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盗墓从瓶山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盗墓从瓶山开始

那就不要留

  • 悬疑

    类型
  • 2020.12.09上架
  • 60.28

    连载(字)

4.09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盗墓从瓶山开始》的悬疑之旅

盟主明天我领衔主演 盟主天海祥云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苏醒

盗墓从瓶山开始 那就不要留 3018 2020.12.08 21:06

  峰林重叠,溪谷纵横。

  雾瘴蔓延的原始丛林中,一行四人钻山越岭,涉水而去。

  此时虽是正午,烈日当空,毒辣的阳光却穿不透林间阴冷潮湿的浓雾。

  一行人走出密林,拨开一丛丛的芭茅,来到一条还算平缓的山溪前。

  正在四人设法过河之际,为首之人的身形却突然一滞,猛地抬手,示意众人停下。

  其余三人面露不解,纷纷向他看去。

  “大哥,有情况?”

  其左手边的一人低声问道,说话间手已覆在腰间。

  另外两人闻言也脸色一紧,下意识躬身,浑身肌肉紧绷。

  为首之人摆了摆手,轻声道:

  “诸位兄弟不必紧张,没有凶险,可能是我眼花了。”

  他说着目光却死盯住对岸的一丛芭茅,眯了眯眼,又回头望了一圈面面相觑的三人,大手一挥。

  “走,先过河!”

  三人虽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但也没有多问,点头应是,手上动作愈加麻利起来。

  他们知道,别人可能看错,但这位可从没走过眼,既然他发话了,对面岸上就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不消片刻,众人皆已过河。

  甫一踏上石滩,为首之人便对右手边一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会意,从袖中摸出三柄寒芒烁烁的飞刀捏在手中,蹑手蹑脚地走至不远的芭茅前,伸出一只纤手将之轻轻地拨开。

  “大哥,有个男人,还活着!”

  “活人?!”

  为首之人双目之中精光一闪,心中刹那间升起一股荒谬之感,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对身旁皆面露惊色的二人一摆手,率先向前大步走去。

  “走,我们过去看看!”

  二人对望一眼,也紧紧跟上。

  三人大步流星来到那出芭茅前,只见那被遮掩的河滩上果然仰躺着一个身穿破旧道袍的男人,双目紧闭,面容憔悴,头发凌乱,腰间还挂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看样子躺在这的时间不短了。

  此时,先前发现男子那人正俯在地上,伸出一双白玉般的秀手在其裸露的胸膛上摸索,见首领来了,抬头说道:

  “大哥,体温尚存,心跳脉搏还在,这人确实还活着!”

  为首之人微微颔首,锐利的目光自男子周身细细扫过,心中大概有了个猜测,突然侧头对一人道:

  “拐子,你去看看!”

  那叫拐子的男人低声领命,迅速近前,先依次拨开那身穿道袍的男子的眼皮,嘴巴察看,又对着他的耳鼻一阵细瞧,随后伸出鸡爪般的枯手照着男人的身子一通乱摸。

  折腾了半晌,方才咂咂嘴,心满意足地起身,对首领拱手道:

  “此人大概是两天前被水流冲到这里,陷入昏迷的,浑身有不少划伤挫伤,但好歹并没有伤到筋骨!”

  说到这,他话语一顿,挠了挠头,面露奇色,

  “不过,总...大哥,此人生命力之顽强实乃小弟平生所罕见,昏迷了整整两天一夜却还面色如常,心跳脉搏几于常人无异,简直闻所未闻哪!”

  “常言道,事出无常必有妖!我常听苗人山民说,猛洞河两岸的大山中自古以来多有妖魔精怪作祟吃人、肆虐百姓的传说。依小弟看,此人甚异,不似常人,莫不是山中精怪所化?大哥,不如我们......”

  说完,他目露凶光,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他刚一说完,为首之人便摆手拒绝,面露不屑道:

  “那不过是乡里巴人不识天数,自欺欺人的野闻杂谈罢了,当不得真!拐子,亏你跟我这么久,竟然还信些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

  他幼时曾得奇遇,因骨骼清奇在大街上被一老道相中,随其上山修行,遍传奇术,能辨识世间珍宝,后来下山继承家业,地位名望愈高,向来自视甚高,骨子里自有一股超脱世俗的傲气,丝毫没把手下口中的些许妖魔精怪放在眼里。

  此时见这男人身穿道袍,想必是道门中人,因其曾拜师老道的缘故,不忍见死不救,弃对方于这荒郊野外,故此只是一转念,心中已有了决定。

  “我料此人定是附近山中道观里的野道,不慎落入水中,被裹卷着冲刷至此。他此番经逢大难不死,想必是有天命护身,平日里定是乐善好施之辈,今日既让我等撞上,合是他命不该绝!”

  为首之人稍作迟吟,背过手去,对身后铁塔般的巨汉吩咐道:

  “哑巴,你去将此人背着。”

  那巨汉闻命,毫不犹豫,一个踏步上前,蒲扇般的大手轻轻一拽,便将男子扛在了肩上,走了回去。

  “咱们先撤,今日探索到此为止,回老熊岭南边的寨子与罗帅汇合,明日再行计议!”

  为首之人又对另外两人说了一声,扯了扯衣服,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开。

  ..................

  李长清缓缓睁开双目,温吞地烛光映入眼帘。

  门外细雨如绸,庭前案板上香烟袅袅。

  一股子浓烈的烟味,夹杂着令人作呕的阴霉味,和着淡淡的带着砒霜的尸气扑面而来,呛得他轻咳了几声。

  “我这是在哪...”

  他下意识去抓腰间挂着的铁剑,却握了一空。

  “我的剑!”

  李长清瞬间清醒过来,挣扎着爬起身,发现自己正身处一方昏暗的卧房内,周围围坐着几个人影。

  “谁?!”

  他猛地一声厉呵,低沉嘶哑的声音突兀在逼仄的屋内响起。

  几个人影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都是猛地起身,望向这边。

  正对着李长清的那个更是吓得脚下一滑,身子向后仰倒在地,手中拿着的干粮撒了一地。

  “俺滴个亲娘咧,吓死个人!”

  “......”

  “恁他娘了个屌,那个小道士醒了,老子他娘的还以为是耗子二姑他奶奶的诈尸了,狗日的差点掏枪!”

  屋里先是一静,接着响起接二连三的骂娘声。

  李长清此时已经把屋内的一切尽数揽入眼中,看清了几人的打扮,心中下意识分析局势起来。

  这间屋子看样子已经荒废许久,房梁上布满蛛网灰尘,案前供奉的香炉中虽然插着三柱新香,但神像缺已斑驳褪色,看起来年代久远,地上水迹未干,说明刚刚有人进来或离开过。

  另外,门后立着一具尸体,脸上盖着白布,颇为诡异。

  再看眼前这四个活人——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是一个面黄肌瘦,粗布衣褂的中年人,生得鼠头獐目,眉宇阴郁,一双小眼中精光闪烁,一看便是精于诡计的阴狠之人。

  中年人旁边站着一个表情凶横的像是土匪头子一般的人物,满脸横肉,一条蜈蚣似的狰狞可怖的疤痕自他的眉梢横穿鼻梁,一直蔓延至嘴角。

  此刻他正用阴戾的目光望向这边,手中黑黝黝的枪口指着他,叼着烟炮的歪嘴里不住地骂娘。

  不过,这两人给他的威胁感并不强烈,让李长清感到略微棘手的反而是站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两个。

  其中一个是一名身子曼妙的女子,虽然灯火昏暗,李长清仍能清楚地看到她清妍绝丽的容颜,和一双清冷带点妩媚的眼眸。

  还有,对方隐藏在暗中的一双素手。

  李长清能清楚地感觉到其中蕴藏着的致命杀机。

  但给他危机感较强的还是女子的身旁,那个大半个身子被黑暗笼罩的身长丈许,铁塔般的巨汉。

  巨汉生得摩天接地,浑身犹如黑炭一般,筋肉虬结,关节粗大,一看便知是天生神力的外练行家,光是往那一站便如擎天玉柱,令人窒息。

  这一身拔山扛鼎的巨力,看得李长清暗暗心惊,自恃凭现在的身体撂倒对方需要费些力气。

  李长清眉头一皱,大脑中一片浆糊,仓促之间什么也想不起来,望着眼前的一众充满恶意的陌生脸孔,迫切地想要摆脱当下的囹圄。

  却不知道屋子外面是什么情况。

  他身处屋子的最里面,被四人包夹在内,一时难以腾挪。

  出于谨慎,并没有轻举妄动。

  而与此同时,对面的四人被李长清如电般的目光扫过,只觉浑身一麻,竟也不敢稍动。

  场面一时陷入僵持......

  双方都摸不清对面的底细,再加上都有所顾虑,促使局面竟愈加诡异起来......

  屋外大雨如注,屋内鸦雀无声。

  也就在这时,一阵嘹亮的歌声自屋外传来,由远及近。

  接着,大门突然吱吖一声被人从外推开,却见一长袍打扮长相文雅的中年人飒然而入,口中高声唱道: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举止潇洒从容,好一派出尘之态!

  只见他一手捏着一只惨白褶皱的人耳,另一只手里拎着一只浑身白毛的老狸子,脸上尽显志得意满。

  中年人一只脚刚迈进屋内,便觉气氛有些不对。

  见众人都一副警惕的模样,颇有剑拔弩张之意,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撇头蓦地见到李长清,这才恍然。

  来人略一沉吟,神情悠然地走到神案前,将手中拎着的物什放下,来到两方中间,突然咧嘴一笑,道:

  “诸位,这是何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