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阳野·真心真意

黑白箜沭 剑箬尘 2196 2019.12.29 00:10

  这个世上有两个酆都,一个在阴荒;一个在阳野。

  不是人们不祭拜阴司,只是一些离奇的原因阻止了香火继续焚芳。

  的确,原先的人们是烧香的,在阳界的酆都城里虔诚地焚香。

  可是好景不长,有人发现所有香火都向下飘着。

  人们不理解,也不能去理解,这烟为何会向下飘入大地,直达阴荒?

  从此以后,人们不再焚香,阳间的酆都成了一片荒地。

  来这里的人愈来愈少,人们沉默着;害怕着,酆都也就一直这样无人问津着。

  关于白无常公孙沭求纸的故事,便要从这阳间的酆都开始。

  因为这里曾是他的故乡。

  ······

  “呼······终于到了。”

  “没有缩地为寸的能力还真是慢啊!”

  公孙沭发着牢骚,来到黄泉路的源头。

  那里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前方长满绿草,红花在上面绽放;后方漆黑缭乱,彼岸之花都不曾在上面绽放。

  公孙沭刚要抬腿跨过这道分界线,却被一个白衣老者喊住:“阳间早已过了五更,如要寻魂还是等明日吧,无常!”

  公孙沭回头看向老者,原来老者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老师啊!

  白衣老者走近后,抬起手抚了抚自己的胡子,又摇了摇头:“啧啧啧,我说怎么还有无常过来,而且越看越觉得熟悉,没想到是你小子!”

  白衣老者刚刚还抚摸自己胡子的手瞬间向下挥去,直直打在公孙沭的头顶。

  “啪!”

  “你个好小子!第一天任职,就给老朽走错路,真是丢脸······”

  公孙沭对也是苦笑不得,他对着白衣老者作揖,恭敬地说道:“是沭的无能,不是您老教得不好。谁知道······这无常道也有分叉,弟子一个不小心,就走错路了。还望师傅责罚!”

  白衣老者听完他说的话,突然眉头紧蹙:“小沭啊!你刚刚说无常道有分叉口?是什么样的分叉口?你······再说清楚一些。”

  公孙沭从师傅的眼神中捕捉到一丝蹊跷:“难道无常道只有一条吗?那我······岂不是······”

  于是,公孙沭将自己与司徒箜在黑狗岭,以及金鸡山的所见所闻全部原原本本地告诉白衣老者。

  白衣老者撵着胡子,想了一会,问:“小沭啊!你最近有没有见到那几位大人呢?”

  公孙沭摇了摇头:“回师傅,徒弟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尤其是,钟馗大人。”

  白衣老者摇摇头,看着面前的公孙沭,胡子一撇,微微一笑:“看样子小沭还是不了解四位大人······”

  “不过呢······你说的不错,罚恶司的确不喜欢出府,你见不着是自然。”

  二人攀谈一阵,突然远处走来一个身材矮小的黑影。

  还没等黑影走进,白衣老者直接向他走来的方向一转,躬身行礼:“参见善赏司大人!”

  语毕,公孙沭才将头转向黑影哪边,谁知道,原本距离自己还有二三十米的他,此时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黑影伸手将白衣老者扶起,顺便将黑袍一甩,整个人完全显露在二人面前。

  那是一个小孩的脸庞,却拥有无尽的沧桑。

  化形后的他,除了头上一对小鹿角,再没有什么能证明他不是人了。

  善赏司看着公孙沭,噗嗤一笑:“嘻嘻嘻,看什么呐?小白无常?”

  公孙沭赶忙收回自己奇怪的目光,对他恭敬地作揖:“下人怎么敢打量您呢。”

  善赏司小头一甩,看向白衣老者,指着公孙沭问:“白老,他是你徒弟?”

  白衣老者叹了一口气,平静地说:“是鄙人的徒弟,他才第一天任职,这次或许是第一次见到您,您不要介意。”

  善赏司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莲花,一个闪烁来到公孙沭身后。

  他轻轻地拍了拍公孙沭:“怕人家吗?”

  公孙沭艰难地摇摇头。

  善赏司又拍了一下,问:“说实话,人家又不会打你。”

  公孙沭小声说:“怕······”

  善赏司将手收回,直接趴到公孙沭的后背上,小声说:“下次见到吾,作个揖就行了,没必要怕的。”

  “毕竟······是善司嘛。”

  善赏司没有等公孙沭回复,直接向前一跃,来到白衣老者面前:“白老,有点东西吾要个这个小辈说,您就先行回避吧。”

  白衣老者对善赏司躬身作揖:“好,那老朽就先退下了。”

  白衣老者化作一阵白风,消失在原地。

  善赏司回过头,看向公孙沭:“小白无常呀,要去哪里呀?”

  公孙沭对他作揖说道:“回善赏司,小辈准备去阳间。”

  “呐······去阳间干什么呢?毕竟现在······”

  “回善赏司,去阳间求一样东西,这东西对······”

  “如果人家不让你去呢?”

  “那······”

  公孙沭呆住了,他没想到善赏司会阻止自己。

  一道金光闪过,公孙沭被火焰困在其中。

  他看着四周,金色的火焰不断地灼烧着黑色的大地。

  公孙沭伸手一摸,金色火焰直接向上一窜。

  “噼啪!”

  金色火焰如同闪电一般,直接命中公孙沭的右手食指,食指的尖端被烧出一个黑点,黑点还不断地向外冒着黑烟。

  “怎么办······如果不去的话,司徒箜不就······”

  “不就什么?”

  “您竟然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那当然,要不然怎么知道别人是真善还是假善呢?”

  善赏司右手一挥,火焰向前一逼。

  此时,公孙沭只要稍微一动就会被金色火焰烧到。

  “如果下定决心,就跨过去吧······”

  “如果不去的话,告诉吾就行;或者,心里想也行。”

  谁知道,公孙沭将眼一闭,直接向前跨去。

  善赏司站在阵外,皱起眉头:“他什么都没想?”

  随后又是和善的微笑:“果然啊!箬苒说的没错,人家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嘛!”

  公孙沭向前一跨,却没有被火焰烧灼,就连一点点痛感都没有。

  当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站在阳间的酆都城,天子殿内了。

  一句若有若无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下次再见面,记得对人家作揖哦~”

  “人家看好你哦~”

  “你跨过阳炎,就已经不惧阳光了。”

  “去寻找你想追寻的东西吧!”

  公孙沭抬起头,看向身前的光芒,突然觉得有一丝怀念的感觉。

  他听着斑驳的窗户外传来的几声鸟叫,喃喃道:

  “又回到人间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