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丈夫与儿子【扯着嗓子求推荐票月票!】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395 2019.12.09 22:20

  诺大的客厅里,只有罗燕一个人,她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默默把茶杯收到厨房,洗刷干净,随后拿起拖把,将刚才踩脏的地板拖干净,把沙发上的褶皱抚平,靠枕按照原来的位置摆放好。

  做完这些事情,罗燕踩着拖鞋,一个人上楼。

  早在两年以前,儿子大学毕业回家发生了那件事后,他们就搬到了这栋郊外的别墅来。

  这里交通并不便捷,去市区买东西开车都要接近一个小时,附近也没有什么风景,只有空荡荡的田野,荒凉,孤僻。

  当然,他们选择这里的理由,也正是因为这里是如此的荒凉,孤僻。

  没有人会特意选择这样一个地方当家,除了他们。

  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楼梯上并没有铺地毯,拖鞋踩上去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周围的空间足够空旷,所以听着也很是醒耳。

  二楼的窗帘都是拉着的,空气有些阴凉,让罗燕有些不适应。

  她打开卧室门,一个沙哑的声音问:“是谁来了?”

  “是我哥。”

  相比之前,这声音仿佛又苍老了许多,罗燕带着几分酸楚,几分心疼,来到床边。

  打开台灯,从面相上看,床上躺着的男人约有五十岁,头发半白,只是脸上的皮肤干裂出一道道白痕,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皱纹,鼻梁有些塌,眼窝深凹,就像是路边营养不良的乞丐一样。

  但是罗燕并没有丝毫厌弃,因为这人,正是她的丈夫,张宏。

  想到丈夫之前意气风发的模样,罗燕更加心疼。

  “你今天感觉好点了没?”

  “还是那样,这病,恐怕是遗传,治不好了。”

  张宏从被褥下伸出手,他的手臂的皮肤比之脸上更加干燥,完完全全就跟老人一样,只是却不泛黄,反而很白。

  更加醒目的是他的手,手指干枯如树枝,指节上完全没有一点肉,皮肤紧紧贴着骨头,相比之下,他的指甲生长的速度就显得很是怪异,足有三四厘米长,而且是灰色的、尖细的形状,让人一眼就能够联想到野兽的爪子。

  “怎么又长这么长?”罗燕拉起他的手。

  她记得自己今天早上刚刚剪过。

  张宏只能无奈地笑一笑。

  他对于自己身体的变化也一无所知,早先只是厌食,感觉普通的食物吃着反胃,也看过医生,但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没办法提起食欲,直到两个月前,他的皮肤开始出现变化,看了许多医生都没有用,不论是检查血液还是拍片,诊断结果一致:未发现病变。

  他的身体一切正常,可是这怎么可能!

  不信邪的张宏甚至试过两次血液透析,但,毫无用处。

  最终,想到自己的儿子,他终于认命。

  “祥子又在喊饿了,我能听到。”

  沉寂的气氛中,张宏突然说。

  罗燕动作停顿一下,眼神望着他,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可是儿子的位置……

  隔着这么远,丈夫怎么听到的?

  “去看看吧,自从曙光中心那边出事后,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张宏说完虚弱地合上的眼皮,不再言语。

  罗燕只能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卧室,轻轻带上房门。

  看着一片昏暗的走廊,她只感觉心中长久以来挤压的心酸和委屈将要爆发出来,她很想发泄一下,可是儿子和丈夫都这样,她不能再倒下去。

  “不要再出现意外了。”

  她这样想。

  这两年来,已经出现太多次意外了,重担都压在她一个女人身上,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现在罗燕只能在哥哥面前才能撒一下娇,任性一把,也只有哥哥能够无条件的包容自己,帮助自己。

  所以,不能让哥哥也卷进来。

  罗燕走到一楼,在柜子里取出手电筒和钥匙,看到旁边的匕首,眼神挣扎一下,没去碰。

  带着手电筒和钥匙,她走到客厅最深处的房间,用钥匙打开房门,进去之后,又反锁上。

  屋子里正常地摆放着一些家具,而且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看着就是一个普通的会客室。

  然而他们是没有客人的。

  两年来,除了哥哥罗边树以外,他们夫妻从不接待任何客人,所以这个房间除了她和丈夫两个之外,再没有其他活人进来过。

  移开茶几和茶几下的地毯,能够看到隐藏在下方的一道金属暗门。

  这道门就和那些尸体一样,对于罗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比较沉重的,她咬咬牙,用足了力气,拉开暗门,露出下方幽暗的通道。

  刚一打开,阴冷的凉意就从门内涌出,灌满了整个房间。

  更重要的是其中掺杂的邪恶气息,罗燕打了个寒颤,好不容易压制出内心那股疯狂的念头。

  她打开手电筒,缓缓走下楼梯。

  “妈,是你吗?”

  听到声响,一个声音在下方喊道。

  “是我。”

  听到这个叫声,罗燕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加快了走下楼梯的速度。

  暗道最深处,是一个装扮简单的地下室,借助的昏暗的灯光,罗燕能够看到前面的沙发上站起一个年轻人。

  他身材挺拔,样貌异常英俊,一头柔顺的黑发垂落下来,直到肩头,如果不是这么多年的相处,换做陌生人,第一眼绝对分辨不出男女来。

  尤其是他的皮肤和眼睛,就算灯光如此昏暗,也能够看出他的皮肤白净得就像刚从牛奶里捞出来,仿佛吹弹可破,漆黑的眸子注视着自己的母亲,目光温柔得足以化开坚冰。

  “感觉还好吗?”

  尽管儿子表面上并无异样,可罗燕知道他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

  “妈,我饿。”

  张祥走过来,搂住母亲,像个撒娇的小孩。

  就是这一个拥抱,让罗燕瞬间觉得,自己之前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乖,祥子,这几天外面有点乱,你等安稳下来,母亲就立刻给你找吃的。”

  她轻轻抚摸着张祥的头发,像是小时候一样。

  尽管此时,儿子已经比她还要高了。

  可张祥并不满意,还是不依不饶地继续说:“可是妈,我真的很饿很饿,不如你再把我放回到之前那个地方吧,我每天晚上自己下去挑选食物。”

  “这话不许再说了!”

  罗燕不知道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立刻变了脸色,说道:“我不过才将你放在那里五天,你就,你就……”

  她欲言又止,终究没办法说出“杀人”两个字。

  孩子都是母亲的宝,就算张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罗燕依旧不愿意承认,虽然将人逼死或许比直接杀了更加残忍,但其中总归是有一个区别的。

  “那不是我亲手杀的。”

  有了这个区别,她就能拿来安慰自己,睡觉也能安稳些。

  不知道为何,医院和殡仪馆对于尸体的把控极为严格,罗燕和丈夫才只能出此下策,建造一个曙光中心。

  不然呢,难道要让自己的儿子饿死吗?

  见到母亲生气,张祥眼中露出一抹狠厉之色,但不过片刻,他又重新变回原来温柔的目光。

  突然,上面传来一阵响动,有人打开了房门,正在向地下室走来。

  “是谁?”

  罗燕与张祥一起望向后方。

  昏暗的灯光下,楼梯口站着一个人影。

举报

作者感言

白胡子的猫

白胡子的猫

感谢超梦幻梦泪打赏的三千起点币!感谢萌新的小凡打赏的两千起点币!感谢1白日午夜,五十弦囍,彷徨的乐师,生无畏战终章,老漢駕新車,零界逻辑的打赏!也感谢那些订阅的朋友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2019-12-09 22: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