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隔屏相望

生于望族 Loeva 4357 2011.01.14 19:09

    初夏的凉风轻轻吹过,草原上的野花随之摇曳生姿,间或有几只彩蝶在花丛中飞舞,忽地一阵快马驰过,惊得彩蝶迅速远走。

  文安得意地操纵着身下的马匹来回跑着,每次一经过柳东宁等人身边,就放声大笑,或是随口吆喝,或是讽刺柳东宁骑术不佳却要硬充内行。文静等人都烦了,只是顾虑到他是族长之子,不好公然骂他。柳东宁勉强维持着脸上的温文尔雅,对再一次来到面前的文安笑笑:“七表弟不累么?你姐姐们备下了茶水点心,你过去歇一歇吧?”

  文安收了笑容,盯了他几眼,又扫视一圈其他少女。文静等人不由得稍稍后退一步,可柔更是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缩进别人的影子里。文安冷笑一声,抬头看看远处草亭下的文慧,再鄙夷地望了柳东宁一眼,便反手一鞭,策马朝草亭方向去了,马蹄扬起一阵沙土,引得柳东宁与一众少女都咳嗽起来,有人忍不住小声埋怨。

  待柳东宁喘过气来,抬眼望见文安进了草亭,文慧便立时迎上去,嘘寒问暖,又倒茶又递点心,还笑嘻嘻地打趣他,眼角眉梢处,温柔神色动人之极。他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再看一眼周围娇滴滴的女孩子们,也感到索然无味了。他何尝不知道这些庸脂俗粉一心围着自己转,是打了什么主意呢?哪怕六表妹待自己略和气些,他也不会与她们亲近……

  众女见他忽地沉默下来,问什么话都爱理不理的,一时拿不准他到底在想什么。可柔小声提议:“骑马骑了好一会儿了,要是柳表哥烦了,不如改玩别的?”文静立时便下了马,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神色,将缰绳交给婆子,高高兴兴地对众人道:“早上出来时,我看到他们抬了好几个大风筝,有美人的,也有蝴蝶的,不如咱们放风筝吧?”众人都说好,问柳东宁的意见,他有些兴趣缺缺,无可无不可地:“随你们的意思吧。”文静立时叫丫头去取风筝,不一会儿,便抬了两个来,一个是宫装美人,一个是大蝙蝠的,众女便兴致勃勃地议论着要先放美人的那个。

  柳东宁闷闷地跟在她们身边,也不说话,可柔问了他好几回意见,他不是回答“嗯”便是回答“好”,众女只当他是不习惯玩这种闺阁游戏,也没放在心上,只嘻嘻哈哈地玩闹着,唯有可柔担心地看着他,又瞧了众人一眼,便悄悄靠过去,小声问:“柳表哥,你身上不舒服么?还是心里不高兴?”

  柳东宁没回答,她又咬咬牙,怯怯地看着他道:“若是为了六表姐……你别跟她生气,她一向是那样的性子,其实并不是故意要落你的脸面,只是……眼里容不下沙子,又见你待别人和气……”

  柳东宁闷闷地道:“难不成要我完全不理会别人,她才高兴了?!”

  可柔有些害怕:“我不是这个意思……”柳东宁见她脸都白了,反衬得那张小脸越发柔弱,便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语气:“你别怕,我没生你的气,只是……”他欲言又止,“六表妹不明白么?咱们这样的人,人前人后是两回事,自己也做不得主……”

  可柔低下了头:“想必她是明白的,只是仍旧希望你只跟她一个亲近,说来不过是一点小小的私心……”她还还未说完,就被一阵急驰而来的马蹄声打断了,两人齐齐抬头望去,却是一身红衣的文慧骑马而来,在柳东宁面前停下了。

  可柔暗暗握拳,柳东宁却紧紧盯着文慧,只觉得她在马上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模样比平时更美丽了几分。

  文慧脸上有一抹淡淡的红晕,她盯了柳东宁好一会儿,方才斜了可柔一眼。可柔不由得后退一步,脸上浮现出怯色。文慧冷笑一声,径自对柳东宁道:“我要去跑马,你来不来?!”

  柳东宁笑了:“来,怎么不来?!”他随手拽过婆子手中的马缰,翻身上马,随着文慧一声轻叱,两人两骑双双远去。众女这才反应过来,忙追着娇声叫唤,却没能换得柳东宁一个回头。文静转身厉声责问可柔,刚才跟柳东宁说了些什么,可柔低头不语,袖下双拳紧握,下垂的眼帘中满是不甘心。

  文怡没看到这段小插曲,她正闲闲地侧耳欣赏文娴在草亭里弹奏的琴声,迎着微风,轻轻闭上双眼,享受着这难得的轻松时刻。

  冬葵与紫苏很快就拿着茶点回来了。前者视线在草亭里转了一圈,便垂下眼帘,对文怡微笑道:“小姐,咱们家准备的点心,只有十小姐要了一碟松瓤鹅油卷、一碟桃脯,别的都没拿,仍叫我们带过来了,倒是六少爷讨了果酒去,五小姐也要了桃花酒。”

  文怡点点头,家里旧年曾送过果酒去九房,因此六堂兄文顺知道它的好处,而五堂姐文娴,应该是先前自己曾提过那桃花酒的缘故。

  紫苏将点心碟子摆开来,嘴里还道:“小姐,你不知道,先前奴婢只当咱们家花了大心思备下的点心,已经十分精致了,方才去了,才知道原来长房备的点心更了不得!方才奴婢瞧见,有一个盒子里装的是杏仁捣碎了做成两指宽的小碗,酥酥脆脆的,上头还沾满了瓜仁儿,里面装的是啥?您知道么?居然是雪蛤膏!还有一个食盒里装的两碟子点心,一碟只有四个,外头看不过是寻常酥皮儿,听那些丫头们说,里头的馅儿是东海运来的上等元贝捣碎了,混合咸蛋黄做成的!她们说那都是六小姐亲自吩咐下来,又有柳家的厨子亲自指点,宣乐堂内外三个厨房,昨儿晚上足足做了一宿呢!”

  文怡皱了皱眉头,不想继续听下去,便道:“把东西放下就行了,你们也随意吃一点,然后去玩吧。我若要人使唤,自会叫你们。”

  紫苏立时将长房的精致小点抛在脑后,兴高采烈地应了,她早就盼着文怡这句话呢!冬葵倒是沉稳些,小声道:“奴婢就在前头看人斗花草好了,小姐有事尽管叫我。”

  文怡点了点头,两个丫头便离开了,她喝了杯热茶,又吃了几块点心,见一直没见人来,便忍不住起身,走出草亭,张望四周一眼,然后往文娴文娟那边走去。

  文娴一直在亭中弹琴,一时风大了,吹熄了琴案上的香,她便让丫环们竖起雅致的屏风,又重新点燃了香炉。抬头见文怡来了,便笑道:“九妹妹,你来听听,我这首《阳春》弹得可比先前好些?”

  文怡笑道:“我听着觉得比先前好多了,只是如今已经四月初夏,五姐姐这会儿弹《阳春》,似乎有些不合适呢。”

  文娴笑了:“不过是应时应景罢了。今日有风,倒有些一派春光的意思呢。”说罢又下手去勾琴弦。

  文怡知道她爱弹琴,也不去打搅,转身走向文娟。文娟正叫丫头们采了几大篮子的野花回来,然后一朵一朵地挑出来编着小花环,还跟丫头们商量要将花环给哪一个小丫头戴。文怡看她编了一会儿,又瞧瞧远处骑马的文安,以及在另一个草亭里对弈的文良和文顺,忽然又觉得没意思了。

  她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呢?!

  她有些无精打采地走着,几个大丫头打闹着经过,文怡认得是文慧的丫头,其中一人说笑着要将手里的点心往另一人脸上抹,后者不甘示弱,随手抓起一把瓜子便摔回去,结果打到其他人身上,惹得她们也来抹她。旁边有两个婆子在小声嘀咕:“真真作孽!一两银子一个的点心,有钱都没处买去!小姐们还没吃呢,倒叫这些大姐们糟蹋了!”另一个婆子便拦住她:“她们不糟蹋,也轮不到咱们吃,你管那么多闲事做甚?!”

  文怡皱皱眉,厌恶地看了那几个丫头一眼,便径直回草亭去了。一进亭子,她便看到里头有许多人,认出被众人围在当中的是谁,便不由得脚下一顿,慢慢走回原本的位置坐下。

  一个柳家的婆子冲她行了礼,赔笑道:“顾九小姐,真对不住,我们大少爷一时不慎从马上摔下来了,拐了脚,这里是离得最近的亭子,小的们又以为这里没人……”

  “行了……”文怡淡淡地道,“虽是我先占的地儿,毕竟我只有一个人,总不能叫东道主受了伤也没地方歇息吧?你放他在这里吧,只竖个屏风挡一挡就是,还有人跟着侍候呢!”

  那婆子笑着谢过,又叫人搬了屏风来,立在柳东行躺着的长榻与文怡所坐的桌椅之间,又命丫头们把柳东行安顿好了。文怡轻嗅,闻到一股淡淡的草药味,不由得脸色一变,心中略生了几分担忧——难道他真的受了伤?!

  不一会儿,柳家的下人散了去,只留下那婆子和两个小丫头侍候。柳东行看那两个小丫头眼巴巴地盯着外头的人瞧,便对她们道:“难得出来一回,我这里也没什么事,你们去玩吧,可别走远了。”两个小丫头喜出望外,不等那婆子喝斥,便齐齐谢过柳东行去了。那婆子恨恨地看着她们的背影,皮笑肉不笑地对柳东行道:“大少爷真个体恤下情!”柳东行傻笑两声,忽然面带忧色地眺望远处:“那边是怎么了?!宁弟不会是摔着了吧?!”

  那婆子吓了一跳,忙抬头望去,果然看到远处柳东宁站在马下,看着自己的脚,旁边顾文慧骑在马上,正皱着眉大声说话。柳东行又叹了口气:“唉!顾六表妹怎么总是对着宁弟发脾气呢?宁弟不知受多少委屈呢!还有七表弟也是,方才就一直处处给宁弟脸子瞧。”然后对那婆子说:“嬷嬷,我这里没事儿,您年高望重,又是婶娘跟前得意的人,不如过去劝和劝和吧?有您在场,想必六表妹和七表弟待宁弟也会客气些。”

  那婆子一脸忧心,闻言更是抛开所有顾虑,立时便赶过去了。

  文怡低头喝了口茶,掩住嘴角向上弯的角度,瞥了屏风一眼:“柳大公子好手段!”

  屏风那头传来长榻吱吱呀呀的声音,似乎是柳东行坐起身来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呀!”

  文怡咬咬唇:“你的伤不重?”

  屏风另一头传来柳东行的轻笑:“你以为我会受伤?别担心,不过是哄他们罢了。”

  说得也是,凭他的身手,怎可能这么轻易受伤?文怡想起自己方才的担心,便有些懊恼,赌气道:“你倒有闲心,平白无故便装受伤来哄人!”说罢扭开头去,盯着远处放风筝的姐妹们瞧。

  折叠的屏风轻轻移动,收起半尺,露出了后头柳东行的半张脸:“生气了?别气,我是真没法子!”他低下头,“如今我行动就有人跟着,想必你也是一样的,想找机会与你说话……却总是有人来……”

  文怡只觉得脸上发烧,没回头,声音压低了些:“你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解释么?我正听着呢!再说些有的没的,回头又有人来了!”

  柳东行微微一喜,复又警惕地扫视周围一眼,方才尽可能维持脸上的平静表情,开口道:“说来话长……我家的情形有些复杂,我本是柳氏长房嫡长孙,可是父母都没了,如今族长是我二叔,族里有人不服他,二婶便担心我成了别人的幌子,因此处处提防,又怕我有了功名会生异心,因此想尽法子压着我不许我出头。我无法参加科考,只好另找出路,就这样找到萧师那里,只是生怕家里听到风声会找过来……”

  “所以你就改了个假名,免得叫家里人找到?”文怡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若是早早说出来,我也不会随便告诉人去!你……”顿了顿,“你是想着我姓顾,觉得我会泄露你的消息,才一直瞒了三年多么?!”说完这句话,她眼圈就红了。

  柳东行忙道:“我不骗你,起初我是这么想的,可后来……”他有些为难,“后来……我想跟你说实话,却又怕你生气……就这样耽搁下来了……”

  文怡心头的委屈减轻了些,却又忍不住“呸”了一声,抬袖掩住嘴边的偷笑:“我有什么可生气的?!你当我是什么人?!”

  柳东行面上一喜,又飞快地掩住。这时外头忽然传来冬葵的叫声:“八小姐,您来了?!”两人双双神色一肃,一个扭过头去喝茶,一个转过身去抱腿呻吟。待那八小姐走近,发现是柳东行在亭中,脸色立时一变,转身就逃了。文怡才抿着唇忍住笑,吐了句嘈:“呆子,你抱错腿了!”

  柳东行一愣,低头一看,果然抱的是没包扎的那条腿,忙轻咳一声,两眼朝亭子顶部瞧去。

  又是一阵轻风吹过,扬起亭子四周的彩纱,传来一阵清新的花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