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警钟敲响

生于望族 Loeva 4155 2011.01.27 19:27

    文怡再看一次西山庄子上送来的信,轻轻松了口气。

  庄上还算太平,虽然也有听说附近村子里出现贫民因为还不起债而失去田地的事,甚至有人要卖儿卖女,但大多数人并未被逼上绝路,便是失地失产的贫民,也还能依靠为别人做短工而挣几个钱养活家人,只等熬过这一阵,便有机会东山再起。

  前来向顾家六房借贷的人已经超过千人了,文怡私下算了算账,发现这几年家中经营所得的余财,倒有八成投了进去。幸好聂家大表哥出面,说服平阴县令与几家富户宣布了几样扶贫救困的措施,以后就算自家后力不继,也不会导致事态恶化。

  何家的站在边上,看了看文怡的脸色,轻声问:“小姐,虽说行善积德是好事,但照张管事信上所言……只怕家里没多少余钱了,难道不要紧么?”

  文怡笑了笑:“怕什么?等年景转好,借贷的人得了收成,借出去的银子自然就回来了。再说,咱们家还有庄子,还有地,药香谷运转也一切如常,不过就是接下来几个月略紧着些,不碍事的。救人一命,便胜过七级浮屠,更何况是活人无数?”她收起信,又嘱咐道:“家中用度一向是有定例的,咱们家又不好奢华,账上还剩三百多两银子呢,足够支撑半年。只是有一样,祖母院里的日常用度,一分都不能少,宁可我这里少用些,也不能怠慢了祖母。还有她老人家日常要吃的药,虽说她如今身体好了许多,病也犯得少了,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要记得跟底下人说,万不可松懈了。且辛苦上几个月,等秋收后庄上的租子收了上来,我自然会好生犒劳大家。”

  何家的应了,又问:“那端阳时的节礼,还有下月二十日老爷的生祭,以及六月底太太的生祭,并长房大老太太和五小姐的生辰……又该如何备礼?舅老爷的生日也只有两个多月了,还有九房的小少爷……若是拿几件东西出去换银子,倒可以补贴一下,只是又怕外头人知道了,要说闲话,传到老太太耳朵里,反倒不好了。”

  文怡笑道:“这个倒不怕。端阳节时,长房要进城去打醮,祖母已经答应了要随礼了,到时候按往年的例预备就好。有二十两银子,也就尽够了。父亲和母亲的生祭,都不是整寿,也是照着旧例办。今年庄上种了玉米,六月里就能收了,等这笔银子收上来,后面的也就好办了。先前不是还免了我做夏秋两季新衣的银子么?那也有十两了吧?再不济,我这里还有些首饰,素来没在外头戴过,你悄悄拿去城里当了,三五月后再赎回来,也是一样的。”

  何家的有些不忍,劝道:“虽说小姐考虑得周到,但也别太委屈了自己,家里银子再少,也缺不了您那份,何苦如此?别说老太太瞧了心疼,便是我们底下人也不忍心哪。”

  文怡淡淡地道:“总不能减了祖母她老人家的用度吧?家中上下,个个都是得力的,又都忠心为主,我也不能扣克了大家。至于我,吃穿都不少,首饰这种东西,我这点年纪,没必要插得满头都是。去年做的衣裳,如今还崭新崭新的,出门在外,也不会丢了面子,哪里就委屈了?这些事我心里有数,你也别跟人多说什么,下去吧。”

  何家的神色间有些感动,低低应了一声“是”,便恭谨地退了出去,冬葵带了秋果进来铺床熏香。

  文怡将信放好,回头吩咐:“那香就不用熏了,帐幔上还留着香气呢,哪里有蚊虫敢靠近?你们铺好床,就下去歇息吧,我还要再看一会儿账。”

  冬葵秋果应了一声,前者铺床,后者将香炉放回博古架上,不一会儿,两人做完了事,便都退了下去。

  文怡拿出从前的账本,对着小算盘,来来回回仔细算了几次,确定家中财政不会出现危机,便心情大好地睡下了。

  这一关,应该顺利过去了吧?照张叔信上所说,平阴县城一带风平浪静,原本有过几次小乱子,都很快被平息了下去,看来这民乱是发动不起来了。如今只等熬过灾年,往后就再没有大事了。虽说舍了许多银子,但过后总能收回几成;祖母身体好转,也不用愁药钱了;舅舅一家更是避过了危险,大表哥身子有了起色,又中了秀才,不久也要娶亲了。她还有什么可愁的呢?

  帐外没有熏香,反倒突显出帐幔上挂的香囊的味道,那清新淡雅的芬芳气息轻柔地弥漫在帐内,让文怡不由得想起了送香囊的人。

  她有些羞涩地拉起纱被盖住脸,耳朵红红地偷笑着,听得外头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便知道已是三更时分了(晚上十一点),忙拉下纱被,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甜甜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迷迷糊糊间,忽然听到响亮的“帮——帮——帮——”的声音,似乎是敲击大件的金属器物产生的,她睁开眼,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冬葵草草披了件衣衫,端着烛台冲了进来:“小姐!小姐!似乎是庄口在示警,您快醒醒!”

  文怡立时清醒过来,忙起身穿衣,同时问:“怎么回事?是哪里来的声音?”

  “小姐您忘了?庄口糕饼铺子石家,那年因为十五太太遇险的事,差点儿被撵出庄去,好不容易留了下来,便在自家院子里摆了个铜钟,充作示警之物么?奴婢曾听过他家孩子敲那铜钟,因此认得声音。虽说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大半夜的,谅他家也不敢胡乱敲钟,把全庄的人都吵醒。”

  文怡迅速穿好衣裳,挽了挽头发,便交待丫头们好生守着屋子,然后带着冬葵往祖母卢老夫人的院子去了,路上又打发了一个婆子去找管家仲茂林,命他派人去打探。

  到了后院,卢老夫人已经起来了,屋里也忙成一团,却是井井有条,各人各司其职。

  文怡忙进屋劝道:“祖母宽心,孙女儿已经叫人去打探了。”卢老夫人点点头,却执意要扶着孙女的手到正常去等候消息。文怡劝她:“您老人家身子不甚健旺,这一起来,回头就再难睡着了。万事有孙女儿在呢,您别担心。”

  卢老夫人却不肯答应:“别以为那是小事,石掌柜胆子小,怎敢大半夜的扰人清梦?若是真有大事,我起来了,好歹行动便利些。我身体还好,你不必担忧。”文怡只得依了。

  不一会儿,仲管家来回话,道:“前庄应该是进了贼人,恰好老石半夜起身,听见了动静,便敲响铜钟示警。在长房做客的几位官爷赶过去瞧了,四老爷也带着家丁赶到,庄口明晃晃地围了一圈人,正看地上留下来的脚印呢,说来的至少有二三十人。”

  文怡忙问:“那些人眼下哪里去了?!”

  “兴许是听到钟声,害怕了,都逃走了,只在石家大门上砍了几刀,所幸石家门锁牢靠,没人伤着。几位官爷带了庄丁追出去,正在附近找呢。”

  文怡忙回头去看祖母,卢老夫人皱着眉,道:“如今才四更时分,离天亮还有好些时候呢,附近又是山,又是田的,二三十个人往里一钻,哪里能找到?你去庄口跟他们说,小心庄后的道路,叫人去清莲庵问一声,别让那里的师父们受惊了。”

  仲茂林领命而去,文怡心神不定地抓着袖子,有些迟疑:“祖母,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卢老夫人面无表情,半晌没说话。

  清莲庵无事,但天亮后,搜寻的人回来报说,通往南面平阳城的官道边上,有许多凌乱的脚印,一直延伸到三里外的赵家村。顾家二房的四老爷亲自带了人找上赵家村的村长,把村前村后都搜过了,也没找到一个可疑的人影,只在村子南头的树林子里,发现了树干上有被利器劈砍过的痕迹。

  顾庄迅速将事情报上平阳府衙,但因为只有现场留下的几个脚印,以及一个糕饼铺老板的供词,平阳知府并未立案,只是来顾庄打了个转,又给于老夫人和柳顾氏请了安,便暗示东平王府亲卫,请东平王世子尽快上路,免得有什么闪失。

  但东平王世子朱景诚却似乎没有立即起程离开的迹象,长房甚至还给各房送了帖子,说世子要借宣乐堂的地方还席,请各房人等前去做客。

  文怡看着手中的请帖,只觉得满心厌烦:“都什么时候了,他们倒还有兴致!”

  卢老夫人却沉思片刻,道:“我与你一起去。”

  文怡大讶:“咦?祖母?这是为什么?上回您不是答应了……”

  “上回是上回,如今不一样!”卢老夫人扶着石楠站起身,神色一派肃穆,“我去不是为了见什么世子,而是要跟你大伯祖母商量要事!”

  “是什么要事?”文怡忙问,“这天气越来越热了,孙女儿怕您会晒着,要不您告诉孙女儿,让孙女儿去说吧?”

  卢老夫人摇摇头,顿了顿,才问:“你可记得你那个梦?!”

  文怡怔了怔,若有所思:“自然是记得的,但是……昨日张叔来信,说平阴一切太平……”忽然住了嘴,有些不敢相信,“不会吧?这……这……”

  “谁说一定不会呢?!”卢老夫人冷哼,“平阴与顾庄相距不过百里,走山路也方便得紧!若真是有心人,平阴的主意打不成,想到顾庄,也不出奇。那二三十人……这么快就跑了,未必是主力,倒有可能是来探路的。不论如何,他们跑了,我们却不能从此放下心来。庄上须得提起警惕!有些事,你们年轻小辈不知道,只怕连你叔伯婶娘们也未必知道,但你大伯祖母却是知道的,我得找她说话!”

  文怡努力压下心中的惊慌,小心扶着祖母出门上车,来到长房。

  宣乐堂上下,倒与平时没什么两样,连丫头们也只顾着在廊下边做绣活边说笑。文怡一路扶着祖母进来,心中的担忧越发重了。

  到了萱院正堂,里头又是一片欢声笑语,今日四太太刘氏与五太太都带了儿女过来给于老夫人请安,三姑太太柳顾氏又在母亲跟前凑趣,文娴、文娟与东宁、东行都在,连久不出现的文安也坐在祖母身边撒娇,脸上早已没了红疙瘩,倒是文慧与可柔并未出现。

  段氏亲自打了帘子迎卢老夫人进来,笑问:“六婶娘怎的来了?日子是在后天。”

  卢老夫人没回答,径自朝于老夫人走去。文怡只得代为答说:“祖母有事要跟大伯祖母商量。”段氏见她神色凝重,也收了笑容,赶上前扶住卢老夫人。

  两方见了礼,柳顾氏有些懒懒的,又问了与段氏一样的话:“六婶,宴席是在后天,您怎么今日过来了?”

  卢老夫人没理她,只对于老夫人说:“昨儿夜里的事,大嫂已经知道了吧?我正要跟您商量这件事。”

  于老夫人笑道:“几个小毛贼罢了,有他们在外头挡着,你操什么心?快坐下,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呢。”

  卢老夫人见她浑不在意,便皱了眉头,正待再说,柳顾氏却笑着上前扶着她坐下了:“六婶,真是要紧事!十分要紧!您听了,包准欢喜!”又回头拉过文怡的手,笑道:“好孩子,你且跟你兄弟姐妹们一处玩去,你祖母这里有我们呢!”

  文怡想要说话,却被她一直推到碧纱橱里,文娟笑嘻嘻地从文娴与东宁的对局中抬起头:“九姐姐,你也来了?我正想你呢!”文怡笑了笑,正要回答,不料柳顾氏却没给她这个时间,半推半劝地,将她拉到东边的椅上坐下,才笑着对一旁的东行道:“好生照料你妹妹!”

  文怡怔怔地看着柳东行,有些反应不过来,柳东行却傻笑道:“婶娘放心吧。”然后起身拿起茶壶茶杯,倒了八分满,亲手送到文怡面前,仍是那一脸傻笑:“九表妹,请吃茶。”

  文怡眨眨眼,立时回头看柳顾氏,见她脸上堆满意味深长的笑,心下毛毛的,再转头盯着那茶,不由得僵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求粉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