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阳野·何为阴律(下)

黑白箜沭 剑箬尘 1822 2020.01.31 19:53

  公孙沭一把抓住身旁的黑衣无常,对他叫起来:“住口!现在不要念判书!”

  黑衣无常捧着黄纸的手向上一抬,直接将公孙沭撩开。

  “低阶无常,不要阻挡吾例行公事。”

  公孙沭目光向男子身后一瞟,一柄硕大的无常刃在水中泛着银光。

  他咽了口唾沫,他知道,这无常刃比自己捡到的拿把还要尊贵!

  黑衣无常拜拜手,不耐烦地说:“要是想看,就滚到一旁,慢慢看去。”

  “今天自杀的生灵格外多,不要误了我的事情!”

  公孙沭依旧不让,他看着黑衣无常,问:“您就是活大地狱的判官无常吗?”

  黑衣无常微微一笑:“哟,没想到,现在小无常都知道活大地狱。”

  黑衣无常将手中黄纸收回,继续说:“快说说,你们阴间这三千······”

  突然,一个身穿白衣的无常出现在黑无常面前。

  白无常看着眼前的黑无常直接抬手甩出一耳光。

  “啪!”

  一声脆响过后,黑无常愣在原地。

  公孙沭看着两个无常,自然明白他们是一对----黑白搭档。

  黑无常看着白无常,直接吼起来:“你不在活大地狱门口等着,来这里打我干啥子!”

  白无常没有回答黑无常的问题,原本抬起的手向下一挥。

  “啪!”

  又是一声脆响在黑无常脸上奏鸣。

  黑无常捂着自己的脸,瞪着眼前的白无常:“你是不是傻掉了?”

  白无常将头向下一低,看着黑无常臃肿的脸蛋,嗲嗲地说:“咦?对称啦!”

  黑无常将身子向边上挪了挪,喃喃道:“我怎么就找了······”

  白无常一转头,盯着眼前的公孙沭。

  过了一会,她皱起眉头,喃喃道:“有点像呀······我看看······”

  白无常说着,伸手唤出一个黑色的卷轴,她将卷轴缓缓打开,一副人像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低头看一眼卷轴,随后立马抬头看一眼公孙沭。

  就这样,她比对了半天,突然一把抓住黑无常。

  她指着公孙沭说:“就是他!”

  黑无常挠挠头,肩膀靠在白无常后臂上:“他怎么了?”

  白无常思考了一会,说:“他就是那个干涉生人因果的无常!”

  黑无常向前走出一步,一柄巨大的银色无常刃抵在公孙沭的脖子上:“小子,你可知罪?”

  公孙沭向后退出一步,对眼前手持无常刃的黑衣无常说:“我没有做错什么!我不知犯了什么罪!”

  白无常看着公孙沭直接笑了出来:“噗!这不是最近刚任职的那一批无常嘛。怎么?这就不想当了?”

  公孙沭看着眼前这一黑一白两个判官无常,自己的内心也沉了半截。

  “完了,这两个我肯定打不过。况且,我的无常刃还在鬼街门卫那里扣着,这······”

  “只能跑!”

  公孙沭化作一阵青烟,向水面逃窜而去。

  黑衣无常摇摇头:“阿瑶,你是骗他的吧?”

  白衣无常很认真地说:“卿!人家说的是真的,他的确在榜上,或许,明后天就有判官无常追杀了。”

  黑衣无常苦笑两声:“那也和咋俩没什么关系,我们只要负责好自杀的生灵就好了。”

  白衣无常点点头,她靠在黑衣无常身上,弱弱地说:“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自杀者一下子变得好多,都没有自己的时间了。”

  公孙沭直接窜出水面,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房子冲去。

  另一边,黑衣无常将手摸向袖口,从哪里取出一张黄纸,他对眼前的女孩说:“你自己做出的选择,还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吾或许可以满足你。”

  女孩鼻子一酸,直接哭了出来,可是在这水潭之中,又有谁能看到这晶莹剔透的泪滴呢?

  女孩呜咽一会,对黑衣无常说:“能不能,给我的弟弟一些过路钱呢?”

  黑衣无常无奈地一笑:“那吾一会将他送入鬼街,满足你的夙愿。”

  女孩点点头,不再说话。

  黑衣无常将手中的黄纸打开,轻声对女孩说:

  “生希有命,死却无息,无尽的轮回在这无垠的大牢内展开。”

  “死也妄及,罪深而自悔。地牢幽幽,向下足足十八层才止矣。”

  “小家伙,你可知罪!”

  女孩将头低下,弱弱地说:“知罪!”

  黑衣无常叹了一口气,开始念动黄纸上浮现的文字:

  “生死有命,祸福在己。”

  “参与不应属于汝的事情,得到不应存在的物件,便是害人害己。汝的享受破坏了他人的因果定数,理应受刑!”

  “生死有命,寿辰在天。”

  “自屠者若非因果定数,则必活至寿尽方才离阳。若阳寿未尽者自断天灵,其身后因果连接之人、之事则无法顺行。”

  “此等罪人理应当诛!”

  “现,数罪并罚,判汝入十八层地狱第十四层----枉死地狱!”

  “判期十五年,罪无赦!”

  黑衣无常念完判词,黄纸在水中竟然焚烧起来,化作黑色的碎片揉碎在清澈的溪水中。

  女孩看着自己被黑色的手一点一点地抓入地下,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悔过。

  黑衣无常拉住白衣无常,离开水面。

  “卿?真的要去找那个小男孩的魂魄吗?”

  “我们答应过她,自然就要做到。”

  黑衣无常站在小男孩的尸体前,取出三斤六两纸钱。

  一把大火将其焚烧殆尽。

  白无常看着焚烧的纸灰,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卿,你说他们为什么要自杀呢?”

  黑无常无奈的叹出一口气:“诶,阿瑶,他们不知道地狱的模样,但他们知道人间炼狱的模样。”

  “这里不是地狱,却胜似地狱。”

  一阵微风从远处刮来,扇动着黑衣无常腰间的阴帛。

  他瞥了一眼阴帛上女孩的过往,却发现在女孩生辰的后面,写着阳寿----十六年。

  而审判日,却是她及笄之年。

  、、、、、、、、、、

  待从头,忆览拄,

  九州八荒一白孤。

  酆都阖,有村伫,

  沐雨独人来烟书。

  石桥畔,有人默,

  环石悄跃榄下河。

  阴司吟,谁来和?

  判书随风坠桥殁。

  春风寒,霜如梭,

  三月清明雪雨落。

  人生苦,有几何?

  故人冢前焚黄帛。

  说阴殿,森入魄,

  不及阳野苦难多。

  [酆都:阴间城池,本文为周武王之弟封国的废墟。]

  [黄帛:为死人焚烧的黄纸。]

  [森:阴森,恐怖。]

  [阳野:人间,人世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