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酆都村·暗香如烽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088 2020.03.06 23:05

  司徒箜推着木质轮椅带着女孩向小溪的方向缓缓移动着。

  待二人靠近小溪的时候,小溪四周全是身穿麻衣的村民,每个村民手里都拿着一盏草纸做的河灯。

  每盏河灯都有着自己的模样,最厉害的要当属前方那个男孩子手里的稻穗河灯。

  司徒箜看着男孩子手中的河灯:“这个好是能在水里飘起来?”

  女孩瞥了他一眼:“小孩子做的东西,你当真就输了。”

  女孩手中捧着莲花状的河灯,回顾四周,却发现小溪里已经有了很多河灯。

  司徒箜看了看四周的村民,每个村民手里都捧着一个河灯,所以他看着河里漂浮的河灯,内心觉得很是奇怪:“姑娘,这还没放灯,怎么河里就有了······”

  女孩摇摇头,淡淡地说:“不要问,放了灯就离开村子吧······”

  司徒箜疑惑地看着四周,最终还是放下自己的好奇心,伸手从衣袋里摸出一个女孩为他制作的河灯。

  他将河灯捧在手心,仔细端详起来:

  河灯的主体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船模样,小船的正中央放着一块羊油,鼻子轻轻一嗅,一股淡淡的羊膻味缓缓窜出,羊油上有着一根灯芯。用手触摸一下灯芯,发现不是绳结,而是最廉价的灯草。

  女孩看着司徒箜,低下头,身子向后一靠:“很多事情我不能说,也不可说。”

  司徒箜眉毛一挑,笑道:“那在我离开之前,总要互相知道名字吧。”

  女孩愣了一下,对司徒箜说:“如果我说我叫崔蓉,你能相信吗?”

  语毕,司徒箜也是愣了一下,心想:“崔蓉?当时我在村前到的女孩?还有那个叫陆煜的男子,真是奇怪。”

  他收拾一下心情,对女孩微微一笑:“崔蓉小姑娘,在下司徒箜。”

  女孩抬起头看着身后的司徒箜,几滴泪水不断在眼里打转,最终泪滴在眼角处决堤向下一路划过脸颊:“嗯,司徒箜。”

  司徒箜虽然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位叫崔蓉的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个小家伙肯定是憋了很久,无人哭诉。

  他看着附近的村民全部开始靠近小溪,他们俯下身子,双手捧着河灯送入溪水当中。

  顿时,河里全是星星点点的灯光,仿佛夜里萤火虫的眼庞,在黑暗中带来一阵迷幻的清香。

  司徒箜指了指前方发亮的溪水:“崔蓉,我们也去吧。”

  崔蓉点点头,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火折子。

  司徒箜见她坐稳以后,推动木质轮椅靠近小溪。

  小溪旁,二人双手捧着河灯,看着漫天繁星。

  女孩将火折子缓缓打开,轻轻一吹,一点火星从里面迸发出来,她又吹了一下,火焰逐渐清晰起来。

  “喏,司徒箜,把你的河灯给我,我为你将其点亮。”

  司徒箜伸出手,将船型河灯递给女孩。

  崔蓉将河灯小心地点燃,却递给司徒箜两个河灯:“呐,替我把灯放到河里吧。”

  司徒箜站在原地,没有伸手接过她的河灯。

  女孩抖了抖手:“我想要祝福你,所以替我吧!”

  司徒箜叹了口气,随后接过崔蓉的河灯,向小溪走去。

  她看着远去司徒箜的背影,喃喃道:“要是这一切都还来得及,多好呢······”

  司徒箜在小溪边,他缓缓蹲下身子,双手捧着崔蓉的莲花样的河灯,他轻轻用手一送,河水微微一颤,波澜里,莲花状的河灯随着水波向远处浮去。

  随后他回头拿取自己的那个船型河灯的时候,眼角瞟到崔蓉正坐在木质轮椅上用手捂着脸庞,微弱地哭泣着。

  司徒箜只好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急忙取过身后的船型河灯便不再向后瞟去。

  带他将自己的河灯放在湖面上的瞬间,四周突然传来阵阵清香。

  清香顺着火焰一路向上,直达司徒箜的鼻子,一下子窜上他的脑颅,这一下,他蒙了一下。

  女孩双手摸着木质轮椅,随后用力一撑,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

  她站在地上跺了跺脚,原本哭红的眼睛里依旧向下涌着泪滴,她看着背对自己的司徒箜,喃喃道:“司徒箜,好像让你就此离去。”

  “就像他一样······”

  突然黑烟四起,原本安详的村庄瞬间变了样子:

  所有的房屋全部烧起火来,无数村民逃跑的身影掠过崔蓉的面前,无数哭喊声贯穿整个村庄。

  过了一会,司徒箜抱着自己的头,摇上两摇,才缓过劲来。

  他转过身,却发现自己的后背,站着一位女子,一位自己不认得却熟悉的女子:

  女子身穿战袍,左脚的战靴上被划出一道裂口,裂口处的血迹早已干涸。

  女子的战袍上全是斑驳的血迹,战袍的末端全是撕裂的痕迹。

  她手持一柄短剑,短剑的刃上全是缺口,剑尖的地方已经向里弯曲。

  试问如何的战场上,才能将兵器打成这样?

  司徒箜站在原地看着她,耳骨里传来无数哭喊的声音。

  他想要向前走上一步,这样就可以拨开女子脸上覆盖的血色头发,这样他就可以确定面前的女子到底是不是她。

  女子也手持短剑站在原地,她微微将头地下去,似乎是在躲避司徒箜的眼神。

  司徒箜双手紧握,他看着眼前的女子,问起来:“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女子并没有说话,但是颤抖的身体并不会骗人,她在躲避,在害怕,在奢求什么。

  司徒箜向前踏出一步,瞬间尘土飞扬在二人之间:“崔蓉!”

  女子愣了一下,原本颤抖的身体竟然缓缓归于平静。

  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躲避,都是无法将身后的一切尽数藏起来的。

  于是,她放弃了,不再躲避,不再害怕,但她还在奢求些什么。

  崔蓉将手中短剑向上一举:“司徒箜,人性到底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我看不清呢?”

  司徒箜张开嘴,准备回答的时候,女子向前挥出一剑,打断了他的话语:“多说人性本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里没有善呢?”

  “你看看我的身后······”

  司徒箜闭上嘴,向前望去,一片火海。

  这里不是地狱,却······

  胜似地狱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