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阴司之名·继承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024 2020.03.29 11:54

  司徒箜向着东方一路狂奔,挂在他肩上的李潇一颠一颠地,感觉甚是好玩。

  “这还要多久?”

  李潇转过头,狐尾一摆:“你想什么呢?没有缩地成寸的功法,他说的东方,没准咋俩要跑上十天半个月,更有甚者,要走个几年。”

  司徒箜缓缓停下脚步,他站在原地,喘着粗气说道:“那你还不赶紧想办法!”

  他一遍喘气歇息,一遍伸手将李潇向下一扯。

  “啪!”

  “诶呦!”

  李潇没有反应过来,整条狐狸向下栽在地下。

  司徒箜看着他摔得一副狗吃屎的样子,直接笑了出来。

  这一笑,司徒箜也就失去了先机。

  李潇一个翻身,四条腿一蹬,直接向上一窜,咬住司徒箜的耳朵。

  “啊!”

  “快快······快下来!”

  李潇依旧不松口,一副吃定他的样子。

  “我错了······大哥······李哥······松口啊!”

  就这样,这俩家伙在空地上徘徊起来,似乎忘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远处,覃宇身上披着一件破烂不堪的道袍,他看着远处打闹的二人,喃喃道:“诶······既然这么说了,我就帮到底吧!”

  随后他化作一道流光,出现在打闹的二人中间。

  覃宇一把抓过咬住司徒箜的李潇:“玩够没?”

  司徒箜这才意识到什么,他突然想起原先奄奄一息的覃宇,于是问起来:“覃宇兄弟,你的伤可还好?”

  覃宇摆摆手:“我没什么事了,不过你俩的事情还没完,我前来是为了住你二人一臂之力!”

  覃宇说着,抽出刚刚那柄桃木剑,木剑剑身上那道缺口赫然映入眼帘。

  他抹了一把剑身,随后开始吟唱。

  一道光亮逐渐聚集起来:“好了,你们进去,我就送到这里了。”

  司徒箜接过李潇,对着覃宇双手抱拳作揖:“有缘再相见!”

  随着白光将一人一狐包裹起来,覃宇也准备转身离去。

  他听着远处司徒箜的余音,微微点头,喃喃道:“相见,怕还是免了罢。”

  待司徒箜视野再次明亮起来,他已然来到一片荒地之上。

  李潇在他肩上回顾四周,发现荒芜的大地上赫然立着一座黑色建筑。

  建筑上什么标识都没有,只是一块黑色空匾静静地挂在建筑的上端。

  李潇敲了敲司徒箜的脑袋,随后他伸出爪子指向身后。

  司徒箜顺着他的指尖,看到这座黑色的建筑。

  “果然啊,一块黑匾,什么都没写,就是这里了罢。”

  李潇点点头:“应该是了。”

  司徒箜迈开步子,靠近这个黑色建筑。

  他刚走几步,建筑里便走出一个矮小的身影。

  这个身影将袍子褪去,他的头上露出两个小小的犄角。

  司徒箜瞧了一眼身影头上的犄角,便认出这位是当时在鬼街里见到的孩子。

  “怎么是······”

  李潇看着面前的孩子,才意识到他的身份,赶忙提醒道:“那是赏善司,到时候,你说话小心一点。”

  司徒箜迈开步子,喃喃道:“又是一位判官吗?”

  赏善司一个闪身来到一狐一人面前,他开心地一笑:“吾等你很久了哦~”

  司徒箜双手抱拳,对赏善司躬身行礼:“在下让大人久等了,实在对不住,还望大人海涵!”

  赏善司微微一笑,他看着面前的司徒箜:“呀,怎么这么客气呢~”他用手顶着自己的下巴继续说:“你是叫司徒箜吧!”

  司徒箜点点头:“正是在下!”

  赏善司身子向后一转,缓缓踱向那座黑色建筑:“那你可要牢牢记住自己的名字,不要像我一样!”

  司徒箜挠了挠头,诧异地看着缓缓远去的赏善司:“和你一样?”

  此时,李潇眼里突然流露出一副嫉妒的目光,因为他知道,赏善司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李潇锤了一下司徒箜的头:“还愣着?还不跟上,就跟不上了。”

  司徒箜摇摇头,他这才迈出步子走向面前的黑色建筑。

  一入建筑,中间的漆黑棺材便投射到他的眼中。

  “的确是这里······”

  “戊戌殿······”

  他缓缓走到石棺旁,他看着里面除了一个不再冒烟的香炉,什么都没有了。

  赏善司看着这个香炉,喃喃道:“嗯?怎么没有上灰?算了······”

  为什么没有上灰,只有司徒箜明白了。

  赏善司对着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来吧!”

  司徒箜看着他的手势,这分明是要自己入棺啊!

  他看了看半开的石棺,又看了看愣着不动的赏善司,结结巴巴地说:“要······我进去?”

  赏善司走到他的身旁,将李潇一把抓下:“当然,躺在里面,就可以开始了。”

  他吞吞吐吐地:“这······”

  但还是伸手摸向那口石棺,照着赏善司的说法躺了进去。

  他这一躺,他直接来到了一个破碎的世界中。

  而这个世界里,静静地站着一位女孩,而这个女孩的样貌司徒箜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崔蓉!”

  女孩转头看向他,眼睑直接湿润起来,她看着司徒箜,开心地喊了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司徒箜也回应着她:“还愿意为我讲述一遍你那没有完结的故事吗?”

  崔蓉两眼一闭,几滴泪水划破天空,她微笑的神情和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完全不相符:“当然!只为你讲这个故事!”

  半个时辰过去,这个小故事已然完结,崔蓉才缓缓站起身,单手指向司徒箜额头:“我把我的神位继承与你,请你替我在这无尽的轮回之中,好好的活着!”

  司徒箜想要阻止,却发现自己此时无论如何都无法移动身体半步。

  他只能感受到有一支笔在他的额头上写着几个他不认识的字体。

  那只笔每动一次,女孩的身体都向透明走去一步。

  待最后一笔画完的瞬间,女孩努力地将自己悲伤的情绪压制起来,她冲着司徒箜微微一笑:“愿你能做一个好判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