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江湖不由人

  • 玄幻

    类型
  • 2021.05.23上架
  • 87.62

    连载(字)

1.87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的玄幻之旅

舵主芽衣是我的 执事百米穿杨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修真世界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江湖不由人 3594 2021.05.23 18:22

  东浮山脉延绵数千公里,峰峦起伏,巍峨高耸。

  山脉中有天河嘶吼而下,有云雾滚滚如海,有灵鸟翱翔天际,有密林仙景钟灵奇秀。

  仙家气象生,造化出东浮。

  这里便是景国三大修仙宗门之一,东浮宗的宗址所在。

  在那杂役处,一块药田里面,一位身披金辉的少年正在认真的为药材锄草施肥。

  “半年增血果,一两灵灰......”

  “一年兰花,一两灵灰......”

  “三个月血灵芝,二两灵灰......”

  ......

  杨不易提着木桶,一边撒灵灰,一边默念着。

  撒完灵灰,他提桶走向了水潭打水。

  “两年梵天花,半瓢水......”

  “一年青牛胆,一瓢水......”

  “半年淫羊藿,不用水......”

  ......

  两个时辰后,全部搞定,杨不易笑着伸了伸腰。

  他环视一圈,发现其他少年都还未完成任务,于是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抱着《药材大全》缓缓翻看着。

  “不易哥,怎么你每次都这么快?”

  一旁,一位少年侧目发现杨不易正悠闲的坐着看书,带着丝丝羡慕嫉妒恨的味道喊了一声。

  杨不易抬眼望去,见他一手翻着《药材大全》,一边皱眉嘀咕着:“木灵花撒一两灵灰?我记得不是二两灵灰吗?”

  他一边碎碎叨叨,边看边做,如此模样,看得杨不易直摇头,忍不住道:

  “你呀,这都已经三年了,还记不住这些药材需要的灵灰分量吗?”

  “不是!这里的药材足有上千种,这能记下来?”

  林宇轩抬头,抱着怀疑的目光审视着杨不易,“不易哥,不要告诉我,你全部记住了?”

  “用点心,总能记住的。”杨不易抬手,笑着摇了摇《药材大全》。

  “不是吧...你真的全部记住了?”林宇轩惊讶。

  “你不是记不住,而是不愿意记。”杨不易见得其他少年也一脸惊讶的望了过来,说道,“估计你们也是同样的心思。”

  “不易兄勤奋好学,喜欢专研,在培育药材方面的造诣不是我们能比的啊。”一位少年笑道。

  “唉,这玩意谁想记啊,又不是要在这里当一辈子杂役。三年了,明天我们就都回家了,以后家族里面有的是下人培植药材。”

  说话的少年顿了顿,看向杨不易,打趣道,“倒是不易兄,你该不会是想回去当药材培养师吧?”

  “哈哈哈......”众少年欢笑了起来。

  “闲着无事,看着看着就记住了。你们呀,与其抵触它,何不拥抱它,其实当杂役也有当杂役的乐趣。”杨不易笑道。

  “唉,还是不易兄活出了高境界。同一个宗门,一想到别人修仙,而我在这里锄草撒灰,我的心就闷得慌,何谈记什么药材知识了。”

  “羡慕吧,谁叫你没有灵根呢!”

  “害!同是天涯沦落人,你就别说这种让我伤心的话了,你的心难道不痛吗?”

  “大家都难啊,镀个仙皮就都回家吧!”

  众人闻言,摇了摇头,眼光都黯淡了下来,带着一丝不甘,还有着一丝认命!

  在世俗,他们都是受人尊敬的世家公子,可因为没有灵根,来到这东浮宗只能当个锄草的杂役。

  东浮宗的杂役弟子在宗门只是底层,可是出了宗门,那可是镶金镀银的仙门弟子,身份尊贵。

  他们在宗门待个三年,回去就是家族族长的最佳继承人。

  能披上东浮宗弟子的仙皮,以后不管是做什么都好处无尽。

  说到底,他们自知修仙无望,来这里不是真的为了当杂役。

  而是为了镀仙皮,交朋友,开门路,建立普通人难以触及的交际圈。

  这个世界的阶级很残酷,几乎从出生就已经定型。

  凡人中的顶层永远是他们所在的凡人势力。

  如果凡人势力中出现了灵根拥有者,那么大概率就会蜕变为修真家族,而拥有灵根的人诞生的后代会有五成几率拥有灵根,可保家族辉煌。

  但天下之大,灵根拥有者很稀少,几乎一百万人里才会出现一个,凡人势力要想蜕变为修真家族就得靠运气了。

  至于凌驾于修真家族之上的则是修仙宗门了。

  杨不易他们这些没有灵根的世家子弟,来这修仙宗门镀个仙皮回去,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以后的他们就是宗门在世俗的代理人,世俗秩序的维护者。

  凡人,凡人势力,修真家族,修仙宗门,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固化阶级。

  其中的生存方式与利益关系便是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则!

  可杨不易是不甘心的,穿越一场,若庸庸百年,岂是他愿?

  他眼中没有其他人的那种失落与叹息,望着头顶那如渊如海的无尽云气,心胸反而愈发开阔。

  因为……他有着寄予他希望的秘密!

  “镀仙皮?不…我想…求那成仙之道!”

  他下意识就摸向了胸口。

  那里有一件器物,一件随他穿越而来,一件他试验多年,一件可以改变他命运的器物......

  每每摸着胸口,他俊俏的五官就会浮现一抹充满希望的笑意,每当他这样笑的时候,那抹属于他自己独特的自信就会在眼中悄然浮现。

  “看,有师兄来了!”

  就在众人交谈之际,不远处的天空中有着五道白虹疾驰而来。

  临近一看,赫然是五名穿着白色玄衣的外门弟子御剑飞来。

  他们衣袂飘飘,似晨光熹微中的阳光,穿过雾霾,拨开云层,携光明而来。

  前来的五人,男的出尘俊美,女的美若天仙。

  他们飘然落地,弹指收剑,飘逸如仙,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五人站在那里,犹如鹤立鸡群,身份地位带来的差距,让得众杂役弟子无形中矮了一头,脸上下意识就带上了谄媚的笑容。

  “师兄,师姐!”众人连喊道。

  “各位师兄!”不远处,一名白发老者瞧见落地的五人,带着热情至极的笑容跑了过来。

  “你就是这里的杂役管事吧,我来采一些药材,你派人帮我取来吧。”

  一名英俊不凡的青年拿出一张写有药材名称的纸张递了出去。

  “不易,你按照这上面写的去采来。”康管事接过纸张,径直递给了杨不易。

  杨不易熟悉药田,这种事一般都会交给他去做。

  “不易,宇轩,原来你们分配在了这片药田啊。”这时,一名颇为出尘的少年看到了杨不易与他身边的林宇轩。

  “彭师兄!”杨不易与林宇轩早早看到了这名少年,只是身份低微,不便攀附,见得少年主动开口,他们这才恭敬地喊道。

  眼前的少年名叫彭晔,出自他们平阳城两大修者家族之一的彭家,为人很是和善。

  “师弟,你认识这两人?”领头的青年问道。

  “是呀,我们是老乡呢,三年前一起来的宗门。”

  彭晔笑着看向了身旁的绝美少女,“潇潇师妹也与他们认识,我们都是老乡。”

  一旁的韩潇潇高冷圣洁,眉宇之间,有着三分冷傲气息,一袭白衣,更显得她有如寒梅傲雪,让人不可亵渎。

  号称平阳城第一美女的她淡淡的瞥了一眼杨不易两人,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认识,但不熟!”

  高高在上的女神,能说出“认识”二字已经让杨不易二人“倍感荣幸”了,甚至有的杂役都还投来了羡慕的眼神。

  韩潇潇顿了顿,似乎觉得彭晔有些啰嗦,语气冷淡道,“这药材李师兄还赶着要呢,你快叫他们去采来吧。”

  “无妨!”李姓师兄淡淡摆手。

  “师兄,我这就去!”杨不易见得韩潇潇俏脸浮现了一抹不耐烦,也是怕惹得他们不快,顿时转身去采药材了。

  不一会儿,采了药材回来,交给了那位李师兄。

  “不易,宇轩,三年了,你们也不说来找我聚聚,你们明天便要离开宗门了,这两枚灵气丹你们收下吧。你们吸收不了灵气,有了这枚灵气丹,以后修炼到先天境界来也更容易些。”

  彭晔说着屈指一弹,两枚丹药倏地弹出。

  韩潇潇淡淡瞥了两人一眼,直言不讳道:“他们一介凡人服用灵气丹也是浪费,区区先天也不过是多活几年罢了。”

  她言表之间无不有一种高傲的优越感,众人却觉得她说的并未有什么不妥。

  凡人百来载,而他们练气境的修者却可以活个两三百来年。

  这等实力带来的优越感确实只能让人心生羡慕。

  “师兄,这是你的修炼丹药,我们不能要。”杨不易与林宇轩相视一眼道。

  “无妨!我们是老乡,我自然要照拂一二。况且你们家族为我彭家做过很多贡献,这是你们该得的,以后我彭家还需要你们多多费心呢。”彭晔淡笑道。

  “那……多谢师兄!”杨不易与林宇轩相视一眼,也是听出了他的意思,不再多说什么,收下了丹药。

  “嗯。”彭晔点头。

  “那我们走吧!”下一刻,李姓师兄五人身上灵光一闪,祭出飞剑,踏剑破空疾驰而去。

  飞剑穿梭在云雾之间,韩潇潇瞥了一眼彭晔,道:“你平时费心打点那些师兄倒也罢了,他们两个凡人也值得你花丹药去笼络?”

  “我彭家在世俗的产业还需要他们两家去打理,自然要给予一些好处,才能让他们尽心尽力。”彭晔微微一笑道。

  “凡人势力而已,为了能与我等修真家族攀上关系是挤破了头颅,能为我等修真家族办事更是他们一辈子的福气,哪还敢懈怠?”韩潇潇冷嗤道。

  “话是这么说,但只用一枚灵气丹便能买来他们一辈子的真心,何乐而不为?”

  彭晔接着缓缓道,“天有不测风云,两百年前我彭家遭遇仇敌近乎灭种,也幸好拥护我彭家的那些凡人势力拼死将我彭家当年还是婴儿的老祖藏了起来,我彭家这才得以延续下来,并报了当年的死仇。”

  “这就是你笼络的原因?他们救你家老祖还不是贪图荣华富贵?你难道认为他们是出于真心?”韩潇潇不以为意道。

  彭晔一怔,侧目笑了笑道:“韩师妹若要这样理解也可以,我这样做也是遵循祖训,我彭家老祖曾言‘与人为善,谦和待人’,这是在为自己也是在为家族积福积德。”

  “看来你彭家老祖当年是真的留下阴影了。”李姓师兄侧目笑道。

  “可不是吗,他彭家老祖怕是忘了实力身份才是一切的根本。正如世俗国家一样,改朝换代流落的皇子总有人拥护,无非就是看中他的身份地位罢了。”韩潇潇附和笑道。

  “或许吧!”彭晔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