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柳太太省亲(上)

生于望族 Loeva 4355 2011.04.27 19:51

    文怡从东阳侯府回来后的第二天早上,三姑太太柳顾氏再次来到了侍郎府。

  她进府后,也不去见嫂子蒋氏,直接就往于老夫人的院子里来。文怡与一众姐妹当时都在于老夫人屋里陪着说话,见丫环才通报过,柳顾氏便直接闯了进来,都吃了一惊,忙忙向她见礼。

  柳顾氏一进门,两眼就盯在文娴身上,转了几转,直把文娴盯得满脸通红,方才移开了视线,向于老夫人请安。

  于老夫人心情还算好,笑着让她起来了,还道:“我虽叫你过来坐坐,有事商量,但你也用不着这样急,才吃过早饭呢,难不成你天刚亮就出门了?”又指了指文怡姐妹们面前的圆桌:“这是昨儿五丫头往路王府做客时,王妃与世子妃赏的,你过来瞧瞧,挑两样带回去吧。”

  柳顾氏这才看到那桌面上放着两只剔红的方盒,一只放着各式精美的堆纱宫花,一只盛着十二枚样式各异的白玉佩,都是精致的内造之物,如今可不多见了,虽不值什么钱,但戴着出门做客,可是体面得很。她又特地看了文娴一眼,文娴红脸低下了头。

  文娟在旁撇撇嘴,心里暗暗抱怨。姐姐将王妃与世子妃赏赐的东西分给姐妹们,每人都只是客气地拿一样,连在自个儿院子里养病的文慧,都懂得礼数,只留下了一支宫花,祖母怎么一开口就给了姑母两样,也不问姐姐一声。

  文怡心里却在想,三姑母神色古怪,莫非是听到了路王府有意聘文娴为媳的传言?而她之所以会来,似乎是大伯祖母传召,联想到昨日自己说的话,她双颊微微一红,心却不可抑制地跳得飞快。

  柳顾氏正要开口跟于老夫人说话,但又看了几个女孩子一眼,清咳一声:“母亲,女儿有要事想跟您商量。”特地在“要事”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于老夫人眨了眨眼,和蔼地对文怡等人道:“你们回去吧,今日天气阴沉沉的,看来快要下雪了,午饭你们在自个儿屋里吃吧,不必特地过来,免得受了风。”

  众女齐齐应了声,便纷纷告退了。文娴犹豫了一下,没把那两只盒子带走,就这样留在了桌面上。文娟顺手给它们盖上了盖子,一步三回头地去了。

  她们一走,柳顾氏又斥退了丫环,便急不可待地走到母亲身边的椅子坐下,问:“母亲,我听说咱们家五丫头连着去了几回路王府,颇得路王妃青眼,马上就要做太子妾室了,是不是?!”

  于老夫人脸上的微笑忽然凝结住,变得有些哭笑不得:“你打哪里听来的胡话?路王妃看中咱们家五丫头,是打算配给她孙子的,又干太子什么事?”

  柳顾氏怔了怔,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但旋即又打起精神来:“路王的孙子?是哪一个?世孙么?!”

  “就是那个绰号叫‘琴痴’的,路王家的庶孙。世子妃也很赞成,还让两个孩子见过一面,听说那位小王孙对咱们五丫头挺满意的。”

  柳顾氏更失望了:“居然是那个孩子?这门亲事……不大好吧?我也听说过他的传闻,据说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不过是得路王宠爱罢了。”

  “有什么不好的?”于老夫人不以为然,“能与宗室王爷结亲,本人也是品貌双全的,还有什么可嫌弃的地方?我自然知道他爱好风雅,向来不理政事,但难得是个太平王府里的太平王孙,一辈子平平安安,你侄女儿能配这么一个人,也算是她的福气了。朝中的显贵,又或是身份尊贵体面些的官家子弟,固然是好,但你也要看一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二哥不过空有个进士名头,连个正经官职都没有,凭什么叫人看中你侄女呢?”

  柳顾氏讷讷地说不出话来。于老夫人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之前,就因为她行事不慎,只顾着拉拢东平王府,叫人在御前进了谗言,不但丈夫挨了圣上训斥,连娘家兄长也受了连累。虽说此时柳家已经重新得到了圣上的信任,到底不比先前,更何况,丈夫还不曾消气呢,连外人都知道柳尚书与夫人不和,又怎会给她娘家体面?

  只是她仍旧有些不服气:“太平王府的太平王孙,听着似乎尊贵,实际上遇到事,全不管用!母亲带了侄女儿们上京来,原是盼着给她们找一门好亲事,给家里也添些助力的,可如今,嫡出的五丫头配了个空头王孙,六丫头您又许给我家,剩下的九丫头十丫头,一个是孤女,一个是庶出,哪一个能顶用?难不成那些体面的人家,还能看上她们做正经媳妇不成?!”

  于老夫人瞥了她一眼:“谁跟你说我带几个孩子上京,是为了给家里添助力的?!”

  “您不是……”柳顾氏不解,“大哥特意嘱咐的,不是么?”

  于老夫人冷笑:“你也不瞧瞧眼下是什么时候?!几位皇子的争斗才结束,又开始抢起了太子妃的宝座了,一众藩王也都蠢蠢欲动,朝里什么人都有,乱成一片。你和你大哥也不跟我说清楚,若我早知道是这个局面,就不在这时候进京了!好亲事固然要结,可也不能为了结亲,便把自家给葬送了!”

  “哪里就到这个地步了?”柳顾氏听得骇然,干笑道,“您是不是想得太多了?朝里的纷争,我也听说过,但那跟先前相比,不过是小纠纷罢了。太子妃的人选不是定了么?我们家虽与东阳侯府素来没什么交往,但我们老爷年轻时与东阳侯也算有些交情,想来他家不会与我们为难的。至于郑家,他家女儿看来是要屈就良娣之位了。我们家与他们虽没什么深交,但六丫头与他家小姐从小交好,京里谁人不知道?他家同样不会害我们。再来就是几家藩王,我们家大姑太太嫁到东平王府……”她顿了顿,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嘴角,“虽说眼下她与我有些不大愉快,到底是骨肉至亲,真有事时,是不会不管我们家的,要知道,东平王可是太后亲子,圣上亲弟,就算真要削藩,他家也不会吃什么亏的。”

  于老夫人冷冷一笑,心道若不是听九丫头说起,东阳侯府的人又进一步证实了那个说法,她也不敢相信,从来与顾家无仇无怨甚至还交情很好的郑家小姐,居然会下黑手嫁祸自家孙女!托了九丫头救下东阳侯府千金的福,目前顾家得以顺利脱身,但也因此得罪了郑家。郑家一日还在,她就一日不得安心,几个孙女的婚事也不敢大意,路王府的庶孙虽说不上是理想的婚配对象,至少不是郑家能动得了的,而顾家凭着这门姻亲,也可以与宗室王亲搭上话,将来遇事不愁没有援手。那位小王孙固然没什么说话的权利,但路王有啊!

  她看向女儿,正色道:“你别总想着东平王是太后亲子,圣上亲弟,便有恃无恐了。若圣上铁了心要削藩,东平王也不可能例外。一个藩王若没了藩地,他与路王爷又有什么不同呢?路王还能得到圣上的敬重,宗室中无人敢对他无礼,东平王一家子成天跟圣上怄气,等太后登仙,你当他家能有什么好结果?!”

  柳顾氏瞪大了双眼:“母……母亲……”

  “我可不是在说笑!”于老夫人哼了一声,“只看他家平日行事就知道了!本来藩王为了避嫌,是不该与朝臣私下结交的,因为你们柳家与东平王府是姻亲,这事儿避免不了,也就算了。可东平王府的那位世子爷,为了跟你们亲近,居然一路追到平阳,这倒也罢了,他本就要南下康城办事的,只当是路过,也说得过去。可前些日子京城里的传闻,就叫人忍不住觉得好笑!太后与圣上看中了东阳侯家的小姐,想配给三皇子,那是看中了东阳侯的声望,要他给三皇子这个皇储撑腰的!东平王世子特地跑到太后跟前磨缠,说要求娶东阳侯府大小姐,这不是跟三皇子抢人么?!还特地把风声传得到处都是,一个不好,是要坏了天家姻缘的,岂不是坏了圣上的盘算?!你当圣上心里就不恼他一家子?!”

  于老夫人更生气的是,这东平王世子爷要坏三皇子的姻缘就算了,做什么还要把文慧拉下水?!本来与柳家的亲事已经谈妥了,只等太子妃的册封结束,各家王府世子、王孙办了婚事,就能把六孙女儿给嫁出去,省得她再惹出什么事来。结果,那位世子爷也不知道打了什么主意,撩拨得文慧春心萌动,又给这门亲事增添了变数。若他是有心娶文慧倒也罢了,偏偏这几日,外头没少传他与各家闺秀来往的韵事,求娶东阳侯千金的事倒是没再提了,可他对文慧显然也没那个意思!这叫什么?欺负人么?!

  柳顾氏听得脸上神色变幻,似乎有些挣扎:“这可不好……景诚那孩子,还是年纪太轻了,不知天高地厚,只知道有太后护着,便真以为什么事都能做。我得劝劝他,还有王妃,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你拿什么去劝?别忘了,人家现在正恼你呢!”于老夫人冷言冷语地打击女儿,“这多余的事,你就不必再做了,就象你说的,东平王是圣上亲弟,圣上便是再不待见,只要他们一家子没犯下谋逆大罪,一点闲气,圣上也不会与他们计较。王府将来便是没了藩地,也有富贵平安日子过。柳姑爷本是圣上跟前的人,如今又重得圣上信任,你又何必画蛇添足?只管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不许自作主张!”

  柳顾氏缩了缩脖子,不甘不愿地应了,只是想了想,终究有些不死心:“若是只求太平安稳,也未必要将五侄女儿配给路王府的庶孙,一个镇国将军,能顶什么用?我们老爷也认得几个官宦之家的子弟,都是有才华有本事的,家世又好,前程似锦,若是母亲担心门第不相配,当中也有名门望族的旁支,足可匹配五丫头了。这些人在朝中官位虽不算高,却也是说得上话的,未必比路王一个闲散王爷差!”

  于老夫人心道他们再有本事,地位也高不过藩王,能牵制住郑家吗?只是这话她不好跟女儿提起,只得说:“我已拿定了主意,你不必多说了。等你侄女儿嫁去路王府,有她带着,家里几个庶出的女孩儿也有机会配好人家,还不怕将来姻亲会被牵扯进朝廷纷争中,连累了我们顾氏一族。”她转而盯着女儿问:“说起来,你上回过来时,我跟你提的那件事,你还没办好么?”

  柳顾氏愣了愣:“哪一件?您是说六丫头的婚事么?”她笑道,“我已经跟老爷提过了,老爷没有反对,只是说要等皇家的婚事办好了,再能宣扬出去。今年本是因为圣上身子不好,才不曾正式下拣择令选秀,以配婚皇子宗室,但赶在天璜贵胄之前娶亲,又是官宦之家,就是在打圣上的脸了。只要三皇子与几位皇子、王世子的婚事定了下来,我们家就会送庚帖过来了,您不必着急。”说到这里,她又记起了侄女儿,“说起来今儿怎么不见文慧?她方才就没在这里,既知道是我来了,好歹出来见个礼才是。”

  于老夫人当然不会实话以对:“你一来就把几个孩子都赶走了,她哪里还敢来打搅?再说,婚事都定下来了,你便是她婆婆,她女儿家脸嫩,便是知道你来,也不好意思出来见你的。”

  柳顾氏掩口笑道:“从小她就胆子大,见了男子,说话也一向大方的,结果如今要出嫁了,反倒害羞起来。”

  于老夫人不希望她继续谈论文慧,便道:“我方才说的不是这件事,是说九丫头跟你们家东行的婚事!你别忘了,当初你是当着我,还有二房和四房的面,向六房提起这桩婚事的,又许诺说会把庚帖送过去。你六婶没回绝,又答应了接庚帖,就是答应婚事的意思了。你一直没动静,如今又装没事人,难不成是要变卦?!那可不行,将来我回了平阳,叫人知道这件事,是要戳我脊梁骨的!”

  柳顾氏不自然地笑了笑:“您说的是这件事呀……”

  “如何?我上回不是提过了么?你说要回去问柳姑爷,究竟是个什么结果?!”

  柳顾氏脸色微微发白,声音也弱了许多:“提是提过了,可是……老爷还没说什么,那个姓白的贱人,便说认得一个六品武官的继室,他家正好有个女儿,是前头元配留下来的,已经十七岁了,还未许人,有意将那个姑娘说给东行……”

  (双倍月票活动果然出来了,从28号0点开始,到5月7日24点为止,求粉红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