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酆都城·回答(下)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093 2020.03.10 17:19

  蒙面男子怔了一下,但他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扇子。

  “铛!”

  黑扇与雪扇相互碰撞,火光四射。

  二人同时向后一退,同时拉开距离。

  此时的二人,都蒙着面,相距不到一米。

  蒙面男子将扇子向前一挥:“无论如何,今天你都是要输的,玥。”

  崔蓉看着面前的男子,眼里露出一丝不舍:“在天黑之前,我是不会输的!”

  这回崔蓉并没有被动等待,而是主动挥起雪扇向前奔去。

  蒙面男子也不甘示弱,身子向下一俯,躲过崔蓉一扇,随后他猛然起身,身子向前微微一倾,扇骨赫然打开。

  一道银光闪过,崔蓉向后滚了一圈。

  她蹲在地上,摸着自己被划开的衣裳,喃喃道:“好强!”

  蒙面男子并不会给崔蓉任何休息的机会,他将扇子一收,随后手臂向前一甩,吼道:“去!”

  扇子如同离弦的箭矢向崔蓉飞来。

  “啪!”

  崔蓉向后一滚,扇子直接打在她原来停留的地方。

  她趴在地上看着那柄插入舞台的扇子,此时这扇子就在自己面前,那个男子已经没了武器,自己或许可以开始反击了。

  谁知道,蒙面男子左手一撮,向后一拉,扇子直接飞回他的手上。

  就在扇子到达他手心的瞬间,他又挥手向前一甩。

  一刹那,崔蓉还想向后滚去,可惜她的腿已经碰到舞台的边缘。

  此时的她,退无可退,只有向前进了!

  崔蓉双手一撮,随后向上一甩,雪色扇子在空中打开,形成一个白色的屏障。

  “铛!”

  黑色箭矢猛烈地撞击在雪的屏障上,发出一声脆裂的声响。

  在暮光里,黑色扇子后面的一根银色细线在空中泛着白光。

  “好机会!”

  崔蓉向前一滚,翻滚结束的瞬间左脚踏地,向那银色细线跃去。

  她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对着细线向上一挑。

  “咔哒!”

  银色细线应声而断。

  蒙面男子有些吃惊地看着空中的崔蓉,喃喃道:“玥,就这么不想嫁给我吗?”

  崔蓉也丝毫不给舞台上的男子丝毫休息的时间。

  她借着刚刚砍断细线的力道,身子一侧,左手抓住那根断裂的细线,她借上一份力道,双手紧握短剑,自己化成一根箭矢,向下飞去。

  蒙面男子此时手里依旧握着银色细线,丝毫没有躲闪。

  就差一寸利刃就要没入男子的胸膛,崔蓉才意识到不对劲。

  她想要将剑刃收回,可惜为时已晚。

  “嚓!”

  崔蓉直接落入男子的怀抱,剑刃贯穿了他的胸膛,直直没入舞台半寸。

  她看着身下的蒙面男子,鲜血逐渐在伤口处蔓延开来,他原本雪白的衣裳早已变得鲜红。

  她颤抖地抱着自己手中的剑刃,看着男子:“我······不要······死啊!”

  蒙面男子咳嗽两声:“咳咳······玥······为什么······”

  男子艰难地伸出手摸向崔蓉的脸庞,她并没有躲闪,红色的面纱被他揭下的瞬间,男子原本无奈的眼神,逐渐变得涣散。

  “蓉儿,怎么是······你······”

  崔蓉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她直接抱住身下的陆煜,哭喊起来:“陆煜哥哥······不要······不要睡着啊······”

  突然,远方拍起手来:“啪啪啪!”

  她回过头,原来拍手的是哪位刚刚说不打的公子。

  公子微微一笑:“小姑娘真厉害,不如和我走吧。”

  崔蓉蹲在地上,冲着他吼起来:“凭什么!”

  公子挥挥手,一阵马蹄声由远至近:“如果你不和我走,这些村民,可就······”

  崔蓉瞪大眼睛,看着远处来的马队,吼起来:“就怎样!”

  公子将木质折扇缓缓开启,他扇了扇风:“就不保了哦!”

  崔蓉抱着插入陆煜胸口的短剑,愤怒地看着台下的公子,丝毫没有想要妥协的意思。

  公子手执扇子向上一撇,随后猛的合上:“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陆煜躺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崔蓉,发现她的左手上有一道深入骨头的伤口。

  语毕,公子直接从身后抽出一柄黑色短刀,向红色舞台飞来。

  千钧一发之际,崔蓉瞥了一眼自己身下的陆煜,毅然决然地松开原本抱着的短剑,整个人猛然站起,左手向上一伸,想要徒手挡公子劈来的那一剑。

  “挡!”

  一声脆响过后,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手持短剑挡在崔蓉的面前。

  公子左脚落地,一个转身借力又是一剑:“敢挡我!”

  “嚓!”

  已经身中一剑的陆煜自然是躲不过这突如其来的攻击,黑色短剑直接没入他的胸膛,不偏不倚地插入他的心房。

  随后公子猛然将短剑向侧边一抽,鲜血直接喷涌而出。

  公子将陆煜向侧边一推,陆煜如同一个失去控制的人偶,直接跌落下去。

  十几个骑兵冲入村庄,村民四处流窜,房屋尽数烧灼。

  一切的一切都变成回忆的模样,逐渐涣散,最终消散在司徒箜的眼里。

  待司徒箜再次睁开眼睛,这里早已不在是一个村落,而是一个漆黑的世界。

  他又将眼睛闭上,喃喃道:“又是这样吗?那个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

  远处传来一阵崔蓉的声音:“时间来不及了,我的故事还没讲完,而你却要离去了。”

  司徒箜望着远方的声音,喃喃道:“一切结束了,我依旧愿意听你讲述你的故事。”

  崔蓉的声音愈发偏远:“如若你真的愿意······就来这戊戌殿找我罢······”

  司徒箜双手向上一举,坚定地说:“一定!”

  不过,崔蓉却没再回应他。

  远方,一个雄厚的声音传了过来:“汝可知答案了吗?”

  酒气三千,有风作衫。

  青衣翘企,有声自来。

  绒袖轻舞,琉璃翎岚。

  刃光漫烁,意气韧然。

  争心若愚,徒倚冉冉。

  翠柳枯槁,台消人褴。

  思是切矣,霜草若苒。

  [翘企:踮起脚尖向前望。]

  [若苒:依旧繁茂。]

  ····································魂殿·酆都

  ····································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