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戊戌殿·仁心(中)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057 2020.03.02 00:20

  司徒箜此时站在古亭前方,刚刚压抑了很久的心情终于释放开来。

  他看着眼前的蒙面女子,竟然发现她的轮廓就和当时坐在石棺内的女子一模一样。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喃喃道:“原来无常引破碎的瞬间,就开始了吗?”

  蒙面女子停下的素手重新拂起,悠扬的歌声缓缓穿过薄薄的幔帐,流入司徒箜的耳骨。

  “怎么?觉得很不可思议吗?”

  司徒箜对亭台躬身作揖:“在下就是好奇,为什么不告知在下,就开始了考验。”

  弦声逐渐变得缓慢,蒙面女子微微将头向上一抬,慈祥地看着他:“那是因为汝要传承的无常,不是一般的无常。”

  “所以,必须要知道汝的本性以及本心,这样才能作为判官的参考。”

  语毕,弦声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蒙面女子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吾就问最后一个问题吧······”

  弦声戛然而止,蒙面女子抚了抚身上的雪衣,缓缓站起身,素手拨开前方的幔帐:“汝觉得,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呢?”

  司徒箜思考了一会,刚张开嘴,蒙面女子撩开幔帐的手直接向前一指。

  一阵微风从幔帐内冲了出来,冲出亭台的瞬间,无数花瓣跟随在后方,形成一条花路。

  花路继续向前飞奔,直接砸在司徒箜的脸上,将他直接砸飞出去。

  此时,幔帐里蒙面女子微微一笑,随后手一抽,坐下后继续弹着刚刚未完结的歌曲:

  “汝既然已经有了答案,就让汝为吾演示一遍吧!”

  司徒箜脑子一蒙,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早已不是那座古老的亭台,反而是一个村庄的入口。

  村庄之前,立着一个石碑,石碑已经破败不堪,上面斑驳的痕迹仿佛有着三个大字。

  司徒箜向前踏出一步,走到石碑前,眯着眼,仔细一瞧,磕磕绊绊地说这三个大字:“酆都······村?”

  他盯着这三个大字,摇了摇头,发现自己肩上格外清爽。

  他瞧向自己的左肩,发现自己清爽的原因:

  自己的肩上少了一坨肉。

  司徒箜闭上眼,喃喃道:“死狐狸上哪去了?”

  同时,戊戌殿内,李潇站在原地看着一位身穿白袍的蒙面女子。

  女子手持刚刚司徒箜给她的黑色长剑,直接开口道:“黑无常判官路引,只能由他自己接受考验。”

  李潇冲着女子呲着牙,仿佛随时都会扑上前来,将她撕碎。

  谁知道,蒙面女子并没有表现出一丝顾虑,反而开口警告起来:“六尾雪狐,吾看你还有些道行,还是不要葬送自己的前途,否则那人出来以后,就只能为你收尸了。”

  蒙面女子话语出现的瞬间,一阵狂风向他袭来,李潇身上所有的白色绒毛全部竖直开来,就仿佛一只兔子看见天敌一般,莫大的压迫感全部灌注到他本就不大的身体上。

  李潇咬着牙,四条腿一软,整只狐狸直接做了下来。

  蒙面女子手指一挥,无数花瓣向前挥洒开来,在李潇面前出现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有着一个银色的酒壶,酒壶旁有着一个小酒盅。

  酒壶凭空而起,壶嘴向下倾倒。

  “哗啦哗啦······”

  一股清流向下流淌,蓄满酒盅。

  李潇向前一瞧,酒盅里的颜色竟然不是透明的白色,而是淡棕色。

  他疑神疑鬼地向前挪了一下,伸出舌头舔了舔酒盅。

  “茶?”

  李潇疑惑地抬起头看着自己前方的蒙面女子。

  蒙面女子微微一笑:“那人少说要在魂村里待上一个时辰,这茶酒就是为了给汝打发时间的。”

  语毕,女子一转身消失在原地,黑色的石棺上瞬间铺满无数粉色的花瓣。

  李潇盯着这个银色的酒壶,再次伸出舌头舔了舔酒樽,喃喃道:“茶水装在酒壶里,以茶代酒,有意思!”

  酆都村这边,司徒箜依旧没有踏入村口,而是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知道,这副场景就是开始考验了,但他不知道,这考验到底是什么。

  他看了看斑驳的石碑,又读了一遍石碑上面的字迹:“酆都村,酆都城,挺神奇的。”

  他看了看前面的村落,喃喃道:“看样子,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先进村,走一步看一步吧!”

  司徒箜抬起腿,跨过那道黑色的细线,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村口出现一个红色的旗子,旗子上写着四个黑色的大字——戊戌酒楼。

  微风一吹,红旗子在空中缓缓漂浮,一股淡淡的酒香从远处传来。

  司徒箜深吸两口气,口水自己向下流了起来。

  他赶忙伸手擦去嘴角划下的口水,看着前方的酒旗:“好久都没有喝过酒了,没想到死了以后,还能有这口福!”

  司徒箜加快脚步,想前方的酒楼走去。

  他刚走出几步,一个女孩出现在酒楼面前。

  女孩身穿一件青色衣裳,黑色的石榴裙在微风下缓缓鼓动。

  司徒箜咂咂嘴:“真是个标志的孩儿。”

  女孩踮起脚,对着远处喊起来:“陆煜哥哥,我也想······”

  远处一位身穿战袍的男儿走到女孩面前,他微微下蹲,伸手摸着女孩的头:“小蓉在长大一点,就可上台表演啦!”

  女孩点点头:“那蓉儿就等长大以后和陆煜哥哥一同表演这个剧。”

  男儿微微一笑伸手递出一个黑色的卷轴:“当然啦,不过蓉儿可要好好背词哦。”

  女孩接过卷轴,开心地一笑。

  随后,二人便随着清风消失不见。

  司徒箜看着这副场景,感觉很是奇怪:“怎么就,消失了?”

  他加快脚步,向前追赶,想要证明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哒哒哒!”

  可是,当他来到酒楼的门前时,这里没有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

  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司徒箜摇摇头,转头看向前方的酒楼木门,叹了一口气:“诶······还是先······”

  谁知道,就在他踏入酒楼的一瞬间,眼角瞟到村内有一个硕大的红色舞台。

  舞台上,站着刚刚那位身穿战袍叫陆煜的男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