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莫欣凉的红包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莫欣凉的红包群

空空空点点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6.08上架
  • 21.27

    连载(字)

119位书友共同开启《莫欣凉的红包群》的现代言情之旅

见习穿越and重生 见习a蕾a锋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序章,回忆录

莫欣凉的红包群 空空空点点 4061 2019.06.06 12:00

  “小凉,来,我们走,以后就跟大伯一起生活。”

  “小凉啊,现在家里困难,你玮哥要报补习班的钱都不够,把你爸妈的赔偿金都拿出来吧。”

  “小凉,你爸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可是有过命的交情啊,现在叔叔真的很困难,你不能不帮我啊……”

  “小凉……”

  莫欣凉突然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停穿着粗气,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还在租的房子里,又像是完全放下心一样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已经很久没有再梦到这些事了,莫欣凉叹了一口,无助的抱住自己的双腿,回想起刚刚的梦境,又是一夜无眠。

  莫欣凉,女,现21岁,花一样年纪,半大不小的,一般像这个年纪的孩子大部分的还在爸妈面前撒娇,被父母宠爱着的,不像她,一个人孤单的生活。

  在莫欣凉16岁之前,她有一个很温暖,很幸福的家庭,因为是父母是自由恋爱,所以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听到过争吵。莫母是家里的独生女,出了名的一枝花,加上当时的家庭条件非常好,吸引了无数的未婚青年才俊,莫母在无数个追求者中就独独相中了莫父,外公外婆担心莫母受骗,也是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考验了一遍又一遍才同意下来的,基于对孩子的疼爱,又怕孩子吃苦,外公外婆在莫母出嫁的时候私下里给了很大一笔陪嫁。

  可是这样的幸福生活仅仅只维持了16年。在一次下班回来的路上,莫父莫母遇到了酒驾,被发现的时候,莫父莫母已经错过了抢救的时间,身体完全僵硬了,而酒驾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除了脸上有一点小擦伤以外,完好无损,人还安安稳稳的睡在车上。

  莫父莫母的去世对于莫欣凉来说,犹如晴天霹雳般,不敢相信却又是个事实,她怎么都想不明白,昨天还坐在一起笑嘻嘻吃饭的父母,还说要带她去哪里旅游见见世面的人,怎么才过了一天就不见了?玩笑开得太大了,她真的完全不能接受。

  大伯接到消息匆匆带莫欣凉去医院,医生说莫父是因为撞断了肋骨插到肺,错过了抢救的时间而死亡,而莫母则是因为后脑勺撞破大出血死亡的,莫欣凉甚至不敢想象出事的时候他们是受了多大的痛苦离世的。

  莫欣凉掀开白布看着父母安详的面容,可是他们再也不会睁开眼睛看她,也不会笑着叫她小凉,再也不会伸出温暖的大掌摸摸她的头发,莫欣凉跪在地上抱着莫母哭的停不下来,直到情绪起伏太大晕了过去。

  大伯也不忍自己唯一的侄女哭的如此难过,想到自己惟一的弟弟就这样走了,一米八的大壮汉,死咬着自己唇,眼睛也是红彤彤的。以往再多的争吵,不满,此刻也是难过的,毕竟是有血缘的亲人。

  在莫欣凉晕倒的时候,那个酒驾的男子才带着律师姗姗来迟出现在了医院,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皱着眉头,朝四周看了看,一脸不耐烦,嫌弃的表情。男子是个富二代,家里有钱有权,对于两条人命完全是真的不在乎,而律师却是带着点息事宁人的态度在和大伯在交涉着。

  律师半威胁半利诱的说:“你好,鄙人姓王,是陈先生的私人律师,代表陈先生全权处理这个事情。莫先生,对于令弟和弟媳的意外,我表示深感抱歉,陈先生的父亲得知此事,也在第一时间派我和陈先生过来致歉,带上100万支票,聊表慰藉,希望能让他们早日入土为安。”

  “你……”大伯是长期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子,嘴笨不会讲话,而大伯母听到100万支票的时候,眼睛瞬间亮了不止一个度,连忙拉下莫大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站在律师对面说:“是是是,发生这些意外我们都是不想的,这支票我代表我们小凉收下了,会早日让他们入土为安的。”

  律师满意的点点头,交过支票就和富家公子离开了。

  莫大伯很气愤自己婆娘直接收下支票,食指指着大伯母的脑袋就开始咬牙笑声骂道:“你这臭婆娘,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小凉还没醒,没开口和解,你这是做什么要你多管什么闲事?”

  大伯母紧紧捂着支票,对着莫大伯冷笑说:“呵呵,我看你才是脑子有病,我自作主张?莫欣凉她一个小屁孩,你还等她决定?我说莫军,你是不是脑子不太清楚?你要知道你弟和你弟媳已经死了,现在是人家是想和解才给你那么多钱的,你以为你不要这些钱,不和解你弟他们就能活过来吗?你想清楚,这是100万,你不要听成了100块啊,这别说你这个侄女的后半辈子的生活了,就连我们大玮和小荷都可以养活了。你就算不为你侄女的以后想想,也至少为你儿子女儿的以后考虑一下吧,你想他们以后跟你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吗?我告诉你莫军,钱已经到我手上了,要我再拿出去,我告诉你,不可能,我是不会给你的。”

  “你,你……”莫大伯被怼的无话可说,他弟弟和弟媳已经走了,总要为小凉以后的生活做打算的。

  就在莫欣凉晕倒的时候,大伯母帮莫欣凉把一些都尘埃落定了。她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知道对方的长相,甚至没有和对方见过面,当然,包括莫父莫母去世的赔偿金,她都没有拿到手,钱就紧紧的攥在了大伯母的身上。

  莫大伯虽然对于弟弟能够娶到城里人,吃上国家公粮这件事情上,心里有点小疙瘩,但毕竟是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兄弟,现在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走的人已经走了,活着的人却还要继续生活的,处理完弟弟的后事,莫大伯主动把莫欣凉带回了距离S市坐车只要半个小时的老家,大伯母虽然不情愿,但是毕竟100万已经到手了,如果还把莫欣凉给赶出去,估计莫大伯倔牛的性子,肯定死活都要把钱拿出来给莫欣凉的,想到这,大伯母就勉勉强强把人给留下了。

  呵,钱已经手我手里了,想要我拿出来,除非我死。

  家里的农活,大伯母和两个孩子完全忙得过来,莫大伯就跟村里的人外出打工,一两个月回来一次,每次都会带东西回来给家里三个孩子平分,起初还担心自家婆娘会对侄女不好,托人帮看着,也没传来什么大消息,每次回来也都看到家里一派平和的样子,自己婆娘虽然没有对侄女嘘寒问暖,但也没故意欺负她,打她,于是慢慢的就很是放心的离开。

  这两年来,在莫家里,莫欣凉干的活最多,吃的都是她们剩下的冷饭冷菜,在村里的时候她们还是会装作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也不敢让莫欣凉辍学在家干活,主要还是担心有些嘴碎的人会在莫大伯面前嚼舌根。当然,莫欣凉也不至于那么笨,真的听话辍学在家干活的。孩子都是看大人脸色上菜的,知道这个堂妹在家是可有可无,可以欺负的,虽然不敢动手打人,但是冷嘲热讽是少不了的,“我说莫欣凉,你寄宿在我家那么久了,帮我哥洗衣服怎么了?你以为你还是千金小姐,还要我们一家供着你啊。”

  “堂姐,玮哥都20岁了,老师说过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更何况,男女有别,我怎么能帮玮哥贴身洗衣服呢。”莫欣凉头也不回,一边扫着地,一边平淡的说。

  “莫欣凉你什么态度,还敢跟我顶嘴,还男女有别,你就是我家的佣人,吃我家的喝我家的,还住我家,让你做点事怎么了!”莫欣凉的拒绝让莫小荷气急败坏起来。

  莫欣凉自顾自扫地,连话都不想回了。看到她这个样子,莫小荷更是怒火中烧,手指着莫欣凉,“你……”

  这时,刚好大伯母出来客厅,莫小荷甩了一下手,跺跺脚,跑过去抱着自家母亲的手,撒娇道:“妈,大哥平常读书已经很累了,我让莫欣凉帮大哥洗下衣服,她就在那里挑三拣四的,又说什么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又说什么男女有别的,反正就是不肯帮大哥做点事,爸妈养家已经那么辛苦了。给她吃给她喝,给她上学还给她住家里,她怎么能这么对过分呢。”

  从开始住进来就一直在打探莫军的死鬼老弟到底还剩下什么家产,奈何这个丫头嘴巴严的要死,左探右测,就是不肯说出来,现在让她给自己的儿子做点小事都不肯,大伯母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新仇旧恨,怒火中烧,趁莫欣凉不备,冲上去就给了她一巴掌,手指头指着她的头说:“你这个死丫头,我好吃好喝养了你一两年,给你吃给你喝,给你买衣服给你上学的,让你给我儿子做点事就这么委屈你啊?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要不是我们这一家子收留你,你早就和你那个短命鬼爹妈见面了。”

  欺负她可以,但是去世的爸妈就是莫欣凉的逆鳞,“大伯母,这两年来我干的比牛多,吃的比鸡少,相信你不会不知道。你收留我很么目的,相信大家都知道,我爸妈的一百万赔偿金不是给你拿着了吗?”

  自以为很隐秘的事情突然被当事人戳穿,恼羞成怒的大伯母伸出手像再打莫欣凉一巴掌的,不想手伸到半空就被人拦下了,转头一看到旁边的来人,大伯母的脸瞬间惨白。“老,老公,不是你想的这样。”

  莫军甩开大伯母的手,恶狠狠的瞪着她,“我还以为你是真心接纳我侄女,对她好,好啊,原来你只是在我面前装样子。你这个恶婆娘。”

  大伯母心虚的张张嘴,小声道:“不,不是……”

  莫欣凉直接站到莫军旁边说,“大伯,你听到了,我就不瞒你了,这两年里,每回除了你回来我能吃的好点,其他时候我都是吃她们的剩饭剩菜,天不亮就要起来烧水,做早餐,我才能去上学,因为学校离的近,中午还要赶回来做饭,我才有的吃,晚上回来还要搞卫生,给大伯母小荷洗衣服。因为在我最无依无靠的时候,是大伯给了我温暖,给了我家,就算出去一两个月,只要回来都会给我带好吃的好玩的,我真很感激。我也18岁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我也知道父母的赔偿金有多少,也知道全部都在大伯母身上,我不打算要回来,但是我也不想再住在老家了,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就打算回S市读书,毕竟我是在那里长大的,感觉父母也离我比较近。以前爸爸妈妈总和我说要好好学习,考个大学,虽然他们现在不在了,我也想完成他们的心愿,也当时为自己再好好努力一下。”

  说完,莫欣凉退后一步,朝莫军九十度弯腰鞠了一躬,不等他回话,就转身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莫欣凉背着一个小书包从楼上走下来,歪头笑了笑,“大伯,我走了。以后会回来看你的。”

  “小凉……”莫军对着她的背影叫了一声,好像喉咙被堵住了一样,纵然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只见莫欣凉的身影随着声音顿了顿,没有回头,再次踏步离开。

  “爸,你让她走,我看她没钱能去哪里,还上大学,这个拖油瓶拖累的我们还不够吗?就因为多了她上学的学费,爸妈才那么辛苦,我…爸,你什么打我,我又没做什么错什么,啊…”

  莫小荷还在那里大言不惭,莫军已经听不下去了,抽过旁边的地上的扫把猛地朝自己女儿的屁股打过去,自己弟弟就留下这么一个孩子,自家还拿了弟弟的全部的赔偿金,看看这所谓的家人,还以为妻子是大度的,孩子是善良懂事的,呵,原来都是装给自己看的

  “老公,别打,老公,小荷还小,”大伯母伸手去拦,嘴里还念叨着,莫军看着自己的妻子,心底的怒火烧的更是旺盛,顺手把她也一起打,“啊,老公,我…错了…错了,别打我”。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