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一个耳光

生于望族 Loeva 4386 2011.02.14 19:40

    段氏深深吸了口气,紧盯着那婆子问:“给我说清楚!六小姐的事倒罢了,只要澄清传言就是,十五老爷的死,又与二老爷什么相干?!”

  那婆子惶惶地道:“小的不知,只知道八房和九房的几位老爷在前头拉着二老爷不放,说是因为长房处事不力,才累得各房族人遭劫,十五老爷惨死的。如今十五老爷尸骨未寒,长房不但包庇祸首,还连十五老爷的后事都不过问一声,实在是无情无义,不配做一族之长。”

  段氏几乎咬碎一口银牙:“这话又是胡说了,大老爷才是一族之长,如今在京城呢,他们寻二老爷晦气作甚?!我们长房又几时包庇祸首了?!那匪首不是早就叫傅游击给押走了么?!”

  那婆子缩了缩脖子,声音也缩小了许多:“他们说的是……是东平王世子……说若不是世子在顾庄,也不会招来匪徒,而且匪徒来时,世子不肯派人相助,才致使匪徒猖獗……还有……十七老爷还说……那些匪徒是六小姐和七少爷引来的……”

  “胡说!”段氏厉喝一声,脸色却越想越难看。文慧倒罢了,文安是不能出事的,长房的族长之位也不能有失,这跟之前大伯写信来提到为了避险而将族长之位暂时交到二房手上完全不同,暂时交过去,代表着迟早能拿回来,而且拿回来后,落到谁的手上,还有可以活动的余地。但若是因为犯了大错而被族人赶下族长之位,长房日后就休想再夺回大权了!

  但此时此刻最要紧的,是自己的丈夫决不能成为长房的替罪羊!

  她脸色青白地对文娴道:“带你妹妹们回屋去,我要去见你们祖母!”说罢甩了帕子就要走。文娴却担心地叫住她:“母亲,父亲在外头……真不要紧么?!万一诸位叔伯们一时激动……”段氏咬了咬牙:“你那些叔叔伯伯们还不至于吃了他!只是滋事体大,需得请老太太出面才行!”作为顾氏全族身份最高的老诰命,又是长嫂,于老夫人的威望应该能将这场风波压下去吧?

  段氏走了,文娴遵照继母之命,将文娟文怡可柔等人带到她的院子去奉茶。众人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文娟小声跟姐姐议论着叔伯们会怎么处置文慧,可柔闷声不说话,两只眼睛却滴溜溜地打着转,一时喜一时忧,连手中的帕子被扯得不成样子了,也没发觉。

  文怡落在最后,暗暗沉思。八房和九房的叔伯们应该就是在方才自己路过时听到的那一番争吵之后来的。此次匪劫中,各房都有损伤,又以九房情形最为凄惨,而九房本家被烧,财物尽付,九房的旁支自然也会受损,更别说十七叔还是十五叔亲弟,偏支中还有上两代分家出来的后人,若连八房的人也算进去,人数相当不少,全都扭成一股要求长房给说法,便是以长房的官位权势,也未必能压下去。

  但是这场争执,除了给九房带来些钱财贴补外,却未必能有什么实际结果。长房处事不力是真,但在自家祖母提出警告,而二房四伯父也大力呼吁族人小心防御外敌来袭之后,一再于夜间防御之事上行事疏忽的,不仅仅是长房,四房、五房、六房、七房……连偏支中也有不少人是明知故犯的。所谓法不责众,长房怎会甘心一力担下这个罪责?最终只会不了了之。再有世子之事,不论九房遇袭,是否有世子不肯派人相助这个缘故在,那终究是亲王世子,不是顾家一个地方望族能处置的,甚至连告官也没处告去!包庇的说法,罪魁祸首却是四房和五房,长房的罪责又轻了一层。而文慧、文安姐弟俩在此次匪劫中,也不过是行事鲁莽,说是他们将贼人引来,又有几个证人能证明呢?长房自然也是不会承认的。

  倒是文慧声名受损,若是族人们存心要找个人出气,长房的人又能恨得下心,指不定便要打她的主意了。

  由此可见,事情的最后,最坏的结果,是长房舍弃一个女儿以挽救顾氏名声,再有一个儿子沉寂下去,但只要族长大权在手,大伯父在京城仍旧当着他的高官,长房在顾庄就不可能失势!而九房得些银两产业作为补偿,其他各房族人也分得些好处,却已经得罪了长房,往后子弟进学、入仕,都休想能得到长房的援助。虽说多年来,族人中都少有人能在科举路上闯出个名堂来,但朝中有人无人,还是不同的。

  文怡有些黯然,她虽然重生了一回,但许多事都发生了变化,她也拿不准,文慧是否会出事。她倒不是为文慧不平,只是如果长房真的折损了儿女,恐怕就要视族中各房为死仇了。这样闹到最后,整个顾氏一族都是输家……

  正行走间,前方忽然发生一阵骚动,似乎有什么人正往她们这边来,却有许多人拦着,吵吵嚷嚷地闹个不停。

  文娴停住脚步,皱眉吩咐随行的丫环:“去瞧瞧是怎么回事?!”那丫环才领命转身,那一团喧嚣就移了过来,众人看得分明,当中拼命要往外跑的,正是文慧。

  文慧穿着家裳衣裳,头发只简单地挽了个髻,斜斜插了根黑檀木的凤头簪子,脸上半点脂粉也无,却因为满脸涨红而显得清艳非常。她恨恨地挣开丫头婆子们的阻拦,扬声道:“放开我!我一定要出去问个清楚!他们有什么可质问我的?!姑奶奶行得正坐得正,遇见贼人也是宁死不屈的,哪个说我叫人占了便宜?!说什么名声不名声?!有本事他们自去挣名声,明明没本事,却只知道找我一个女儿家的麻烦,他们也算是男人?!”

  文怡等人一听,便知道是有人将外头的事传到她耳朵里了,都在心里暗叫糟糕。这位大小姐向来是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被人这般议论,她哪里忍得住?只是叫她闯了出去,冲撞了叔伯们,岂不是罪加一等?

  文娴急急上前劝道:“六妹妹,你怎么又闹了?是哪个不懂事的在你跟前乱嚼舌头?!外头的事,自有老爷太太做主,况且上头还有祖母呢,你跑出去做什么?快回房去!”说罢就要上前扶她。

  文慧却不领情,一把将她的手打开:“用不着你多管闲事!若是别人没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几时叫人暗算了呢!你家老爷太太几时管过我的死活?他们眼里只有小七罢了!你是千金大小姐,大家闺秀,不理外头事的,你自回房里待着!这是我的事,我为什么不能管?!”

  文娟不忿姐姐一片好心却被嘲讽,便道:“你要怎么管?!如今我们全家的名声都叫你连累了,你若是真懂事的,当初就不该偷跑出去,如今倒害得我们父亲被叔伯们指责!我说六姐姐你就消停些吧,好歹给我们家留些脸面!”

  “哪个丢了你们的脸面?!”文慧激动起来,“不是我爹在京城当着官,你们有什么脸面?!连你爹的官职,也要托我爹去谋呢!成天端着个笑脸来巴结,如今出了点事,就一个两个跳起来说我的不是了?!你放心,你们家爱脸面的,尽可以袖手旁观!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只是到时候我爹怪罪下来,你们可别后悔!”

  文娴文娟都听得恼怒,可柔不知几时离开了,文怡则在旁听得火起。

  什么叫“出了点事”?!难道叔叔死了,也叫“出了点事”?!

  她冷笑着道:“六姐姐,长辈们手足友爱,原是应当的,好歹是一母同胞,骨肉至亲,怎的到了姐姐嘴里,就成了天大的恩惠?!难不成二伯父二伯母在家孝敬大伯祖母,照管家业,处理族务,竟然什么都不是了?!原也难怪,族叔死了,在姐姐眼中不过是件小事,那亲叔叔自然也亲近不到哪里去了。只是姐姐若拿这话去问大伯父,只怕他未必听得入耳呢!”

  文慧一咬唇,瞪着她道:“你又多什么嘴?!这跟你有什么相干?!”

  文怡凉凉地道:“本不与我相干,只是瞧着六姐姐一再行事无礼,实在忍不住担心,若是外头的人觉得我们顾家的女儿都是这般,既无德,又无行,更无情无义,我们还不如找一条绳子吊死算了!全族就只有六姐姐一个是家里高官厚禄,又自小锦衣玉食受尽宠爱如珠似宝的,我们其他姐妹可都是贞静安分的女儿家,没得叫你带坏了名声!”

  文慧气道:“哪个带坏了你们的名声?!少拿我跟你们相提并论!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管我是死了还是活的,都不与你们相干,绝不会带坏了你们的好名声!”

  文娟不忿:“你若真是这么想的,又何必在这里闹?!早早一根绳子吊死了,岂不是干净?!”

  文慧一仰头:“凭什么?!我不过是叫贼人拉扯两把,凭什么我就得去死?!我才不服呢!”

  文怡冷笑:“你也觉得叫贼人拉扯两把,没必要死吧?你可知道八房偏支的一位姑姑,不过是去庙里上香时,叫乞丐扯了把袖子,就叫族长一句话说得上了吊?!你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今日之事,哪里就是为你一个闹起来的?各房的屋子是白烧的?人是白死的?!不过是借了由子要个说法罢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论是情是理,都轮不到你出头!姐姐消停些吧!”

  文慧涨红了脸,泪珠儿在眼眶里直打转。文娟则是一脸吃惊地看着文怡,问:“九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八房的哪一位姑姑?!可是……”她顿了顿,“这应该不是大伯父害的吧……”

  文慧顿时觉得有理了:“没错!又不是我爹发的话,凭什么算到我头上?!”

  文怡冷笑:“不是你父亲,难道不是你祖父?!六姐姐,这就没意思了,全族人不论男女都要为顾家的名声牺牲,你说一句‘凭什么’,就能不痛不痒地逃过去了?!凭什么?!”

  文慧气得直发抖,最终一咬牙:“我不管!我才不要为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死掉呢!”说罢就要再往外冲,这时从后面传来丫头的喊话:“老太太来了!”骚动方才安静下来。

  于老夫人扶着段氏的手,脸色发青地走了过来,手还在隐隐颤抖。文娴见状忙小步走过去扶住她,文娟跟在后面,很快就把方才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于老夫人脸色更难看了。

  文怡瞥见段氏脸上的恨意一闪而过,倒觉得自己今日莽撞了。长房的两家人狗咬狗,她何必掺和进去?但一转眼,她又看到可柔跟在段氏身后,脑中灵光一闪,更明白了几分,却只能暗暗苦笑。

  于老夫人走到文慧跟前,盯着她不说话。文慧红了眼圈,大力甩开拦阻自己的丫头的手,咬着下唇不说话,却不妨眼前一黑,于老夫人已扬起手掌,一个重重的耳光打了下来,直打得她眼冒金星,脚下倒退几步,一时错脚,便摔倒在地。

  文慧不可置信地看着祖母,于老夫人却仿佛脱力般一个踉跄,段氏抢上一步扶住,道:“老太太别生气,六丫头不过是小孩子家不懂事罢了。”于老夫人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将她推开,只扶着丫头站稳。段氏心头一惊,忙垂下眼帘,作低眉顺眼状。

  于老夫人看向文怡,文怡微微垂首,屈膝一礼:“给大伯祖母请安。”于老夫人点点头,忽然红了眼圈:“好孩子,今日多亏你了。你提醒了我呀!”

  文怡有些懵然,不大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接着又听到她问:“你十五婶胎儿不稳,正等大夫诊治,是不是?”文怡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是,方才侄孙女儿已经请了柳家大哥前去探视了,柳家大哥是个懂医的,应该能帮上点忙。”

  于老夫人放缓了脸色:“这样也好。东行是个行事稳妥的孩子,又有你祖母看着,十五媳妇应该会平安无事的。”然后瞥了段氏一眼:“这原是你的不是!怎的不早早派人过去探望?!若你十五弟妹有个好歹,便是你的罪过!”段氏一惊,忙道:“媳妇这就派几个可靠周到的人过去照看!”于老夫人方才“嗯”了一声。

  文慧不甘心地哭叫:“祖母!您为什么打我?!”于老夫人居高临下地瞟了她一眼,淡淡地道:“你让祖母太失望了!”却再没有第二句话。文慧想要再说什么,却被她眼中的冷意看得心里直发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于老夫人扭过头吩咐道:“找几个有力气的,给我捆了六小姐,再堵上她的嘴,送回屋里去!从今日起,除却我派去的丫头,任何人不经我点头,不许进她的院子,若有违者,家法处置!”然后一甩袖子,肃然喝令:“陪我去会一会诸位侄儿!”

  (小声求粉红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