文怡。屋里只有他们三个人,钟离太太又是知情的,他既对文怡没有提防心,就把全部心神都放在联系蒋瑶以破除通政司在青州的僵局一事上,哪里会料到文怡不动声色间就在言语中下了圈套?

  虽然因为一时粗心就暴露了身份,让他微微有些沮丧,但他还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对文怡苦笑道:“弟妹,这事儿你知道就好,别跟人说啊。”顿了顿,想到万一被柳东行知道,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自己呢,便补上一句:“也别跟东行说。”

  这话倒让文怡吃惊了:“相公不知道?!”他们可是好友啊!

  钟离太太眼珠子微微转动,不着痕迹地看了罗明敏一眼。罗明敏习惯了这种目光,倒是立即便察觉了,犹豫了一下,方才含糊答说:“叫他知道我居然让你算计了,定要笑话我的。”

  他并没有回答柳东行是否知道他的身份,文怡有心要弄清楚,柳东行若是知情,那会不会也参与进去了呢?他如今已经是军中武官,日后从北疆归来,还会不会继续做这种事?不问清楚,文怡心中难安。

  但罗明敏仿佛是有心拦着文怡似的,不等她开口,便先一步抱怨说:“弟妹今儿可真不厚道,我跟东行那么多年兄弟,对你也一向是视若亲妹的,我隐瞒身份,也不过是因为司里的规矩,对你并无坏处,你何苦非要当着钟离太太的面揭穿我呢?”

  这话说得文怡心下大愧,尤其是他提到这隐瞒身份乃是通政司的规矩,她害得他在钟离太太面前因为说话粗心而泄露身份,会不会受到上司责怪?文怡决定不再追问下去了,就算心里再想知道,也无须强求,等柳东行回来后,她再私下问一问,只要是能说的,柳东行当然不会瞒她。

  于是她便起身向罗明敏行了一礼,不好意思地道:“罗大哥见谅,是我鲁莽了,你别见怪。”

  罗明敏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移开了视线:“罢了,都是熟人,不必如此。”钟离太太低头喝茶,嘴角微翘。

  文怡自认为刚刚做了一件有失厚道的错事,想要弥补一番,对通政司的托付也更积极了几分:“钟离太太与罗大哥可急?我这就去侍郎府请蒋家姐姐,一定会把她请到!”

  罗明敏忙道:“用不着弟妹亲自去,下个帖子或派个丫头就好了,太过劳师动众,反叫人生出疑心。钟离太太与我原是客人,你做主人都出门去了,我们又怎好留下?又不好惊动老太太。”

  文怡摇头道:“须得我亲自去一趟才好,名目已有了,原是现成的。但若只是下个帖子或派丫头接,反倒不便。侍郎府是我本家,蒋姐姐在那里不过是客居,现放着两三位本家姐妹不请,只请蒋姐姐一人,不等外人疑心,侍郎府就先恼了。即便是不恼,让几位姐妹与蒋姐姐结伴前来,岂不更坏了贵司的正事?倒不如我亲自去一趟,还能把话说清楚。”

  罗明敏回头看钟离太太,后者便点头道:“这样也好,还请柳宜人务必不要引起别人的疑心。我与罗兄弟就先告辞了,等蒋小姐到了,我们再来。”

  文怡原想让他们留下来等候,但转念一想,还不知道要在侍郎府待多久,没得误了别人的时间,便没拦着。罗明敏留下了一个小厮在门房等消息,自己则与钟离太太一并离开了。

  文怡忙收拾穿戴,打点几样时鲜果脯点心,预备去侍郎府。卢老夫人唤了她去问:“方才来的女客是哪一位?不是罗四太太么?”

  文怡犹豫了一下才道:“是罗大哥一位朋友的妻子,有事来寻孙女说话,这事儿说来跟蒋家姐姐也有些关系,孙女正打算去侍郎府把她接过来呢,回头那位太太还要再来的。”

  卢老夫人心中疑惑:“这跟蒋家丫头又有什么关系了?”

  文怡当着丫头们的面不好直说,只能答道:“那位太太家里也在锦南做官呢,最近好象打算给任上送些东西,罗大哥知道蒋舅老爷也在那里做官,便想问蒋姐姐要不要捎上一点,可他与长房素无往来,不好上门去问,便来寻孙女帮忙传话。”

  卢老夫人笑道:“原来如此,这样也好,蒋家丫头住在长房,事事都不如在家方便,你能帮她一把,也是与人为善。只是长房前些日子行事有些不妥,你与他们生了气,已有些时日不曾过府了,需得当心他们给你气受。”

  文怡笑说:“祖母放心,大伯母还在呢,长房又不是人人都糊涂。”

  她准备好了便带着丫头出门上车,一路直往侍郎府去,到了地方,照例给于老夫人请了安,又向在跟前侍奉婆母的段氏问了好,便说要去拜见蒋氏。

  蒋瑶是蒋氏侄女,既要请前者,就没有越过后者的理。

  于老夫人却道:“多坐一会儿,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如意,去请大太太来,就说九丫头来了,都过来见见。”如意领了命就要走。

  文怡心下一突,忙起身轻轻拉住如意,笑道:“怎敢劳动姑娘?我原是想着不能忘了礼数,等我去见了大伯母,再回来陪大伯祖母说话?”

  于老夫人挥挥手:“让她去,这个时辰,你大伯母也差不多要过来了,你何必再走一趟?多日不见,你也不过来陪我老婆子说说话,显见是做了当家奶奶的人了,婆家倒比娘家重呢。”

  如意暗暗给文怡使了个眼色,文怡心中微恼,笑着松开了手,让她去了,回头却对于老夫人说:“若侄孙女儿有不是,一定给大伯祖母赔礼,但您老人家可不能冤枉侄孙女儿。并不是侄孙女儿不孝顺,实在是家里事忙,相公又不在家,若侄孙女儿天天出门,家里岂不是翻了天?更何况,祖母还在家里住着呢,侄孙女儿怎敢把她老人家置之不理?并不是婆家比娘家重,实在是婆家娘家都要兼顾啊!”

  于老夫人暗暗气闷,却又不好露出来,转头去叫双喜:“怎么还不上茶?没眼力见儿的东西,九姑奶奶虽不是一个房头的,但也不是外人,对自家人,你们也敢这般轻慢?!”

  双喜忙不迭认罪赔礼,亲自去奉了茶上来。文怡愧疚地看她一眼,她却只是微微一笑。段氏暗暗打量于老夫人,心里嘲笑老太太年纪大了又犯糊涂,明明嘱咐了要多与六房亲近,等人家上了门,又要指桑骂槐,生怕人家不与自己生分似的。

  蒋氏很快就到了,笑着扶了前去见礼的文怡起身,道:“我已经听说了,圣上赏得极厚呢,虽没有升行哥儿的官职,你也别气馁,这是规矩,不然行哥儿立上十个八个功劳,岂不是升无可升了?不过你放心,等大军回朝,行哥儿绝不会少了前程的。”

  文怡哪会因为这种事气馁?忙笑着谢了她的吉言,各自就座。

  蒋氏把最近处理的几件家务报给了于老夫人,又有几户与顾家有来往的人家有婚嫁迎娶、生日送葬等事需要送礼的,一一都说了,段氏从旁补充几个细节,于老夫人听到一半,便开始不耐烦,吩咐说:“这些小事你们料理了就是,只是得谨慎些,只按旧例走礼,别叫人抓到了把柄,连累了老大与老二。”

  蒋氏段氏齐齐应了,于老夫人又开始与文怡聊起家常,因她提到了卢老夫人,文怡不好不回答,只能应付了几句,眼睛频频往蒋氏那边瞧。

  段氏看了出来,笑说:“九姑奶奶莫非是有事要寻大嫂商量?不如说来听听?”蒋氏有些不解地看向文怡,忽然有了猜测:“可是瑶丫头昨儿做了什么失礼的事?你别与她一般见识,她素来轻狂惯了的,回头我好好训她一顿!”

  文怡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机会与蒋氏单独说话了,只得说出来意:“前些时候,蒋妹妹给我提起一件事,我们从前赴几位身份尊贵的小姐的邀约,得益不少,总该还一次席才不会失了礼数。我原也有意,只是家中事忙,一时混忘了。今日想起,便打算请蒋妹妹过去一趟,商议商议该如何安排。”

  这话一出,别人尤可,于老夫人便立时直起了身体:“哪几位小姐?可是沪国公府与几位将军府的小姐?”

  文怡只能硬着头皮说是,她忙道:“这可不是小事,你那宅子如何待客?倒不如把咱们家的花园子借去,倒还见得人。”

  文怡忙道:“正打算向蒋家姐姐求问,看京里哪里有好园子,可以租上一日呢。若是请到府上来,那几位小姐家里说不定会有顾虑。”

  “外头的园子如何比得上自家方便?”于老夫人说,“不过是闺阁间小聚,又能有什么顾虑呢?”

  蒋氏轻咳一声,小声道:“婆婆,那几位家里都是掌军权的,素来不于朝臣相交。我们老爷是侍郎,若九丫头借了我们家的园子,那几位可能就真的不来了。”

  于老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懊恼,稍稍减了几分急切:“这倒也是,不过九丫头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怕是诸事都不清楚,你们做长辈的,可要好好帮衬一番。咱们家虽借不得园子,但几个丫头做陪客还是没问题的。”顿了顿,忽然又有了主意:“若嫌她们不够学问,还可以把五丫头叫回来。”

  这回轮到段氏暗恼了,面上却笑容不减:“婆婆,您且别着急,九姑奶奶既有这个念头,想必已有了章程。”

  文怡看得目瞪口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哪里是真心要请客的?不过是个由头罢了,忙道:“我正打算跟蒋家姐姐商议呢,我对京里的习俗一概不通,也不知道这里闺阁间聚会都是什么章程,正要请她指点。蒋家姐姐在京里长大,又见多识广,想必对那些千金小姐们的喜好知道得更清楚。等我们商议好日子和地方,又还要打听那几位贵客可有空闲,是不是愿意拨冗。等最后定下来,怕是要到秋天了。那时候天气正好,凉爽些也更方便出门。”

  于老夫人愣住了,段氏也有些意外,蒋氏却是眼中一亮,笑说:“那就让瑶丫头跟你去吧,好好商量,一定得办好了。几位小姐玩得开心,你们也不吃亏。”说罢便让丫头去叫蒋瑶,甚至吩咐:“收拾几件换洗衣服,说不定还要住两日。”

  文怡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倒是意外之喜,便没拦着。于老夫人失望之余,也觉得皇帝未必会在近日降罪于女婿,何况日子不是还没定下来吗?因此对此事并无异议。倒是段氏有点想法:“不如让十丫头也一并去吧,她素来机灵,先前几次出门,那几位小姐都挺喜欢她的。”这话一出,于老夫人又有话说了:“那不如让十一丫头也跟着去吧,她们姐妹也好做伴。”

  文怡吓了一跳,她怎能让文娟文雅也加入进来?忙说:“等事情定了再说吧,两位妹妹还要留在家里侍奉父母呢。有蒋姐姐一人足矣。”

  于老夫人却说:“没关系,她们在家也是闲着。十一丫头也是在京里长大的,对京里的习俗想必也知道一些,能帮上忙。”

  蒋氏心里不乐意了,忍住气对于老夫人说:“婆婆,十一丫头还小呢,若是一时不慎,说错了话,得罪了人就不好了。况且她又是庶出,九丫头与瑶丫头正经请客,请庶出妹子去,也不知道那几位千金会不会抱怨。”

  这回轮到段氏不高兴了:“大嫂子,瞧您说的,嫡出也好,庶出也罢,都是咱们顾家的女儿,咱们家可是名门望族,那几位千金怎会抱怨?”

  蒋氏与段氏你瞅着我,我盯着你,都不说话,但谁都能瞧出她俩之间有火花。文怡忙赔笑道:“还不曾定下章程呢,两位伯母莫急。我们家房子小,怕是收拾不出三间上房来招待妹妹们,不敢叫妹妹们受了委屈。待侄女儿与蒋家姐姐商量好了,定了日子,一定会请妹妹们相助的。”两位太太这才罢了。

  文怡怕再待下去更难脱身,一听说蒋瑶已经收拾好行李了要过来,便急急起身告辞,谁知临走前于老夫人又嘱咐了一句:“别忘了把你五姐姐算上。”顿时让她头痛不已。

  待出了院子,与蒋瑶会合。文怡不等对方开口,拉起人就走:“有话咱们上了车再说!”蒋瑶闭嘴不言。

  蒋氏从后面追了上来,嘱咐了蒋瑶好些话,然后有些扭捏地低声对文怡说:“九丫头,你看你六姐姐能不能……”

  文怡头一痛,万分后悔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