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二十九章 猎杀使徒:【锈蚀漆门】与【幸运饼干】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351 2020.01.04 16:37

  会议结束,已经是凌晨三点。

  最终,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其实也因为他们这边的战力不会再有更多的变数,所以行动时间就是十月十九号晚九点。

  也就是今天晚上了。

  【锈蚀漆门-复制品(改造)】已经运到,刘傅生今晚下班回家时,将会被瞬间传送到基金会早已准备好的战场,没有人能够活着离开那里,包括……他们自己。

  会议散场,其他人都早已离开,四名A级人员却还坐在位置上。

  时间慢慢过去,或许是不愿打破这最后的安宁,四人谁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

  没有外人在场,萧征的面容再也不复之前那般精神,显露出浓浓的疲惫。

  “我已经两年没有回过总部了。”他忽然说。

  听到这句话,另外三人皆是叹了口气。

  “我也有一年多了。”身材干瘦的易知余说道。

  “九个月。”

  全身隐藏在长袍下的沧澜说,声音清脆,仿佛十五六岁的少女。

  梁婉只苦涩地笑了一下,并未参与这个话题。

  她当然明白三人说这些话的意思,他们身为基金会A级调查员,不仅仅拥有超高的权限,同时也代表着极强的战斗力,每一个都是基金会对抗污染的重要底牌,非常宝贵。

  基金会内部有个谁也不愿提及的默契,就像老狗不会死在家里,如果有某个B级或者A级调查员长期不回总部,却还和基金会保持着联系,依旧在接任务,那么这个调查员多半本身已经被污染侵蚀。

  高层显然知道这种情况,却依然选择默认,很难说这是温情,还是利用他们对人类的信念压榨最后的价值。

  一般C级或D级敢这么搞,多半已经上叛逃名单了。

  以往猎杀使徒都是紧急抽调附近的调查员来负责,因为每一次的发现,就意味着巨大的骚乱,和无数平民的死亡,基金会必须争分夺秒,防止污染继续扩散。但是这次不同。

  刘傅生使徒的身份,是高度疑似深渊使徒的夏仁举报的,并且刘傅生并不属于那种危害范围巨大的种类,所以基金会有足够的时间来筹备,为了避免更多的损失,首当其中接受这个任务的,就是这几位已经被污染的A级调查员。

  至于梁婉自己,她虽然身为A级,但却有些特殊,这次的任务中,她并不是战斗的主力,所以刚才的会议她才能够表现的漫不经心。

  “你们都回自己家看过吗?”

  萧征微笑着说:“我十年前加入基金会,在此之前有一个妻子和孩子,我没有选择告诉他们污染的事情,前段时间接到任务的时候,我顺路回去了一趟,没敢靠近,只远远地看了几眼,女儿已经上高中了,长得和她妈一样漂亮。”

  他说到这,脸上下意识地洋溢出幸福的笑容,不过随后又变得有些失落:“十年时间,女儿应该都忘了爸爸长什么样子,不过我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污染太危险了,我已经见到过许多悲剧,这些有我们背负就足够。”

  “我是孤儿。”

  易知余耸拉着眼皮,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从记事开始,我就在南州流浪了。”

  “鬼当着我的面,杀了我全家。”

  沧澜淡淡说,仿佛只是在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并不像夏仁一样,在基金会内部,调查员对于感染体的称呼通常还是“鬼”。

  萧征有些尴尬,他本来只是想放松一下气氛,没想到却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好在梁婉在一旁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刚才会议中,并没有提及刘傅生的能力吧?”她刚才一直都没有认真听。

  沧澜说道:“并没有。”

  易知余说道:“这个使徒并没有在公众面前引起过任何骚乱,所以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料,他的能力,只有在晚上的战斗中才能知晓了。”

  萧征看出了一点端倪,说道:“你这么问,莫非知道更多的情报?”

  梁婉回想起来江河市之前,夏仁开车送自己去机场的路上,讲的那番话,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他很刘傅生有过……切磋。”

  “切磋?和一个使徒?”

  此言一出,饶是长袍下的沧澜,语气也不禁有了几分惊讶。

  这就跟有个人说他朋友去跟航空母舰干了一架,实在是有点挑战人类的想象力。

  萧征看向梁婉的眼神带着几分怪异,说道:“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就是你自己?”

  “怎么可能。”

  梁婉解释说道:“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就是向基金会透漏刘傅生使徒身份的家伙。”

  “那个神秘人?”

  因为关于夏仁的一切,都是由博士以及少数几个人在负责,并且这些信息属于绝密,所以即便是A级调查员也并不知道。

  易知余略一思索,联想到刘傅生的老家,还有梁婉之前去往的城市,接着恍然大悟一般,说道:“他就在木……”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停住,不再继续。

  基金会内部也不是固若金汤,这种不该由他们知道的信息,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哪怕是猜到了,也要烂在肚子里。

  “好了。”

  萧征拿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梁婉可以具体讲讲刘傅生的能力吗?”

  “嗯。”

  点了点头,梁婉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我那个朋友只跟他切磋了很短的时间,刘傅生的性格喜怒无常,战斗时候,能从手掌中伸出另外一只手掌,并且他体内似乎还有另外一个人格,自己与自己争吵过。”

  几人安静下来,都琢磨着这句话。

  沧澜很快说道:“如果是单纯改变身体,达到增加攻击距离的目的,那么只需要伸长手臂就可以了,加上后面疑似精神分类的症状,放到使徒身上的话,我觉得他有两幅身体。”

  这个猜测可谓大胆,根本无法仔细推敲,但A级调查员的经验与直觉不容忽视。

  “我觉得有可能。”

  萧征赞同道。

  “对了。”

  梁婉接着说道:“刘傅生喜欢随机杀人,并且每个被他杀害人的都会变成感染体,这些感染体看似与其他同类没有区别,然而一旦被问及有关刘傅生本人的任何信息,都会迅速自我崩解掉。除了两幅身体外,他或许还有类似诅咒或者毒素一般的能力。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萧征看了一眼易知余,说道:“今晚你就先不要动手,避免和他直接的身体接触,先让我们来。”

  后者点了点头。

  ……

  ……

  日出月落,下午。

  地点已经选好,并且将【锈蚀漆门-复制品(改造)】与之锚定,保证传送能够顺利进行,陷阱、武器、周围群众的疏散和道路封堵也早就开始筹划,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只等今晚。

  还是那间办公室,众人正在交换最新的情报。

  后勤部队长抱进来一个小铅箱,放到会议桌上,说道:“这是总部寄过来的【幸运饼干-衍生品】,你们要尝尝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