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二十三章 昔年志向,儿女情长

生于望族 Loeva 4337 2011.07.01 19:47

    柳东行一时沉默下来,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眼中闪着灼热的光芒:“去!为什么不去?!”

  罗明敏张大了嘴:“你可要想好了,既然这份任命明摆着是有人在暗地里做了手脚,那么不管那是太子还是别的什么人,都不可能会没有后招的,指不定你去了北疆,就没办法平平安安回来了!饶是如此,你还是要去么?!”

  柳东行轻笑一声,问:“罗大哥,你还记得么?我们离开康城学院,赶往太平山寻师时,曾立过什么誓言?”

  罗明敏怔了怔,神情随即黯淡下来:“记得,那时候……我们说过要一起学兵法,练武艺,然后参军,立大功!只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他那时候年少气盛,又不知道家里是做什么的,眼里只看见了四叔的威风,也想参军立功,但如今他已经开始接手父亲的差事,执掌家族暗地里的人手,想要参军,无异于痴人说梦。他的前程已经定了,柳东行尚有可能循科举晋身,他却连个秀才都考不了。

  柳东行正色道:“参军立功,不过是报国的手段,却不是唯一的途径。罗大哥如今有了差事,也算是为朝廷办事了,只要好好为皇上办事,你一个人能做的,比一个寻常士兵或军官要多得多。”

  罗明敏怎会不知他是在宽慰自己?听了这话心里也确实是好受了许多,便笑了笑:“我知道了,不过是年少时的宏愿未能得偿,有几分失落罢了,哪里就沮丧起来?我又不是孩子了。”

  柳东行道:“大哥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其实……我们那时候都太年轻了,想法固然是一腔热血,但真要做了,却未必是最好的做法。不过我们好歹在师傅跟前学了四年,兵法战策,都是熟记在心的,若是得不到机会一展所学,便是他日你我功成名就,心里也未免有几分不足。”

  罗明敏有几分明白了:“这倒也有理,我虽不能去了,但你既然得了这个机会,没理由就此放弃的。只是,那背后捣鬼的人……”

  柳东行淡淡地道:“北疆战事何等要紧?但凡有个差迟,都会影响战局。那人便是一心害我,坐在金銮殿里的九五至尊也不会容他乱来的。我去了北边以后,只需事事遵照军法行事,处处听从上锋派遣,那人便是有心捣鬼,又能耐我何?他若是有本事,在那种情形下仍能对我下手,也就不必拐弯抹角地把我派到京南大营去,借外敌之手对付我了。”顿了顿,“实话说,我仍旧不相信,动手的人会是太子殿下,即便把我放进北征名单之中,是他的意思,也未必是为了郑家小姐出一口气这么简单。”能在诸皇子之中脱颖而出,成为皇帝青睐的皇位继承人选,太子怎么可能是如此轻率之人?他要对付自己,根本犯不着用这等手段,直接让自己在武举中落第,对自己便已是一大打击了。更何况,柳东行对自己的手段还是有些信心的,加上罗明敏事后也做了掩饰功夫,若这样还能叫太子看出破绽,通政司的人早就被冠以无能之名,通通撤职了!

  罗明敏点了点头:“这倒也是,虽说任命是在东宫改的,但未必就是太子的意思。东宫上下人多着呢,再加上还有时常来往的宗室子弟、王公贵戚……我听说太子妃在宫中地位稳固,太子殿下对她也颇为尊重,反倒是郑家小姐,自从嫁进东平王府后,便只进宫过一次,晋见了太后娘娘与皇后娘娘而已,她原本还要去东宫拜见太子妃的,却是太子殿下亲自发话,说太子妃身子不适,免了晋见。再联系到如今郑太尉意欲领兵出征,太子在御前却没为他说一句话……太子对郑家,大概没以前那么看重了。”

  柳东行挑了挑眉,知道这必定是通政司私下流传的小道消息,想来通政司奉皇命对东平王世子下了手,没想到却意外造就了一桩姻缘,私下也是有几分担心的吧?平日里试探一下太子的口风,也是常理。他道:“这是太子跟自家亲戚的事,咱们也不必多加理会,只是宫里的人手,行事需得小心些,那可是在皇上眼皮子底下呢,别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才好。”

  罗明敏笑道:“这个你就放心吧,既是小道消息,那当然不是明面上能知道的。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泄露口风。连我爹都不知道呢!”

  柳东行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接着,又露出了几分犹疑之色:“罗大哥,你会不会觉得……我这几年有些变了?”

  罗明敏不解:“为什么会这么想?你哪里变了?”

  柳东行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自己……好象变得软弱了……若是换了从前,咱们刚从师傅那里出来的时候,本来是打算直接去参军的,若不是家里催得紧,也不会耽搁了。那时我若是知道自己有机会出征,哪里会想这么多有的没的,立时就上战场开打了!可如今……我不但去考了武举,而不是直接参入军中,接了朝廷的任命,还……”

  他话未说完,罗明敏已经笑出声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说啥呢,原来是这个。”他挤了挤眼睛,“我明白,我明白。温柔乡,英雄冢嘛,你心里有了牵挂,多为心上人想着些,也是人之常情——这有什么呢?不算什么!”

  柳东行被他说得有几分脸红,清了清嗓子,扭开了头,直到他笑完了,方才转回来,讪讪地道:“我跟你说正经事呢,你却只懂得打趣我……”

  罗明敏又扑哧一声笑了,见他要恼,忙道:“好了好了,我不笑就是了!”说完果然收了笑容,正色道:“其实这也不是坏事,从前咱们只是一时冲动,说是要参军,但其实我们如果真的去了,从小兵做起,不但危险,也不知道几时才能熬出头,还要叫家人亲朋担心。况且以你我的脾性,到了军中做小兵,也不知道能忍多久呢!倒不如象现在这样,你考了武举,直接就是从五品的武官,只要在北疆立下战功,将来的前程自然是不用愁的,胜似从小兵熬起。”

  柳东行慢慢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其实……我确实是为了文怡,方才歇了参军立功的心思……平阳民乱之后,我在傅将军身边待过一阵子,长了不少见识,当时他就曾建议我投身北疆,寻机立功。即便是在太平年月,每年北疆都会跟蛮族战上几场的,只要立了功,日后要在军中晋身,便容易多了。傅将军本是一片好意,我却……婉拒了,改考武举。当时傅将军虽不说什么,心里说不定也有几分失望……男儿在世,本该保家卫国,又怎能为惜命而退缩呢?当时我告诉自己,那是因为武举出身更有机会爬到高位,让二叔不能再压制我,但我心里清楚,那只是其中一个理由,我只是……只是担心自己去了边疆,婚事就会生变,我……我担心二叔会趁我不在时自作主张,更不能忍受文怡被许给别人……”

  罗明敏怔了怔,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你这话藏在心里,应该有很久了吧?怎么不跟我说呢?”

  柳东行扯了扯嘴角:“说出来做什么?叫你笑话我儿女情长么?”

  罗明敏皱了皱眉,忽然起身拍了他的头一下,吓了他一跳:“罗大哥?”罗明敏恶狠狠地道:“哥什么哥?!你这副样子真叫人看不惯!既然你自己都说了,男儿在世,理当保家卫国,你连家都保不住,谈何卫国?!那时候你又不知道北疆会有战事,先想着自家的私事,又有什么要紧?难不成少了你,北疆就守不住了么?!现如今边疆告急,朝廷要派你去打仗,你也没有退缩呀?在这里叽叽歪歪的,烦不烦?!你再啰嗦,我才要笑话你儿女情长呢!”

  柳东行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方才低下头笑了笑:“是,我知道了。”

  “你知道些啥?!”罗明敏翻了个白眼,“我跟你一块儿学的兵法,一块儿立的誓,又是一块儿违的誓,现如今你得偿所愿了,要上战场了,我还没个着落呢,偏你还要在我面前现眼,真真气死我了!”

  柳东行忍不住笑出声来:“怎么会呢?罗大哥的本事大着呢,听说军资还未筹足?军粮也还缺着呢,罗家富贵,悄悄儿拿些出来孝敬皇上,想必皇上也会龙心大慰的。再者,罗家商行遍布天下,军粮从京中或南方拨出,千里迢迢的,路上要是有个差迟,误了战局就不好了,罗大哥想必也能想出好办法,为君上分忧吧?”

  罗明敏笑得咧了嘴:“小子,还行嘛,连我们家一帮子老爷子在打什么主意都想到了?算你走运!你被分派到的京南大营,这回是要镇守北望城的,军粮有一多半是要送到那里去,我已经得了消息,八成能轮上押运的差事,到时候咱们兄弟俩又能联手了!”

  柳东行忙道:“只是这样,怕还不足。咱们要不要跟通政司里打声招呼,在办差之余,帮着留心一二,以免军中有人辜负皇恩,误了战事?”

  罗明敏嘻嘻笑了几声,忽然恢复了正色:“且不说这个,你要出征这么大的事,可有给文怡妹子捎个信去?好歹让她安安心。还有,你……”他皱了皱眉,有些难以启齿,“既是要打仗,难免会遇到凶险,万一……她怎么办?”

  柳东行面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放手的。”他抬起头,“我们已经定亲了,若不想连累她,除非退婚,但那绝不可能!我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万一她家里将她许给别人,又叫我情何以堪?!况且这于她的名声也没有好处。”顿了顿,“所以,哪怕你骂我自私也好,我也不能放手。她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人!”

  罗明敏听得有些不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我明白。”柳东行微微笑道,“罗大哥,你是为了我们着想,我怎会不知道呢?只是……”他又笑了笑,“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了。我如今正是大好年华,刚刚考中了武进士,又得了官职,还定了一门极好的亲事,眼看着日后还有大把好日子等着我呢,我怎会不珍惜自己?就算是要身先士卒,我也不会轻易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他的目光渐渐放柔,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哪怕是为了文怡,我也会保重自己……”

  文怡放下手中的信,脑中一片茫然。

  不管是谁把柳东行放在了出征的名单上,此事已成定局了。柳东行本人也是赞成的,还叫自己不必担心,他会好好照顾自己……

  她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呢?战场上刀剑无眼,蛮族又向来以凶悍闻名,可不是太平山匪那等乌合之众能比的。他身手再好,也难敌千军万马……文怡想起昨晚做的噩梦,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冬葵进门报说:“小姐,罗四太太打发了一个媳妇过来给您送信。”

  文怡有些没精打采地抬起头:“叫她进来吧。”

  罗四太太派人来,是要约文怡明日一道去上香的。文怡这时候哪有心情?便有意推拒,那送信的媳妇子却是个机灵人,察颜观色,笑道:“我们四太太明儿要去的,可不是一般儿的寺庙,却是京中有名的武德庙!乃是太祖皇帝时有名的武德公的庙,武德公他老人家不但在北疆立下赫赫战功,还平平安安活到了九十九岁,可是一位奇人呢!”

  文怡眨了眨眼,看向她:“是么?那倒真是一位奇人。我从前却是没怎么听人说起过。”

  那媳妇子笑说:“九小姐没听过也是常事。这武德庙平日去的人不多,只有在朝廷将有战事时,才会多了香客。京里的人都说,那里的平安护身符极灵验呢!但凡是家里有人上战场的人家,都要去那里求一道的。”

  文怡听得心中一动,坐直了身体:“是么?那明日去的人会不会很多?”

  “九小姐不必担心这个。我们四太太去了好几回了,已打发人跟那里的主持说好了,特意辟出一处佛堂来招待女眷。上完了香,也不必在那里多停留,武德庙旁就是武德娘娘庵,却是武德公夫人当年修行之所,原是武德公后人的家庵,最是清净不过的。到时候九小姐就随我们四太太到那庵里歇息就是了,不怕会被外人冲撞了。”

  文怡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

  她如今能做的事情不多,若是这武德庙果然灵验,她情愿在武德公灵前祈祷千遍,愿他保佑柳东行能平安归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