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阴岭·活大地狱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208 2020.02.04 16:52

  一刹那,公孙沭感到身旁全是活物,自己吓得一哆嗦,索性直接将眼睛闭上,什么也不去看,还稍微舒服一些。

  暗红色大门逐渐关闭,阴律司站在大门的后方,静静地看着。

  “一路走好。”

  语毕,大门悄然消失在原地,就好像不曾出现过。

  大门的另一侧,女孩已经带着公孙沭进入活大地狱。

  女孩刚一踏入烧着大火的土地,就听到远方传来的话语:“玲!回来啦!”

  女孩没有理会远方的叫喊,直接转身走向黑色大殿。

  公孙沭被拉了一会,耳朵里那撕心裂肺的哭魂声早已荡然无存。

  这时,他才敢睁开自己的双眼。

  刚一睁眼,一座巨大的宫殿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看向这恢宏的大殿,自己的腿有那么一丝颤抖。

  向上一望,大殿之上伫立着多种武器,每一种都巨大无比,每一种武器的刃尖都着着火焰。

  这火焰不是地府的蓝色鬼火;也不是人间的红色赤炎;也不是妖媚的紫色火焰;更不是魔族的黑色火焰。

  而是一种带着鲜血的猩红,带着血腥味的奇特焰色。

  公孙沭来到这里竟然不怕了,他开始自顾自地数着建筑上武器的个数。

  “一、二、三、四”

  “五、六、七、八”

  “九······”

  “······”

  “十八”

  女孩听着公孙沭数着,回头看了他一眼:“十八般武艺,十八般武器。”

  公孙沭没想到女孩竟然会插嘴解释,自己感到有一些不自然。

  “内个······”

  “您到底是什么职位呢?”

  女孩俏皮的一嘟嘴:“你猜!”

  公孙沭打量着女孩:

  她身穿一件暗红色官袍,服装制式和他自己的白色无常服是一样的。

  只是她的要比自己的短上不少,或许是因为她矮小的原因罢。

  暗红色官袍上点缀着无数梨花,但这梨花却不是雪色,而是血色梨花。

  这一大片血色梨花点缀在她的官服上,只要她一动,就仿佛血色雪花一般,飘洒而下。

  暗红色官服一路向下,直接将她的靴子盖住,什么都看不到。

  于是只好向上观望。

  女孩的脸庞生的真是别致。

  公孙沭还发出一声赞叹:“这要是生在阳间,要有多少男儿会为之疯狂!”

  热风一飘,女孩腰间一物在空中缓缓漂浮。

  公孙沭定睛看去,原来是一枚令牌,紫色令牌上写着一个隶书大字----玲。

  果然,无论公孙沭如何打量女孩,都不能知道她的职位到底是什么。

  但他知道的是,他面前这位女孩官位绝对不低!

  女孩等了一会,看向公孙沭:“猜一猜又不会死。”

  “赶紧啦!”

  女孩催促着,公孙沭也不好推脱,准备随便猜一下:“我想应该是······”

  “嘭!”

  一个白色声影直接撞在公孙沭身上,将他直接撞飞出去。

  “呃!”

  公孙沭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悲叹。

  那个白色身影挡在女孩面前,伸出手摸向女孩的手:“玲!你回来啦!”

  女孩二话不说,直接抬腿一踹。

  “嘭!”

  一声闷响过后,白影浮在空中看着女孩:“玲,你怎么能这样?”

  谁知道,女孩并没有停手,反而甩出六条铁链:“滚!”

  白影见铁链飞来,只好向后一跃,与女孩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白影看了一会女孩,转身离去。

  “玲!我还会回来的,等我哦~”

  女孩看着离去的白影,恶狠狠地说:“恶心!”

  公孙沭这才缓过神来,他缓缓站起,摸了摸自己的右肩,他摸着自己凹进去的骨头,喃喃道:“诶呦喂!这里的人咋都这么厉害,差点把我碰散架了。”

  女孩走到公孙沭面前,挤出一个笑容:“碍事的已经不在了,猜吧!”

  公孙沭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这都是什么人,什么事啊!”

  女孩背过身去,不看他:“不猜也没关系,你可以和后面的兄弟聊聊天。”

  公孙沭一听,直接回头一看。

  原本攻击白影的六根铁链此时全部浮在自己身后不足一寸的地方。

  公孙沭赶忙回头:“姑奶奶,我猜!我猜还不行嘛!”

  “嗯······那猜吧!”

  公孙沭咬了咬牙:“判官?”

  女孩摇摇头:“再猜!”

  公孙沭思考了一会,他想:“出来做任务的,应该不是文管,也不是管理者。那阴间除了判官以外,就是无常了。试一下吧······”

  公孙沭抬头给女孩一个微笑,虽然冲着她的背影,但女孩好像看的见:“是无常吗?”

  “啪!”

  女孩转头对公孙沭一掌,直接将其打飞。

  “阴间除了判官就是无常,你这么猜,就不用猜了!”

  公孙沭在地上滑行了数米才停,他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始终提不上力气,站不起身子。

  谁知道,他旁边站着一个白影,公孙沭头一歪,原来这个白影是个无常。

  白影俯下身子看着公孙沭:“呦!你算时间长的啦!”

  公孙沭倒在地上,看着白影:“怎么?她一直这样吗?”

  白影点点头:“那你想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无常吗?”

  公孙沭看着白影,发现他的无常服极其美丽,流光中带着银纹,就连她的姐姐,都没有这种官服。

  公孙沭点点头,问:“我或许已经猜到了。”

  白影微微一笑:“如果你猜对的话,我或许可以告诉你一些进去的事项。”

  公孙沭冲他挤出一个微笑:“我见过最厉害的白无常是判官无常,而你的衣服比她的要好上数倍,我想,你们二位都是阴间传说级的存在——阎罗无常。”

  白影拍拍手,嘴角露出一丝快乐:“猜对了,我们是阎罗无常。”

  “那么,相应的,吾会履行承诺,告诉你一些这里的禁忌,或许能给你小子减点刑法,到时候可要谢谢我!”

  白影咳嗽两声,继续说。

  “这里是活大地狱,你已经知道了。”

  “这里的最高执法者是楚江王,而我们,则是其次的存在。”

  “你进去以后,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还有,就是我们和外界并不交流,你确切做过什么,还真的不知道,但你的轨迹,我们还是清楚的。”

  “所以,有人嫁祸于你,不要认!”

  “自己犯的罪,不要不认!”

  “然······啊!”

  白影还没说完,直接被一脚踹飞出去。

  女孩直接将公孙沭拎起来:“听够了吗?”

  公孙沭赶忙点头:“够了······够了······”

  女孩拎着他,直接向大殿一甩。

  公孙沭直接飞入黑色的宫殿内。

  女孩搓搓手:“搞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