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惊弓之鸟(下)

生于望族 Loeva 4417 2011.02.23 19:31

    文怡率先迎了上去:“祖母……”话音未落,十七老爷便冲上来问:“这是……嫂嫂刚生的……是侄儿还是侄女?!”两只眼睛直盯着卢老夫人怀里的婴儿。旁边的十七太太忙道:“是侄女!不是侄儿!老爷别弄错了!”

  十七老爷不理她,只是看着那婴孩,眼圈一红:“哥哥一直盼着生个女儿……他泉下有知,定然高兴得紧……”说罢便伸手要抱。

  卢老夫人稍稍转过身,避开他的手,淡淡地叫了声:“十七侄儿。”十七老爷便僵了僵,讪讪地收回手:“侄儿只是……想看看侄女儿……”

  没人理他,卢老夫人则直接回头跟四太太刘氏说:“孩子生得早,奶娘和照顾的人手都没找到合适的,你就看在妯娌份上,多帮一把吧。”

  刘氏忙应道:“前几天我听说十五弟妹可能要生了,便已经着手去寻人,正好我有一个陪房的儿媳妇,半年前才生了孩子,不如就让她过来吧。”

  蒋氏也道:“我们家的人手也多,回头我让人送几个丫头婆子过来帮衬好了。”

  卢老夫人掖了掖怀中孩子的襁褓:“这倒不必,这孩子是要养在我们家的,家里人手还算充足,就是要找个好奶娘,你们多费心吧。”又看了看门里,“孩子们都伤心得很,只是也要顾念着身子。且让他们先忙完了他们母亲的后事,过了七七,再办康哥儿的事。”

  刘氏点点头:“我先回去跟我们老爷商量,过继是大事,还当有个正经仪式才是。九房境况不好,十五弟妹的后事,族里理当多帮衬些的,顺哥儿年轻,有些事未必懂得,六婶娘多提点提点他,有什么难处,只管跟我们说。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族人之间就该守望相助才是。”眼角瞥了十七老爷和十七太太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但瞧她神色,就知道她心中不悦。

  十七老爷脸都白了,脱口而出:“四嫂,你这是什么意思?!”又看了看卢老夫人,顿时语气不善:“原来六婶是存心要来抢我们家孩子的!”十七太太则气急败坏地直跺脚:“老爷!她图的不是孩子,是九房的产业!”

  文怡在旁也吃了一惊,满怀不解,但听了十七老爷夫妻的话,便沉下脸来:“十七叔,十七婶,我祖母是你们的长辈,你们说话还是谨慎些好,哪个要贪图九房的产业了?!九房又不是没有子嗣,产业当由顺哥儿继承,旁人怎敢妄想?!”

  十七太太目光闪烁,却还是硬挺着脖子:“我们是你长辈,你说话才要谨慎些呢!九房当然有子嗣了,产业当然是顺哥儿的,只不过顺哥儿年纪还小,我们老爷是他亲叔叔,当然要替他多想着些,免得叫不怀好意的人给谋了家产去!”说罢又拉着丈夫的手道:“老爷,这可不是小事!大哥的孩子,怎能过继给别人?!九房的产业,也没理由便宜了别房的人呀?!”十七老爷闻言,顿时用提防的眼神看向卢老夫人与文怡,冷哼道:“六婶娘,新生的孩子还娇嫩着呢,您年纪大了,侄女儿又未出阁,哪里会带孩子?还是交给我们吧!顺哥儿、全哥儿和康哥儿都是我亲侄儿,我做叔叔的自会将他们教养成人,不劳您费心了!”顿了顿,又道:“至于九房的产业,我自会替几个孩子好生打理,等顺哥儿成了家,便分文不少地交还!有我这个叔叔在,自然不会让旁的人谋了侄儿的家产去!”:

  文怡听得又好气又好笑,只觉得这位叔叔若不是睁眼瞎,就是个糊涂虫!哪个贪图九房产业,这不是明摆着么?!更何况,九房在数月前刚遭了大难,全家眼下除了族田和族中产业的分红,便再无半点儿收入,自家日常用度还未必能保证呢!六房如今有田有产有银子,人也不少,岂不比九房富裕多了?图九房产业做什么?!更别说六房无男丁,便是有再多的银子,再多的产业,也不长久。

  想到这里,她心下微微一动:听祖母方才所言,十五婶莫非是把小十七过继给六房了?!那六房就有了子嗣,将来她即便出嫁了,也有人为祖母养老送终……一想到这点,她心中便不由得升起一阵喜悦,只是马上又被屋里的哭声压了下去。

  蒋氏与刘氏一直在旁听着十七老爷夫妻的话,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方才房中发生的事,可是她们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又受了妯娌托付,当了见证的,如今这十七老爷夫妻偏偏要颠倒黑白,岂不是打她们的脸?!

  蒋氏心想:我虽不再是族长夫人了,但身为长房长媳,也不是你一个小小偏支可以冒犯的!

  刘氏心想:我夫妻虽是新官三任,但好歹也是一族之长,你当着我的面胡闹,难道是心存轻视?!

  两位太太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对对方有几分忌惮,但转向十七老爷夫妻后,又同时露出厌恶之色。

  蒋氏喝道:“休得在此胡言乱语!是十五弟妹临终前亲口所言,要将小儿子康哥儿过继给六房的七老爷为嗣子,从今往后,认七老爷、七太太为母,敬六婶娘为祖母,视九侄女为姐!我与四弟妹就是见证!”

  刘氏则道:“九房产业,自当由九房嫡长子承继!顺哥儿虚岁十六了,快将成年,去年又考了童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家中产业直接交由他打理便是!用不着旁人代劳!”

  蒋氏又接着道:“十五叔不幸早逝,十五弟妹又难产,临终托孤,本该先考虑近支族人才是,可她却宁可求助于六房。十七叔,你何不好生反省反省,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你与十五叔是亲兄弟,他没了,你不但没照顾好他的家眷,反而一再逼人太甚,企图谋夺兄长产业,实在叫人不耻!”

  十七老爷气得直发抖,颤声道:“两位嫂嫂好没道理!我几时逼十五嫂了?!自打哥哥没了,我三天两头地送东西来,还让妻子多多安慰嫂嫂,侄儿们为了照顾母亲,耽误了功课,还是我去催他们上学的!我行得正,坐得正,二位嫂嫂怎可如此骂我?!”

  这时一直在角落里默默垂泪的丹儿忽然抬起头来,瞪着他道:“十七老爷果然是好弟弟!老爷才过世,十七太太便到仇人跟前讨好去了!这几个月来,更是每次上门都气得太太几乎吐血!若不是你们,太太的身子又怎会一直不见好?!说什么三天两头送东西来?!十七老爷您打发叫花子呢?!拿些发霉的粗米过来给亲侄儿吃!”

  十七老爷脸色一变,立时转向妻子,十七太太目光闪烁,仰着脖子道:“好个没规矩的丫头!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你在此撒野?!来人啊!快给我拉出去打四十大板!”

  丹儿冷笑:“十七太太糊涂了,我又不是你的丫头,你如何能打我的板子?!莫非你想着我们家少爷年纪小,你仗着自己是叔叔婶婶,便能做九房的主了?!”

  十七太太还要再骂,被丈夫厉喝一声:“住口!吵什么?!”只好不甘不愿地闭上嘴。

  十七老爷面上神色变幻,过了一会儿,方才深吸一口气,努力冷静下来:“若是两家人有什么误会之处,坐下来慢慢商量,只要是拙荆之错,我必定会教训她!只是……这过继之事却休要提起!我哥哥已经不在了,仅留下此三子一女,我是一定要为哥哥抚养他们成人的!嫂子是一时误会,方才犯了糊涂,可大嫂与四嫂却不是糊涂人,当知道此事不合情理才是!”

  蒋氏板起脸:“这我管不着,我只知道,方才十五弟妹弥留之际,再三求我们应承为她做主,我与四弟妹已经应下了,又岂可出尔反尔?!”

  十七老爷急了,还要再说,房里却冲出来一个人:“不要再吵了!”正是文顺。

  文顺满脸是泪,面上一片惨白,双眼直直盯向他的叔叔:“十七叔,母亲已有遗命,我们兄弟……也无异议,您就请回了吧!我们家的事……不敢劳您费心!”

  十七老爷愣住了,不敢置信地伸出手:“顺哥儿……你……你说的都是什么话?!”

  文顺却用怨恨的目光瞥了十七太太一眼,道:“小弟要过继给七伯父,我和十一弟虽舍不得,却也没有二话……不管如何,小弟仍旧是我弟弟!父亲与母亲都不在了,我做长兄的,便是再苦,也会撑起这个家,将弟妹抚养成人的!不该我们的东西,我们不会要,但我们自己该得的东西,我是绝不会交给别人的!不管他是谁!”

  十七老爷的身体微微发起抖来,脸上已是一片煞白:“你……你……胡说些什么?!你把叔叔当成是什么人了?!叔叔是为了几亩族田便不顾骨肉亲情的人么?!”

  文顺闻言忽地大笑几声,然后沉默下来,眼中有着让人不安的光茫:“十七叔是什么人,侄儿自然清楚……您与十七婶婶的大恩大德……侄儿与弟弟妹妹们……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他话音一落,院子里便一片寂静,人人均觉得身上寒意渐生。文怡暗道一声不好,这位六堂兄恐怕是因母丧而将亲叔一家视为仇人了。虽然十七叔夫妻有诸多缺点,但心怀怨怼,只怕对六堂兄的心性没什么好处。

  这时,卢老夫人淡淡地插了一句:“好了,顺哥儿,你生气归生气,礼数还是不能忘的,省得叫人说你不敬尊长!”

  文顺默了默,低下头,转身跪倒在卢老夫人身前,眼泪直往下掉:“伯祖母……”

  卢老夫人将怀中婴儿交给仲娘子,回身轻抚他的头,柔声道:“你母亲十分心疼你们,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片爱子之心。”

  “是……”文顺哽咽着应了声,“妹妹……就请您多照顾了……等过了七七,侄孙儿会把……把小弟送去……”

  “傻孩子。”卢老夫人满面慈爱,眼中隐隐含泪,“你们兄弟才多大?本就是住在这里的,每日还是到前头与我们一处吃饭吧,便是往后康哥儿过继了,难道你们就不是兄弟了?休要说生份的话!”

  文顺忍住悲伤,向卢老夫人磕了几个头,方才站起身来,又向蒋氏与刘氏跪了下去:“多谢大伯母与四伯母替我们兄弟做主……”

  蒋氏看得有几分心酸,忙拿帕子出来拭泪:“说什么傻话?我既是你大伯母,又怎能看着你们兄弟受委屈呢?!”又想到徐氏的一片爱子之心,她同样身为人母,岂有不明白的?若是文贤、文慧与文安三个孩子遇到这种事,她一定心都碎了!

  刘氏则慈爱地上前扶起文顺:“好孩子,别的不要多想,一切有四伯父四伯母在。你且让人安排你母亲的后事,回头我打发管家和仆役来帮你,若九房再有人欺你们兄弟年纪小,只管派人来告诉我!”

  她俩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得文顺与九房的丫头婆子们都满面感激,却说得十七老爷脸色越来越难看。十七太太左瞧瞧,右瞧瞧,一咬牙,冷声道:“这可是大房、二房和六房仗着势大,硬要插手我们九房的事了!顺哥儿不过是个孩子,懂得什么?别人说几句好话,做点表面功夫,他就对人掏心掏肺了!却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亲人呢!此事关系到九房的香火,自当由九房的人商议了才能决定!我们要把九房所有分家的人都叫来,让他们评评理!老爷,你说是不是?!”她转头去问丈夫,十七老爷却在发呆,什么反应都没有。她不由得急了。

  卢老夫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这话我就不懂了,你九房的香火……又有什么问题?难道顺哥儿不是九房嫡长子?!难道九房的家业不是归他所有?!”

  十七太太一窒,强自道:“他年纪还小呢,九房的大事自然该由长辈们替他把关!”她眼珠子一转,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理,便笑着一拍手:“没错!这是我们九房的内务!你们大房、二房还有六房都管不着!”

  卢老夫人冷冷一笑:“既如此,就请离了我六房的地儿!我这里容不下侄媳妇这尊大佛!”

  十七太太这才想起来,这个院子是在宣和堂地界上的,表情立时扭曲起来。

  卢老夫人也不理她,只回身从仲娘子手里抱回孩子,便淡淡地看了十七老爷一眼:“让开!”十七老爷愣了愣,身体不由自主地退开几步,卢老夫人便叫上孙女,往正院走去,一路还在嘱咐家中仆妇帮着九房料理事务。

  蒋氏与刘氏也纷纷告辞,文顺哽咽着吩咐丫头们去为母亲梳洗穿衣,院中只剩下十七老爷与十七太太两人大眼瞪小眼。前者首先移开了视线,心里生着妻子的气,冷不防回头看到文怡站在后院门边,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他好象……忘了些什么……

  (他忘了什么呢~~~求粉红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