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好兄弟

生于望族 Loeva 4482 2011.06.02 19:55

    待柳东行随罗明敏坐着马车来到一处偏僻的宅院时,已经是一更天了(晚上19点到21点)。宅子里没有别人,只守门处有一个老头子,似乎是个哑巴,见有人来,也只是替他们点了灯笼,送上热茶水,便退下去了。

  罗明敏与柳东行各自在屋里坐下,喝了口热茶水,身体渐渐暖和了几分,但这屋子里阴阴的,总让人觉得心头发冷。

  罗明敏没说话,柳东行暗暗打量他一眼,轻咳一声:“这里是几时置办下的?从前怎的不见你提起?”

  “置下有两三个月了,只是事忙,没来得及收拾,便也不好带你来瞧。”罗明敏见他主动开口,态度似乎还算温和,语气也略放缓了些,“这地方我是不打算告诉人的。今儿我还是头一回带人来呢。”说罢就直接切入主题:“说吧,黄家后花园那一桩,是怎么回事?!我听司里的人说,原本只是打算给东平王世子一个小教训,给他添点麻烦而已,为什么来的会是郑家千金?!”

  柳东行心念电转,最终还是决定对好友和盘托出:“本来是这样没错。朱景诚这些日子闹得太不象了,那些高官权贵家的千金,有不少明里暗里为他争风吃醋的,甚至有些本来两家世代交好的,或是在朝中多年都相处融洽的,都为这事儿生了嫌隙。圣上有些怀疑,他这么做,未必完全是为了寻一门有权有势的姻亲,恐怕也有故意给圣上添堵的意图。加上最近他又搭上了永昌侯府的大小姐,万一东平王妃真的向太后娘娘请旨,赐婚令一下来,便是圣上再不乐意,也拦不住这门亲事,到时候,本来已经有些偃旗息鼓的郑王,又要不安份了,若他与东平王两家联手,京中更是永无宁日。圣上不想杀骨肉手足,更不想惹太后不快,因此便传了秘令,让通政司想法子给朱景诚一点小教训,坏了他与永昌侯府的亲事。只要他名声坏了,婚事又不成,圣上便有理由,越过太后给他赐一门不好不坏的亲事,然后把他赶回封地去。”

  罗明敏皱皱眉:“圣上的想法自然是好的,只是你怎么也卷进去了?这事儿好象不归我们管。”他们办的差事都是情报那条线上的,而这种在暗地里使绊子设圈套的活计,另有人负责。

  柳东行不想说是自己主动争取的,只是道:“我跟你在东平府办差事久了,对朱景诚身边的人事比较熟,他们也是觉得我能帮上忙。”

  “那后来呢?”罗明敏抬眼看他,“既然只是从旁提醒,刚才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最后怎么又把郑家小姐给卷进来了?我听说过郑家小姐做的事,但圣上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将她塞给朱景诚!郑家虽是三皇子的舅家,却也有兵权在手呢!”

  柳东行犹豫了一下,才道:“本来,司里是打算设个美人局,先将朱景诚哄骗过去,然后让他在屋里跟那婢女搅和在一起,黄家儿子带人来抓奸,立时就能把风声传开来。黄家那儿子与朱景诚素有旧隙,近日又结了新仇,他本人又是个好哄骗的,我们已经收买了他身边那婢女,必会让他把这事儿闹得满城风雨不可。永昌侯府若是因此消了联姻的念头,那自然最好,若是仍旧执迷不悟,圣上与皇后娘娘在宫中也有借口坏了这门亲事,给朱景诚另寻姻缘,然后将他打发离京。在太后那里,也有合理的说辞,便是太后心里再不乐意,也只会怪朱景诚不争气。至于黄家的婢女,我们已经事先将她亲兄弟从戏园子里赎了出来,答应她事后会让她兄弟脱籍为良民,从此清清白白做人。”顿了顿,“不过这婢女已经做好送命的准备了,出了这件事,说到底是因为她怂恿少主人趁黄大人夫妻不在家时,设宴款待那帮纨绔子弟的缘故,才会导致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一旦她与朱景诚有了首尾,便等于是失宠了。黄夫人回府后得知,断不可能容她继续活着。我觉得她有些可怜,倒是不忍看她因此送了性命……”

  罗明敏笑了笑:“于是你就把那通奸的女子换了人选,她就只剩下一个怂恿的罪名了?司里不知道这件事吧?不然,你也不会这么急着把人送走。”说罢脸色一沉:“但换谁也不能换上郑家的千金!你知道郑家是什么人家么?!事情闹成这样,若是上头执意追查下来,你有几条命在?!”

  柳东行低咳一声:“我有万全的准备,不会叫人疑心的。司里事后虽疑惑,也只以为是黄家儿子缠住了那婢女,致使她不能及时到达小屋罢了。朱景诚断不可能说出实话,只会推说是郑家小姐约他去的。而郑家小姐出了这样的丑事,郑家忙着躲风头还来不及,只会拦着别人去查。等风声过后,他们想要再去追查时,所有人证物证都消失了,又能查到什么呢?”

  罗明敏恨恨地看着他,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么说,你终于承认自己在这件事里头做了手脚了?!郑家小姐是你引过来的吧?!这是……这是做什么?我听说了路王府茶会的事,也知道文怡妹子在那天得罪了郑家小姐,但也没见郑小姐对文怡妹子有什么报复的举动。你别告诉我,因为这点小事,你就设了这么一个大局,把郑家小姐给陷进去了?!”

  柳东行抿了抿嘴,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那个郑家女……心思深沉,手段狠辣,为求目的,可以不达手段,什么情份都不念。这样的人……留着太危险了,便是我没有私心,不为九妹着想,只看郑家女在三皇子跟前的体面……容她成为三皇子的妻妾,恐怕对世人而言,并非福份。更何况……”他眼神一闪,“若她成了未来的太子妃或太子良娣,日后再生下皇嗣,三皇子定会更偏向郑家。郑家虽有兵权,却只限于京城周边,负责的是拱卫京师,顶多是对付过一些小打小闹的民乱,真正的大战却是从未经过。然郑太尉的野心,你是知道的,怎会满足于此?一旦他有心取代沪国公府一系,执掌天下兵权,沪国公府、东阳侯府一脉必会受到打压。实话说吧,我曾受过沪国公府一系的恩情,断不能看着他们受屈,倒不如象现下这般,郑家仍旧是皇室宠臣,但也不能继续坐大。若他们不知死活,改为支持东平王府,也正好把这个隐患给铲除了,省得圣上以及日后的新君为此烦心!”

  罗明敏瞪了他半日,却只能叹道:“你的胆子……真是太大了!说得好听,其实那什么世人,什么京师太平,什么圣上新君,对你来说都不过是附带的,你为的,不过是文怡妹子的平安罢了!”

  柳东行脸色一变,耳根却是微微红了,眼神闪烁着避开了他的视线,低下头去。

  罗明敏冷哼一声:“郑家小姐的手段,别人不知道,我们却是有所耳闻的,确实厉害。别的不说,光看她在路王府茶会上对付东阳侯杜家千金的那一回,就知道她有多心狠手辣。若她那时成功了,除了她自己,再没第二个得益的人,可见她私心有多重!这样的人,一旦得罪了她,她便是一时半会儿没报复回来,也迟早会叫你吃个大亏!更何况,我记得顾家的六小姐与她似乎还是多年的闺密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陷害便陷害了,万一她执意要将顾六小姐置于死地,顾家人又怎能置身事外?”他瞥了柳东行一眼,“我听说她之所以中了你的圈套,就是因为看到了疑似顾六小姐的身影往黄府后花园来了。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追着顾六小姐不放,但你确实是成功把她引了过来。却又因为有无数人证明顾六小姐确实没离开过顾家,因此她的话便成了谎言,顾家也摆脱了嫌疑。只是郑家那边,恐怕未必会相信顾家与此事完全无关。你就不怕会给顾家带来麻烦?”

  柳东行有些不以为然:“便是有麻烦,那也是顾家长房的事,与九妹所在的六房无关。更何况,如今人人都知道郑家小姐与顾六小姐有仇怨,郑家怎么敢公然针对顾家?”

  罗明敏一时气结:“你这家伙真是……除了文怡妹子,顾家其他人你就不管了?!”

  “我只需要护好顾家六房就好。”柳东行直起身子,低声道,“罗大哥,你不必担心。当时护送郑家小姐前来的四个侍卫里头……有一个也是受过国公府一系的大恩的。他已经说服其他三人,把顾家马车的事给抹了,无论郑家小姐怎么说,也不会有人相信的。顾家更不会被卷进去。”

  罗明敏吃了一惊:“什么?!那可是三皇子身边的人!”

  “既对三皇子无碍,又能摆脱了他们自己的麻烦,只是一句话的事,又有什么关系?”柳东行微微一笑,“既然东阳侯府的小姐要成为太子妃,三皇子以后也不会将国公府一系的将领视作外人。他迟早会发现,国公府一系比郑家强多了。到时候,他身边的人也会受益。”

  罗明敏张张嘴,索性扭开头去,猛灌一口已经冷却的茶水,方才把心里的怒气给浇了下去,半晌才道:“你小子走运,郑家小姐行事狠辣,有时为了私心,便置大局于不顾,上头对此也颇有不满,便是司里,也有些非议。要知道,郑家小姐往日做的事,上头是吩咐过我们去查的,多有见不得人的阴私。我们依令报上去了,上头也是不高兴得很,否则也不会执意换人了。但若她计谋得逞,顺利成了太子妃,先前通政司查过她的事,一旦传到她耳朵里,我们岂不成了她的眼中钉?如今你用类似的法子让她吃了亏,断了她的锦绣前程,倒是歪打正着了。司里便是察觉到你小子动了手脚,也会悄悄替你抹了,你就当不知道好了,但日后可不能再这样自作主张!”

  柳东行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我明白了,这回不过是事急从权,以后我绝不会……”

  “你不明白!”罗明敏打断了他的话,皱着眉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通政司密探,掌天下情报,虽官卑职小,却是实打实的权势!这样的权势……寻常人得了,一旦把持不住,便容易犯下大错!你只道如今协助通政司办差,得了方便,又有实权,为了私心,也是为了大局,便在暗地里动了手脚。虽然结果是好的,用意也是好的,但却是犯了通政司的大忌!你这回办成了,那一回呢?若为了你自己,或是为了文怡妹子,你还会不会再利用一次手中的权势?!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东行,我跟你是多年的好朋友,咱们兄弟一块儿走南闯北,是真正的生死之交,我……我不愿意看到你迷失了自己。”

  柳东行震惊地看着他,想说自己没有迷失,但话到嘴边,却又犹豫了,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他真的没有吗?活了十八岁,从来都是被人压在头上的,但自从为通政司办事以来,他已经利用手中的权柄以及从通政司得到的消息,做了多少事?他给二叔设了陷阱,但同时也泄露了通政司的机密,他为文怡的安全而断了郑丽君的前程,但同时……却也搅乱了通政司的布局……

  他张张嘴,忽然觉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挤出一句:“我明白了……我……我知道错了。”

  罗明敏的神色放缓了下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轻声道:“好兄弟,这时候知道错了,还来得及,日后……一定要谨慎行事!通政司这样的地方,对手下的人也会时刻留意,如今你还未正式入司,不过帮着办点差事,上头还没留意到你,但日后进了司,却不可再这样大意了!别为了一时痛快,就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柳东行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惭愧地道:“为了将郑家小姐引过来,我……我动用了你家产业的伙计和货物……”

  罗明敏笑着打断了他:“那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没关系,酒醋面局的掌事太监与我家素来相熟,已经知会过了,他们不会乱说话的。那个路口,我也早早派人换下了几个目证,其他的破绽,我也叫人帮你抹了。你这小子,往后设局,可得再精心些。瞧这回的手笔,骗骗别人倒罢了,落到行家眼里,啧啧……”

  柳东行笑了,握住了罗明敏的手:“好大哥,兄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今日的话!”

  东平王世子朱景诚与郑家千金郑丽君背人通奸的丑闻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被压下去了,虽然京中差不多的人家都心里有数,私底下没少非议,但总算没闹到明面上来。

  转眼就到了新年。元月初一,宫中终于颁下旨意,立皇三子景坤为太子,迁东宫。接着,册立东阳侯府嫡长女杜氏为太子妃,渊城知府嫡长女林氏为太子良娣,并孺子若干,二月初二行大礼。

  同日,郑太尉嫡长女郑氏,被指婚东平王世子朱景诚,择日完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