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阳野·荒魂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034 2020.01.07 23:33

  公孙沭跨出天子殿,他回头看向破败不堪的庙门,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

  “果然,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世人是永远都不会懂我们的。”

  外界的鸟语花香,告诉着他,此时的阳界,还算“太平”。

  走了几步,公孙沭发现这个酆都城还蛮大的。

  他环顾四周,却没有再找见那位站在香台前的女孩。

  “她······到底去哪里了?”

  “算了,先在这里转转吧。”

  公孙沭这么想着,脚步逐渐慢下来。

  他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庙宇建筑群,无数的古老楼台在他面前缓缓走来,又缓缓离去。

  天子殿、阎王庙、土地庙、判官府、十八层地狱······

  所有阴间建筑从他身前划过,公孙沭不由得停下脚步。

  “这······”

  “就是阴间酆都城的缩影吗?”

  “世人竟然如此了解这里,为什么还要将这里遗弃呢?”

  突然,一条狭窄的石桥出现在他的眼前。

  石桥微微向上拱起,桥的用料与这里的一切都不一样。

  那是一种暗灰色的石块堆砌起来的。

  公孙沭回想原先走过奈何桥时,发现桥畔有一个缺口,他问过孟婆。

  “这里为什么不修缮呢?”

  当时,孟婆的回答是:“那是一位入了地狱的佛,带去人间的魂。”

  “他希望所有走过的奈何的灵魂都能安然,都能安全地去往人间。”

  现在,公孙沭站在这狭窄的石桥前,突然明白了什么。

  “这······”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思考:“不如地狱,何以为佛?”

  公孙沭猛然回头,眼里是一位身穿僧袍的男人。

  男人双手合十,随后指向石桥旁。

  公孙沭随着他的指引,看到的是一块黑色的石头。

  石头未经打磨,只是突兀地立在那里。

  不过,僧人右手一挥,黑色石头上缓缓显现出一行诗迹。

  ——鬼门关前魂彷徨,枯石桥头人离殇。

  诗句下有两个小字——奈何。

  公孙沭疑惑地看着黑色石头上的诗迹,又回头看向僧人。

  他恍然大悟,对眼前的僧人双手合十,躬身行礼:“低阶白无常,见过地藏菩萨大人。”

  僧人摇摇头,缓缓开口道:“阴间不空,我就不是佛。”

  “你如此称呼,贫僧可受不起。”

  公孙沭看着眼前的地藏菩萨:“听别人说,地藏王菩萨大人为人和善,今日一见,没想到如此清贫,如此和善。”

  地藏菩萨见公孙沭不起身,继续说道:“贫僧此次前来,只是为了给你带一个消息。”

  “你在人间有一灾劫。”

  “吾不好出手干涉。”

  “所以,吾劝汝一心向善,方能始终。”

  地藏菩萨化作一阵微风消失在空中,留下一副茫然的公孙沭。

  他看着眼前的石桥,又撇向桥旁的黑色石头,石头上那行诗迹逐渐暗淡,最后归于虚无。

  “地藏菩萨和善赏司都惊动了,这次到底是什么事情?”

  公孙沭抬腿跨上那拱起的奈何桥,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后一仰,倒在地上。

  他躺在地上,仰头看着天空一朵白云飘过,喃喃道:

  “我竟然给忘了,奈何桥要二人并排走过,否则极易摔倒。”

  他叹了口气。

  “与我一同走过这桥的人,又在何方呢?”

  这时,一直鸟雀调到黑色石头上,叽叽喳喳,不知所云。

  公孙沭抬头看向黑色石头,突然发现一个离奇的事情:

  原本没有字迹的黑色石头上,竟然出现一行小字——善恶互报。

  他自然是明白不了这四个小字,于是起身离开面前这座“短小”自己却无法逾越的奈何桥。

  没过多久,公孙沭便将这阳间的酆都城逛遍。

  此时,他站在关闭的巨大城门前,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觉得蹊跷。

  这门里面加着门栓,而且门栓足足有一个成年男子的大腿粗细。

  一个女孩又是如何将其打开的呢?

  公孙沭向下一撇,巨门下铺满灰尘,丝毫没有开启过的迹象。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或者说,这里还有别的地方能出去。”

  “去寻一下吧······”

  “不然,自己可能就要食言了······”

  公孙沭转身离开巨门,去寻找另外一个,另外一个女孩出去的地方。

  在他离开的瞬间,一个黑影出现在巨门前。

  一直狂风向四周撒去,所有灰尘瞬间扬起,刹那间聚集成一团灰色的烟雾。

  黑影捂着自己的腰,向后一仰,倒在巨门上。

  “呼呼呼······”

  “没想到察查那个死玩意,竟然真的会用令牌打我。”

  “要不是那张金色的弑杀令,他早就死在我的阵法下了。”

  “咳咳咳······”

  黑影咳嗽一阵,突然感觉四周不太对劲。

  “不对,这里还有别的阴差。”

  他忍着伤痛,双手捏诀,一个黑色的阵纹在他脚下缓缓出现,又瞬间消失。

  “呼······”

  “还以为他追过来了。”

  “原来是一个小阴差啊!”

  黑影瞬间消失,随后出现在天子殿的穹顶上。

  “让吾看看,是那个小阴差敢白天来阳界。”

  黑影向下俯瞰,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哟!”

  “这不是箬苒的弟弟嘛。”

  “叽叽叽!”

  黑影向下一跃,飞入天子殿。

  他看着眼前的香台,原本平整的香灰被掀起一部分,仿佛里面藏了些什么东西。

  黑影走向香台,微微一笑:“叽叽叽,她果然来了。”

  谁知,他伸手摸入香台,只是捞出一捧香灰,其余什么都没有。

  他疑惑地看着自己手里的香灰,又重新摸了几次。

  依旧如刚刚那样,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她,明明来了!”

  黑影突然一怔,喃喃道:“整个城里就他一个玩意,肯定是他拿的。”

  黑影向外一闪,他站在穹顶之上,却什么都看不到,那个白色的身影就这么离奇的消失了。

  与此同时,公孙沭也找到城墙的一处破损,钻了出去。

  刚一出去,他才发现,远处竟然还有一个小山村。

  而这个小山村,竟然如此地熟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