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阳野·赋税难收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053 2020.01.26 00:25

  公孙沭倒在地上,他缓缓将眼闭上。

  “好······累啊。”

  待他再睁开眼时,早已日上三竿。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踏地的声响。

  公孙沭疑惑地左手撑地,缓缓起身听着远处的马蹄声,喃喃道:“感觉不止一个人,而且踏地的声音不是那么清脆,或许是重骑兵。”

  他皱起眉头:“重骑兵为什么要来这个小村子?”

  随着马蹄声愈来愈响,村民们也开始躁动起来。

  “他们来了!”

  “快收拾东西!”

  “老大,把家里的米藏到玉米地里去!”

  “知道了!”

  随后又是一阵骚动声,所有村民都往外跑动着,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和器具。

  公孙沭看着他们这副模样不由一笑:“看样子是来收税了。”

  过了半晌,村民们陆续赶回自己的家中,他们将所有的门窗紧闭起来,等待着那对人马的到来。

  公孙沭回顾四周,他发现,原来存放牲畜的地方全部空无一物,就连一只鸡都看不到。

  他将头一转,看见一只柴犬趴在一家门前,那家门窗微微开着,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公孙沭叹了口气:“诶,现在这个村子能看见的活物也就这只狗了罢。”

  “驾驾驾!”

  “吁!”

  那对人马已经来到村前。

  其中领头的那位抬头看着村前的门牌,笑到:“哟,酆都村怎么变成李家村了!”

  他身后的一位拉了一下马,解释道:“因为这里的村民觉得酆都这个词晦气,于是就改了。”

  领头的男子摆摆手:“老子自个知道,这里有几户人家?”

  “回税都,大约是三十户人家。”

  领头男子将腰间长鞭向外一抽,在空中转上两圈:“那可以啊!走!跟老子进村!”

  公孙沭见他们要来了,一个翻身来到最高的一栋建筑上,静观其变。

  在他的眼里,这是一对十人组成的小马队,不过每一匹马的身上都背着四个硕大的麻袋。

  “难怪我会听错,原来全是粮食。”

  领队的税都来到最近的一家门前,他右手撑马,直接翻身而下,扬起一阵尘土。

  “咳咳咳!”

  他挥了挥手将身边的灰尘打散开来,嘴里叫骂道:“真是破烂乡下,全是土,都把我这软甲弄脏了。”

  他身后的士兵也挨个下马,距离他最近的那位伸手牵住身前的棕色骏马。

  税都走到门前,瞧了眼木门上斑驳的纹路,随后便敲起门来。

  “扣扣扣!”

  “咯吱。”

  木门发出一声呻吟,一双眼睛从门缝处露了出来。

  税都直接将手扒在门缝上,想要将门直接打开。

  里面的人自然答应,他努力用身子压着门栓,抵抗着税都的力量。

  过了半晌,税都发现自己不可能打开这个门,索性将手收了回来。

  “个瘪三······”

  随后他清了清嗓子,对里面吼道:“咳咳!吾是天朝税官,奉命前来收税,如果里面的人再不开门,就是违抗皇命······”

  他故意停顿一下:“杀无赦!”

  这句话可真的管用,一句话下来,比他用那么多力气都管用。

  “咯吱······”

  斑驳的木门缓缓打开,在黑暗里站着一位身穿麻衣的男子,男子手上捧着做饭的铁锅。

  税都,微微一笑,说:“来,你们家几口人?”

  男子嘴巴一撇:“一口。”

  语毕,税都直接笑的合不拢嘴:“哈哈哈哈!”

  他指着那口大锅,叫嚣道:“一口?那你要这么大的锅干什么!”

  男子冲他吼起来:“老子饭量大,就是要这么大的锅才吃的饱!”

  谁知道,税都没有反口,而是向前甩出一鞭子,鞭子直直而去,打在男子的肩膀上。

  “呦呦呦!你还老子上了?”

  “正好,朝廷武器不是很够用,你知道刀枪剑戟都是什么做的吗?”

  税都冲男子挤出一个极其恶心的笑容:“你这口锅,老子征用了!”

  男子向后退了几步,死死瞪着眼前这位身穿软甲的男人。

  税都右手向前一挥:“去,抢过来。”

  语毕,他身后的士兵全部拥入狭窄的房屋,十个人将男子围在房子的一个拐角。

  几声敲打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个人嘶吼的声音,以及一个嘲弄的声响。

  斑驳的木门从中间破碎开来,半个门倒在地上,男子躺倒在地上,不此时的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锅被别人拿走,而他的嘴角却微微上扬,仿佛这一切都是他计算好的。

  待那对人去往下一家的时候,远处走来一个女人和一个男孩,男孩手里握着一个小袋子。

  男子直接抱住女子痛苦地哭起来,女子也难过不堪。

  小孩看着自己的小袋子,他好奇地拉开上面的细绳。

  原来,那小小的袋子里装着的----是一把大米。

  他们去往每一家都引来不少人痛苦流涕。

  公孙沭站在高塔上看着那队人走向最后的一个房屋,最后一个属于女孩的房屋。

  税都手里抓着一个黑色的袋子,看着眼前的柴犬。

  柴犬死死盯着眼前的众人,龇牙咧嘴。

  税都眉毛向上一挑:“看样子还挺凶的。”

  随后他转过身子,对身前的众人说:“咋们多久没吃过狗肉了?”

  其中一位士兵悄悄地说:“昨天刚吃过。”

  税都理都没理他,直接转过身子冲着虚掩的房门大声说:“真是好久没吃过狗肉了!”

  “这狗没主人吧?”

  “没主人可就!”

  税都故意停顿一下,等着里面的人回应他。

  突然,原本虚掩的门直接被推开,从里面冲出一个人来。

  待税都反应过来,他才看清一个女孩护着眼前的那条柴犬。

  谁知道,税都看着她咽了口口水:“哟,是个女孩啊?”

  “你家人呢?”

  女孩没有回应他,只是半跪在地上护着身前的柴犬。

  其中一位士兵看不下去了,对着女孩吼道:“诶!我们老大和你说话呢!”

  女孩依旧没有反应。

  那位士兵抽出自己腰间的长鞭直接向女孩甩去。

  “啪!”

  一声脆响而过,鞭子直接断裂开来。

  漫天烟尘中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身影的手中拿着半截长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