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疯狂山脉:埋葬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153 2019.09.30 23:05

  “找武器!快!”

  夏仁大声喊。

  如果是那群怪物回来就完蛋了!他们全都要死!

  其实不等他命令,一群人早就拿好了武器,只是夏仁太过紧张,第一时间没有注意到。

  “给。”

  文延递过来一把铁钎,夏仁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和自己那把物理学圣剑相差无几。

  黑影越来越近,众人紧握着武器,严阵以待。

  他们跑不了,在这满是寒冰的世界里,就算跑了,今晚也会在寒风中被活活冻死,舍命一搏或许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终于,黑影距离他们只有不大一百五十米,迎着风,他们看清了黑影轮廓,于此同时,空气中传来几声狗叫。

  狗叫?

  “是雪橇!是雪橇!”

  一名队员大声喊。

  “喂,我们在这里!”

  原来是山脉脚下的那座基地的人赶过来了。

  众人全都松了一口气,有的人站立不稳,索性瘫坐在了地上。

  “还以为要死了……”

  只有六人的队伍乘坐两架雪橇来到他们面前,夏仁张开双臂和拉娜娅紧紧拥抱了一下,但是脸色不太好。

  “你们为什么要赶过来?不是说让你留在基地等我吗?”

  他紧皱着眉头问道。

  拉娜娅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赶忙解释道:“不是科研队发消息说暂时放弃掉外面的基地,让所有人搬来这里吗?”

  “我们什么时候发过消息?”

  救援队的其余人面面相觑。

  夏仁瞬间想到一种可能。

  “在弗德教授试图发送那条简讯之前,就已经有人抢先联络了外面的基地!”

  让他们过来的原因不用想也知道,那些疯掉的家伙,打算和所有人同归于尽!

  “你们这是怎么了?干嘛全都拿着武器,山里还有什么野兽吗?”

  一名刚赶来的助理说。

  “情况……有些复杂。”

  夏仁牵着拉娜娅的手,下意识地有些用力,怕她丢了一样。

  “天色快要完全黑下去了,要想回去也只能等到明天。”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在分析眼前的情况。

  五名助理,包括拉娜娅看着救援队全都一脸沉重的表情,感觉到有些不妙。

  “秦教授呢?怎么没有看到他?”

  一名助理忍不住问了一句。

  救援队员们都把目光投向夏仁,等着他说话。

  夏仁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说:“情况……有些复杂,你们进去就知道了。”

  说完,他领着一大群人重新往基地走,只是在距离基地还有一二十米的时候,突然说道:“女人先留在这里,不要靠近,剩下的人都跟我进去。”

  算上拉娜娅,这次前来的六个人,还有两名女性助理,一起留在外面。

  夏仁没有过多的解释,带着男人们来到那对血色骷髅前,说道:“不能让科研队的尸骨一直暴露在外面,趁着还有点光亮,咱们努努力,先把他们入葬吧。”

  “尸骨?”

  不明情况的助理疑惑道。

  夏仁说完,直接掀开了帐篷布,露出下方可怖的场景,血腥味瞬间散布到空气中。

  三名新来的助理当即吓得瘫软在地。

  其余人虽然见过,但还是难以接受。

  “我也来帮帮忙吧。”

  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站在他们身后。

  “秦教授?”

  三名助理认出了他。

  秦教授有些艰难的迈着步子,并不觉得这堆骷髅有什么可怕。

  他认识科研队的大部分人,他们曾在数个会议或者研究室中见过,甚至有的是与他一同共事过的伙伴。

  如今,朝夕相处几十年的妻子也在里面了。

  秦教授沉默地站在尸骨堆前,夏仁望着这一幕,有些触动。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一刻,生与死如此鲜明的对立。

  “如果疯狂山脉中的怪物跑出去,这样的场景将会在人类世界中频繁上演!”

  夏仁眼神中的迷惘已经彻底消失,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不到两尺的积雪下,就是坚硬的冰层,挖掘的难度巨大,十几人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终于将所有的尸骨都埋葬进去。

  他们用雪在墓上垒了一个坟包,没有墓碑。

  做完这些的时候,众人已经累得浑身是汗了。

  在外面一直等待的三个女人随后进来,有人跟他们简单讲述了事情经过,在夏仁的示意下,救援队故意向助理们隐瞒了关于基地外那六具怪物尸体,以免他们也遭受到污染。

  吃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没说什么话。

  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最开朗的人,此时也笑不出来。

  天空已经彻底黑了下去,头顶那个巨大的旋涡依旧存在,连同四周严酷的环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众人,他们正身陷险地。

  吃过晚饭,夏仁和拉娜娅聊了两句,看到一个黑影独自走向基地,想了想,他也跟了上去。

  秦教授盘腿坐在坟墓前,注意到夏仁过来,他微微抬了抬眼皮。

  两人一起坐了一会儿,什么话也没说。

  “我活了这么久,也经历过数次死亡,参加过许多人的葬礼。”

  秦教授开口,讲述他的过往。

  夏仁知道他这时候需要个人倾诉,没有插话,等他继续说下去。

  “一大把年纪了。”

  秦教授断断续续地说。

  “我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就连自己父母的葬礼也参加过,当时那种的追念的心情直到现在也刻在我的灵魂中,挥之不去,直到今天,除了儿女,就连我最爱的妻子也死去了。”

  “或许我也会死。”

  “渐渐地,我想明白了死亡的涵义。”

  “死人其实是不需要坟墓的。”

  秦教授看着面前的雪堆说:“需要坟墓的是活下来的人,因为一旦死去,也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是一堆会腐烂的肉,死人不知道痛苦,也无法理解亲人的悲痛,他们彻彻底底摆脱了人世。

  也正因为这样,死亡才如此可怕,才如此……令人畏惧。人们怕的不是失去,而是找不到可以替代的东西,坟墓的意义就在于此。”

  秦教授念念叨叨,声音越来越小。

  可能任何一个人在心情极度糟糕的时候,都会化身为哲学家。

  夏仁总觉得秦教授刚才那两句有些熟悉,随后想起来,那个刑侦专家黄秋远不也说过类似的话吗?

  渐渐的,秦教授的声音愈发虚弱,已经小到听不见了。

  夏仁感觉到有些不对。

  “秦教授?”

  他晃了晃秦教授的肩膀,结果对方的身子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支撑,直接倒了下去。

  在他的身下,热血已经融化了大片的冰雪。

举报

作者感言

白胡子的猫

白胡子的猫

求推荐票月票!月底最后一天了,有月票的给白猫吧!

2019-09-30 23: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