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四十一章 巧邀贵客

生于望族 Loeva 3547 2011.07.19 19:44

    柳东行离了顾家小院,也顾不上回家,在路上略一思索,便立时去兵部告假。此前因柳顾氏闹了一场,柳复被御史参了一本,不少人都听说了,兵部里很有些人知道柳东行的名字,见他特地来告假,都说:“上头已是知道了,好歹趁着大军尚未开拔,你将家里的琐事理一理,等理顺了,再回营里销假就是,还过来做甚?”

  柳东行却笑道:“并不是为了那事,家里事情虽多,却比不得这一件要紧。原是我要娶亲了。就在初一那日。”

  兵部的人听了,都惊讶不已:“怎的在这时候办喜事?初一娶了,只来得及三日回门,你就要出发了呀?!”

  柳东行眼珠子一转,已是有了说法:“我原也是这么想的,本来还要再过几个月才办喜事,既要出征,便请岳家将婚礼押后,不料岳家的老太太说了,我既是要出征保家卫国去的,怎能让我上了战场,还要担心家里无人照料?横竖都是要在年内完婚,索性便赶在大军开拔前办了,也好让我安心。我心下着实惭愧,原不敢生受岳家高义,却被教训了一顿,说我男子汉大丈夫,行事当果决,怎能如此不干不脆?又说妇人不能为国出征,只能为出征的将士照应家中,尽一点绵薄之力,若是我坚拒,便是看不起他们家的意思了。我听了实在汗颜,唯有奋发振作,多为朝廷杀几个敌兵,才不枉岳家的一番好意了。只是这婚事,虽说仓促了些,也得办体面了才好,因此我特来请假。”

  他这话说完,在场的兵部官儿们各有想法,有人在心里暗暗笑话这柳东行的岳家着实蠢笨,赶在女婿要打仗之前嫁了女儿,若是他回不来,他家女儿岂不是要守寡?也有人赞叹不已,言道柳东行的岳家实在是高风亮节,若是出征将士的家人亲眷皆是这样想的,又怎会有暗地里托人调职,以逃避出征任令之事呢?跟那些人比起来,这柳东行的岳家实在是叫人佩服!

  于是就有人问柳东行,他的岳家是哪一家。柳东行笑答:“说来也是我家亲戚,我那未婚妻子,便是我二婶娘家顾氏一族六房的独生女儿,自小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一位老祖母与一个过继来的弟弟。方才那些话,就是老太太说的。”

  一时间众人的神情都有些微妙。若换了别家,提前办婚事,自然是叫人佩服其高义的,但既然是柳尚书夫人顾氏的娘家侄女,便不由得叫人多想了,甚至已经有人在暗地里笑话柳东行:人家明着夺产不成,如今把侄女嫁给你,是盯紧了你的家业来的呢,只怕你前脚一走,后脚那新娘子便卷了家产投奔姑姑,你还在这里高兴,真真是傻子。

  众人的神色变化瞒不住柳东行,这正是他要的效果。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一边与他们说笑,一边侧耳倾听外头的动静,过了一会儿,门外有脚步声响起,他便笑问一位主事:“听说朝廷已经定下,由上官大将军任北上大军的统帅,可是真的?不知将军今日可会到部里来?”

  这位上官德岚将军,官拜正二品龙虎将军,也是朝中宿将,平日不显山不露水,十分低调。说来也巧,他的夫人,便是沪国公府小阮将军夫人的同胞妹妹,只是因他为人正直,不欲让人觉得他是沾了阮家的光方才得高位的,平日很少与沪国公府往来,连他夫人,也只有年节时才会与姐妹相见。因此严格说来,他不算是沪国公府一系的人物,却也没什么不和之处。

  上官将军前两日领了圣旨后,便去了京南大营,柳东行早就对这位未来统帅的情况了如指掌,更知道他这两日都会到兵部来,眼下正是他平常来的时间,因此是故意问那主事的。

  那主事便道:“确实是上官将军,你问这个做什么?将军虽是你上官,请几日假,却用不着问他。”

  柳东行笑道:“自然不是为了这点小事。因我先前在京南大营里操练,亲耳听到将军的教诲,心里着实敬重不已。我眼下要办喜事了,家里缺个主持大礼的人物,本来我最亲近的长辈就是二婶,只是……”他笑了笑,众人都明白了,“我二婶与她娘家六房的人,也有些不对付,怕是不肯来帮忙的,我正发愁不知该请哪一位夫人相助,忽然想起,上官将军是个最和气不过的人,对我们这些小人物也从不曾有半点轻视,不知是否愿意……让将军夫人帮忙主持我的婚礼?”

  “哈哈哈,既然要寻我帮忙,怎能光请我夫人?”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走了进来,兵部众人忙上前拜见,柳东行也跪下行了礼:“上官将军!”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了几分崇敬之色。

  上官德岚笑着让众人起身,又打量柳东行几眼,记起了他的名字:“你是京南大营的柳东行?我记得……那日兵演时,你以一对十,不过七八个回合就把人全撂倒了,身手很好啊!”

  柳东行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让将军见笑了。下官那点小本事,跟您比起来,还不够瞧的。”

  上官德岚摆摆手:“身手好就是身手好,过于谦虚,就显得假了。你这样还叫小本事,那被你撂倒的人,又算什么?那里头可有我的两个亲兵呢!”

  柳东行闻言便不再谦虚,只是拱手一礼:“下官跟着师傅习过几年武艺,有把子力气罢了,还要请将军大人多多指教!”

  上官德岚笑问:“你方才说要请我夫人为你主持婚礼?说说,是怎么回事?!”

  柳东行忙将方才对兵部众人说的话又再说了一遍,兵部众人也帮着补充几句,尤其是柳尚书夫人那档子事。上官德岚挑了挑眉,道:“原来柳尚书是你叔叔?却不曾听人说起。你说你二婶与你未婚妻一家不大对付,又是怎么回事?”

  柳东行笑道:“说来叫您笑话了,前儿柳尚书夫人去下官家里教训了下人一顿,又把管家押走了,正巧下官未婚妻家里派了人来问安,见状便赶回去通知了老太太,老太太亲自带着人去与柳夫人讲理,几乎闹翻,才把下官的管家救了回来。为着这事儿,柳夫人听说还回娘家告状了呢。她本就不喜下官的未婚妻子,又怎会心甘情愿为下官主持婚礼呢?”

  众人这才明白了,一回想,柳尚书被参的传闻中,似乎还有其夫人顶撞娘家婶娘的小道消息,这就对上了。这样说来,柳东行要娶的这房妻室,虽然是柳夫人的本家,却不是一路人呢。

  上官德岚问明了详情,当即便道:“这位顾老太太好魄力,顾小姐也是义烈之人,既如此,我又怎能错过如此盛事呢?等回了家,我就请夫人过去!到了日子,还要多请几位同袍前去贺喜!”接着又眨眨眼,“若是酒菜不好,丢了我的脸面,我可是不依的!”

  柳东行自是满嘴应承,兵部众人有眼色的,也跟着凑起了热闹,等到柳东行得了上司允许,成功告了婚假,离开兵部衙门时,手里的宾客已经包括了三四位三品以上的将军、七八位六品到三品的武官以及十来位兵部郎中、主事了,除此之外,兵部尚书不在,上官德岚说了要清自去请,而左侍郎因公出了京,右侍郎已经说了一定会到场。柳东行低下头,掩住了嘴角的一抹笑意。

  有这么多大人物到场,谅二房的人也不敢出妖蛾子!

  他翻身上马,往羊肝儿胡同的家奔去,虽然有罗明敏帮忙,但婚礼要准备的事还多着呢。

  这场婚礼的消息不过两三日便在京城里传开来。有人说顾家糊涂,也有人说顾家高义,还有人羡慕柳东行走运,遇上了好岳家。军中倒是一片赞扬之声,消息传到朝廷上去时,连皇帝都发了话:“若天下官民俱有这等义行,何愁将士在前线不能奋力杀敌?”

  柳复听在耳朵里,心里十二分不是滋味。他直到昨日方才得到了侄儿的通知,但婚宴的宾客名单都定了,其中不乏军中名将,听说连沪国公府与东阳侯府都送去了丰厚的贺礼,他就算想反对,也来不及了。更可恨的是,柳东行只说他身为尚书,要日理万机,夫人也要忙家务,因此并未请他们夫妻主持婚礼,反而是请了新上司上官将军的夫人帮忙。这消息一传出,跟先前自家夫人闹出的麻烦一对照,便越发坐实了他们夫妻亏待侄儿的传闻,叫他心里便是有再多的怨气,也无处发泄,简直都快郁闷死了,如今更是连皇帝都发了话。难道圣上已忘了柳东行的来历么?皇后也不怕娘家人丢了脸?!

  柳复回家一说,柳顾氏立时便摔了半屋子瓷器,闹着非要回娘家找六房的人问明白才行。柳复见状便骂了她一顿:“还嫌不够热闹的?觉得自己的名声很好么?!你给我听清楚了,到了婚礼那日,你给我安安份份地过去吃酒,若有半点不合礼数的地方,你往后就不必再出门了!家里的事务,就交回给白姨娘吧!”柳顾氏几乎撅过去,待清醒过来,想了又想,只得委委屈屈地得出一个结论:柳东行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自己暂且退让一步,等他死了,自己再去奚落那没眼色没礼数的臭丫头不迟。

  于是,这场婚礼便在无数人的关注下,开始了。

  三月二十九日,柳东行那边送了聘礼去顾家。这里头有大雁,有茶叶,也有果物糕饼与羊酒,其中有一半是他早就备下的,剩下的皆是罗明敏帮着采办回来,整整装了十六抬,满满当当,挑去顾家小院,一路上有无数孩童跟着看热闹。

  三十日,是顾家送嫁妆。因日子赶得急,除了罗家铺子提供的那些大件的家什伙儿外,卢老夫人备下的都是些细软,虽然添上了罗四太太送来的绸缎衣料,还有李太太送来的上好毛皮,东西还是不多的,满打满算只凑足了三十二抬。但卢老夫人却另外给孙女备下了许多银票与金首饰,好作压箱银。文怡心里有数,并不认为自己就受了委屈。嫁妆抬去柳家时,外人见了,也知道这婚事是仓促办就,并不觉得顾家失了脸面,反而还笑说,顾家这么急还能置办下如此丰厚的陪嫁,真真是疼女儿的。

  初一,便是迎娶的日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