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烂柯棋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19阅文年会特别篇

烂柯棋缘 真费事 3376 2020.01.10 17:21

  本来想早点写这部分的内容,但去年会的那两天实在太累了,刚回家累死累活,又赶上第二天大舅五七,懂一点的人都知道出殡前和五七是丧葬环节中最重要的两个阶段,而我们这丧葬风俗贼麻烦,又是金银桥又是九桌登天梯,烧纸人纸房子一大堆事,直接到半夜,超级累……

  今天终于有些空闲,可以将一些有意思也合适分享的个人经历写出来嘿嘿嘿了。

  。。。

  首先是一月五号的时候,怀揣着略微亢奋的心情,起床收拾好东西出发。

  还在高铁上就PY好了差不多同时间到达上海虹桥的奶骑(圣骑士的传说)和十二(十二翼黑暗炽天使),提前抱了大腿,一起去会场不孤单。

  这一刻我就算到了我此去年会的运气还不错,首先奶骑是大佬,大腿粗壮腿毛健硕,然后十二和我一样首次参加年会,两萌新可以缓解紧张感,其次上海我曾工作了6年,算是熟悉,天时地利人和啊!

  哦对,之前还提前在小群认识了柳下挥大佬和育大佬,属于一起在年会有个小节目的,很幸运的是和育还是同一个房间。

  我、奶骑、十二,三人坐地铁到了位置,发现居然有两三个喜来登挨着在一起,走错一次后顺利到达,签到,取邀请函,该选位置的选位置,该领赠品的领赠品。

  这里也侧向证明了我的预感,明明忘带了充电宝和数据线,阅文赠品中正好有充电宝,而且还能无线充电,雪中送炭!

  入住的时候前台说同住的人已经到了,但我去的时候人不在,过了好一会才回来,但带回来一个拍摄组。

  ‘我去,什么情况?’

  搞半天明白同住的正是之前一起在微信焦虑上台节目和年会事宜的“育”,缘分呐。

  然后这拍摄组是要采访他的,因为我来了,顺便也采访了一下我,两个人对镜头那个尬啊,我向来不算一个怯场的,但那次真的尬。

  对话之一如下:

  育:费事你看过我写的《九星毒奶》吗?

  我:啊,还没有啊!

  育:那你还不快去看!

  我:哦哦哦,一定去看!

  育:呵呵呵呵……

  我:呵呵呵呵……

  ……

  两人表情都尬出血来了。

  好的,到了之后其实也就休息了半小时,我们几个要参加《我的梦》节目的几个作者,都下去集合了(应该是11人,那会少数人因为行程太赶,还在路上没到达),在酒店大厅,哎,那会还没吃早饭和午饭,就吃了客房一只香蕉。

  楼下见到了石章鱼大佬,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因为真人和作者头像的照片还是有差距的,个人认为照片虽然看起来更年轻,但真人比照片更有气质,妥妥老前辈的感觉!

  当然,更老前辈一些的还有“乃越”老师,一位德高望重的年长作者,虽然定居上海了,但其实是我老乡,算是一见如故。

  说是彩排,其实熟悉定位了解过程,除了四个大佬有点台词,其他人就碰个星星罐子当背景,我们作者也不擅长太花哨的。

  然后我就拿出手机开始拍来拍去了,发一些照片短视频给群里一些哥们一睹年会风采,说实话,当时感觉就我一个拿着手机在见缝插针的拍来拍去,其他人可能比较矜持吧。

  不过脸这种东西,适当时候可以无视一下,再说也没几人认识我。

  顺带一提,柳下挥是真的帅,又高又帅那种。

  嘿嘿嘿,几轮彩排之后到休息室,遇上了一群大佬,就是乌贼、志鸟村、肘子、天瑞说符等人。

  我靠,那还有什么说的,甩开脸就凑上去认识认识啊,握手拍马屁加微信一条龙,当然还不熟就不太放得开。

  这类我得说一说天瑞说符大佬,我开始认错是老鹰来着,大佬声音很小,我问笔名的时候听到一串四个字,只听清第一个“天”字,然后其他大佬加了微信,多少和笔名相关或者在群里有备注名。

  但唯独天瑞说符大佬,微信名是一串“0”,头像无,信息无,备注无,朋友圈动态无。

  我去,冷汗,这加的是谁啊,再去问一遍会被打么?

  最后硬生生用排查法推算出可能是天瑞说符,然后又在后头找育确认,才认定自己没错。

  好了,这会休息室内大佬们各自聊天,我的内心骚动却面无波澜。

  终于,我等到机会了!

  乌贼娘边上的沙发,有大佬因为节目出去了,我瞬间启动,直接坐到了他右后侧。

  啧啧啧啧啧……

  我这人向来比较理智,也从不追星,但若说网文圈的话,乌贼娘可以算作是我最崇拜的作者之一,说是偶像其实也不为过。

  想当初我之所以会踏入写作,除了一小部分的(吼)“钱钱钱钱!”,还有咳咳,就是乌贼娘当年推荐的一个视频,叫《决战量子之巅》,算是他写奥术神座的源动力,那个短篇把我震撼到了,有了强烈的倾诉欲。

  咳咳,接着说接着说。

  这会和乌贼娘借机闲扯几句,然后我想了下,不拍照怎么行?

  于是乎,我就叫唤了一声:“大佬拍个照!”

  乌贼娘大概还没回过神,转过来迎面看到我伸出的剪刀手,然后“咔嚓”一声。

  可以,传群里显摆!

  ……

  第一天彩排紧张刺激,但好歹到晚上也结束了,又累又饿去吃自助餐,可惜这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说实话其实不咋地,也可能是饿过了头,反正没啥太多进食欲望。

  不过此时的关键是吃饭嘛?当然不是!

  我开始酝酿我的邪恶计划!

  在来之前,我就计划好了,要去找一个作者,必须得先从其他大佬那确认了对方本人,然后再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接近他,很礼貌的询问一句:“大佬,您作者名是什么?咱认识一下!”

  嘿,我要找的人,就是滚大,也就是“滚开”。

  啧啧啧!

  想象一下那画面,我很礼貌的去询问,对方憋半天说出一个“滚开”,太有意思了!

  所以我开始找滚大!

  可惜啊,可惜,天不遂人愿,滚大年年都来,唯独今年要准备新书,所以没来,当然那会我还不知道这事。

  哎,乖乖回房间码字补更吧,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总算更新了当天的。

  第二天一早,育说他可能有些感冒也疲惫,所以问我昨晚他是不是打呼噜了,有没有影响我休息。

  嘿,开玩笑,在家里,我老婆虽然不打呼,但是磨牙!

  你那点细不可闻的呼噜,和我老婆的磨牙声比?完全没影响啊!

  然后原计划第二天是下午四五点才去会场的,结果,我们这群有节目的,中途又又又改时间了。

  变成了吃了午宴后就得出发,以我们大多数人的状况,基本就是起床就走。

  中午宴会厅正好又和一群巨佬在一起,肘子、天涯、无痕等巨佬聊一些东西,小萌新我只敢笑笑。

  基本没吃什么东西,毕竟才起床,吃了点早饭,午饭吃不下,喝了点快乐水。

  结果,到了会场,后门入口依然进不去,其实前一天也在这困了一会,但后来有搞来几个工作证,今天这是被挡了好久。

  几个男作者在门口蹲成一排,我是好悬才忍住想要拍个照的冲动,怕被弄死!

  好不容易进去了,彩排几轮就开始在休息室等着了,期间来的作者越来越多。

  然后见着了齐佩甲和老鹰,这两人也是骚,四处打酱油玩,皮皮甲一身白西装配大红衬衫,骚的不要要的。

  我也又骚动起来了。

  拍照,转圈拍视频,反正大多不认识我!

  不对!我算错了什么!这会十二天王的榜单发布了,有一些人已经认识我了!

  比如寻青藤大佬,就直接走到正一脸憨批的我面前,问我是不是真费事,当时受宠若惊,但也意识到我可能骚不起来了!

  不过不能停啊!

  见到猫腻大佬进来去那边倒水,在暗搓搓的角落喊一声“猫爷转个身”,然后准备好手机快门。

  结果对方老谋深算早有准备,直接比了个剪刀手,比我的还快,使得我提起来的剪刀手放下了,只拍了他的。

  中间三少也进来一次,停留时间挺短的,也一直在那一头聊天,那会人太多,就算是我,也不敢太过分,没能拍到一张合适的照片,遗憾啊。

  随着演员入场大会开始,其他作者陆续走了,咱这些还得留在这,没去走红地毯,也不能去看,只能等自己节目结束。

  不过好处也是有的,在过去的时候,后台身边一些演员走过,距离非常近。

  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手欠伸手去打一下对方的头,应该能打到!

  顺便,赵丽颖本人比电视上瘦好多啊,两个彪形大汉前后护卫,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有边上的女作者说了声“赵丽颖!”,我才反应过来。

  我们的节目,叫做《我的梦》,前头四个大佬有台词,后面我们七个会随着张靓颖一起出现,举着个玻璃星星罐子当背景板。

  虽然简单,但还差点重录,要是真重来,得等到半夜之后,还好没有。

  之后就是换掉舞台T恤,换上自己暖和的衣服去看节目了,接受了一波肖战和朱一龙粉丝的狂热分贝攻击。

  晚会中途我还和石章鱼大佬捡到个手机,顺利交还施主。

  拍明星这事也没啥好说的,很多作者晚会结束后又去加餐,我们几个彩排两天实在累了,就回去了,和育点了个烧烤外卖。

  第二天一早都是返程,顺便找奶骑和育签名。

  育的签名是我老婆同事要,奶骑嘛,五吨找我帮忙要,因为她大姑是奶骑铁粉,我就让她来堵奶骑。

  一直以来担心自己字写得丑,见过这两位大佬的签名后,我心里顺畅很多!

  然后这会,我对于找滚大的计划还不死心,但最终得知滚大真没来,呜呼,遗憾啊!

  嗯,转手去别的群加了滚大微信,将这个计划告诉了他本人,得到的回复是——“太坑了吧!”

  中间其实还有许多杂乱琐事,也认识了许许多多作者,不过就不一一赘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