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酆都城·路引皆灯(中)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012 2020.02.19 11:41

  司徒箜伸出腿,向前一蹬地,整个人向后一退,与面前的黑影拉开距离。

  “你你······你是谁!”

  黑影身子一转,黑色衣袍在空中呼啸而过,一个女孩出现在司徒箜的面前。

  “问你话,就回答。”

  李潇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女孩,不由眉头一皱,觉得她有些蹊跷。

  谁知道,女孩瞪了一眼李潇:“狐妖,安分一点,别让我将你就地正法。”

  李潇将头一转,将目光从女孩身上移开,身子向后挪了挪,险些从司徒箜的肩上掉下来。

  女孩向前走了一步,她一只脚踏在司徒箜的面前,随后缓缓俯下身子:“小子,你是不是叫什么箜?”

  司徒箜点点头,此时的他吓得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自己说一句话,会引来什么祸端。

  女孩头一歪,仔细地端详着面前的男子:

  “一身黑甲,破破烂烂,好像是战死的士兵。”

  “不对,他这盔甲看似破烂不堪,但是从质地上,好像不是普通的铁片。”

  女孩将头摆正,看着司徒箜:“一个将军,死了以后这么没骨气的吗?”

  司徒箜听着女孩的挑衅,他内心自然非常不悦,但又不敢表现出来:“这玩意,阴间全是魔鬼,我一个凡人的灵魂哪里打的过······”

  女孩将手伸向司徒箜,司徒箜本能地一躲,女孩纤细的手灵巧地一转,直接抓住一个白白的东西。

  “呀,好软呀,比那只九尾狐的还舒服,你怎么保养的?”

  女孩抱着李潇,一个劲地撸着它的毛。

  李潇看着自己的银白色毛发被女孩摸掉几根,心里冲着她一阵叫骂,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办法,此时的他,真是敢怒不敢言啊!

  女孩抱着白狐,看着司徒箜:“还不肯回答我的问题吗?”

  司徒箜双手撑地,直接站起身:“姑娘,容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女孩微微一笑:“你和他真像,你问吧。只能问一个哦!”

  司徒箜深吸一口气:“敢问姑娘,是何人在找我呢?”

  女孩一听,直接噗地一声笑了起来:“噗!还以为什么问题呢,是一个白无常,让我给一个叫什么箜的人送一样东西。”

  女孩抓住李潇的两个前腿,直接将他吊起来:“现在呢,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司徒箜低下头,喃喃道:“白无常?公孙沭吗?”

  随后他抬起头,对女孩躬身作揖:“在下司徒箜,就是姑娘要找的人。”

  女孩将李潇向前一抛:“那行。”

  司徒箜伸手接下李潇,女孩从衣袋里摸出一个破败不堪的黑色包裹:“喏,本来是要去鬼街给你的,结果街管说你已经出境了,现在这个东西,对于你来说,可真是可笑呢。”

  他接过黑色的包裹,缓缓将其打开,一叠黄纸出现在他与李潇的面前。

  司徒箜看着这叠纸钱,突然热泪盈眶:“公孙兄弟,你真的为我,去了阳间吗?”

  女孩一听,直接插嘴道:“可不是,现在还犯了阴律,关押着呢。”

  “什么!他现在在哪里?”

  女孩摇摇头:“这个嘛,无可奉告。”

  女孩身子一转,她右手向天空一挥,原本漆黑的世界被撕裂出一道缺口:“东西人家已经送到了,人家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后会有期,小狐狸。”

  司徒箜和李潇看着缓缓合上的缺口,内心很不是滋味。

  突然,一道白色的光芒从远处掠来,直接出现在一人一狐面前。

  “诶呀,还是来晚一步。”

  白影头一转,看着他俩:“咦?你不就是司徒箜吗?”

  这种机遇遇到一次就是奇迹了,两次有不认识的人问他名字,还真有那么一丝吓人。

  司徒箜皱起眉头,看着眼前的白影:“是我,有什么事吗?”

  白影摇摇头:“没事,就是我认识一个白无常,所以来见见你。”

  白影看着身旁特别长的队伍,又瞧了瞧远处手持路引的无常:“司徒箜,你是打算领路引吗?”

  司徒箜点点头:“是的,准备去排队了。”

  白影摸了摸自己的衣袋:“诶呀,那种路引,有什么好要的。”

  过了一会,刚刚李潇介绍的五种路引此时都摆在一人一狐面前。

  李潇咽了口口水:“我去!”

  当然,里面还有一个黑色的路引,这个路引不在李潇解释的范围里。

  司徒箜伸手指了指前方的黑色路引:“敢问大哥,这个是什么路引?”

  白影微微一笑:“这个不是转世的路引,是无常引。”

  “无常引?”

  “嗯,就是成为无常的路引,黑色为黑无常,白色为白无常。”

  白影取下黑色路引,继续说:“我建议你用这个无常引,这样你可以去救你兄弟。”

  司徒箜看着白影,内心有些着急:“我兄弟,他到底怎么了!”

  白影将他一掌打退:“你在这里和我范横没有用,他被判入活大地狱了,想要救他,就拿着这个判官黑无常路引,去努力成为一个黑无常吧。”

  司徒箜接过黑色无常路引,看着逐渐消散的白影,原本迷惑的眼神此时格外坚定。

  他看向这个黑色路引,上面印着:

  “酆都天子发给路引”、“普天之下必备此引,方能到酆都地府转世升天。”

  上方印有阎罗王的图像,下方印有“酆都天子”、“酆都城隍”、“酆都县府”三个大印。

  不过呢,这个黑色路引的背面却印有另外几句话:

  “忘却前世渊源,抛却后世因果,只留今世迷途忆。”

  “天子魂殿,以汝之魂,判天地道理。”

  “从此不在为人、为兽、为植、为妖、为魔、为灵、为神。”

  司徒箜看着上面这些话,突然明白,这不就是当初改变公孙沭的东西吗?

  他叹出一口气,手里紧紧握住黑色路引。

  他每踏出一步,四周的游魂都向四旁规避起来。

  就这样,一路进入前方迷蒙在黑暗里的鬼国大门。

  酆都城的真正城门。

  就在离去的瞬间,司徒箜冲着天大吼道:

  “公孙沭,等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