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宗族大会

生于望族 Loeva 4406 2011.02.15 19:08

    于老夫人带着儿媳段氏去了前院,她们前脚刚走,柳顾氏后脚就得了消息,匆匆携子追了上去,连文娴等人向她请安行礼都没顾得上,只有柳东宁仓促间一脸心碎地看了文慧一眼。接着,后者被一众有力气的婆子扭送回了房间,现场只剩下文怡、文娴姐妹数人,外加一位客居的可柔与各人的丫环婆子,彼此大眼瞪小眼。

  文娟忍不住先说话了,她凑到文娴耳边道:“五姐姐,老太太和太太都没叫我们回屋去,要不……咱们也到前头瞧瞧?”

  文娴白了她一眼:“你又淘气了,方才你说话如此鲁莽,祖母和太太虽没怪你,回头想明白了,岂有不罚的?如今前头沸反盈天,你一个女孩儿跑去凑什么热闹?!”

  文娟撅起了嘴,嘟囔一句:“明明是六姐姐有错在先……”眼珠子一转,便索性撒起了娇:“罚不罚的过后再说,妹妹实在是担心父亲!又怕那些叔叔伯伯们说话不留心,把祖母气着了。她老人家方才的脸色可难看了!我也是一片孝心……”

  文娴咬咬唇,有些犹豫:“可若是叫长辈们瞧见,更要说我们家没有规矩了……”

  “那就不叫他们看见!”文娟一见有门,忙睁着一双大眼鼓动,“前院的大厅后面是有小门可以进的,那里有个小茶房,外头看不见。咱们从后门进去,躲在小茶房里听他们说些什么。若是长辈们有个万一,我们也可以帮着递些药呀茶水呀扇子呀……姐姐,咱们也是担心祖母、父亲和太太而已,说不定他们见我们乖巧,就不再怪我们骂六姐姐了呢!”

  文娴神色迟疑,可柔却已经意动:“十妹妹这话是正理,咱们去也是因为担心长辈们,不如再去请一位老太太屋里的姐姐,让她带上老太太平日得用的药呀、茶水呀扇子呀什么的,以备万一也好!”

  文娟不屑地瞟了她一眼:“就会学人说话!”可柔不为所动,只盯着文娴瞧。文娴有些拿不准了。

  文怡眼光一闪,微笑道:“时间也不早了,眼下你们家闹成这样,我再待下去便有些不合适了,索性回了吧。还请姐妹们请勿见怪。”说罢行了一礼就要转身走人。

  文娴见状忙上前拦道:“好妹妹,你再陪我们一会儿吧!”她面上带了几分哀求,“前头闹成那样,妹妹也不好出去,倒不如留下来多喝一杯茶,等外头人散了再走不迟。”她露出了苦笑,“我是个没主意的,如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十妹妹还小,段妹妹又是客,九妹妹,你素来比我强,好歹替我壮壮胆!”

  文怡自问年纪也没比文娟大多少,况且她虽不是客,却也不是此处主人,但文娴素来待她不错,把话说到这份上,她自然不好就此丢下人走开的,只能硬着头皮应了,回头却悄悄给冬葵递了个眼色,趁人不备,小声吩咐:“从后门走,把这里的事儿禀告祖母,求她拿个主意。”冬葵会意地点点头,寻了个空,溜走了。

  文怡略放心了些。她打定主意,等会儿无论遇到什么事,除非实在听不入耳,否则能不开口就不开口了。今天的事要是闹起来,哪一房都赢不了,但从六房的立场来说,恐怕还是要有一个决定,却又两边都不好偏帮。若是宽纵了长房,就对不起九房不幸身死的十五叔,还有其他家中有人命财物损伤的族人,但若逼得长房太紧,便成了长房的仇人。可若想置之度外,也同样两方都不讨好。她虽然活了两辈子,年岁终究太轻,经的事少,实在拿不定主意。这种大事,还是要交给祖母来决断更稳当些。

  就在可柔再次上前劝说文娴到前头去“旁听”事情经过时,如意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见到几位小姐在场,有些意外,却更多的是惊喜,忙上前行礼:“见过五小姐、九小姐、十小姐和段小姐。”

  文娟忙问:“如意姐姐这是从哪里来?怎么匆匆忙忙的?”

  如意苦笑道:“奴婢原在屋里做活,七少爷院里的婆子来报说,十七太太和五姑太太从后门进来,看望七少爷来了。七少爷跟前除了几个丫头,就没个女眷陪着,实在不好说话,奴婢少不得要去向老太太和二太太回话,请二位示下。”她见众人都在这里,便换了笑容:“既然几位小姐都在,却是帮了大忙了!五小姐,十小姐,要不您二位去陪一陪?”

  十七老爷在前头正找二老爷要说法,他的妻子和妹妹却从后门跑进来看望病人,这种情况实在诡异得紧。文怡张了张口,却又闭上了嘴,只是脸上的表情多少泄露了几分。如意见状,便苦笑道:“奴婢……也听说了前头的事,因此正奇怪呢。来报信的婆子却说,是十七太太亲口说的,十七老爷一时伤心太过,便冲动了,其实不是有意与长房过不去……”

  文娟瞪大了眼:“十七叔难道就不说什么?!还有,五姑母不是十五叔的亲妹子么?!”亲兄弟闹着要抱不平,亲妹子却跑来讨好,这九房是怎么回事?!

  可柔笑着走上前拉住如意的手道:“如意姐姐,这是要紧大事,怕是连五姐姐也不好拿主意。我们陪你到前头去,向老太太和姑母禀报吧?否则,几位长辈不知实情,闹得僵了,岂不是不美?”说罢拉着她就往前走。文娴想要说话,却被妹妹文娟拦住,看到后者兴致勃勃的模样,她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邀请文怡一起跟上去。

  文怡回头看一眼后宅方向,冬葵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想来以她的机灵,应该会有法子向祖母传话的,也就不再固执,缓缓走在姐妹们最后,往前院方向而去。

  八房、九房来闹事,引来了许多人的关注,虽然主人有明令,但还是有不少仆人围在前院大厅后方探头探脑地偷看。文娴过来时,立时叫过管事的人把人都赶走了,底下人见如意在侧,只好悻悻然散去。

  文娟先一步走在前头,从屋后的小门转了进去,立时止住要出声见礼的小丫头,一挥手将人打发了,便蹑手蹑脚地转进了茶房。可柔松开了如意,笑着让她去回话,文娴红着脸,左右看看,方才进了茶房。文怡施施然走在后头,向如意微一颌首,看着她离去,倒是很镇定。

  在来的路上,她已经想好了。这前厅是招待来客的地方,就算被长辈们发现了,她也可以说,是准备回家去,却被人堵住了,只好在那里小坐片刻,等人散了,再出门叫自家仆人马车。

  小茶房与前厅就隔着一道碧纱橱,但因为还有屏风帘幔相隔,一点都瞧不见外头的情形,但声音却听得十分清楚。

  此刻正在说话的,是二房的顾四老爷顾宜正:“……诚如伯母所言,我顾氏一族才遭大劫,若再有子女夭折,也太无情了些。况且匪徒所言是真是假,还未可知。如今死无对证,只凭流言便要处置族长之女,确实有失偏颇了,况且族长尚在京中,六侄女父母皆不在身边,只怕他二位不明真相,事后误会了族人,反倒不美。但六侄女擅自离家,被贼人所掳,却是人所共见的。哪怕是保住了清白,终究引得外间流言不断,于我顾氏声名有碍。不知伯母与二哥可有什么打算?”

  顾二老爷顾宜勇有气无力地道:“还有什么打算?这两天我们光是为了小七的伤势,就够烦心的了,哪里顾得上六丫头?更何况那孩子受了惊吓,还没缓过来呢。眼下族里大事要紧,等完了事再议不迟。”

  十七老爷冷笑道:“这会子不议定,等我哥哥入了土,谁知道你们把人送到哪里去了?!若是六丫头回了京,难道我们还要追上京去要族长处置他闺女不成?!”

  这时前厅静了一静,隐约能听见于老夫人低声说了句:“什么事?”静了一会儿,才说:“知道了。”过了一会儿,文怡便瞥见如意从屏风后转进了小茶房,便知道方才是她在向于老夫人回话。她心下一动,猜想十七叔大概撑不了多久,十七婶与五姑母……就是拆他台来的!

  前头议论纷纷,听声音,似乎不仅仅是八房和九房,连二房、七房和其他旁支的人也来了,连四房、五房的几个分支的叔伯也到了场,只差了那两房的嫡宗,想来是正在招待贵客吧?这么一来,顾氏全族在顾庄定居的成员,倒有十之八九到了场,也算是变相的宗族大会了吧?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人?倒叫人意外之极。

  文怡在心下暗忖,虽说庄上遭劫的族人多,但若只凭八房与九房的几个人,万不可能引得如此多族人前来,这已经有些“逼宫”的意味了,在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暗中使力呢?长房今日怕是讨不了好了,就怕他们逼得太紧,日后遗祸无穷。她在心里默默祈祷,祖母快些前来。宗族大会,六房原该有份参与才是。

  前厅传来十七老爷的一阵惊呼:“李三多?你来做什么?!我不是叫你去帮六少爷料理丧事么?!”有人似乎在他身边小声说了几句话,他又是一阵惊呼:“你说什么?!”人群一阵骚动,似乎有人听到了李三多的话,忍不住出声质问:“老十七,你这是在搞什么鬼?!”众人立时喧哗起来。

  文怡便在猜,是十七太太和五姑太太的事暴露了。

  文娟在文娴耳边低声问:“五姐姐,这下他们应该不会再逼六姐姐去死了吧?”文娴柔声答道:“你这傻子,有祖母在呢,怎会让六妹妹丢了性命?”文娟微微松了口气,却又嘀咕:“这倒罢了,但总归还要给她点教训才好……”

  文怡也在心里嘀咕:“教训在其次,文慧的事不过旁枝末节,好歹要把十五叔的后事与九房今后的生计议一议才好!”

  顾四老爷重重咳了一声,让众人安静下来,方才淡淡地道:“如今族里事多,加上七侄儿受了伤,伯母与二哥二嫂一时顾不上别的,也是人之常情。但顾氏一族的名声不能因此受损……”

  他话还没说完,柳东宁的声音便忽然冒了出来:“那天原是七表弟偷跑出家门在先,六表妹因为担心七表弟安危,才想把人劝回来的,原是手足情深之故,又怎会让家族名声受损呢?!当时在场的人都能作证,六表妹不曾丢了顾家脸面!若有人质疑,尽可叫人去问他们!”

  前厅哗然,有人叫道:“这算什么?!五姐姐就罢了,虽是外嫁女,好歹也是顾家血脉,族长亲妹,如今连外姓人都要插手我顾氏族务了么?!”许多人连声附和。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传来,柳顾氏怒吼:“哪个叫你多嘴的?!还不给我回屋去?!”

  “母亲!”

  “闭嘴!给我回去!”

  一阵脚步声重重地离得远了。文怡转头去看段可柔,见她满脸是泪,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心下不由得暗叹。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只盼她能看开才好。柳东宁到了今时今日,仍旧对文慧衷情不变,倒也叫人佩服,只是方法不对。他的命运,倒与可柔有几分相似呢。

  顾四老爷再咳了几声,接着道:“人心肉长,我们平阳顾氏一脉相承,在大劫过后,也不愿意再有兄弟子侄为骨肉分离而伤心。这样好了,六侄女儿受了惊吓,不如送到家庵里念几日经,静一静心也好。此次匪劫,我顾庄丧命者众,也该为亡者多念念经,超渡一番。”

  这是委婉的说法了。若真的将文慧送进清莲庵里,恐怕就很难再离开。

  想必于老夫人也明白这点,便道:“让孩子清静几日也好,只是清莲庵地方太小,房屋又有破损,让六丫头过去,倒给庵里添麻烦。就让孩子在家里念经吧,她是个知礼数的,绝不会胡乱跑出去!”

  这话明里是在变相许诺让文慧在家修行,但实际上如何,却无人知道。十七老爷又冷笑了:“大伯母好盘算!家庵房子破旧,委屈你家孩子了——怎么不见别人委屈?!”

  顾二老爷忙道:“这只是权宜之计,庄上有这么多族人的房屋受损,我们长房正打算找人去整修房屋呢。到时候连清莲庵一起修,修好了再将六丫头送去就是!”

  他话音刚落,文娴与文娟就面面相觑地瞪大了眼,外头也传来柳顾氏与段氏异口同声的叫唤:“母亲!”“婆婆!”似乎是于老夫人身有不适。文怡忙给如意使了个眼色,后者一闪身,就到前头去了。

  一阵骚动过后,于老夫人终于缓过气来:“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一时头晕……”她叹了口气,声音里隐隐带着无尽的落寞。

  这时,前院有人高声报说:“六老太太来了!”

  文怡立时眼中一亮。

  (再求粉红票……下一章也许会有点小惊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