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阴岭·锒铛入狱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260 2020.02.09 11:14

  楚江王看着手中的信封,他皱起眉头,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这信封上的字迹。

  “伏羲这个家伙怎么回事?有事不应该当面说吗?”

  公孙沭在空中失去六根铁链的束缚,直接向下栽去。

  “嘭!”

  他重重的落在发红的石柱旁,眼里充满着慌张。

  他看着自己正对方向的椅子上赫然坐着一位老者,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老者站起身,右手握着信封的手向上一扬,信纸在空中飞扬的瞬间化作烧焦的黑色尘埃。

  “小家伙,这扶桑树当真不是你种植的?”

  公孙沭趴在地上,因为全身颤抖说出来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我······没有······种!”

  老者点点头,微微一笑:“好了,吾知道了。”

  随后那只乌鸦又飞到公孙沭身旁,将他叼起。

  大殿之内又响起原先雄厚的声音:

  “公孙沭,白无常,因干涉人间事端,现判此人在活大地狱监禁五十日。”

  “其他罪名不再追究!”

  “刑期满后,顷刻释放!”

  语毕,乌鸦便将他叼出大殿。

  谁知道,一个白影已经在大殿外恭候多时了。

  乌鸦看见白影,竟然口吐人言:“影大人好!”

  乌鸦这一说,嘴一张,公孙沭直接向下落去。

  白影向上一跳,将公孙沭接住,落地后,他看着空中飞行的乌鸦:“小虹,还是和原来一样呀,说多少遍啦,工作的时候不用问好呀!”

  他将目光扫向身上的公孙沭,继续说:“你看,你们乌鸦没手,这一说话,要是他跑了就不好了。”

  小乌鸦在空中尴尬地咂咂嘴,没有说话。

  白影顺势说:“判他什么呀?”

  乌鸦落在白影肩上:“原本判他火柱炮烙之刑,结果突然来了一道光,就变成监禁五十日了。”

  白影一遍听着,一边点点头:“嗯,我知道啦,那这个家伙我去送吧,正好你也能出去飞上一圈。”

  白影抬头看了看血色的天空,喃喃道:“小家伙,你好久没出那个大殿了,去看看天空吧!”

  小乌鸦用头蹭了蹭白影的脖子,随后它直接挥动翅膀,飞向空中。

  白影看着远去的乌鸦,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公孙沭,叹了口气:“哟,你被打的可够惨的。”

  语毕,白影右手一挥,一道白光落在公孙沭身上。

  公孙沭抬头看向白影,他感到自己身子在这白光的照耀下竟然暖暖的。

  他一使劲,原本卡住的右手竟然能缓缓抬起了。

  他看着眼前的白影,内心平静了不少:“谢谢!”

  白影点点头,继续施法。

  一炷香过后,公孙沭已经恢复一大半,总之是可以正常起身走路。

  白影将白光一收:“说说吧,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样的。”

  公孙沭看着白影,心里打着问号:“您没有出去过吗?”

  白影点点头:“嗯,自从我有了阎罗判官这个官名,就再也没离开过活大地狱。”

  “所以,能为我说说外面的世界吗?”

  “哪怕······哪怕是编的也好······”

  “毕竟我的黑档不喜欢我已经很久了,她每次出勤,回来都不理我。”

  公孙沭看着他,极力地憋住不笑:“诶呀,你这家伙不让女孩子讨厌还挺难的。”

  “咳咳!”

  公孙沭清了清嗓子,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为白影述说。

  一炷香过后,二人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一栋黑色的建筑面前。

  白影回头看向公孙沭:“看来我们到了,今天我很开心,很畅快。”

  公孙沭抬头看向黑色的建筑,黑色建筑的大门如同张开巨口的妖魔,准备吞噬一切。

  建筑属于纯黑,如果没有路口的路标,或许真的找不到这个监狱。

  白影见公孙沭迟迟不动,于是乎:“怎么?害怕了吗?”

  公孙沭摇摇头,转身对白影说:“我还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

  白影微微一笑:“说来听听。”

  公孙沭将手放入衣袋,摸出一个黑色破布包裹的物件,递给白影:“有人在等这个,我必须······”

  白影一把接过黑布,他缓缓将其打开,里面一包黄纸引起他的关注,他掂了掂分量:“哟!三斤六两钱。怎么?烧给谁呀?”

  公孙沭看着白影,弱弱地说:“烧给我的一个兄弟,他叫----司徒箜。”

  公孙沭说完一直盯着白影,白影将目光向侧方一撇:“干啥,你知道我出不去的。”

  公孙沭叹了一口气,将黄纸接回来,从新用黑布包裹起来:“诶······”

  白影看着公孙沭进入黑色建筑的背影,自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进入黑色建筑以后,一个声音响起:

  “公孙沭,请前往第七十六号牢房。”

  语毕,墙壁上突然亮起猩红色的火光,这火光将原本黑暗的世界打的通红,在这里一站,仿佛真的没入炼狱一般。

  公孙沭顺着火光指引,一路向前走去。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他看见了一个扭曲的蓝色字迹。

  他停在蓝色自己前,呆呆地矗立在原地。

  “入狱了吗?”

  “诶······”

  一声叹息,他走进那个漆黑的房间。

  待他进入房间后,原本在墙壁上的火光顷刻间灰飞烟灭,原本空无一物的大门,刹那间窜出六根铁柱,将房间唯一的出口堵住。

  公孙沭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着,他一转头才发现,不远处有一扇窗。

  窗子上虽然有铁链阻挡,但并不能阻止外界的光线进入。

  他透过窗,看着炼狱般的地方,内心难免有些感伤。

  一滴,

  两滴,

  三滴,

  四滴,

  ······

  眼泪从眼角溢出,向下划过脸颊,一路走到自己的下巴,滴落在原本“尊贵”的白色无常服上。

  公孙沭取出衣袋内的黑色包裹,他缓缓将黑色的破布取下,看着手中显现的黄纸,突然泪如泉涌。

  突然,窗户上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自杀者,他们不知道地狱的模样,你为何要去干涉他们呢?”

  公孙沭看向窗户,郑重地说:“他们是不知道阴间地狱的可怕,但是他们此时的世界,早已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那个世界,不是地狱,却胜似地狱!”

  窗户上的声音悄然消失,公孙沭直接哭出声来。

  ————————————————————

  人间狱

  待从头,忆览拄,

  九州八荒一白孤。

  酆都阖,有村伫,

  沐雨独人来烟书。

  石桥畔,有人默,

  环石悄跃榄下河。

  阴司吟,谁来和?

  判书随风坠桥殁。

  春风寒,霜如梭,

  三月清明雪雨落。

  人生苦,有几何?

  故人冢前焚黄帛。

  说阴殿,森入魄,

  不及阳野苦难多。

  [酆都:阴间城池,本文为周武王之弟封国的废墟。]

  [黄帛:为死人焚烧的黄纸。]

  [森:阴森,恐怖。]

  [阳野:人间,人世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