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太尉府中

生于望族 Loeva 4237 2011.05.31 19:31

    啪!

  郑丽君被一掌掴翻在地,雪白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红手印。她捂着脸,眼中迸出气愤与委屈的神色,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父亲?!”

  郑太尉满面寒霜,正用一种冰冷的目光盯着地上的女儿:“孽障!郑家的脸面都叫你丢尽了!”

  郑丽君咬牙,不甘心地道:“我是叫人算计了!是顾文慧设计引我去的!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朱景诚会在那里!”

  郑太尉冷哼一声:“你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就敢去?顾文慧引你,你就跟着走了?!我的女儿几时变得如此愚蠢?!你自己行事不慎,叫人钻了空子,还有脸在我面前辩解?!”

  郑丽君闻言,心中大恨,若此时文慧就在她面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对方撕成碎片!她并不是愚蠢之人,就在她与朱景诚齐齐在那小屋内被人发现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一定被人算计了,甚至这计策还是她当初对付杜渊如时用过的,只可惜她当时被妒火遮住了眼,一点都没察觉出来,就这样落入了顾文慧的圈套。

  没想到顾文慧那样色厉内荏的角色,居然也有胆量设下这样的圈套,这是对她当初转嫁罪名的报复吗?还是……为了那日在大护国寺内她所说的话?!

  郑丽君勉力忍住痛楚,扶着多宝架站起身来,眼珠急转,脑中飞快地想着一切可行的应对方法:“当日护送我过去的几个大内侍卫都可以证明,我是跟着顾文慧的马车走的,不过是才进门不久,其他人就来了。我根本不可能事先知道东平王世子也在那里。世子也不会甘心就这样担下这个罪名,他总会说清楚的。还有,那宅子里的人这样多,一定有人见过顾文慧,只要证明她也在场,我就……”

  她话音未落,一个青年便从门外冲了进来:“父亲,打听到了!”正是她的嫡亲兄长郑伯安。她不由得眼中一亮,不等父亲发话,便抢先问道:“如何?可找到顾文慧了?!”

  郑伯安却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叹气道:“找是找到了,但是顾文慧今日根本没有出过家门,她自从腊八以来,就一直在家养病,已经有超过半月不曾出过门了。今日也没有妹妹描述的那样一辆马车离开过侍郎府。至于黄家后巷的那辆马车,并未挂有写着顾字的灯笼,车里也没什么能证明是哪家所有的痕迹,后巷里的另一扇门,里头是一处空宅,至少有半年没人进去过了。”

  “这不可能!”郑丽君愤然道,“那是我亲眼所见的!定是顾家上下有意包庇!她根本就没病!大哥,你有没有查清楚?!”

  郑伯安不悦地瞪她道:“事关重大,我怎会轻易被人哄骗了去?!千真万确!顾文慧患的是痘症,养了半个月,病情总算有了好转,除了平日看惯的大夫以外,今日还特地请了另两家医馆的坐堂大夫前去诊脉,我都派人去问过了,两家大夫都说顾文慧眼下已经没有了大碍,只是身子仍十分虚弱,还需慢慢调养。我派的人连大夫身边跟班的药童都问过了,所有人都能证实今日顾文慧不曾离开过家门。大妹妹,你是不是看错了?!那辆马车上的人,当真是顾文慧么?!”

  “那辆马车与她平时出门时惯坐的那辆一模一样,又挂着有顾家名号的灯笼,不是她还是谁?!况且那时她身上还穿着以前我见过的衣裳……”郑丽君忽然住了口,倒吸一口冷气,黑着一张脸跑出门去叫人,“竹韵呢?!赶紧叫那丫头给我滚过来!”

  竹韵来了,又是害怕,又是恐惧,但还是清清楚楚地说出了她当时看到的情形:“那辆挂着顾家灯笼的马车就停在斜对面的路口,停了一阵子,里头的人又掀起了车帘,与车夫说了好一会儿话,方才掉头离开的。奴婢起初还没留心,后来觉得那人身上的衣裳有些眼熟,方才望了过去。奴婢当真看清楚了,那车里的人穿的衣裳,就是腊八那日在大护国寺遇到顾六小姐时,她身上穿的那一件。那个料子极少见的,小姐从前也曾叫奴婢做过一身衣裙,只是颜色不同,顾六小姐那身是梅红色的,小姐那身却是秋香色的,只是那回进宫时,不巧遇到沪国公家的大小姐,也穿了一身秋香色的衣裳,小姐回府后便把那身衣裳剪了。奴婢记得清清楚楚……”

  郑丽君瞪着她,忽然问:“大护国寺那天,在我跟前侍候的是菊韵,见到顾文慧的也是她,你一直在静室那头看守行李,又怎会知道顾文慧穿了什么衣裳?!”

  竹韵哭道:“奴婢真的见到了……奴婢那天在寺里遇见了顾侍郎夫人,知道顾六小姐也来了,担心她会来寻小姐,便赶了过来,在小院门外见她与小姐有说有笑,不象是吵架的模样,才放下心来。因静室那头还有东西,奴婢不放心,便赶了回去。这是真的呀,奴婢在小院外头还遇见了路过的知客僧,小姐不信只管派人去问……”

  郑丽君还要再问,郑伯安这时忽然抬头看向门口:“母亲。”前者扭头一看,原来是郑夫人吴氏来了。

  吴氏神色间带着疲倦,先是向丈夫见过礼,又问了竹韵方才都说了些什么,然后想了想,才用和蔼亲切的语气问:“竹韵,你别怕,你只要把知道的事儿都说明白,我们是不会怪你的。你方才说,那车里的人穿的衣裳,是你在大护国寺见到顾家小姐穿过的,但你在寺里只是隔远看过一眼,今日在路上见到时,也离得相当远,梅红色的料子原本也不少,你怎能确信那就是同一款呢?会不会是看错了?”

  竹韵被她的态度稍稍安抚了些,有些迟疑地道:“奴婢只是觉得……料子颜色一模一样,瞧着花纹也象,那人的身段儿也跟顾六小姐差不离儿……再说,她见了小姐的马车就掉头走了,倒象是在有意避开似的,还有那马车,以及车上挂的灯笼……都是侍郎府的东西……”

  “这么说,你只是觉得象而已?”吴氏忽然收了亲切的神色,柳眉倒竖,厉声喝道,“只是觉得象,就敢误导小姐了?你好大的胆子!”

  竹韵吓坏了,慌慌张张地伏下身去磕头求饶:“奴婢……奴婢只是觉得象,就跟小姐提了一提,菊韵姐姐说不可能,奴婢也觉得有可能是看错了,但是小姐一定要跟上去……”

  郑丽君抬脚就把她踢翻:“大胆奴婢,明明是你的错,还要胡乱攀扯人?!”

  吴氏板着脸命人将竹韵拖出去,等候发落,竹韵一路哭着求饶:“小姐!小姐!您不能这样啊!明明是您要跟上去的……不关奴婢的事啊……”但随着她被越拖越远,很快就听不到声音了。

  郑丽君有些心虚地偷偷看了母亲一眼,小心道:“母亲,照这么看来,也许顾文慧根本就没出现过,只是用一件衣裳做了诱饵,竹韵愚蠢,就这样上了当,连累女儿也……”

  话未说完,吴氏已经反手一掌挥了过去,郑丽君只觉得一股重击袭来,整个人被那股力道带着,扑向了圆桌,接着脸上火辣辣的一片,整张脸的都肿了。她猛地转过身来,忿恨地瞪着吴氏,高声道:“母亲!你为什么打我?!这明明是竹韵的错!”

  吴氏冷笑道:“这丫头是我亲自为你挑的,她的性子我最清楚,最是老实不过,就算她一时看错了,也绝不会挑唆你追上去,方才我也问过菊韵,是你坚持要跟,她再三劝你也劝不住。若不是你自己糊涂,便是人家设下十个八个圈套,也奈何你不得!你还有脸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如今为了你,不但我们全家都成了笑柄,我这个做母亲的,今后出门见人,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郑丽君眼圈一红,心中委屈无比。曾经慈爱的母亲,自从路王府茶会以来,就开始挑自己的刺,如今自己出了事,再也不能给她挣脸了,所以……她对自己就只剩下了责备么?!明明是别人恶意陷害自己,怎么就成了自己的错?!

  她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咬牙道:“这时候再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如今是别人在害母亲的女儿,母亲要操心的,应该是为女儿解困吧?!您再生气,也当防备那背后下黑手的人会再设圈套,谋害我们家其他的人!顾文慧或许没有这样的胆量,但顾家其他人也没有吗?若他们没有,那些素来不待见父亲与女儿的人呢?!如今大难当头,母亲能不能先别管那些脸面小事,帮着想想应对之法?!”

  吴氏气得不怒反笑:“好,我如今倒成了只顾着脸面小事,不顾大局的人了是吧?你倒是懂得顾大局,那又怎会中了别人的圈套?!那个东平王世子是怎么回事?你为何见了他就沉不住气了,不顾两个丫头的阻拦,硬要冲进那宅子里去?!”

  郑丽君一时语塞,咬住下唇,撇开了头。

  吴氏还不依不饶:“没话说了?你敢说你心里没有鬼?!你可知道自路王府茶会之后,我为你在宫里下了多少功夫?如今全都白费了!”

  “好了!”郑太尉板着脸喝住妻子,寒声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再吵又有什么用?!丽君虽然犯了大错,但她的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太子妃之位是别想了,如今我们要紧的是小心防范,免得再中了别人的圈套。我们乃是三殿下的外家,素来是三殿下至亲至信之人,对有些人来说,我们就是眼中钉!必须小心防范,这兴许只是个开始!”

  他这话出口,屋中众人都沉默下来了。若说郑丽君出了这件丑事,只是对她名声有碍,不可能嫁给太子做侧妃了,但若那背后谋划的人要对付的是整个郑家,那影响就更深远了,他们必须小心提防!

  郑伯安有些犹豫地道:“三殿下的侧妃……大妹妹既然已经做不成了,要不要再从我们的人里挑一个合适的补上?不然就要便宜别人……”

  不等他说完,郑丽君已经厉声打断了兄长的话:“大哥!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是清白的!为何就做不成太子侧妃?!”她好不容易才勉强接受了屈居人下的将来,如今却都成了泡影?!

  郑伯安不满地看着妹妹:“当时目睹的人有这么多,根本就没有隐瞒的余地。更别说你先前又闹出了那件事。太后与圣上万万不可能让你嫁进宫去了,恐怕连贵妃娘娘,都无能为力!”

  郑丽君不服气地道:“只要证明了这一切都是别人的陷阱就行了!当时护送我的侍卫都能证明,我并不是与人私会去的!”

  “父亲!父亲!”少年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门一下被撞开,郑家的幼子季重冲了进来,“大事不好了!”

  郑太尉有些不悦地瞪他:“毛毛躁躁的,成什么样子?!”

  郑季重缩了缩头,忙端正站好了,向母亲与兄长见礼,郑丽君不耐烦,一把抓住他的袖子:“什么事情不好了?你快说呀!”

  郑季重忙道:“大姐不是说,当时那四名侍卫都知道你是跟着一辆马车去的么?但他们回报三殿下时,却说没看到什么顾家的马车,只是按照姐姐的吩咐,将姐姐送到舅舅家而已。他们说姐姐坚持不肯回家,只想去舅舅家散心,他们觉得没有大碍,方才护送你去了。到了舅舅家门外,你就把他们打发走了,直到舅舅派人把他们找回来为止,他们对你在黄家后门做了什么事,完全一无所知。”

  “你说什么?!”郑丽君睁大了眼,“他们怎么敢……”这分明是睁眼说瞎话!莫非……是被人收买了?!

  郑伯安却叹了口气:“果然如此。我就担心这一点。那四名侍卫是奉命将你送回家的,你要去别处,他们不敢得罪你,但你出了事,他们却要担上违令行事的罪责,为了自保,说不定就要想个脱身的理由,把罪名都往你身上推了。”

  吴氏掩口惊道:“那几个人……不是说都是三殿下的亲信么?为何还会为了自保,置丽君于不顾?!那三殿下那里……”

  众人闻言不由得脸色一变。郑家人早已习惯了三皇子朱景坤事事都站在他们这边,但这一回……他们还能得到对方的信任吗?

  就在这时,管家来报,三殿下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