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四章 提点背后

生于望族 Loeva 4442 2011.05.14 19:59

    听了朱景深的话,文怡先是一愣,继而大惊:“坠井?!是……是意外么?!”该不会……是有人下了黑手吧?!

  朱景深神色平静:“是不是意外无人可知,但就在她坠井的前一天,她才跟路王府以及东阳侯府的人提到,侍郎府的婢女派了个婆子前去郑家送信,本人却没离开,并且还说曾在花园里看见这名侍女走进梅林。在她说的这个时间里,东阳侯府的大小姐就在梅林之中。”

  也就是说……路王府的这个侍女间接证明了文慧身边的翠羽就是接近杜渊如并将她领到僻静之处的丫环?!这是赤裸裸的陷害!

  文怡强压下心中的胆战心惊,开口问:“可是……我们也有证人可以证明,她说的那个丫环翠羽,就在收到她转达的口信后,便已经离开了路王府!杜家小姐也知道这一点。”

  “确实如此。”朱景深淡淡地道,“所以东阳侯府发了话后,路王府的世子妃便命人把这个侍女看押起来,择时再审。没想到第二天,王府的人就发现这名侍女莫名失踪了,到了晚间,才有人在王府下人所住的一处小偏院的水井口边,发现了她的鞋子,并且在井中打捞起她的尸首。”他抬眼看向文怡,“她本是被关押在别处的,且不说她是怎么出现在那处井口的,明明都逃出了禁锢,却跳井寻了短见,这事儿也透着古怪。路王府已经下令彻查此事,并且派人前往东阳侯府与侍郎府查问详情。说不定等顾小姐回到城中,便会有人上门来问了。”

  文怡深吸一口气,哪里还不知道,这是有人在灭口?那名王府的侍女本是那幕后主使之人利用来嫁祸文慧的,只是杜渊如意外地遇上了自己,发现了那引路婢女的真面目,早早揭开了事情的真相,使得侍郎府与文慧、翠羽先一步摆脱了嫌疑,这侍女便没了用处。看来她当时并不知情,因此便仍旧照着那主使之人先前吩咐的话对人说了,正好被人拿了个正着。此时此刻,若仍旧留下她这个活口,路王府想要知道谁在背后主使,是易如反掌的。那主使之人为了保住自己,便狠心下了黑手。

  只是……那是路王府的侍女,凭那主使之人出身再显贵,又如何能在王府之中行凶?她的行为已经惹来路王府的忌惮了吧?即便路王是个再淡薄名利、虚怀若谷不过的君子,也不会容忍外人如此在自己家中为所欲为的!

  文怡叹了口气,看向朱景深:“多谢世子告知。等小女回了京城,若真遇上路王府派来询问的人,必会将自己所知道的详情坦白相告,绝不敢有所遗漏。至于别的……”她迟疑了一下,“此时此刻,不论是路王府,还是东阳侯一家,都被惊动了,怕是连宫里也有所耳闻吧?想来……小女的平安还是能得保的。”若郑家不是愚蠢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就当知道此时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做,静待风波过去,别提什么报复不报复、灭口不灭口的话了。毕竟,并没有证据能有力地证明,幕后主使之人就是郑丽君,一切都只是推测而已。只要没有明确的证据,凭着郑贵妃与三皇子的脸面,哪怕众人对她怀疑再深,也不会对郑家如何,若此时她对自己下黑手,那简直就等于把家人给逼到了绝境!就算她有这么蠢,那位在朝中呼风唤雨那么多年的郑太尉,也不会容忍女儿把自己多年基业葬送掉的!

  当然,那位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事后会怎么处置她,就没人知道了。

  文怡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对,至少,现在不会有。

  她抬眼看向朱景深,再行了一礼:“多谢世子告知。”虽然这位康王世子行事叫人生厌,但他肯出言提醒,无意是好意。

  朱景深却盯了她几眼,方才收回视线,撇开了头:“反正……你自个儿小心些吧,就算此时能平安,事后……却也难说。等风平浪静后,你最好不要随便出门了,也别莽莽撞撞地只带几个人跑到外头来。若真有什么事,李家小子……乳臭未干,能顶什么用?!”说罢抬脚就往外走,却在经过冬葵身边时,忽然伸手摸了她的脸一把:“板着脸做啥?!本世子爷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了你们主仆俩!若我是老虎,你当你板着脸就能把我赶跑啦?!”接着嘻嘻一笑,便掀起帘子出去了。

  文怡与冬葵仓促之间,一时反应不过来,双双被他惊得目瞪口呆。冬葵满脸通红,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摔了帘子,追上去了。而文怡则急急嘱咐一句:“快回来!别惹恼了他!”心中则把刚刚生出的几分感激给抛诸脑后了,生气得直跺脚:“这人……这人……就算是个孩子,也太可恶了!”深悔自己太过好心,招惹上这么一个魔君,却忘了这世间无父无母的孤儿多如牛毛,却非人人都是心地良善之辈的!

  屏风后响起了脚步声,文怡回过头,发现柳东行不知几时回到了静室中,顿时又惊又喜:“方才你到底躲到哪里去了?吓了我一跳!我还当你会被发现呢!”

  柳东行没说话,两眼看着那仍在晃动的门帘,不知为何,眼神有些幽深,过了一会儿,方才转过视线,看着她问:“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又跟路王府和东阳侯府扯上了关系?”

  冬葵追出药铺,仍旧难以抑制住身体中的愤怒,所幸灵台还存有一丝理智,告诉她不能对那位尊贵的藩王世子做出什么事来。但她站在店门口,双手紧握成拳,直瞪着朱景深在侍女与那名叫王悦的随从搀扶下上了马车,心恨自己的目光不能化为利箭,将这无耻少年射个洞穿!

  朱景深仿佛能看到她心中的愤怒似的,脸上嬉笑之色半点不减,直到秋檀放下了马车帘子,王悦又命车夫启程后,方才消失了。

  秋檀长长地吁了口气,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世子爷!你对那位姐姐做了什么?瞧人家瞪着你那眼神,活象你是她的生死大仇似的!”

  朱景深扯了扯嘴角:“还有什么?你们女儿家叫人摸了一把,就都是这个脸面。摸一把又怎么了?你们还能少块肉不成?!”

  秋檀猛地直起身,瞪大了眼:“世子爷,你难不成……难不成……占了人家小姐的便宜?!”她方才一直候在门外,并不曾亲见。

  “瞎说!”朱景深翻了个白眼,“我是那种缺心眼的人么?不过是往那小丫头的脸蛋儿上摸了一把而已。小丫头什么的,吃点亏不算啥,那个顾九小姐见我这么做了,从今往后必会远着我,也省得我连累了她。但若我对着这种正经世家出身的女孩儿做出什么事来,人家岂肯擅罢甘休?闹大了我固然是讨不了好,她自己也要葬送一辈子的!我跟她又没仇,才不会做那种傻事呢!”

  秋檀稍稍松了口气,却还是忍不住嗔道:“世子爷!你又这么干了!那位顾小姐可是好人呢!咱们进京这些年,吃亏受气还少么?象她这样明知道人人都不待见你,还愿意关怀你的饮食温饱,却又不报上自己名字,不求回报的人,一年也未必能遇上一个!她又不是什么高官显宦之家的小姐,即便宫里知道了,也不会猜疑什么的,你何必将人往外推呢?!她的性子多好呀!象你方才这般,冒冒失失地闯进去,她的丫头都生气了,她却还是和颜悦色地,又劝你早日回宫延医治伤,平安为要。这样的好人,若咱们能多亲近些,你也不会过得这么苦了。偏你又犯了糊涂!”

  “你知道什么?!”朱景深嘀咕,“就因为她是好人,我才不能离她太近了……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他声音几不可闻,“她已被牵连到事关皇储与军权的朝廷大事中去了,宫里那位……可是个多疑的主儿……”

  秋檀没听清楚,还在那里发牢骚:“早就劝了你无数次,你本不是贪花好色的人,却偏偏使这样的手段,虽然能护得别人周全,却也把你自己的名声弄得太坏了!这样下去,皇上迟早会连你这个世子的名头都撤掉的!”话音刚落,她便忙忙捂住自己的嘴,神色不安,满脸通红,结结巴巴:“世子爷,我不是……我不是有心的……”

  朱景深眼中的温和之色已经消失殆尽,冷冷一笑:“你不用怕,你不过是说了实话罢了。我心里早就知道了。然而,就算我不胡闹,他就真能让我承袭父王留下来的王爵么?哪怕是真的有那一日,也不过是个虚衔,王府都不一定能有,更别提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王印与藩地了!即如此,我还不如彻底惹恼了他,让他剥掉我这个世子的名头,赶我出宫来。至少,我还能过几年自在日子,哪怕是做个平民百姓,也强似现在这般,处处受人冷眼,时时被人制肘……”

  秋檀神色黯淡,沉默半晌,方才怯怯地将文怡送的那瓶药酒举起来,小声问:“那么这个……世子爷要不要用?”

  朱景深盯了那白瓷瓶半日,方才默默撇开头,一把扯掉脸上的帕子,歪在一边,无精打采地道:“用啥呀?既然顾九说这是那家药铺的秘方,想必是有点名气,才会引得她慕名前来。既是好药,那就不是我想要的了。”他顿了顿,“你且收着吧,收好了。”

  秋檀应了一声,将药酒仔细收进车厢边上的匣子里。朱景深的视线一直盯紧了那瓷瓶,直到匣子盖上为止,然后,他便忽然直起身,握拳直敲车壁:“王悦!王悦!你不是打听过,那药铺里的大夫不擅跌打损伤么?!”

  车厢外的王悦回答得有些迟疑:“是属下疏忽了。属下才来了几日,不曾打听得详情,只知道那位大夫擅长治疗风湿与小儿病症,却不知药铺的掌柜有秘方药酒,于跌打损伤有好疗效……”

  朱景深暗叫晦气,骂了他两句,却还记得他是自己手上少数几个能干的人了,若把人骂得灰了心,日后办事多有不便,也就住了口,一个人在车里生闷气。

  秋檀打量着他的神色,小心地问:“那咱们接下来……要不要去另一家医馆瞧瞧?”

  “去什么去?!”朱景深翻了个白眼,“我不上药就是了!大不了再摔一回!横竖有好药在,不会伤筋动骨!”

  此时文怡已经将自己在路王府的经历简单地告诉了柳东行,本来,她顾虑到杜渊如的闺誉,并没打算说出来的,此时却不得不让柳东行知道,好让他给自己一个建议:“我进京不过半月,对朝廷上的事,还有各家权贵之间的事,知道得不多,也不知道这样做合不合适。我当时只是觉得……那郑小姐所为太过阴险了,竟是不把别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因此我并不后悔当时帮了杜小姐这个忙。”

  柳东行叹了口气,抬眼冲她微微一笑:“不要紧的。郑家不敢做什么。他们如今忙着洗脱身上的嫌疑还来不及呢。至于以后……”他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邪恶:“他们会很忙,忙得顾不上找人发泄报复……”

  文怡心下有些不安:“柳大哥?”

  柳东行重新看向她,温柔地笑了笑:“什么事?”

  文怡稍一迟疑,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担心你……”她战战兢兢地试探:“你不会做什么冒险的事吧?”

  “你想到哪里去了?”柳东行笑得十分灿烂,“我不过是个小小的武举人,整日忙着练武、学兵法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有空做什么冒险的事?你不必多心。”又状似无意地道:“我今儿就回城跟二叔说咱们的事。你不必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对付那个白姨娘了。你回城后,大可放心回侍郎府去。李家姑太太虽是好人,但你在李家住得太久,也未免会给人家添麻烦。”

  文怡有些迟疑:“可是……”方才柳东行不是才说过,要多与长辈亲近,长辈反而会更高兴么?再说侍郎府那边……

  柳东行不知她心中所想,只是道:“我要走了,你若有事寻我,想法子送信到西城区羊肝儿胡同的柳宅,我就住在那里。若我不在家,你只管留下信就是。”

  文怡犹豫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你要多保重身体。”顿了顿,“下一回……别再做这种事了,叫人知道了,总是不好……”脸微微一红。

  柳东行却只是笑了笑,丢下一句“放心”,便再握了握她的手,然后掀起帘子出去了。待文怡追出去时,已看不到他的身影。

  文怡觉得有几分怅然若失,发了一会儿呆,方才想起自己忘了问,他方才到底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她分明记得……他是进了那个红木大衣柜的!

  还有那瓶药酒的事……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冬葵回来了,一脸的失魂落魄。文怡叹了口气,忙收拾心情,迎上去安抚亲信侍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