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阳野·入村遭阻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131 2020.01.17 13:27

  在落日余晖下,孤门前,出现一个小女孩,她身穿一件粗布衣,开心地跨入这“酆都村”,又或是“李家村”的大门。

  她见前方有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当然也能发现男子手中拉起的村民。

  她冲着前方喊道:“大壮!你快把大壮放下来!”

  公孙沭回头看向女孩,微微抬起的手一松,男子直接顺势向下倒去。

  “咚······”

  一声骨头撞地的声音,那个叫“大壮”的村民倒在地上,嘴里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话:“鬼······鬼······鬼······”

  女孩直接向前一冲,直接跑到公孙沭面前。

  公孙沭看着眼前的女孩,不打算做任何事情。

  谁知道,女孩二话不说,直接抬脚向他裆部向上一踹,随后双手抓住“大壮”的左手,向后方拽去。

  公孙沭被她这么一踹,本能地向后躲去,没想到,还是被她踹到。

  他本以为会痛不欲生,谁知道,一点感觉都没有。

  公孙沭尴尬地向前走了一步,回到原来站着的地方。

  此时的女孩才是最尴尬的,她为自己争取的十秒,竟然没有拉动“大壮”半寸!

  公孙沭举起手,快速地向女孩头部落去。

  四周躲避的村民全部目睹这个场景,其中有一个人,直接喊了起来:“小家伙,小心啊!”

  女孩被这声惊叫吓了一跳,她抬起头,惊恐地看着飞落而下的大手。

  大手向下挥去,女孩紧闭双眼,等待着自己的死期。

  谁知道,大手只是轻轻地触摸在她的头顶,并没有任何恶意。

  女孩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她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

  她一抬头,入眼的是一只惨白的手,手腕上带着一个带有香灰的手环,手环上是一条小小的鱼,就和当初自己在酆都城的一样。

  女孩微微一怔,身子挣扎一下,扔下“大壮”,向后跑去。

  公孙沭刚想说话,谁知道女孩已经一溜烟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了。

  他谈了一口气,喃喃道:“诶,还想问她点什么呢······怎么就······”

  公孙沭也不含糊,他直接将面前的“大壮”一踢,对四周的村民说:“吾来此地没有恶意,来个人赶紧把他带走,省得麻烦。”

  果然,那位与他一同前来的村民跺了跺脚,向前走出几步,对公孙沭说:“把他······”

  公孙沭没有说话,只是向后退出一步,看着眼前的村民。

  村民也领会了他的意思,一个健步上前,将倒在地上的“大壮”拉走。

  公孙沭看着眼前两条拖拽的痕迹,叹了一口气,说:“敢问,你们······”

  “咳咳······”

  谁知道,一声咳嗽打断他的话。

  村内走出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老者双手背在后方,一双有神的瞳孔看着眼前的白袍男子:“哟!这是谁在装神弄鬼?”

  刚刚拽着“大壮”的村民直接跑到老者身边,右手一支,附在他的耳朵旁说起话来。

  公孙沭皱了皱眉:“两个人嘀咕什么呢?”

  过了好一阵,那位村民指着公孙沭吼道:道长,就是他!您可要为民除害啊!”

  公孙沭看着刚刚那个唯唯诺诺的村民,愈发疑惑起来:“刚刚还怕的要死,现在有人撑腰了,果然就是不一般啊!”

  身穿道袍的老者将目光聚集到公孙沭身上,微微一笑:“小鬼,现在可不是子时,再着急,也要忍着!”

  老者瞬间向上一跃,对着公孙沭向下一挥,一柄桃木剑直直向他劈去。

  公孙沭微微一笑:“原来就是普通的桃木剑,还以为你有多强?”

  他没有丝毫躲闪,直接伸出手,准备抵挡飞来的桃木剑。

  谁知道,原本向下飞的桃木剑突然向上一转,脱离原来的路线,随之而来的是几张淡黄的草纸,草纸上描绘着一些常见的符纹。

  几张草纸打在公孙沭的手上,顿时发出淡黄的光芒,将他包裹起来。

  老者落在地上,拍了拍自己的道袍,对村民说:“好了。”

  村民们顿时发出各种快乐的声音。

  公孙沭在光芒里听的一清二楚,心里的确不舒服:“他们怎么是这样的?”

  “果然,我终于明白,阴司守则里第一条的话了。”

  [阴司守则:

  作为阴司一职的守则。

  第一条:如要成为阴司,首先在阳间不能有活着的亲人。]

  “是害怕自己被唾弃吗?”

  公孙沭摇摇头,他看着眼前的光芒,微微一笑:“要是这种东西都能伤害无常,那咱就不用干了。”

  他手伸出手,白色的无常袍向前一摆而过,那看似厉害的光芒瞬间暗淡下来。

  他看着眼前的身穿道袍的老者,微微一笑:“老道士,这玩意好像不能除掉我诶!”

  老道士看着眼前的公孙沭,咬了咬牙,对他说:“哈哈哈!老夫还有这个!”

  “你受得了这个吗?孽障!”

  老道士说完便从胸口摸出一张半透明的符纸,符纸上流光溢彩,仿佛仙人所做。

  公孙沭看了一眼,突然觉得这张符有点眼熟。

  “这······莫非就是天都雷符的符胚?”

  老道士微微一笑,对公孙沭说:“小鬼果然见识广,这的确是我们这一脉养了千年的天都雷印!”

  老道士说完,他右手拿符,左手猛然放入口中,牙齿一闭,指尖鲜血直接喷涌而出。

  他将满是鲜血的左手食指点在天都雷印符胚上,刹那间,鲜血顺着符纹填满符胚。

  整张符箓竟然在空中变成血红色,无数红色闪电打响在符箓四周。

  老者缓缓吟唱,符箓四周的红色闪电愈发强烈。

  “天都神雷!”

  “去!”

  一道腕口大小的红色闪电向前飞去,直直轰向不远处的公孙沭。

  公孙沭也没有任何保护的法器,他知道,以血运符,可以加强符箓的伤害,这天都血符他可挡不住。

  “诶,司徒箜对你食言了······”

  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突然一道极细的黑色闪电轰然袭来。

  “咚!”

  两道闪电相互接触,红色闪电如同玻璃一般碎裂开,黑色闪电直直向前飞去。

  黑色闪电轻易地击穿天都雷印符胚,直达老道士眉间。

  谁知道,闪电突然消失,一个柔弱的声音从远方缓缓飘来。

  “我说,你也不换一副行头再出城,被当成异类了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