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2补(在审核还没更新出来,先放出来让你们看看)

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狒 奕均 1 2 3 2856 2022.06.11 23:51

  “啊哈哈……”

  这反倒是让路西德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说而已嘛,搞得像是自己在索贿一样,多不好意思。

  伸手抄起了桌上戒指,她“漫不经心”的把玩了起来。

  “……”枢机大主教扯了扯嘴角,但仍是耐着性子介绍道:

  “这是一件能让人在间隔不是很远的火焰中进行‘闪现’的戒指,它的负面效果是让使用者容易冲动,特别是在花钱的时候。”

  “阿这……”

  虽然有些不礼貌,但听到“让使用者容易冲动”这句话的时候,路西德还是在所难免的想起了罗萨戈。

  而后半句则让她联想到了某“黄黑之王”。

  路西德暗自吐槽:

  “果然,占卜家们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冲动另一面吗?”

  很明显,这枚戒指对应着“占卜家”的序列7“魔术师”。

  虽然层次不高,但负面效果并不大,附加的功效也比较实用,算是一件挺不错的神奇物品。

  枢机主教大人当真是有心了。

  嘴角上扬,路西德心情大好,当下拍了拍胸前“财富”保证道:

  “主教阁下请放心,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追究的。”

  但话说到一半,她话锋却陡然一转道:

  “不过我很好奇……您为何要这样做呢?”

  “难道他还和您有什么关系吗?比如说是私生子什么的?”

  后面一句路西德并没有说出口来,一是觉得有些不太体面,二是怕扎了这老梆子的心,万一闹翻了也不太好看(关键是还打不过)。

  一想到这点,她老脸一红,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假惺惺的喝了一口,以掩饰自己刚刚略有些跳脱的想法。

  人家老送财童子也挺好的,不要太过分……

  “唉……”

  但却见年迈的枢机主教叹了口气,悠悠的怅然道:

  “他其实可以说是我名义上的私生子。”

  “咳咳咳……”

  路西德差点茶水被呛到。

  还真的是私生子?!

  这他喵的一语成谶了?

  就很离谱。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个看起来眉清目秀的老头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念及此,她忍不住又抬起了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对面这位行将就木的老家……老蛇皮。

  真刑啊!

  枢机大主教被盯得有些挂不住了,于是老脸一红,解释道:

  “这其实是有原因的……不是您想的那样。”

  “啊对对对。”

  路西德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没想到这却让枢机主教阁下急眼了,吹胡子瞪眼的再度辩解道:

  “真不是那样……其实是这样的,他是我一个朋友的儿子,当年他舍身救下了我……”

  “奥!”

  闻言路西德挑了挑眉,更加兴奋的笑道:

  “我知道……我有一个朋友嘛!”

  “……”

  大主教不禁皱起了眉,问道:

  “圣路西德阁下,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句反问让路西德为之一惊。

  老家伙这就恼羞成怒了?不至于吧?玩不起了?破防了???!!

  一想到彻底惹毛一位“半神”,她不禁就有些后悔。

  这倒不是怕,单纯的是因为没必要。

  硬着头皮,路西德决定从心而为先认個错,也不算特别丢人(反正没人看到),先蒙混过关再说。

  不过就在准备道歉的时候,她却猛的看见了枢机大主教脸上实打实的疑惑与不解。

  “咦……”

  路西德眨了眨眼。

  “他好像真的不懂‘我有个朋友’这个梗。”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呢——罗塞尔压根就没有把这个梗带过来……”

  “……”

  眸光微闪间,她决定“萌混过关”。

  “咳咳……我是说,我也有这一位这样的朋友。”

  “……?”

  枢机大主教露出了类似“黑人问号脸”的表情,似乎并不大相信的模样。

  不过却倒也没有深究。

  见此情景,路西德抓住机会趁热打铁道:

  “您的要求我都清楚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就当从来没发生过。”

  “那就感谢您了。”

  见她信誓旦旦的作出了保证,枢机大主教老脸上泛起一抹复杂的情绪,也不再纠结“我有一个朋友”的这个问题了。

  站起身来,他在胸前点了四下,画出一个“绯红之月”,带着几分笑意的说道:

  “那我就先感谢您的宽宏大量了……另外,您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就职仪式呢?”

  嘴角上扬,路西德露出了一个得体的笑容,同样站了起来,于胸前连点四下,同样勾勒出代表着“绯红之月”的圣徽,轻声笑道:

  “我都可以。”

  “那就尽快举办吧,明天怎么样?”

  “嗯。”

  路西德点了点头。

  这种事情拖着也没必要,还是尽快落实到实处比较好。

  加入“塔罗会”之后,这个身份的重要性相应的也上升了。

  ……

  在高层示意之下,一时间流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次日,就职仪式照原定计划进行。

  这一次的“仪式”是不同寻常的。

  正常情况下,“值夜者”分部部长的就职仪式也是晋升仪式,通常会给新任部长加上一个“大主教”的职位。

  这样一来,就可以对外宣称这只是普通的“大主教”晋升仪式。

  但路西德本就是比“大主教”地位更加尊崇的“圣女”,所以这一步自然就被省去了。

  不过该有的“仪式”却仍是得有,甚至于比正常情况下来得要更隆重的多。

  毕竟是“圣女”嘛!

  只不过对外却是换了个说法。

  不过路西德却并不在意这些。

  按照必要的流程露了个脸后,她在枢机大主教的带领之下,与“代罚者”、“机械之心”的部长级人物见了面。

  “机械之心”负责贝克兰德区域的是一位名为伊康瑟.伯纳德的执事,而“代罚者”的负责人则是一位半神,“神之歌者”艾斯.斯内克。

  而两人的态度也是各不相同。

  伊康瑟.伯纳德相对而言比较友好,但也保持着应有的疏远。

  而半神“神之歌者”艾斯.斯内克,则是毫不掩饰眸子里的疏离,就差没有把“滚远点”三个字刻在脸上了。

  路西德对此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却也并没有多想,表面假笑的“认识”了一下之后,倒也没往心里去。

  …………

  作为历史悠久的正统神教,“就职仪式”相应而言也对得起这份历史的“厚重感”,显得异常的冗长、乏味。

  在结束完一轮又一轮的“演讲发言”之后,终于轮到了路西德的“压轴戏”。

  “这他喵的和公开处刑有什么区别……”

  她不禁暗自腹诽。

  带着别人准备好的演讲稿,“圣女”阁下木着脸,准备“上刑”。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先她一步冲上了搭建得异常浮夸的演讲台上,对着话筒大声且歇斯底里的吼道:

  “我反对让所谓的‘圣女’成为‘值夜者’!”

  此言一出,台下众人顿时哗然,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一时间竟仿佛炸开了的热粥一样。

  而路西德也为之讶然。

  哪来的愣头青?

  但另一旁高台下的“枢机大主教”却顿时脸色大变。

  “胡闹!”

  他站了起来,脸色沉得吓人,戟指着台上“愣头青”怒骂道:

  “你赶紧给我下来,别在这里丢人现脸了!”

  但台上人却并没有理他,而是目光四处巡视了起来。

  当看到拿着厚厚演讲稿、身穿黑色镶红边修女服的路西德时,“愣头青”眸子里泛起了一阵阵怒意,当下指着某“圣女”恨恨道:

  “你!所谓的‘圣女’,也想窃取属于‘值夜者’的荣光吗?!”

  “阿这……”

  路西德不禁有些疑惑,不禁瞥了一眼刚刚站起来的枢机大主教。

  当看到对方脸上那复杂的表情后,台上“愣头青”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扯了扯嘴角,路西德有些牙疼。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自己也没怎么招惹他啊,干嘛非要这样针对?

  脸色微沉,她心中冒起了几分火气。

  不过转念一想到“枢机大主教”送的那两件“神奇物品”后,却又暂时按下了心来。

  这种“家务事”,自然有“家长”处理,自己看看吃吃瓜就好。

  问题不大。

  “就当看个乐子……这样一想也还挺不错的。”

  某“圣女”嘴角上扬。

  但就在这时,异变忽生。

  旁边几位先前在维持秩序的教士们忽然取出了一枚枚符咒,似乎早有预谋一样同时激发。

  刹那间,一面面泛着微光的、虚幻的“灵性之墙”轰然耸立延伸,组成了一个封闭的“祭坛”!

  “不好!”

  瞳孔微缩,路西德暗道不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