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一章 文怡出走

生于望族 Loeva 4464 2011.04.29 19:00

    柳顾氏没母亲想得这么多,只觉得侄女儿的话不中听,便拉下脸来:“这婚事本就没说定,连婚书和信物都没有,谁肯信你呢?真把事情闹大了,才是坏了顾家女儿的清白名声呢!如今京里没什么人知道这事儿,你赶紧悄悄儿地,就当没这回事,等我给你另寻了好人家,你一出阁,即便回了平阳,又有谁会笑话你?!到时候六婶看见你配了个好女婿,家世人才都是一等一的,也只会谢我们。你细想去!这事儿已经是这样了,难不成柳家不愿娶你,你还要硬嫁过去不成?!”

  文怡气得说不出话来,于老夫人也觉得有几分刺耳,忙低声提醒女儿:“好了,九丫头也是受了委屈,你用不着这样说话!”真是的,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孩子怎么就处处都站在柳家立场上说话了呢?难不成真忘了自己也是顾家女儿?!这事儿本就是柳家理亏,她行事也有不妥之处,如今却连娘家人都不顾了。

  文怡却在生气过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盯着柳顾氏,冷冷一笑:“今儿我算是见了世面,柳姑母亲口提的亲,说的媒,大伯祖母与四伯母、五伯母做的证,如今反口就不认了。说什么白姨娘黑姨娘的,一个妾,也敢越过正室嫡妻,做柳大人的主了,三姑母身为正室,不说教训不懂规矩的小妾,还帮着小妾欺负娘家侄女?!果真贤良得紧!只是贤良到连娘家名声都不顾的,也着实少见!”

  柳顾氏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恼火,她难道不想教训那个贱人么?不过是碍着丈夫罢了,文怡身为她的娘家侄女,居然也不懂体谅姑母的难处,反而句句话都在戳她的心窝子,瞧这都是些什么糊涂话?她脸色难看地道:“随你怎么说,有些事你小孩子家也不懂,我不与你一般见识!反正这婚事是不成了,你若安安份份的,别闹得满城风语,我自会给你寻一门好亲事!”心里却是老大不乐意,她本就不喜欢文怡,不过是念在同为顾氏血脉份上,给晚辈几分脸面罢了,既然这丫头不识抬举,她就不必费心张罗了……

  文怡一眼就看出了她眼中的敷衍,冷冷一笑,只向于老夫人行了个礼:“若大伯祖母也是这个意思,那文怡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这件事,文怡断不能答应!”说罢甩袖就走。

  柳顾氏气得跺脚:“母亲,您瞧这丫头,真真无礼!还好没把她娶进门……”

  于老夫人没好气地道:“本就是你说话不中听,这件事说来是那个白姨娘在捣鬼,让她得了逞,还会助长她的气焰呢,若不是为了保住六丫头与东宁的亲事,我们也用不着忍气吞声。你对着受了委屈的娘家侄女,本该缓缓劝说才是,却甩出这许多难听的话来,换了是我也要恼了,你还有理了不成?!”

  柳顾氏被吓了一跳,满脸不敢置信:“母亲……您怎能为了这丫头骂我……”她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啊……

  于老夫人再瞪她一眼,头痛地揉了揉额角。若是换了别的侄孙女儿,她才没那么烦恼呢,可如今文慧不能出门交际,又得罪了郑家,她还要靠文怡结交上东阳侯府与沪国公府,保住长子的官位前程,省得郑家再出什么幺蛾子。更何况眼下文娴的婚事又有了准信,若在此时,叫人知道柳顾两家有背约之举,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可她又没法象对付文慧那样,将文怡关在家里不许出门,且别说东阳侯府与沪国公府的小姐们会发来邀约,单是罗四太太和那位李统领的太太处,便不好交待了。

  该怎么办好呢……

  文怡一怒出了正屋,便看到廊下一众丫环无措地站在那里,为首的如意双喜两人面带忧色地望着自己。她心下一暖,用眼神暗示自己不要紧,便径自往外走了。

  回到住处,文怡立时让院中负责洒扫的小丫头去外院唤赵嬷嬷与何家的,然将冬葵与秀竹都喊了来,让她们去收拾行李。

  冬葵吓了一跳:“小姐,您这是要上哪儿去?!”

  “这府里待不得了,咱们且上别处住几日。”

  冬葵与秀竹面面相觑,后者忍不住细问:“小姐,您要上哪儿呀?是谁惹您生气了?大老太太和大太太知道么?”

  文怡一声冷笑:“你们只管去收拾,万事有我呢!”

  秀竹还要再说话,冬葵忙拉了她一把,两人便进里间收拾起衣服行李来。文怡便独自坐在桌边,将心中的计划想了又想。

  不一会儿,赵嬷嬷与何家的赶到了,见屋里这番忙碌的景象,都吃了一惊。赵嬷嬷忙问:“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呀?!”

  “嬷嬷!”文怡眼圈一红,忙忍住了心头的委屈,将赵嬷嬷拉进屋来,探头看看门外,双手将门关上,才拉过赵嬷嬷的手来到桌边,对她道:“嬷嬷,这里住不得了,咱们要上别处去避几日。”随即将方才发生的事一一道来。

  赵嬷嬷听了,又惊又怒:“大老太太怎能这样做?!老夫人当初可是郑重托了她的!便是亲事不成,也没有越过我们老夫人给小姐寻人家的道理!既如此,咱们索性就回平阳去吧,省得在这里受气!”

  “嬷嬷稍安勿躁。”文怡忙道,“就这么走了,婚事怎么办?柳家那头,虽然柳姑父有意毁约,但柳大哥还不知道呢,他一定不肯答应的。而顾家这边,若不是碍着六姐姐与东宁表哥的亲事,也未必不肯帮我说话,这事儿好歹关系着顾家脸面呢!眼下最要紧的,是不能叫长房的人把我们制住了,不然咱们便是有一肚子的冤屈,也没处喊冤去。因此我才叫冬葵她们收拾行李,咱们先离了这里再说。”

  赵嬷嬷听着也有些急了:“那还等什么?赶紧收拾!嬷嬷也回去收拾。小姐跟大老太太她们争吵,已有些时候了,就怕她们先下手为强!”她想了想,越想越不对,“算了,咱们索性回平阳吧!万事有老夫人做主,再不济,还有族长四老爷在呢!他们长房休想逼迫小姐!”

  “不行。”文怡斩钉截铁地道,“若我们这就走了,如何打听后头的事?柳大哥如今不在京城呢,万一柳姑父那边把婚事定下了,日后柳大哥回来想要反对,也麻烦得紧。我不知道他几时会回来,因此,要在这件婚事没定下前,拦住柳家人的行动才行!”

  冬葵从里间走了出来,她已经听见了事情的经过,便问:“小姐,那你打算怎么办?就算我们离了侍郎府,也没法拦住他们呀?况且您又顶撞了三姑太太,就怕她心下着恼,越发……”

  文怡冷哼一声:“我的话她是不会听的,但有人的话,她却不能不听。我这是要做给那个人看的,叫她别再把我当成能随意拿捏的傀儡!”接着又吩咐:“何嫂子先去找人雇车,要找个可靠的,上回给干娘家里捎信的骆安就不错,他的本行又正好是车夫。”那人原是罗家用过的,又肯替罗家说话,想必比别人可靠些。

  何家的忙道:“这个容易,他到侍郎府也不过半月功夫,还不曾签卖身契,不过在外头帮着跑跑腿,做些杂活。嬷嬷几次出门,都是请他驾的车。”

  文怡点点头:“就这么办吧。”

  赵嬷嬷忙问:“那照小姐的意思,离了这里,咱们又上哪儿去呢?总不能住在外头吧?客店什么的都不方便,若是赁房子,咱们只靠骆安一个出面,他又不是咱们家的仆从,只怕也不方便。要不……咱们去投靠罗四太太?”

  文怡摇了摇头:“干娘虽与我亲近,但毕竟只是我的干亲,若这边派人去接,她是不好留下我不放的。因此,我想托嬷嬷跑一趟李家,请李家表姑母派人来接我。她是祖母的侄女儿,也算是我的外亲,既然族人不可靠,外亲便有资格护我。”

  赵嬷嬷连忙叫好:“这主意好啊!我去了李家两回,表姑太太都待我极客气的,常说要接小姐过去住几日。我们老夫人待她娘家有大恩,若她知道小姐受了这样的委屈,一定会出手帮忙!李家老爷也是位大官呢,极有脸面的,不比大老爷差多少!”

  文怡淡淡一笑,她其实并没指望李太太能帮上大忙。虽说是外亲,自家祖母又对李太太娘家人有恩,但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表姑母又已为人妻、人母,作为认回来的亲戚,连熟悉都说不上,又怎能指望她能费心帮忙?归根到底,这件事只能靠自己去做!

  她便道:“其实也不用表姑母费什么力气,只要她出面接我出去就行了。我一个没出阁的女孩儿,带着几个老少仆妇在外头,总是不大方便的,有她在,万事要便宜些,长房的人也不好拦我。出去以后,我还要请别人帮忙呢,若是实在没法子,就暂时在京城逗留些时日。聂家大表哥今年乡试中了举,明春会试,他必会上京参加会试,等他来了,我才算有了依靠,若事情不谐,我还能随他一同回乡。”她想了想,“平阴离京城路途遥远,大表哥若是要在家过年,那必会在上元节前出发,赶在二月前抵达京城,兴许时间还要更早些。算起来我们只需要等上两个月。在大表哥进京前,若长房的人执迷不悟,我们也不好长期借住李家,幸好临行前祖母给我们备下了足够的银两,就在李家左近租一处房舍落脚,再问李家或干娘家借两房家人,撑上几月也不成问题!”

  赵嬷嬷见她考虑得周全,连忙应了,拉过何家的便出门去办事。文怡就与冬葵她们一同整理行李,将金银细软之物都细细收拾好。

  她们屋里忙成这样,外头的人哪有不察觉的?不一会儿,文娴等人回来了,便有人报给她们听。文娴文娟与蒋瑶忙忙上门来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的就要收拾起行李来?有话好好说,若是哪个丫头婆子得罪了妹妹,我们去请祖母、伯母为妹妹做主!”

  文怡扎好手中的包袱,直起身淡淡地道:“姐妹们不必多说了,这事儿说来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我心里委屈得紧,但大伯祖母与三姑母却只说我不懂事,因此我只好离了这里,不是为了与长辈们置气,实在是……不能承受如此违背祖训之举!”

  文娴等人听得一惊,蒋瑶眼珠子一转,便趁人不备退了出去。文娟忍不住叫道:“九姐姐,你把话说清楚,究竟是怎么了?!谁违背祖训了?!”

  文怡鼻头一酸,背过脸去:“十妹妹,你不必问了。为尊长讳,这礼数我还是懂的。”

  她话虽这么说,却已经坦承了是长辈们所为有违祖训了。文娴脸色有些难看,拉住文娟,不让她继续问下去。

  文怡毕竟是初来京城不久,行李很快就收拾好了,连冬葵秀竹她们的行李也都包扎整齐,秀竹还去了外院帮赵嬷嬷收拾。何家的进来报说,已经跟骆安提过了,以后就由六房付他月钱,按侍郎府给的数目,再添三成,他已出去雇车了。

  得到消息的于老夫人与蒋氏都吃惊地赶了过来,前者气得手都在发抖:“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就因为长辈说了你几句,你就要走么?谁家女儿这般大胆?!”

  文怡起身肃立,正色道:“大伯祖母此言差矣,事情错处本不在我,长辈们做了有违道义不合祖训之事,我既然知道了,自然是要劝的,既然劝不动,留下来却只能同流合污,那倒不如早早离开,也算是保住了自己的本心!”

  于老夫人心下焦急,见文怡态度坚决,只好放缓了语气,改用怀柔手段:“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又何尝不生气呢?!只是你三姑母着实有难处,这样好了,我再劝劝她,看有什么法子能改变柳姑爷的主意。”

  文怡却不为所动,这一回,她定要让长房的人看到她的决心,若是就这样被她们三言两语哄住了,以后还有谁会把她放在眼里?!

  于老夫人见状,脸色又重新阴沉下来:“看来你是要执迷不悟了?我倒要看看,你离了这里,还能上哪儿去!你道罗四太太会收留你么?认了个干娘,就以为有了靠山?你信不信你一进罗家的门,我便让你大伯父上衙门告她拐带别人家的女儿?!”

  文怡仍旧神色不变。

  蒋氏不知婆母与小姑做了什么事,见状觉得有些不妥,便试探地劝了句:“有话好好说嘛,到底怎么了?婆婆?九丫头?”却无人答她。

  这时,前院的婆子来报:“李副统领的太太派人来接九小姐,说是请九小姐过府住几日。车已经到门口了。”

  于老夫人顿时脸色一变。

  (咳,小小声向大家说句抱歉,今年五一,某L想向大家讨几日……婚假,因为某L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虽然有一点存稿,但不能保证每日都有更新,而且每章字数或许会减少一些,大概一周以后会恢复正常,请各位多多包涵,某L顿首百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