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酆都村·回答(上)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119 2020.03.09 17:41

  此时的村庄,再无半寸安宁之地。

  原先的祥和早已化作风中的烟火,一切都燃烧起来,化作无尽的尘埃。

  崔蓉站在司徒箜的前方,她挡着他的目光,不想让他看清这个属于自己的破败不堪的世界。

  司徒箜摇摇头,他看着崔蓉头上的青丝逐渐变成雪色的白发。

  “崔······能为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崔蓉诧异地看着司徒箜:“你······当真吗?”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切从她遇上这个男人以后,自己就已经在改变了。

  司徒箜点点头,随后他转过身去,不再面对那个早已物是人非的女孩了。

  “崔蓉,你若是不想让我看你身后的烽火,我就看着面前的山水,看着你手里的河灯,听你为我讲述。”

  崔蓉身子一颤,手中的短剑赫然断裂,她回过身,背对着司徒箜。

  二人就这样,隔着一条小道背背相靠。

  崔蓉原本坚毅的眼神逐渐涣散,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尽管她努力地眨着眼睛,不想让泪水留下。

  可这泪水淤积在眼里,总有决堤的那一刻。

  一股泪水顺着眼睑向下划过脸庞。

  “滴答······”

  一滴鲜红的泪水滴落在地上,激起一团黑色的灰烬。

  她用手抹了两下脸,脸上的污秽随着泪水一同被衣袖拂去。

  这时,她才肯转过身来,她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司徒箜,内心又是惊,又是喜。

  崔蓉深吸一口气,缓缓说:“既然如此,我那成了痂的回忆,又要揭开了吗?”

  崔蓉看着河水中浮动着一个船型的河灯,灯的烛心在微风中缓缓消散,她也同时下定了决心。

  “司徒箜,这个故事,希望你不要经历它。”

  “嗯。”

  崔蓉缓缓张开嘴,四周陡然一变,一个离奇却又无奈的故事,缓缓浮现出来:

  故事的源头还是这个叫酆都村的地界。

  不过时间已经转变成绿色爬满枝丫的初春三月。

  这里居住着十户人家,一条清澈的小溪环绕着村落,感觉是一个世外桃源。

  村后还没有那个红色的舞台,但是原来舞台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身穿一件淡蓝色衣裳,手中握着一柄黑色的折扇。

  这时,男子身后站着一个小女孩,女孩看着男子手持折扇打着拳,眼里一副羡慕的样子。

  她踮起脚尖看着男子手中的折扇:“陆煜哥哥,蓉儿可以学吗?”

  陆煜微微一笑,停下挥出的扇柄,他走到崔蓉面前,扇子瞬间打开:“小姑娘,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你还是去那边找那位姐姐学舞吧。”

  司徒箜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陆煜手中的折扇:

  扇骨尖而锐利,扇身和扇面都是铁片,在光影下泛着银光。

  “我了个乖乖,扇刃啊!”

  女孩摇摇头:“陆煜哥哥,蓉儿不想学舞,想学扇。”

  陆煜将扇子合起来,俯下身对女孩说:“蓉儿呀,你只要学会舞,陆哥就教你扇,好不好。”

  女孩满口答应,跑向另外一旁身穿青衣的女子。

  女子停下她妙曼的舞蹈,问起崔蓉:“你其实不想学舞吧。”

  对于一个孩童来说,撒谎什么的自然是不会的。

  “姐姐,我想学扇,不想学舞!”

  女子手里抽出一柄折扇,放在崔蓉面前。

  崔蓉看着眼前的折扇,除了颜色是雪白的以外,与陆煜手中的折扇没有任何区别。

  女子站在原地,看着女孩把玩着雪色扇子:“小姑娘只要帮我一个忙,就教你扇好吗?”

  崔蓉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嗯!”

  从这以后,无论是寒暑冬夏,崔蓉都在练习扇子,知道她十岁哪年。

  村子的后面突然立起来一个红色的舞台,舞台上站着一个男子,男子手持一柄折扇。

  拆房内,原先的女子身穿一件青色衣袍,对崔蓉说:“崔蓉,你去穿上我衣服,帮我到台上去就行。”

  崔蓉呆呆地穿上一件红色的衣袍,接过女子手中的折扇,问起来:“要我怎么帮你呢?”

  女子微微一笑,为崔蓉戴上一件纱面,蒙住她的脸庞:“把台上的人都打下去,在太阳落山前不要输就行了。”

  崔蓉点点头:“您那么强,为什么不自己上呢?”

  女子摇摇头:“我不想和他交手,我下不去手。”

  待崔蓉要离去的时候,叮嘱道:“切记,宁可输,面纱都不要被打掉。”

  崔蓉回头看了她一眼,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台上。

  那次,她才知道,有个比武招亲的说法。

  她刚一上台,微风拂过她的衣裳,台下就有很多人看着她,手里拿着各色武器,每个人都跃跃欲试。

  最终,还有有一个人耐不住性子,一个雀步飞上台来。

  那人拿着短刀,舔了舔嘴唇:“小妮子,那个扇子可是打不过的,跟个回家吧!”

  那人向前一冲,崔蓉回身用扇子向前一顶。

  “叮!”

  一声脆响过后,她左脚向下一撤,扇子向侧边一挥,那人的短刀向侧面撇了一下。

  就在这一瞬间,崔蓉双手向前一推。

  “嘭!”

  那个人之间被推下红色舞台,摔倒在地。

  所有人都看着这个狼狈的人,嘻笑起来:“诶呦喂,怎么连个女孩都打不过,快点收拾收拾,拍拍屁股走人吧!”

  那人趴在地上,双手一撑,站起身来,灰溜溜地离开了。

  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台下的人逐一上场,逐一被打下台去。

  两个时辰过后,崔蓉喘着粗气看着远处的红日,又看了看台下还有两个人,喃喃道:“还有半个时辰,就······赢了······”

  谁知道,台子下面有一位男子对着她拱手作揖:“在下看姑娘甚是漂亮,没想到武功也这么高强,在下佩服!”

  崔蓉站在台上看着他:“怎么,以是黄昏时分,不想上前试上一试?”

  男子微微一笑:“姑娘甚是可爱,在下看姑娘并没有歇息,现在是乘人之危,就作罢了。”

  他旁边的白衣男子蒙着面,但他却单手持扇,一个踏步,向红台子飞来。

  一瞬间,崔蓉只好双手持扇,挡住这一击。

  “铛!”

  一声脆响过后,崔蓉却发现白衣男子手里拿着的扇子竟然是黑色的流光铁扇,质地就和自己的雪白铁扇一般。

  她瞪大眼睛,弱弱地说:

  “陆煜哥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