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阴岭·地狱判言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110 2020.02.07 16:31

  “咚!”

  公孙沭直接砸在大殿的黑色砖块上,然而这次撞击并没有让他停下来,反而向大殿深处滚去。

  “嘭!”

  他撞在一个极其坚硬的东西上,一声闷响过后,他终于停了下来。

  公孙沭探出手摸向前方,他抓住一个凸起的“石块”借着它,公孙沭缓缓站起身。

  “呼~”

  他喘着粗气,身子附在石头上。

  过了一会,他环顾四周,发现这里一片漆黑,就算他是无常,在这种环境下,也不能看个所以然来。

  “这······”

  公孙沭看着这副场景,喃喃道:“这不就是我死的时候的那种感觉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直接抓住他的腿,向后一扯。

  公孙沭失去重心,直接向前翻去。

  “啪!”

  一声脆响,他直接落入黑色“石头”中间。

  公孙沭摸着自己撞在“石头”上面的头,喃喃道:“刚刚是啥东西?”

  在他想的时候,他才发现这玩意根本就不是石头,而是一个被固定在地上的大椅子。

  此时,他也没有什么好的选择,只好转动身子,坐在椅子上。

  待他将腿垂到桌子下面的时候,一个声影悠然响起:“这里可不是给你做的,快下来,不然······”

  公孙沭寻着声音,原来是自己脚下传来的。

  面对这种情况,公孙沭肯定选择“我不动”的态度。

  几秒后。

  黑暗的边缘突然一闪,所有黑色如同遇见天敌一般,全部呈鸟兽散状。

  黑暗消散的瞬间,四周出现八根巨大的柱子,每一根柱子上都雕刻着异兽,以及很多狰狞的凶兽。

  而公孙沭正前方的巨柱上雕刻的是一只张开利爪准备撕裂天云的饕餮。

  所有凶兽都张开血口,血口上插着一柄烛火,每柄烛火上燃烧着血色火焰。

  一刹那,他身边的黑暗也尽速散去。

  他身下的椅子也逐渐显现出来,这椅子足足有一米长,椅子扶手的地方立着两只乌鸦。

  乌鸦的下方则是雕刻的云纹,每朵云都是那么安详,感觉这份安详不应出现在这活大地狱当中。

  公孙沭将头一转,原来每根巨柱上都有着这么一把黑色的椅子,而自己刚好是最北的那一把椅子。

  公孙沭刚想起身,却被一个声音叫住:“坐的舒服吗?”

  公孙沭回顾四周,发现除了身下的这把椅子,再无他物。

  于是,他以为还是那个女孩在作弄自己:“玩够了吗?把我扔来扔去,还觉得不够吗!”

  公孙沭话刚说完,他身下的椅子直接向后一撤,一股拳风向他袭来。

  电光火石之间,公孙沭本能地双臂环胸抵挡前来的一拳。

  当拳头要打到他的瞬间,那个原本我全的手直接摊开,一掌打在他环抱的手臂上,公孙沭暗叫不好:“完了!”

  “嘭!”

  一声巨响过后,公孙沭直接飞到大殿的另一头,正南方向的穷奇口中。

  “哒!”

  公孙沭从石柱上向下翻滚,跌落在地上。

  等他反应过来,想要伸手摸向自己疼痛的胸口,却发现,自己两个手臂已经断裂了。

  他望着前方后撤的椅子,心里暗想:“他这一掌直接打进去了,差点把我打死。”

  “但······为什么感受不到杀意呢?”

  那个声音又穿了出来:“知道你刚刚做的方位吗?”

  公孙沭看着前方,才意识到那根石柱的方向竟然是北方!

  公孙沭此时真想拍一下自己傻掉的头:“该死,怎么就做到哪里了。”

  那个椅子上飞下来一只乌鸦,乌鸦落在公孙沭面前:“刚刚都提醒你啦,不听老人言呀。”

  公孙沭痛苦的看着前方的乌鸦,说真的,他有点后悔了。

  [古代尊卑方位:

  面南背北

  在古代,因为是北半球,所以三皇五帝的时候就有“面南背北”的说法。

  也就是面朝南方,后背冲着北方。这是最尊贵的位置。

  举个栗子。

  都听过“败北”吧。

  古代,输掉战斗的人往往处在南方,所以他们的面部朝着北方,后背则冲着南方。]

  那只乌鸦飞到公孙沭头上,将他一叼,飞到大殿最中间,随后它嘴一松,公孙沭直接从空中砸落在地。

  “嘭!”

  一声闷响过后,那个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

  “公孙沭,借无常官职昼时进入人间,企图干涉人间事端。”

  “汝可知罪?”

  公孙沭趴在地上,回想着当时白影给他说过的话:“进去以后,有一说一,没有的不要认。”

  于是,他抬起头,对着大殿喊道:“臣知罪!”

  大殿内声音再次响起:

  “公孙沭,在阴间种植扶桑树,破坏阴府建筑。”

  “汝可知罪?”

  公孙沭一听,那怎么可能是自己干的:“臣不知做过这些事情,不知是何人嫁祸于臣!”

  “臣不知罪!”

  大殿声音直接提高:

  “有一位判官大人已经上交证据,汝若不如实招来,则行刑!”

  公孙沭两眼一闭,对着大殿喊道:“臣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为何要认,你们这是乱下判据!”

  “我不服!”

  过了一会,大殿内声音直接响起,不过这次不再询问他:

  “公孙沭,白无常,因干涉人间事端;躲避追查;并损毁阴间阴律殿。”

  “数罪并罚,现判其熔岩柱刑,后监禁十五年。”

  “即刻行刑!”

  声音刚落,大殿内一根黑色石柱直接着起火来,火焰愈烧愈旺。

  黑色石柱开始慢慢变红,当石柱完全变红的时候,那只异兽口中开始向下吐出红色的岩浆。

  这一切被公孙沭看在眼里,他不敢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过这个可怕的刑法。

  两只乌鸦飞到公孙沭面前,将他一叼,向喷涌岩浆的石柱飞去。

  公孙沭看着石柱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心想:“完了!”

  两只乌鸦靠近石柱,将公孙沭向前一甩。

  刹那间,六条黑色铁链直接从石柱后方飞出,它们的目标全是公孙沭。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一道紫色光芒一闪而过。

  六条飞驰的铁链如同豆腐一般,悄然断裂。

  一柄紫色的信封顺着光影,一路飞向北方的座椅。

  座椅上显现出一个渊薮的老人。

  老人伸手接过紫色信封,将其缓缓打开。

  信封上只写着一行字:

  “楚江老儿,通缉阴律司!”

  而信封的署名则是一个字----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