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戊戌魂殿·入殿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096 2020.02.26 16:38

  残风破败四季,阴间独留一寸寒凌。

  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不及你回眸一瞬。

  阴间天子魂殿内,魂椅上,一位身穿阎王服的男子听着远方飘来的残歌。

  “在这里还有割舍不下的东西吗?”

  他身旁的黑影转身瞧向残歌蜿蜒的方向,在他转身的瞬间,一柄晶蓝色的镰刀在空中缓缓摇曳。

  “是那个上了灰的地方。”

  男子用手撑起下巴,另一只手转动着手中的酒樽,喃喃道:“戊戌殿······”

  不及你回眸一瞬······

  我的爱妻······

  ······

  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回魂路上,司徒箜跨过黑紫色阵纹,他本想回头对两位无常道谢,却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极其黑暗的世界。

  他摸摸索索,始终在黑暗中打着转,无法离开这个漆黑的领域。

  司徒箜回头看向自己肩上的李潇:“死狐狸,还装睡!”

  “啪!”

  司徒箜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打在李潇的背上:“刚刚把你摸开心了?赶紧的,现在咋个情况。”

  李潇睁开自己迷蒙的双眼,此时他的视野一片模糊,就好像无数黑雾在他脑子里久久不散。

  “司徒箜,这黑气,有问题······”

  李潇抛下半句警示便不省人事。

  司徒箜看着趴倒在自己肩上的白狐狸,叹了一口气:“死狐狸靠不住啊!果然,很多事情还是要自己做。”

  司徒箜摇摇头,身子向前一倾,自己也感到头晕目眩。

  “啪!”

  整个人失去控制,向下载倒下去。

  黑暗如同游离的烟雾,逐渐在司徒箜的头顶汇聚起来。

  以他为中心,四周的黑暗向他汇聚起来,边缘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突然,司徒箜手中紧握的黑色路引上三个印章陡然一亮,所有的黑暗如同进入一个龙卷风肆虐的境地。

  所有黑暗化作一股黑色的线条汇入三个印章内。

  “嘭!”

  待最后一丝黑暗被吸入后,黑色路引直接爆裂开来。

  刹那间,无数纸钱在空中飞舞,其中也夹杂着司徒箜衣袋内那摞淡黄的纸钱。

  “叮叮······”

  远方,一阵铃声作响。

  一切就好像一位死者躺在棺内,四人抬着棺材的四角,前方一位引路的孝子贤孙挥洒着漫天纸钱,棺材后方哭泣的人成群结队。

  一副要入土为安的感觉。

  突然,又是铃声作响。

  “叮······”

  一个女声从远方传来,听声音仿佛在歌唱什么:

  “残风破败四季,阴间独留一寸寒凌。”

  “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不及你回眸一瞬。”

  “四季不断循环往复。”

  “一直在这黑里寻觅,寻觅你的消息。”

  “寻觅你,寻觅我的记忆。”

  “苏醒吧,不能再等待的黎明,终将升起。”

  “如果,只能在暮的光辉里与你相遇。”

  “那便将我与你一同······”

  “入棺千年······”

  ······

  声音由远至近,最终消散在司徒箜的面前。

  四周的光亮缓缓消散,天空盘旋的纸钱也尽数焚毁,一切消失殆尽,回归一个黑的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的司徒箜缓缓睁开眼睛。

  他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指尖触摸到一个柔软且顺滑的东西。

  司徒箜的指尖感受到这个东西还有着呼吸,于是叹了一口气:“诶······还好,这家伙没事。”

  他身子向前一倾,双手撑着一个半人高的东西站起身。

  待他站稳后,向前一瞧:

  他的面前的这个半人高的东西竟然是一口硕大的石棺!

  “这这这······是什么?”

  说实话,司徒箜看着这口石棺,着实有些害怕。

  “啪!”

  突然,四周亮起火光,每个火光如同鬼魅的眼睛,漂浮在空中,盯着司徒箜。

  司徒箜倒吸一口凉气,向后退出一步。

  他挥舞着手臂,试图为自己增添些许勇气。

  “这玩意,怎么回事?”

  他挥舞几下,突然觉得手里少了些什么。

  此时的他,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手,突然意识到一个不得了的事情:“我的无常路引呢!”

  他吼了一声,四周的火光向后退了一下,随后缓缓稳定在不远处。

  每个火光都散发着淡蓝色的火焰,它们在空中漂浮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嗯······”

  李潇打了个哈欠,缓缓睁开眼。

  入眼的是五朵蓝色的火焰,这直接把他吓得跳了起来。

  “司徒······”

  在李潇犹豫的时候,他回头看向身后,此时三朵蓝色火焰正静静地等着他。

  “八个方位,道阵?”

  李潇拍了一下司徒箜:“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突然,蓝色火焰爆裂开来,每一朵都化作一面蓝色的火墙,将一人一狐困在中间。

  司徒箜瞥了他一眼:“你说,咋跑?”

  就在司徒箜说话的档口,石棺发出一声脆响。

  “咔嚓!”

  随后便是机扩的转动声。

  “咔咔咔······”

  硕大的石棺缓缓开启,里面却空无一物,只有一个上了灰的香炉。

  香炉的旁边,有着一撮檀香木。

  檀香木的后面,有着一根泛黑的银钗。

  机扩的声音戛然而止,留下一人一狐疑惑的脸庞。

  司徒箜戳了一下肩上的李潇:“死狐狸,你知道咋回事不?”

  李潇摇摇头,瞪了他一眼:“我要知道,还在你头上躺着?”

  ······

  过了一会,一个柔弱的女声响起:

  “残风破败四季,阴间独留一寸寒凌。”

  “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不及你回眸一瞬。”

  “四季不断循环往复。”

  “一直在这黑里寻觅,寻觅你的消息。”

  “寻觅你,寻觅我的记忆。”

  ······

  司徒箜听着歌曲,喃喃道:“这首歌我好像听到过······”

  语毕,歌声戛然而止。

  那个柔弱的女声淡淡地说:

  “可以为我点燃这弥世的香吗?”

  司徒箜看着石棺内的香炉,缓缓伸手将其取出。

  点燃那一撮成渣的檀香木。

  这时,一股清香飘逸开来,原本惊恐的二位,心情逐渐缓和下来。

  向上飘逸的檀香随着一股微风向左前方飘去。

  就好像有人正在欣赏一般。

  这时,柔弱的女声再次传来:

  “想成为无常的游魂啊,欢迎来到戊戌魂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