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园小院

生于望族 Loeva 4459 2011.03.11 19:52

    不管罗明敏此举有什么用意,顾家人都已决定要接受罗家的款待,前往他家别院过夜了。

  罗家的下人很快就用蓝绢在码头上围起帷帐,阻隔外人的视线,不一会儿,轿子也全都到齐了。青一色的双抬绿呢小轿,轿帘一角绣着罗家标记,光鲜整齐,分两行排开,足有四十多抬,正好与顾家所有女眷和丫环婆子媳妇的人数等同。若有人细心些观察,可以发现那些小轿的门帘虽然是一样的颜色,用料却有差别,最贵重的是彩锦,最便宜的是粗绢。连顾家寻常仆妇都未必能穿在身上的料子,在罗家居然被用做轿帘!顾家人一见,都在暗地里大吃一惊。

  而每抬小轿配备的轿夫,都是一般高矮胖瘦,长得五官端正,年纪在二十到四十之间。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穿戴整洁,垂首肃立,眼睛直盯着前方一尺远的地面,不发一声,显然是训练有素。

  文怡随着长辈与姐妹们往前走着,眼角余光暗暗打量着这些人,心中不由得对归海罗氏这个名号生出钦佩之心。连粗使杂役的仆从都能如此行止有矩,罗家实力可见一斑,若是仅仅因为他家没有高官贵戚,便对他们生出轻视之心,实在不是明智之举。高官显宦总有没落的一天,姻亲贵戚也未必可靠,象罗家人这样,低调行事,严格约束族人仆役,却更显稳键!

  文怡回想前世的记忆,藩王骚动也好,新君上台也好,都没听说过罗家曾参与其中,但归海罗氏始终是受人尊敬的世家。所谓世家望族,就应该这样才对吧?不求一时显赫,只求万世承袭……她抬头望向前方的轿子,于老夫人与蒋氏刚刚上了轿,这两位顾家主母,大概未必赞同这种做法吧?

  小轿里头打扫得很干净,坐垫也是软薄适中,一声令下,小轿被抬起,除了在这一刻稍稍有些晃动外,一路都走得十分平稳,无论上坡、下坡,路经的是闹市人群还是偏僻地带,节奏都不曾乱过。文怡心中不由得又再次赞叹罗家下人的训练有素。

  别院离码头并不算远,而且位处归海城外围,不必进内城门,穿过一个大市集,再经由大路拐进岔路口,走上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到了别院门口。这里十分清静,又有树林围绕,就算是在冬天,也是满眼绿意,叫人看了精神一震。侧耳细听,附近似乎还有水声。

  别院的管事早已得了消息,带了仆从开门相迎。罗家的那名管事与他交谈几句,便让人把顾家众人的小轿抬入别院前庭,然后挥手斥退轿夫,让一队婆子媳妇前来扶顾家女眷下轿。跟随在后头的顾家仆妇则早早下了轿,却显得有些混乱,一时间竟然没能赶到主人身边侍候。

  文怡下得轿来,又迅速扫了负责接待自己的那名媳妇子一眼,只觉得对方五官端正,服色穿戴都中规中矩,却是低眉顺眼间,带着几分干练,一举一动,都合乎礼仪,每每开口引路,一点都不啰嗦,用辞语气却又恰到好处。她在心中再次暗叹:这归海罗氏的男女仆妇,若都是这样的人,平阳顾氏又怎好在他家面前自诩为世家望族?!

  这座别院地方不小,前庭后宅都与一般富贵人家的宅第相仿,但宅子东面有一个狭长的花园,花树越过墙头蔓进宅中,带来满眼绿意,这才显露出这座宅子不同于一般住宅的真面目。

  顾家人在罗家管事家仆的引领下到了正院中,只见此处种了许多花木,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因是在冬天,一朵花都没有,但廊下排列摆放的花架上却摆着一盆盆怒放的鲜花,全都不是应季的花卉,也不知道罗家从何处得来,居然就这么放在廊中。廊下虽然悬挂着厚帘,但始终比不得屋墙,这些罗家人难道就不怕寒风将这些娇嫩的花朵冻死?!

  于老夫人面带凝重,蒋氏却在想:这归海罗氏也是积年的世家了,怎的行事跟暴发户似的?竟是不把银子当银子?!

  罗家管事笑着邀请众人进屋,还为他们介绍:“此处别院原是城内另一户人家修来消夏避暑的,只是他家如今没落了,便将这别院出手,最后辗转落到我们二少爷手中。听说当年这别院修建时,旧主人曾网罗了许多技艺超群的工匠,一草一木都是从大江南北搜罗而来,所有房舍更是精雕细凿,在归海城早就名声在外。我们二少爷接手后,又曾出资再次翻新,打算用作招待贵宾的处所,没想到头一回迎来贵客,便是顾老太太与顾太太,还有诸位少爷、小姐们呢!”

  说话间,众人已经进了屋内,眼前又是一花。只见这正屋之内,摆放的全都是上等黄花梨的雕花家俱,多宝格上,件件摆设都是珍品,屋内铺着羊毛七彩毡,燃着黄铜大香炉,烧的是南海水沉香,墙边摆的是各色牡丹,花团锦簇,金碧辉煌。便是于老夫人、蒋氏与文慧这般惯见富贵的,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文怡在惊讶过后,却微微皱了眉头。罗氏富贵,光从接她们的小轿与轿夫就能看出来了,可是……如此炫耀,又有什么意义呢?看罗明敏那四年学艺时的行事,每日也不过是布衣粗食,对农户或下人说话,从不摆架子,不象是喜欢张扬的人呀?

  她正思索间,罗家管事已经请于老夫人与蒋氏等人就座了,还招来别院的管事介绍此处的几个院子,让客人挑选住处。

  原来这别院原是为了休闲而建的,落到罗明敏手里后,又被改建成待客的地方,因此每一处院子的房舍地方都不大,倒是景致很好,仔细算来,倒是正好够顾家几位主人一人一处。于老夫人本来觉得这样太麻烦了,既然有院子,两三个人合住一处还是没问题的,尤其她们一行里有几位年轻小姐,分开来住多有不便。

  那罗家管事却道:“此处是正院,因此地方大些,房屋也多些,别的院子却要精致小巧得多,房屋也不大,只怕仅仅够一位小姐带着几个丫头婆子住而已。您请放心,此处是我罗家的地方,城里城外绝不敢有人来打扰的,只等各位安顿下来,我便带着所有罗家仆役退出别院,院中一应房屋用品,您尽可让家人使用。若是人手不足,我们也有丫头婆子可供驱使。”

  于老夫人有些意外,没再说什么,蒋氏却痛快地应了下来。她这回带的人足够多,又有男有女,两天的差事是足够应付了,总比有别家的仆役在宅子里走动方便些。但罗家的人留几个下来也好,她还要几个熟悉本地情况的人去负责采买和打听消息呢。

  事情既然确定下来了,文慧立时便跳起来,禀过祖母与母亲,就带着丫头去挑住处,文娟也不甘示弱,拉了文娴跟上去,文安一直无精打采的,随口说住在正院的厢房里就行了,还可以多陪陪祖母,蒋氏却想到婆母身边年轻丫头太多了,二话不说给儿子挑了一个离前门最近的院子,自己留住厢房。文安只好点了头。文怡则按兵不动,只端坐在屋中陪于老夫人说话,仅仅交待了随侍的秀竹,去找赵嬷嬷与何家的,看她们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她想得很清楚,同行的顾家女眷中,只有她一个是别房的,还是晚辈,怎么也不可能跟人抢好的院子,反正只是一两天,顶多就是几天功夫,有个地方住就行了,没必要太在意。那罗家的管事既然说别院里有许多小院,那总不会没有给她住的地方吧?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最后的结果居然真的是没一个院子剩下。

  这别院是典型的三进宅子,东边是花园,西边一排有四个小院,各自景致、花木都不同,但都无一例外地小巧精致,连床铺都是单人大小,正如那管事所言,只够一位主客带着几个丫头婆子住下,而且除去正屋的摆设华丽清雅外,其他厢房、耳房基本上是按侍从的规格配备的,也就是说,除非有哪位小姐愿意睡在丫头住的房间里,不然是不可能两位小姐同住一院的。

  文怡听得目瞪口呆,这样的屋子,若说是用来待客的,也未免太古怪了吧?

  顾家众人也面面相觑,文慧皱着眉,有些犹豫地道:“要不……你跟我挤一挤吧?我那屋里好象还有张长椅,铺上被褥,估计也能对付一晚上……”于老夫人重重咳了一声,才道:“九丫头就留在这院里吧,厢房应该还有一间。”蒋氏怔了怔,立刻在心中算起文怡随侍的人数,有些发愁:她婆媳两人再加上随行的丫头仆妇,就已经把这正院挤得满满当当的了,再添一个人,怕会太拥挤了些。

  文怡无可奈何,正要应声,那罗家管事却忽然道:“这是我罗家的疏忽,怎能如此委屈小姐?!说来别院里还有一处院落,只是冬天极少使用,略作些修整,也能住人,不知九小姐可愿移驾?”

  要作修整?那不是太麻烦了吗?文怡立时便要回绝,却无意中看到蒋氏身边的大丫头杜鹃在对自己使眼色,不由得愣了愣,再看蒋氏的神情,似乎松了一口气,她隐隐有些明白了,却又犯了难。

  罗家管事还在说:“我罗家待客,从来没出过这样的纰漏,真是奇耻大辱!要是叫二少爷知道,我还有什么脸见他?!若是传出去,我谈十就更不用见人了!顾九小姐,您放心,老谈绝不会叫您受委屈的!”

  这也太夸张了吧?

  文怡惊讶不已,忙上前安抚:“谈管事不必这般……”话还未说完,于老夫人却招手将她唤过去,低声道:“罗家御下想必极严,我们虽不清楚,但听此人说话,这样的疏漏只怕是极丢脸的。罗家富贵,又是城中大户,没必要得罪他家,你只应下便是。去了他说的那院子,若有什么不合意的,只管忍了,等将来离开此地,大伯祖母一定会补偿你。”

  文怡更吃惊了,她看了于老夫人几眼,确认对方并不是在说笑,才勉强点了头,对那谈十道:“既如此,就劳烦谈管事了。”

  谈十立时便笑容满面地应道:“您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

  坐言起行,谈十马上就招了许多罗家仆妇过来,去布置那处院子,等到文怡等人吃过饭,房间已经布置好了。先前那负责引她进内宅的媳妇子再次出现,挑了一盏琉璃灯,引文怡前去歇息。

  原来这个小院子是位于花园边上,倒跟正院只隔了一条过道,比那几个客院又更小巧些,青瓦白墙,进了门,却是一明两暗三间房舍,其中东边那头是个抱厦,从又宽又多的雕花窗格可以看出来,这应该是一处专门用来消暑的院子。除此处正房外,院子西面还有两间小屋,是丫头婆子的住处,与正屋之间只有一弯游廊相连。东面墙下,种着一排芭蕉,树下有水流潺潺而过,弯入角落中,形成一个小小的池塘,然后没入墙角下,往东面去了。

  文怡进得屋来,发现这屋子窗子极多,通风很好,在这冬天里却嫌太冷了些,但屋子西边却用几座大屏风隔开,形成一处十尺见方的房中房,花梨木的雕花架子床上挂着厚厚的毛毡,将寒意隔绝在外,一个大黄铜香炉摆在房间正中,暖香从炉中冒出来,熏得这房间香暖非常。

  东屋窗户太多,不能住,正屋又不好住人,这西暖阁却是名符其实的暖阁,便是寒冬腊月居住,也是无妨的。冬葵在这房中房内外转了一圈,回来小声报给文怡,后者才知道,别看这房中房地方小些,却是五脏俱全,连净房与书房都齐了。

  文怡暗暗点头,又有些疑惑:“这是水声么?怎的好象比在院子里听着更大声些?”

  那媳妇子低头回答:“窗外不远有一处水瀑,想来是那里的水声传过来了。”

  文怡推开这西暖阁内唯一的一扇窗子,果然看到前方丈许处,有一处假山,高达十数尺,一瀑水流从山顶落下,在窗前形成一处池塘,然后流向东南角。文怡恍然,这一定就是院子里那条小溪的来处了。

  那媳妇子又道:“顾九小姐惹嫌夜里水声太吵,只需关上窗户就行了。”

  文怡点头应了,心下暗想:这里消夏倒是个极好的去处,可惜了,自己居然是在冬天前来。

  累了一天,文怡觉得有些困了,等那媳妇子退去,就吩咐两个丫头打点庶务,知道赵嬷嬷她们跟着其他仆妇住在前院倒座房,一切安好,便也放下心,准备梳洗歇下了。

  忙乱过后,冬葵吹息烛台,道:“小姐,我们住得远些,若是半夜里有什么吩咐……”

  文怡笑着打断她的话:“我何尝在半夜吩咐过你们做事?只管睡去,明儿想必还有事呢!”

  冬葵笑着退了出去,关上房门。文怡躺在床上,听着不远处的水声,慢慢沉入梦乡。

  正在半睡半醒间,她忽然听到有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敲击着窗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