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利之所趋

生于望族 Loeva 4430 2011.03.03 19:35

    文怡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结结巴巴地再问了一遍:“祖母……您说什么?!”

  卢老夫人倒没生气,把话又重复了一遍,才道:“你二人的婚约只定了一半,无论如何,也要把剩下的一半礼数全了才好。京城与平阳离得远,柳家人做了什么事,我们也不知道,加上你不在你三姑母跟前,以她的为人,怕是早把曾向你提亲的事都忘了!既然你大伯祖母要随你大伯母回京,又有兄弟姐妹同行,你就当跟去见见世面,再把亲事定下来,省得夜长梦多!”

  文怡红了脸,低下头,半晌才小声道:“祖母糊涂了,孙女儿……就算跟去了,又怎好为自己说亲……”

  卢老夫人却笑了笑:“此事我自会托给可靠之人。你不必发愁,柳家的行哥儿虽然有了出息,但武举人也算不得什么,那些军中的大人物即便有心招他为婿,也多半会观望一阵,等他中了武进士再说。何况你三姑母夫妻二人也未必愿意他结下一门好亲,当初不就是为了这一点,你三姑母才看中你的么?”

  文怡的脸更红了,但事关自己终生,她还是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忧虑:“就怕如今事过境迁……柳姑父为了更上一层楼,会中意别家的女孩儿……”

  卢老夫人冷笑一声:“他已是皇亲国戚,又深得皇帝信任,无论最近是否沾上麻烦,只要有贵人欲与他家结亲,他只怕未必乐意便宜了行哥儿!武举一事过后,他便是再糊涂,也会看出行哥儿不是愚钝之辈,而且对他全家心怀怨怼,若是结了好姻缘,岂不是添了依仗?!别看他一副打算为侄儿说门好亲助其平步青云的模样,我看他最终多半会看中一户面上看着风光,实则对行哥儿半点助力都没有的人家!只有这样,才能将行哥儿的身份继续压制下去,哪怕是叫外人知道了,也无人能动摇他在族中的地位!”

  文怡咬咬唇,对那位素未谋面的柳姑父生出几分怨气。想了想,她才低声道:“孙女儿……不知该不该去……祖母年纪大了,一人在家带着弟弟妹妹,又要管家,未免太过劳累……”她很犹豫,不知该不该上京。去了,她放不下祖母与弟弟,不去,又怕与柳东行的姻缘有变……她很矛盾,活了两辈子,她似乎是头一回为了一个男子而做下这么多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可她还没忘记,自重生以来,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家人平安康泰,生活富足安定。难道要为了谋得一桩私心期盼的姻缘,而抛下家人远行么?前世的这个时候,正是祖母病重亡故之时,虽说如今诸事都改变了,但万一在她离家时,祖母的身体有什么变故,又该怎么办?!

  可是,留下来照顾祖母,也许……就意味着她与柳东行今生有缘无份……

  她从没经历过这种矛盾,心底隐隐有些发痛,一股情绪漫入心房。她觉得,那应该叫“不舍”。

  祖母……与柳东行……她该怎么选?!

  卢老夫人看着孙女儿眼中浮现的犹疑、隐痛与坚定,不由得叹了口气,但心里也有几分欣慰。她露出了慈爱的微笑,拉过孙女的手,让她在身边坐下,安抚道:“不必担心祖母,萧老大夫才来过两回,我照他的吩咐吃药,身子已经调理得很好了。他都发了话,你还担心什么呢?家务有仲大夫妻俩管着,康哥儿向来乖巧,顺哥儿和全哥儿都懂事了,不必让人操心,文悦那里有奶娘和丫头们,我怎么会累着呢?祖母答应你,身体一旦有不适之处,就立时请萧老大夫过来,如何?”

  文怡听着心下稍稍安定了些,只是还有些闷闷的:“萧老常年云游四方行医,哪能依靠他呢?若是祖母身子不适,应该直接去城里请医术高明的大夫来才是!”

  卢老夫人笑了:“好,祖母就听你的。放心吧,仲大一家子都是行事老到的,你只去几个月,又能出什么事?就当是为了安祖母的心,如何?!”

  文怡还要再说什么,卢老夫人便拉下脸来:“你这是小瞧了祖母么?!当你一走,祖母就没法活了?!”

  文怡再不敢说什么,卢老夫人才稍稍缓和了语气:“若是你对行哥儿无意,不看重这门亲事,你就别去了!等明年你及了笈,祖母就给你另寻一门亲事。你聂家舅母那里,不是正想牵线么?听一听也好,兴许是个好人家呢?前几日你四伯母娘家的嫂子到庄上做客,也跟了你四伯母过来请安,话里话外,都是要相看你的意思呢!刘家也算是名门了,并不辱没了你,只是不知道那家哥儿人品如何。反正没了柳家,还会有别的好人家,我可是无所谓的!”

  文怡脸涨得通红,这回却是气的。她前世就是因为误信传言,对婚嫁心生恐惧,才会愤而出家的,随师傅在外几年,没少看那些大户人家里妻妾相争、夫妻反目的丑事。自重生以来,她虽为了祖母,已接受了自己定要嫁人的命运,可若不是遇上柳东行,她还是会对婚姻心怀恐惧。若嫁的是柳东行还好,嫁给别人……她立时打了个冷战,脸都白了:“祖母!孙女儿不嫁那些人……”

  卢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傻丫头,这是迟早的事!便是你再不愿意,也挡不住别人看中你!有些情面是拒不得的,刘家那边,因为你十五叔十五婶去了,族里还在服丧,因此只是试探口风,并未明说,祖母含糊几句,就混过去了。等你小功过了,他家再提,因有你四伯母的情面在,咱们家就不好推拒了!便是拿柳家来做挡箭牌,万一柳家在京中为行哥儿订了亲,咱们岂不是尴尬?!倒不如早做筹谋。你听祖母的话,就当是出门玩几个月,见见世面,亲事自有别人料理!”

  文怡心里又惧又气,这才记起,自家如今再不是从前那个绝户之家,不但有了嗣子承继香火,还得回了三十顷上等田地,连族里公中的产业,也恢复了每年的分红。六房如今在顾庄算是个大户,仅在长房、二房之下,论富可能不如匪劫前的七房,但是有个诰命在,身份又不一般!六房人口又少,她还是唯一的亲骨肉,若是出嫁,必能得一笔丰厚的嫁妆。单凭这一点,也足以吸引那些家中有适龄子弟的人家了!

  文怡咬住下唇,知道自己这回是一定要下决心了!不管怎样,至少她愿意嫁给柳东行,既然祖母这里有人照料,她就为自己的未来搏一搏吧!

  卢老夫人看着孙女神色间的变化,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事不宜迟,她第二天就下了帖子,请蒋氏上门吃茶,然后委婉地提出了让其将孙女儿带去京城走动走动的请求。

  蒋氏却正有心事,闻言先是一怔,继而喜出望外:“这事好啊!二老爷已经答应了,让我把五丫头和十丫头都带上呢!再添上九丫头,真真再好不过了!说来她年纪也有十四了吧?明年就及笈了,瞧着水葱一般清秀,行事又稳重,也是该说亲的时候了。叔祖母放心,我一定为侄女儿寻个好人家!”

  卢老夫人心下一凛,已经明白了她的用意,面上却仍保持着微笑:“侄媳妇费心了,我想托侄媳妇带九丫头出门,却不是为了说亲,不过……也算是为了说亲……”她挥手摒退侍从,才压低了声音道:“当日三姑太太回来省亲时,曾为九丫头说过一门亲事,说来侄媳妇也认得,就是柳家那个大侄儿!”

  蒋氏顿时愣住:“行哥儿?!怎么会是他?!姑太太回京后,并未向我提起呀?!”

  卢老夫人闻言便拉长了脸:“我也正想问她呢!那天她当着你母亲和你四弟妹、五弟妹的面儿,就提了这件事,还大喇喇地命行哥儿跟九丫头亲近,也不避讳几个小辈。我见行哥儿品性还算不错,便向她讨庚帖,她倒好,过后竟然一声不吭了,直到柳家人离庄,才有人送了庚帖过来,却从此就没了下文!侍候我孙女的一个丫头,昨儿随她去你们家走了一趟,回来便悄悄禀告我,说侄儿媳妇你从京城带来的丫头在议论,柳家正要为行哥儿议亲呢。三姑太太这是什么意思?!当着众人的面硬要我应下亲事,如今却又要变卦,消息传出去了,我们九丫头怎么见人?!”

  蒋氏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委屈地道:“侄儿媳妇真不曾听说过!若是侄儿媳妇知道了,早就上门质问姑太太了!那可是她娘家人!她怎能这样欺负人呢?!”

  卢老夫人叹了口气:“我知道他柳家门第儿高,可当时听到三姑太太提亲的人这么多,事情要是有了变数,叫我们九丫头怎么办?本来嘛……我对行哥儿也不大满意,父母双亡,又是独生子,福缘未免太薄。只是匪徒袭庄时,他一个人救下我们这么多族人,又连夜急奔搬救兵,六丫头和小七都是多亏了他,方才顺利脱险,可见是个稳重可靠的孩子,把九丫头许给他,我也能放心……没想到,却是我们顾家的姑太太出了变故!”

  蒋氏瞪大了眼:“是行哥儿救的慧儿与安儿么?!怎的我听说是东平王世子?!”她眼里有着怀疑。

  卢老夫人却是一脸不解:“你从哪里听说的?全族上上下下都知道是行哥儿救的人!东平王世子是后来才进屋的,不过因为六丫头受了惊吓,是他打了一巴掌,将六丫头打醒了,又送回你家,倒也算是救助过她吧。小七却是行哥儿亲自送回来的,事后还在他身边守了两天两夜,直到小七伤势缓过来,行哥儿才安心离开呢!”说到这里,她便露出了不满:“那位东平王世子,不过是捡了个便宜功劳,便真当自己是顾氏一族的救命恩人了,把先前无论如何也不肯派人救助我们族人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若不是他,老十五未必会死呢!他手下的一位罗校尉要救我们的族人,还被他从重处罚,我们全族上下,除了几个昏了头的,全都在背地里骂他呢!”

  蒋氏听得气愤不已:“原来如此!我竟不知他打过六丫头!姑太太居然跟我说,若不是东平王世子,我那一双儿女都要性命不保,害得我怠慢了真正的恩人!”随即又担心:“不知那行哥儿可会生了我的气?”

  卢老夫人笑道:“他是个谦逊知礼的孩子,虽不如东宁才学出众,却也没有傲气。你是他长辈,只有他敬你的,哪有你敬他的道理?”

  “话不能这么说。”蒋氏正色道,“他救了我的骨肉,我便一定要谢他!”又道,“既然柳家曾向叔祖母提过亲,那这件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给我们个交待才行!姑太太虽是柳家主母,却也是顾家女儿,怎能帮着外人欺侮我顾氏女?!叔祖母放心,这事儿交给我!”

  卢老夫人忙道:“你也别责她太过了。说来这门亲事已经过了庚帖,便等于订下来了,以后等九丫头过门,她既是叔婆婆,又是堂姑姑,总是长辈,关系闹僵了反而不好。我让九丫头随你进京,你找个合适的时候,提醒三姑太太一声,把婚事正式订下来,就罢了,等九丫头及了笈,再商量过门的日子。我想三姑太太大概是贵人事忙,一时忘了行哥儿已经议过亲了,也是有的。”

  蒋氏不知道柳家夫妻对柳东行的顾忌,只是从传言中猜测柳家人大概是为了攀贵亲,便将原来议的亲事给忽视了。她本就当了十几年宗妇,思想成了习惯,况且又对小姑有些怨言,于是便板着脸答道:“叔祖母不必担忧,这事儿侄媳妇自有道理!”心下暗暗决定,若是小姑真的猪油蒙了心,坚决要背信弃义,她定要为九侄女说一门好亲才行!

  且不说卢老夫人与蒋氏如何议定文怡随行上京之事,此时长房的芷院内,顾二老爷正面带得意地向妻子说起方才母亲于老夫人传他过去密谈的内容:“母亲已经决定要随大嫂北上京城了,让五丫头和十丫头跟去,到时候母亲会在几家世交大族里,给她们姐妹选一门好亲事。”

  二太太段氏听了一愣,脸上有些不自在:“可我已经吩咐去看人家了……康城有一大户,家主曾官至通判,生的嫡长子与五丫头同龄,嫡次子则比十丫头大一岁,我瞧着倒是都很合适……”

  顾二老爷只是摆摆手:“康城的官宦人家,哪里及得上京城的世家大族?!你休要多言,我已经答应母亲了。”然后又得意地翘起嘴角:“母亲自知理亏,有心补偿我,因此答应帮我寻两位贵婿。而且母亲还说,大哥成天推脱,就是不给我找好缺,她进京后,一定会时时催着大哥,为我挑个好地方……”

  段氏脸色猛地一变。

  (猜猜她为何要变脸色?求粉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