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码头偶遇

生于望族 Loeva 4439 2011.03.29 19:19

    小花厅内一阵沉默,只余文慧低低的哽咽声。

  过了好一会儿,文安才首先开口:“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语气凌厉,竟是连“姐姐”二字都省了。

  文慧抬起头:“你听不明白么?!就是那个意思!我一定要嫁给朱景诚,不然……无论嫁的是谁,只要有一丁点儿风声传到他耳朵里,我这辈子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你们不是整日在我耳边唠叨闺誉、名声什么的么?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我好歹也是从小知书识字长了这么大的,怎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世人皆浅薄,最是在意这些虚的!我便是再不经事,也吃了几个月的苦头,那样的日子,我再也不要经历了!”她伏在小几上大哭。

  蒋氏听得心酸:“好慧儿,不会的,娘不会让你再吃那样的苦,你想要怎样娘都依你……”

  文安脸上原本露出了几分哀凄,但听到母亲这么说,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望向她:“母亲!您这是什么话?!姐姐糊涂,您也跟着糊涂了么?!”

  蒋氏一窒,但看着女儿,又不忍心反口。

  文怡听得心头发闷,深呼吸一口气,才道:“六姐姐,你既然怕日后那件事会传到你夫君耳中,那为什么偏偏要嫁给东平王世子?他可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实情的人!若他在意那件事,你连嫁给他的可能都没有!更别说如今王府有别的盘算了。”

  文慧抬起头来,面上泪痕点点:“这如何一样?!我若嫁给别人,将来那人知道了当日之事,虽说可能会嫌弃我,但有父亲给我撑腰,他也要顾着自个儿的名声,断不会主动把事情传扬开去。我担心的,是外头的人知道了,闲言碎语会逼得那人对我狠下心!可朱景诚早就知道了,当初还是他救的我,将来便是事情传了出去,还能说我嫁给他,是为了报救命之恩。原本是别人眼中的丑事,转眼就能成为英雄救美的佳话!更何况……更何况……”她脸微微一红,染上了几分羞涩,“他救我的时候,待我很是关心体贴……想必对我并不是没有情意……”

  文安闲闲地道:“英雄救美的好象是柳家大表哥吧?东平王世子几时救了你?他不过是打了你一个耳光,让你别再发疯罢了!他能厚着脸皮把自个儿当英雄,你倒是配合得紧!”当日他虽晕了过去,但事后早就从柳东行那里听说了事情经过。

  文慧微微变色,神情稍为有些不大自然。文怡也不自在地轻咳两声。文安这才反应过来,却又不好赔不是,只得眨眨眼,有些心虚地撇开头去。

  蒋氏皱着眉轻斥小儿子:“胡说什么?!柳家的行哥儿跟你九妹妹已经定了亲事,况且他又只是个小小的武举人,如何配得上你姐姐?!”

  文安听了有些不乐意:“他怎么配不上姐姐了?我倒觉得姐姐配不上他呢!前儿我听见祖母与母亲说话,祖母还打算把姐姐许配给明敏哥,明敏哥还是个白身,母亲倒嫌弃行哥儿是个武举人了!”接着他怪里怪气地嚷道:“不是英雄救美么?美人以身相许,真是一桩佳话!咦?姐姐,你不同意?这是为何?莫非这英雄也是要挑人的?!”

  文慧气得浑身发抖,抓过一个茶杯就扔过去:“你还是不是我亲兄弟?!居然说这样的话气我?!”蒋氏忙抱住她安抚,又数落儿子:“还不快给你姐姐赔不是?!”文安只是冷笑,下巴高高仰起。文慧见状更生气了,哭着向母亲告状:“娘,你瞧小七那模样!”想到弟弟从前一向对自己是千依百顺的,如今却处处与她过不去,好象完全变了个人一般,她便更委屈了,哭得也更大声。

  文怡顾不上安慰劝解,她早被文安所言惊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于老夫人几时产生了将文慧许配给罗明敏的想法?!这这这……这实在太荒唐了!文怡回想起罗明敏那爽朗的笑容,与每每相助于她与柳东行的热血心肠,再想到文慧的脾性,与大报国寺树林里与文慧同行的那个男人,心便渐渐硬起来。

  她怎能让兄长一般的忠诚友人,遭受那样的耻辱?!

  “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就不必在此吵闹不休了!”她听见自己在说,“眼下的关键是,即便六姐姐自己拿定了主意,那东平王世子又是否愿意呢?其实这几天发生的事,已经能让人明白看出王府的意思了,若世子当真对姐姐有情,为何任由长辈折辱顾家?!其实大伯父与大伯母都如此宠爱姐姐,断不会在婚事上委屈姐姐的,姐姐何必一意孤行?”

  蒋氏、文慧与文安听了她的话,都不约而同地将视线转了过来,文慧止了哭声,脸上带着几分茫然与惊慌,有些迟疑地道:“你别胡说……他当日对我是有情的……不过因为半年不见,所以……难免有些冷淡了……”她咬咬唇,“所以我才想要见他!怎么也得让我见他一面,跟他说说话!也许……他见了我,就会想起从前的情份了……”

  文怡听了,又好气又好笑,心底不由自主地涌起疲惫感。文慧,她怎能如此对自己自信?!

  文安想必也听不过耳:“那若是他想不起来呢?!又或者他压根儿就对你没有丝毫情意!我看他根本就没看上你!当初他来平阳时,柳表哥镇日在他跟前说与你有多亲近,他但凡是个知廉耻的,就不可能看上你!若是柳表哥那样了他还向你示好,这人品就不能信了!依我说,你还不如早早死了心吧!”

  蒋氏也含泪看着文慧:“是呀,慧儿,听娘一句劝,就忘了他吧。娘会跟你父亲说,给你好好寻一门亲事,要找一个又体面、又有本事、家世好、人品好,无论如何也不会弃你而去的人!”

  文慧闻言气急:“娘!您究竟是在帮我还是在气我?!您方才不是说随我爱怎样就怎样的么?!”

  蒋氏嚅嚅地,小声道:“便是娘想帮你,也无能为力啊!王妃都这般打我们的脸了,可见是不愿你嫁给世子的,王府位高权重,我们能奈他何?”

  文慧抿抿唇:“那我就去求丽君帮忙!请郑贵妃娘娘出面!只要贵妃娘娘愿意帮忙,圣上下了旨,王妃就算不乐意,那也是白搭!”

  文安不以为然:“贵妃娘娘为何要帮你?你没听九妹妹说么?王府看中的世子妃人选,乃是沪国公府与东阳侯府这样人家的千金小姐!你哪里比得上她们?!”

  文慧不服气地仰起头:“我比她们长得漂亮!”顿了顿,“再说,你们不是常提起,圣上正打算削藩么?!那他怎肯让朱景诚娶那种人家的女儿?!相比之下,我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出身尊贵,却不显眼,容貌才学都好,太后也挑不出错来!柳姑父素得圣上宠信,只凭他的脸面,圣上也会更看好我的!”

  文怡直直地瞪着她,只觉得自己是在看一个无可救药的蠢人。

  蒋氏听了也觉得有些不妥:“这……真能成么?就怕王府执意不肯……到头来结亲不成,反结成仇了!”

  文慧冷哼:“圣旨大过天,王府怎敢违令?!”

  文安凉凉地道:“他们不敢违令,只需乖乖听话娶你过门,过个三五月,把你毒死了,报个急病而亡,就能欢欢喜喜娶看中的媳妇去了!”

  蒋氏脸色一变,文慧气得再摔了一个茶杯:“小七,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是你亲姐姐,你却处处与我作对!以前那个伶俐又贴心的小七哪里去了?!”

  文安沉下脸来:“早在被你骂出家门时,就死在乱匪手上了!”

  这话一出,蒋氏与文慧脸上都是一白。后者迅速红了眼圈:“你……你不是说不再恼我了么?难道是哄我的……”

  蒋氏忙安抚她几下,又目光复杂地看向儿子:“小七,你当日也有错,眼下既已平安无事,就不要再说那种话了……”

  文安冷淡地看着母亲,眼圈微微发红:“母亲当真就这样继续纵容姐姐?她嫁人,竟不盼着日后夫妻和睦,却是宁可得罪人,也要嫁过去,这婚事对她有什么好处?!儿子只担心,若她真这么做了,到头来……不但她小命难保,还要把我们全家人都赔进去!母亲尽管继续糊涂下去吧!只是有一天,六姐姐终尝恶果,却回不了头的时候,您可千万别后悔!”

  说完这番话,他便一扭头,打开门大踏步往外走了,听那脚步声,似乎是上了甲板,不一会儿,就传来家人的声音:“七少爷,天快黑了,您要往哪里去?!”

  “啰嗦!”

  蒋氏不安地听着,想要起身去找儿子,女儿却又抱着自己的腰哭个不停:“娘,您听小七的话,真是太气人了!您可千万不能听他的!”她愁得不行:“你弟弟的话也有道理,你年纪小,不知道这里头的凶险,娘怎能看着你往火坑里跳?!”

  “那怎会是火坑?!娘,您别听小七的,他心里怨着我呢,宁可看着姐姐受苦,也不愿意帮忙。娘,您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女儿被嫁给不喜欢的人,一辈子受气么?!您就依了我吧!我会让朱景诚喜欢我的,便是当真丢了性命,也绝不后悔……”

  蒋氏抬起手帕拭泪:“你这孩子……真真是我命里的孽障!”

  文怡木着脸走出小花厅,反手关上了门。她就不该跑到这里来!看了一场可笑的戏,却把自己给气得说不出话来了!难为文安这位曾经的纨绔子弟能看得如此明白,只奈何摊上这样的母亲与姐姐!

  她转过身,再度走向于老夫人的舱房。这回就算于老夫人睡上一日,她也会在房门口等到对方醒来为止!她就不信,没人能制止文慧的狂想了!

  一刻钟后,文安坐在码头下面的一个小酒摊上,往嘴里灌了满满一杯酒,便立时被呛得咳了半日,索性一把摔了那杯子出气。

  周围的人见他衣着华贵,便知道他来历不凡,又见他正在气头上,不敢去撸他虎须,便离得远远的小声议论着。

  文安听得心烦,大力一拍桌面:“吵死了!都给我滚!”随手掏出一把银珠子往地上一抛,“赏你们了!赶紧滚,还爷一个清静!”

  小酒摊上的人都是码头上的苦力,见了这些银珠子,眼都直了,纷纷抢了,一哄而散,倒是有两个人不紧不慢地踱到街对面,远远地看过来,偶尔交换几个眼色。

  文安也没留意,只叫老板上好酒。那老板素来只卖劣等米酒,哪里寻好酒去?只好把最烈的一种送上去,说:“这是小的这里最好的酒了,寻常人都喝不得,公子爷可得悠着些,好歹别醉了,连酒钱都付不了。”

  “啰嗦!”文安扔了个银锞子过去,“什么好酒?爷还喝不得了?这够不够?!”

  “够!够!”那老板喜滋滋地接过银锞子,掂了掂份量,眼珠子一转,便看见街对面那两人还在盯着这边看,他嘻嘻一笑,心里有数,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转身到灶边操劳一番,给文安送上了一碟花生米,一碟猪头肉,心道:“公子爷,这就算小的孝敬您了,也不枉您让小的发了回财。您黄泉路上可别来寻小的麻烦!”

  文安喝了一口烈酒,顿时呛得眼泪鼻涕都一起来了,难受得不行,想要骂那老板,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急急起身去倒茶。

  这时一只手横过他面前,递来了一杯茶,他忙不迭抢过茶灌了,好容易歇了口气,却忽然想到自己连茶是谁递的都没看清楚就喝了,万一叫人暗算了如何是好?一惊之下忙抬头去看,愣了愣,便松了口气:“原来是你呀,行哥儿……你怎么在这儿?!”

  柳东行满面笑意地拍了拍他的肩,不着痕迹地往后看了一眼,不一会儿,街对面那两个人便被几个大汉捂了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消失了。小酒摊的老板满头大汗,手上不停地擦着灶台,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似的。

  柳东行没理会他,径自在文安对面坐下,笑道:“我正巧过来东平看一位老朋友,正打算寻船回京呢,不想在这里看见了你。你怎么到这种地方喝酒来了?也不仔细瞧瞧周围是什么情形,万一有人见你衣着富贵,出手又阔绰,把你劫到荒郊野外去,可怎么好?你家也不派个人跟着,倒也放心!”

  文安冷笑:“我都这么大个人了,离了人便活不成了么?!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好歹也习过几年武艺,等闲几个人近不了身!至于我家里?他们忙着哄我那位六姐姐呢,哪里还顾得上我?!”

  柳东行笑了:“这又是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既说出这样酸溜溜的话来。”

  文安讪讪地看向他:“你别笑话我,你要是知道了,包管也笑不出来!”

  “哦?”柳东行眨眨眼,“那你给我说说吧,也许……我还能给你出点主意?”

  (文怡不是对手,只好……关门,放柳东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